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发表于: 2018-10-3 13: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继续关注诗坛热点话题,曹谁开炮伊沙第二波!曹谁和伊沙的争论,其本质是诗学的根本命题:什么样的诗歌才是好的?
论战开始之后,各门派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和稀泥者有之,蹭热点者有之,谩骂者有之,表示不屑者有之,有料的少,大部分是情绪宣泄。有分量的诗评家们缺席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江湖就是江湖,又或者,火候未到吧!
真知灼见,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中国诗歌在线
《曹谁继续炮轰伊沙:
割掉口水诗这根“阑尾”,
Pass大老虎伊沙,建立诗歌新秩序》
曹谁
【编者按:本刊9月25日发布《曹谁炮轰伊沙:中国新诗99%是垃圾,伊沙是垃圾中的垃圾》一文,引发诗坛广泛反响,一些著名诗人做出回应。因此,本刊决定设立《争鸣》专栏,持续报道后续进展。今天推出《诗歌周刊》副主编曹谁再度炮轰伊沙的帖子。--诗歌周刊】

4ec874ff0e3742f791bbf6ae60a2e638.jpeg

自从我接受媒体采访《曹谁炮轰伊沙:中国新诗99%的是垃圾,伊沙是垃圾中的垃圾》,之后,没想到把诗坛轰得翻天覆地,人人都想钻入1%诗人序列,个个都在谈曹伊之争,以至于不谈论就好像不在诗坛之内,正义者激动发来贺电,嫉妒者口吻阴阳怪气,伊沙则急得组织口水诗人写打油诗讨伐我,后来还接受采访叫我是“土鳖”,把他的本性也暴露无疑,这几天发生的各种闹剧,可以写部电视剧了。在诗坛乱象中,水似乎越来越浑浊,诗坛各路人马搅入其中,包括真正的“垃圾派”管党生,许多人在问我,你什么时候发第二炮,你号称率军讨伐伊沙口水诗,会不会只是为了炒作自己,我一律都回答他们:凛冬将至,风云再起,先让子弹飞一会儿,因为我在等诗坛混乱中的大风把旗帜吹展,今天终于读到翟永立写的《翟永立:伊沙对阵曹谁,百年新诗该何去何从?》,我等待的风终于来了,人们思考百年新诗发展的旗帜终于扬起,我炮轰伊沙的第二颗炮弹终于可以发出。

一、伊沙是个什么东西
IMG_3608.JPG
我第一次关注伊沙,是因为人们都在热议他冒名顶替参加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他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以“诗坛骗子”的形象出场的,还是国际级的骗子。后来,我读到他味同嚼蜡的口水诗,听到他用各种下流语言辱骂诗人的声音,看到他如同禁用词语老大一样打压跟自己诗风不同的青年诗人,早在几年前,我就忍不住在微博跟他大骂了一次,他在诗坛上一向唯我独尊,四处骂人,恐怕早就忘了当年我对他的不满。
我在访谈中列了伊沙的三宗罪:诗歌差、人品差、诗坛绊脚石!访谈发出后,有个叫陈傻子的蹭热点者,发文把伊沙叫做“大老虎”,他的文章通篇言不及义,对伊沙的这个比喻倒是贴切。伊沙是口水诗的“大老虎”,这头恶虎四处伤人。滑稽可笑的是,他咬体制内诗人,他却在体制内领薪水;他咬学院派诗人,他却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教书;他瞧不起偏远地区的诗人,他生活的西安恰恰也属于西北;他辱骂青年诗人,却口口声声说青年时自己写的撒尿诗可以吃一辈子。千年中国诗歌,百年中国新诗,因为口水诗的泛滥,到如今几乎被读者所抛弃,甚至出现了诗人数量超过读者的怪现象,伊沙作为口水诗的教头,已经成为阻碍中国新诗发展的“大老虎”,作为青年一代的诗人,是时候站出来在诗坛上打虎了,凡是阻碍中国新诗发展的垃圾,都将被历史的潮流冲刷干净。
IMG_3609.JPG
伊沙一向是满口谎言的骗子,经常在内心臆想别人的形象,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智商有问题,他写诗骂我,在其中的一首诗《普天下的父母可别给孩子乱起名啊》中写到:

他生下来
被命名为曹谁
他一直在苦思冥想:
操谁?操谁?操谁?
直到38岁才想明白:
(仿佛找到信仰)
操伊沙!

这首诗可以归类为“垃圾中的垃圾”,他可以满口胡言到这样的程度,我读到后不禁哑然失笑,在微博回复:首先曹谁是我的笔名,我的原名是曹宏波;其次我今年36岁,不是38岁;再次我是异性恋者,他又老又丑,我下不了手。伊沙屡次把我的名字叫成“操谁”,充满了粗俗不堪的敌意,为了不混淆视听,在此我澄清一下我笔名的含义,“曹,古老家族姓氏,即东方传统;谁,希腊哲学主题,即西方文化;所以曹谁乃合璧东西之意。”
伊沙的行为怪诞,好像一个“结结巴巴”的癔症患者,经常把自己想象成伟光正,把别人臆想为矮穷矬,他在访谈中发挥了他的骗子本色,把我丑化成一个“来自青海贫困地区的体制内的学院派的80后浅浪漫主义诗人”,虽然青海诗人热情招待过他,虽然体制在给他发着薪水,虽然他自己整天在学院内误人子弟,虽然他靠糊弄80后诗人为生,我会戳穿他的这些常识性的谎言,以及自相矛盾的神经病逻辑,我从我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大家讲讲伊沙这只口水诗大老虎是个什么东西。
IMG_3610.JPG
一、伊沙在反体制,可是他自己就在体制内领薪水。他说我参加“青创会”,是中国作协会员,上过鲁迅文学院,就代表体制,把我塑造成一个“体制内诗人”,把读者的怒火引向体制,而我从2008年去职远游后就是“自由作家、编剧”,完全靠我的稿酬在生活。你可以发现他的逻辑多么可笑,中国许多优秀青年作家参加青创会,中国几乎所有优秀作家都是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许多优秀作家都从鲁迅文学院走出,他活了一把年纪却不明白,诗人不分体制外和体制内,凡是写出好诗的都是好诗人。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我在青创会上不如意,才要骂他解气,事实上抖音事件是在青创会之前的木兰诗会上发生的,在青创会上我压根没看到他的回应,我思考的是中国新文学类型的人民性,我支持中国新的写作力量,我在青创会小组讨论上发言的标题就是《文艺作品的人民性的三个方向:类型文学、影视文学、网络文学》,支持最新的文学类型,我的这篇发言还讲到我们北师大作家班热议著名批评家李敬泽先生的“新时期要有新文学”的倡导,80年代崛起的那代作家有他们的美学,我们新时代的青年作家应该建立我们的美学。顺应文学发展的趋势,现在正是扫除文学保守势力,建立文学新美学的时候。

二、伊沙在反学院诗,自己却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教书。伊沙一直以民间斗士自居,肆意揶揄学院派或意象派诗人,把我说成是“昌耀的走狗的走狗”,还要讽刺海子、西川,他们三人事实上反而是当代诗坛中“极品中的极品”,尤其是海子,被著名评论家张清华先生等许多人称为是将影响千年的诗人。这些口水诗人十分可笑,在天津的饭桌上,同样是口水诗代表的徐江曾经得意地诵诗,把海子比作小姐,当时在饭桌上几个正义的诗人就跟他翻脸。垃圾诗人的敌人就是优秀诗人,他们揶揄嘲笑的诗人,事实上才是中国新诗最后创见的伟大诗人。
IMG_3611.JPG

三、伊沙瞧不起“贫困”的西部地区诗人,虽然他所处的西安也属于西北。他把我说成是来自青海贫困地区的土鳖,还“一脸卑微的寒酸姿态”跟他合影,我都不记得跟他合过影,他居然还要念念不忘,借此居高临下肆意羞辱西北诗人,这恰恰暴露了他的势利和虚弱本性,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民间代表的,却要歧视边远地区诗人。我在山西长大,真正开始写作是在青年时到青海后,青海虽然可能经济没有那么发达,可是青海却是中华文明的源头所在,青海有中华龙脉之祖的昆仑山,青海是中华母亲河黄河长江源头,给我了无尽的写作灵感,伊沙却极尽嘲讽之能事,这个在黄河中小便的人,怎么能指望他对中华民族的神山圣水心存在敬意呢?
四、伊沙羞辱80后诗人,虽然他声称自己在大学时代写的撒尿诗可以吃一辈子。他把我描绘成一个往上爬的“混子”,他忘记自己青年时代是如何进入文坛的,一旦把持话语权力,就开始党同伐异,打压青年诗人,包括“80后第一诗人”阿斐都要被追打。他把持所谓的“新诗典”,他自己都承认其中“五分之四”是口水诗,借此拉帮结派,用毒害时代的口水诗,败坏诗坛风气,毒害文学青年。他自我臆想是我没有进入新诗典才会炮轰他,我当时看到就哑然失笑,首先中国诗坛的选本很多,我不屑于入选这样的口水诗选本;其次我根本没有向他们投过稿,怎么就会落选;再次他所声称的新诗典,里面有许多忍俊不禁的屎尿屁的烂诗,包括他们吹捧的跟领导一起尿尿诗,我的诗不能跟这样的诗在一起。我是80后写作者,是靠一首首诗歌,一本本著作,一个个剧本,走上作家之路的,不是像他一样向黄河撒尿登场的。
在这次骂战中,足以看清伊沙的嘴脸,他就是这样一个让我无法相信的类似神经病的自相矛盾的骗子,一个阻碍诗坛的口水诗大老虎,一个败坏青年一代写作的邪教头目,一个对西部和学院充满臆想的偏执狂,一个影响中国新诗发展的毒瘤。

二、口水诗是个什么玩意儿?
IMG_3612.JPG
口水诗不是口语诗,是口语诗中的垃圾!我把伊沙最近写的骂我的诗一看,就差点喷饭,他开始拼命研究我的资料,除了贴出我的诗歌《大悲舞》等批判外,大概从我的年表中发现一句“跟但丁同一天生日”,立刻就赋诗一首,加入他令人作呕的《点射》系列,他说我不给他的微信点赞,那是因为我一直是在忍着恶心看他的所谓的点射系列。

骂我的操谁
在其个人简介中写道:
“与但丁同一天生日……”
(9月第310首诗,总第12270首)

我们且不论他骂我的诗写得怎么样,唐诗三百年才三百首诗,他在三十天内就写了三百一十首,历史上最高产的诗人陆游(乾隆不算)才写九千三百余首,谁觉得他写的这首打油诗是诗歌?我也能模仿这种打油诗写首口水诗《长安伊傻打油诗的癔症诊断》:
写诗骂我的伊傻
在30天内就写第310诗骂我
而唐诗三百年才写300首诗
这已经是第12270首扫射诗
而写诗最多的陆游才写9300首
他住在张打油居住的长安异想天开

伊沙是口水诗的代表,他把口语诗引上了歧路。我在炮轰后,通过观察杨黎、余秀华及伊沙身边的“苍蝇”左右、君儿、庄生等的反应,我发现口语或民间一脉的诗歌,最大的缺陷是消解了诗的美感,而意象或学院一脉的诗歌,发展了诗歌的蕴藉,当然前者更加贴近时代,虽然他们也是柿子捡软的捏,后者则保持了诗歌的美感,容易在故纸堆中故步自封。伊沙把这次论证跟盘峰之争联系起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说,可以是口语诗和学院派论争的延续。我要强调的是,通过最近阅读伊沙号召骂我的几十首诗歌,贴出来都要让人喷饭,读者会发现,正是这些人让诗歌在今天失去读者。口语诗也好,意象诗也罢,民间写作也好,知识分子写作也罢,都有优秀的诗人,口水诗则是完全“不入流派”,他们没有进入诗歌之门。我论述过的诗人大多是可以归入“1%”诗人的,诗坛最大的垃圾是“不入流派”,这需要专门的垃圾分类法去分门别类甄别,这是以后的事。

对口水诗的理论固然可以分析,曹伊论争后,我读到杨黎、阿斐、翟永立、管党生、荣斌、乐冰、雷鸣、凌茜、凝望、楚青子、易生诗梦等的评论,《诗歌周刊》做了特别报道,我还注意到张德明的《口语写作十宗罪》,包括:难度的放逐、反讽的过剩、叙述的沉赘、语感的夸大、结构的随意、诗语的泛化、张力的缺失、思想的贫乏、对读者的愚弄、对新诗形象的损毁,基本上对口语诗或者口水诗切中要害,不过这些探讨,都局限在诗人圈内,我觉得首先要让读者切身感觉到,因为诗歌失去的是读者。对伊沙这些人讲理就是对牛弹琴,所以需要把他们的丑陋暴露在大众面前,让大众去判断他们的意义。

IMG_3613.JPG
看看伊沙的打手左右的《回笼觉》:

近来睡眠不好
今晨又被繁重的工作
催醒
半醒半睡之际
瞥见朋友圈有人提问
金庸武侠小说里最坏的角色是谁
我不假思索
“曹谁
欧阳锋”

读读伊沙的跟班虎子的《曹谁失算了》:

看了伊曹对决的
文章和评论
感觉伊沙的反击
有理有力有味
给口语诗人极大的鼓励
相信口语诗会在
论争中巩固地位
也会有更多的诗人
坚定口语诗的路子
不过曹谁跟着伊沙
上了头条
借机蹭了名气
让人气愤

看看这都真HX什么玩意儿!这几首诗还算是其中挑选出来可以读的,还有更多不堪入目的!现在中国诗歌失去读者,就因为这些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这些害群之马,这些跳梁小丑!

口水诗不是口语诗,因为口水诗根本不是诗!其实口语诗一脉有韩东、于坚、杨黎、李亚伟,包括后来这一流脉的侯马、朵渔、马非、沈浩波,他们确实是有些不错的作品,伊沙只能算作口水诗的教头。至于伊沙说我批判的非非主义的“不知所云派”和台湾意象诗的“夜郎自大派”,那是十年前的判断,当时有当时的情状。我觉得口语作为一种元素有其开创意义,有人说我的诗有口语诗的影子,我只是把口语作为一种元素,大概这是从朵渔的诗中得到的启发。口语诗对于现代汉语诗歌是破坏性的,所以那些成名的诗人都只有一首诗,伊沙向黄河撒尿,于坚记着流水账的O档案,李亚伟调侃着中文系,杨黎整天在诗里打着炮儿,沈浩波捏着一把好乳,王小龙候着绝望的出租车,徐江虽然有理论,但是一首像样的诗都好像拿不出来,其他人就是“自郐以下”了。
有破坏就要有建设,中国新诗,破坏的时代已经过了,现在正是重建的时候,在中国文学的新时期,建立一个新古典主义的诗学审美体系,是我想要探讨的百年新诗的方向问题。

三、大诗学:新的诗歌秩序
IMG_3614.JPG
从胡适的《尝试集》在1917年开始,汉语新诗似乎一直在尝试中,至今没有成功建立起自己的美学,跟大众没有完全接轨,一直都在自说自话,连禁用词语都说,新诗谁看啊,我反正不看新诗,除非给我100大洋。每个读者发100大洋,如此昂贵,新诗怎么能推广得起呢!如今新诗发展百年了,可是究竟有几首诗能够让广大读者耳熟能详的?百年新诗,中国的诗歌究竟向什么方向发展?是平淡如水的口水诗?还是晦涩难懂的意象诗?抑或融合起来的“大诗”?这是一个新诗发展方向问题。我们首先大概梳理一下古今中外的诗歌流脉。

诗歌的本意就是韵律,我们最早的文艺精神都是诗性的,可是后来随着诗性精神的分化,首先分化成各种学科,后来又分化成各种文学体裁,在诗性精神的分化中诗歌自然会失去部分读者,因为从农业时代的抒情文学到工业时代的叙事文学再到信息时代的影视文学,当然对于诗歌而言,最大的变化是失去韵律。拉丁语系的诗歌在发展的时候,是伴随着社会的现代化发展的,所以西方自由诗依然有内在韵律;中国的诗歌恰恰相反,是伴随着社会的**进行的,所以中国诗歌从古典诗向新诗迈进时有个巨大裂痕。

胡适的新诗**发生后,就一直在尝试中进行,我觉得现代汉语诗歌的审美的雏形是在朦胧诗中建立起来的,此后海子、昌耀、张枣、西川、杨炼、欧阳江河等推动其走向成熟。海子大概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诗人,也是最为广大读者所接受的新诗写作者,是一个可以影响千年的诗人,他融合了古典诗和世界诗的基因,最早提出“大诗”的理念。

“大诗”的理念由海子借用自印度史诗,可是他又认为应该超越史诗,他在《诗学:一份提纲》中说:“我的诗歌理想是在中国成就一种伟大的集体的诗,……我只想融合中国的行动成就一种民族和人类结合,诗歌和理想结合的大诗。”可以说他是要把民族诗歌和世界诗歌融合,把诗歌和万物理想融合,他虽然没有最终完成大诗,但是他的诗歌已经初步呈现,我正是受他的影响走上诗歌写作之路的。后来我在《大诗主义宣言》中系统提出大诗主义的理论,我也出版了《亚欧大陆地史诗》去践行,在青年诗人中也有大批的践行者。中国新诗未来的希望就是大诗,谁能够合一天人、融合古今、合璧东西,创造一种大诗,他就会成为伟大的汉语诗人。关于“大诗”理论,我在《大诗学》十三章中有系统论述,我希望在炮轰后的废墟中重建现代汉语的新秩序。

四、“三个澄清”和“中国新诗99%垃圾”论修正预告
IMG_3615.JPG
这次炮轰伊沙引起广大读者共鸣,我觉得源自读者对泛滥成灾的口水诗的反感,从梨花体到羊羔体,从乌青体到下半身,他们只是现象,我觉得现在是时候透过现象看本质,是时候拨开迷雾看日出,我们应该Pass口水诗“大老虎”伊沙,彻底摧毁口水诗对新诗方向的阻碍,清算后现代主义的恶劣影响。
炮轰事件之后,许多人开始质疑我在炒作,我有必要澄清三点。一是“背景说”,许多人怀疑我炮轰伊沙有深厚的背景,我是有深厚的背景,我的背景就是明眼的广大读者。二其次是“双簧说”,许多人认为我在跟伊沙唱双簧,好像当年新文化运动的钱玄同和刘半农,或者互相炒作,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三是“中国新诗99%垃圾”怀疑论,连伊沙都攻击我否定了胡适、郭沫若开创的新诗百年传统,其实这正是对新诗方向的一次探讨,我完全可以罗列出一个探索的序列,当然他们的部分诗作也在优秀之列,从胡适到穆旦,从北岛到海子,从杨炼到欧阳江河,这样的梳理是后面的事,我现在要做的事,是把口水诗这根发炎的阑尾给割掉。

“中国新诗99%垃圾”论之所以引起人们热议,不是因为我故意要博人眼球,其实这个现象这正是读者对中国新诗失望的表现。我在发表这一论述后,在争论口语诗的同时,许多人在争论谁才是中国诗歌的1%,有许多恶搞的蹭热点宣传,把自己说成是“中国新诗的1%,极品中的极品”,甚至还有个叫不全的打油诗人写了首口水打油诗《1%》。

自曹谁之后
认领1%的人越来越多
无一例外地都是
先把曹谁,伊沙嗤之以鼻
但是,我觉得曹谁肯定会红
而他的诗就算了

我要说的是,我发表这一论断后,许多人说我高估了,我算了算,考虑到中国当代庞大的诗人群体和诗歌产量,我确实高估了,应该修正为“中国新诗99.9%是垃圾”,有理有据,后面我会专门写文论述,包括最新的垃圾分类法,包括余秀华现象、陈傻子之流、“的地得公子”,还有打工诗人、草根诗人、底层写作之类的怪现象。

IMG_3616.JPG
我在《曹谁炮轰伊沙:中国新诗99%的是垃圾,伊沙是垃圾中的垃圾》这篇访谈中,表达了我对中国诗坛的失望,没想到这件事持续发酵,既然发酵了,我不如顺应读者的意愿,把诗坛这团发酵的面蒸成馒头。伊沙老把自己包装成唐诗的继承者,所以把自己叫做“长安伊沙”,长安当然有李白,不过也有“张打油”,他不是李白,而是张打油,他唯一能够被人记住的形象就是朝着黄河小便!口水诗是中国诗坛发炎的“阑尾”,口水诗“大老虎”伊沙已经成为中国新诗的阻碍。如同诗人小月亮在《拆除伊沙的雕像》中所说:

中国诗人中的伊沙,
是贩卖诗歌的小商人,小教员,
是在黄河中尿尿的小孩子,
是向带坏孩子的女人致敬的人,
他披了件先锋诗人的外衣,
雕像就放在了**广场。
一群人走来了,呼喊着要拆除它,
另一群人走来了,也要拆除它。
现在是人们围在它旁边,
声讨伊沙罪过的时候;
现在是群情激愤,要推倒它的时候。
拆除伊沙雕塑的呼声,
不是一个诗人曹谁在呼喊,
是无数中国诗人在呼喊:
……
人们应该拆除它,敲碎它,
把它当垃圾一样处理掉。

所以我号召青年诗人Pass伊沙,号召广大读者摒弃口水诗的污染,希望在炮轰的废墟上重建新诗秩序。各种各样怀疑的声音发出时,我只想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2018.10.1-2018.10.3于旅途
(作者授权《诗歌周刊》微信公众号首发)

关注“中诗在线”,欢迎诗人们回家!

微信:服务号“中诗在线”,订阅号“中诗在线订阅号”。


写的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金升
发表于: 2018-10-3 19: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曹谁,保留诗歌的高贵血统!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田舍翁
发表于: 2018-10-4 18: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大的口气,敢言建立诗歌新秩序的人,一定不是凡人。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搜寻到任何仙人的踪迹!

点评

我倒觉得无妨,第一个揭竿而起的未必得天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0-5 21: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5 21: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田舍翁 发表于 2018-10-4 18:58
好大的口气,敢言建立诗歌新秩序的人,一定不是凡人。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搜寻到任何仙人的踪迹! ...

我倒觉得无妨,第一个揭竿而起的未必得天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畉3556
发表于: 2018-10-8 18: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红叶中端坐
文/田夫


月黑风高之夜充满肃杀味道
草随风至,以钻木之术
使树林陷入火海
有人:衣纱单薄
以唾液扑救

隔岸,呼喝声不绝于耳
小鸟们飞来窜去,鱼儿四散游走

多诗之秋,我自摘叶飞花
如老僧,在红叶纷飞中
端坐。头顶空无一物
空得——
红于火,深于水,轻于风

点评

不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龙吟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月黑风高之夜充满肃杀味道
草随风至,以钻木之术
使树林陷入火海
有人:衣纱单薄
以唾液扑救

隔岸,呼喝声不绝于耳
小鸟们飞来窜去,鱼儿四散游走

多诗之秋,我自摘叶飞花
如老僧,在红叶纷飞中
端坐。头顶空无一物
空得——
红于火,深于水,轻于风
   ~真正好诗,口水诗是万万写不出这般境界的

点评

好! 是否好诗,本来与是否口语无关!练少林拳的未必是武林高手,自宫的也未必都能成为东方不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吟 发表于 2018-10-10 15:47
月黑风高之夜充满肃杀味道
草随风至,以钻木之术
使树林陷入火海

好!

是否好诗,本来与是否口语无关!练少林拳的未必是武林高手,自宫的也未必都能成为东方不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畉3556 发表于 2018-10-8 18:14
在红叶中端坐
文/田夫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剑

论剑

主题:15 | 回复:79

精彩直播
故乡的羊

故乡的羊 李向钊(天津) 跟着草走沿着荒滩走起风了就顶着风走飘雪了就踩着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缘圆阁主

诗歌主题:2004

杨瑞福

诗歌主题:493

石梅

发帖数:5582

月光雪

发帖数:4651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2298

缘圆阁主

发帖数:2004

孙国福

发帖数:1156

木月星光

发帖数:962

心静(喜娟)

发帖数:927

劳士诚

发帖数:861

牧野

发帖数:781

李贺(四平)

发帖数:752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