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发表于: 2019-1-26 18: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9年2期目录


8AF41A50-F331-4D5E-8D45-2BA7367D7265.jpeg 2431AF34-8AEC-4F75-958E-EF1F6300375C.jpeg


本刊特稿
“新时代诗歌笔谈”专栏
抒发中国情感,凝聚中国精神,努力创造中国诗歌新的辉煌 /吉狄马加
新时代诗歌要有新气象/李云雷
21世纪“及物”诗歌的突破与局限/罗振亚
新时代诗歌的美学传承/张德明
“新时代诗歌”的三个向度/程继龙

头条
海与岛(组诗)/蓝蓝
对他人的爱与诗歌(创作谈)/蓝蓝
不舍之心(组诗)/蒋戈天
守望乡土的幸福与疼痛(创作谈)/蒋戈天

先锋时刻
舒丹丹/张远伦/李衔夏

隧道
黄河夜饮(组诗)/曹宇翔
经由温暖与朴素所抵达的/霍俊明

新青年
马晓康/吴任几/马修诚/春马

现代诗经
老风/张晓雪/沙克/天界/穗穗

国际诗坛
尤里·塔尔维特诗选
[爱沙尼亚]尤里·塔尔维特   亦来/译

评论
点读2+1
诗,作为一种认识论/张建新
历史意识消退后的诗歌叙事及其它/李商雨
阿尔的诗(三首)/阿尔

诗版图
徽州诗社诗人作品辑
一度/项丽敏/阮文生/星芽/王妃/汪春茂
维摩逸风/刘炯/黑多/胡玉琪/孔晓岩/汪艺

诗人在线
白涛/惠永臣/艾先/林东林/彭戈/吴重生
许庆君/王忆/李庆华/宋心海/何曙光
郭杰广/曾瀑/张军/贾劲松/阿郎/董国政
蓝星儿/范秀山/倪宏伟/杨仲凯/红颜


栏目主持人语
头条
在当下急速变化的社会背景和全球化的语境下,如何写出好诗来,我认为首先还是取决于诗人的世界观和美学理念。抱持小格局、狭隘的世界观、陈旧的美学观念,写出的诗自然是劣诗。
蓝蓝一边在进行诗探索,一边在思考着“介入”与“不介入”的问题,她认为,不能做“存在完全沉浸于‘自我’私人而不与社会发生联系的诗人”,同时,她还指出,“假如一个诗人丧失了对世界的想象力,丧失了对他人、对其他生命的敏感,丧失了对身边生活诚实的表达,我不会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诗人”。正因为她持有这样的诗歌创作理念,故而她的诗歌内核是坚实且饱满的,是深刻且沉重的。她诗行里深埋着她对生活本质的感受和理解,流淌着她的炽热之感和悲切之痛,由于她“介入”于生活的核心地带,所以她的诗拥有丰富的细节,比如,“小舅舅骑在树上玩他的弹弓”“姥姥大襟下的一窝星星”,有细节的诗更为真实可信。她还说,诗人要“保持内心声音和实际行为一致——诚实。诚实。诚实。”我理解是,做诚实的人,写诚实的诗应是诗人的金科玉律。
蒋戈天的《不舍之心》中,所取的是鹰、受伤的麻雀、大雁、桃花、杏花等物象,看起来比较陈旧,但戈天赋予它们以新的生命。“不舍之心”其实就是对万物持有的慈悲之心和痴爱之心。他在诗中多处写到要种下“善念的因子”,这“善念的因子”是他的世界观的根本诠释和表达,就是善良和慈悲。他吟唱道:“黑衣人,请放下漆黑的枪口/别伤了飞翔的翅翼/请丢下明晃晃的刀锋/别误了每棵花木葳蕤的青春”。这是怎样的“大悲咒”?这是真情的流露,是真诗。
——李云
投稿邮箱:shigeyuekan@163.com
先锋时刻
舒丹丹的这组诗,编者试图去把握它的特点,却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它呈现出了某种诗学上的多样性与复杂性。转而,我们换个角度,希望去考察一位诗人的词语库,以此去窥探她的写作。这无疑是有效的。舒丹丹诗歌词语库里与自然有关的词汇比较多,比如“小雪”“月亮”,其次,她的诗歌抽象的词也不少,像“奥秘”“虚空”等。当然,还有一些非常“现代”的词,如“霍金辐射”。如此一来,诗歌总体呈现出了一种张力:在清晰的自然物象和具有形而上意味的词之间的文本张力。它们似乎共同指向了人类存在的本体状态:生命的欢喜与自在,困境与突围。
张远伦的诗有一种日常的神性,这也是这组诗歌引人注目的特点之一。他的写作在对生活中庸常一面关注的同时,并不耽溺于庸常本身。他往往有一种超越的才能。这种超越性,似乎具有某种现象的本质直观特点。因此,他的写作往往会从细节或细小的事物写起,但很快他会转向对某种恒久事物的向往。值得注意的是,他在诗中对大词的使用。这种做法对一位相当成熟的诗人而言,无疑是他出于对既有的诗学的“挑衅”。他不可能不知道大词所构成的写作陷阱。他的诗中,诸如“人类”“命运”之类的词,显然需要坚实的支架托起。张远伦诗中的日常细节,现在托起了这些大的词,并使自己的写作清晰而硬朗。
李衔夏的诗歌有一种抒情的品质。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说某人的诗歌是抒情的,往往并非一种肯定的评价。这是一个将抒情视为雷区的诗歌时代。然而,他的诗歌天然地带有骄傲的气质,似乎他是在有意地去抵触这个时代的诗学常识。编者敢于逐字逐句地肯定:在一个反抒情的时代,李衔夏的诗歌重新赋予了抒情以尊严和崇高,并以自己的写作实践来证明:抒情不应**。
——李商雨
投稿信箱:lisychengdu@163.com
隧道
“一首好诗带有作者鲜明的生命气息,带着他的体温和心跳,不论语言层面,还是人生经验层面,都有不可复制的独到特色。好诗肯定来自生命、心灵,甚至来自命运和遭际。”曹宇翔是一位军旅诗人,也是一位行走在精神还乡路上的歌者。他的《黄河夜饮》一诗聚焦在星光下的黄河,诗中有祖祖辈辈对乡土故园的热爱和希冀,以及对一条大河历史的回溯和反思,有诗人对现代生活的观察和思考,面对雄浑的不断流逝的大河之水,诗人没有逝者如斯的庸常感叹,而是从哲思的层面,对黄河古镇的苍茫、温暖、寂静夜色进行挽歌式的描摹,赋予其亲切柔软的质地,就像他一直生活在这里,一刻也未曾离开过,一种心灵的真实存在。正是基于此,诗人带着故乡大河的情感辐射,走过小溪,走向天边,用气概,用抒情给予读者辽阔内心的山河慰藉。
——微蓝
投稿信箱:shigeyuekan@163.com
新青年
本期四位90后诗人在诗歌呈现的形式上值得关注,诗如何说即怎样抒写、怎样描述为诗歌的形式。马晓康比较注重于诗歌的形式表现,比如在《送别》一诗中,“他们”和“我们”之间的相互指涉关系就涉及语调、措辞等诗歌形式要素,“逃开他们的目光,我们躲在自以为安全的地方喝酒/他们,当我们谈起他们——/这样一个沉重的话题时,歌声戛然而止/(他们,即是我们/我们曾将他们想象得那么美好——)”从这几行诗句中我们仔细辨别“他们”出现了五次,并有五次在语调上的变化:升降调、降升调、升调、平调、升调,而“我们”不仅在语调上不停地变换,在措辞上也加大对“我们”的行为方式和情绪进行刻画:逃开、躲在、谈起,一连串的动词加快了诗歌形式上的语调、语速和音高,在《你们》《我们》《他们》等诗作中,马晓康着意于语速与节奏的形式感来增强诗歌的抒写形式,在《他们》一诗中,短短七行的诗句里出现五次“未来”。
吴任几则注重于诗歌的如何描述,在角色、观念、故事情节等诗歌表现形式上,吴任几情感细腻且有着自足的语言扩充空间,我们从《迟到的味觉》和《净因寺》等诗中就可以看到吴任几在诗歌形式上的独特探索品质,首先是角色的复杂性:我们、狗、女孩、我、你、黑天鹅等一连串称谓的叠加与相互作用,产生了角色之间描述与被描述的关系。至于诗歌观念的呈现,“我摸着梦的鬃毛觉得一阵恶心。”……观念随角色的转换而强调了不少道德层面上的陈述,这也促使了诗歌的故事情节的细化和丰腴。
马修诚和春马在诗歌的语法、语域和视点上有着某些交叉与交集之处,譬如“那抬起皱纹的城市,种植在我溃烂的上颚”(马修诚)、“他将孤苦紧紧抱住,天空收缩到他的怀里”(春马)。通过对比,我们发现两位青年诗人的诗歌趋于西化的语态形式,语法的运用偏重于形容词+名词模式,大量凝重的、迟疑的或者冗长的词语被重复利用在诗歌形式上,会让诗歌的语言功能丧失了机敏的纹理和光泽,但有时候诗歌视点上由多种惰性词组成的参数偶尔也能达到某些意外的效果,如马修诚的《孤岛:7/22》和春马的《敦刻尔克》,通篇的修辞性词语和不断更替的名词慵懒地发生关系,却也能意外做到了诗歌形式上的意义能为语言所指。
——樊子
投稿信箱:fanzi1967@163.com
现代诗经
彝族人民长期居住在高寒山区和低谷丘陵,他们的文化生活具有着丰富性和神秘性。老风的诗让我们有机会得以走进凉山深处,跟随他独辟蹊径的脚步一窥彝族异域风情,这一组诗《瞬间上升》纯粹而质朴。有人说,彝这个字是和水有关的,代表了智性和温柔,邛海的月光水色忆起古城的蹉跎岁月,使人感到来到了“离神最近的地方”,诗中有自然之情,兄弟之情,一种坚守和责任,“选择的忍耐、宽容和善良”。诗歌情感的抒发真诚而节制,精神瞬间的上升,仿佛连接上了大凉山飞翔的苍鹰之魂。
灵魂和身体,总有一个要在路上。沙克自称是一位“归来者”,却一直马不停蹄地赶往生活的现场。即便三九严寒,“他穿着里外两层,带毛头的厚厚的冰雪”,也要让“毛头颤晃,感恩西北风”。他的诗歌在语言的陌生化和内涵的丰富性方面都有优渥的表现,来自于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不断完善。一个诗人必须要学习创新和改变自我观念,不同的自我观念会有不同的行为模式,会带来不一样的未来结果。
诗歌还是一种有效的思维方式,天界的这一组《金矿记》,有别于普通的旅游诗歌,而是借彼之景,抒此之怀,发吾之思。年岁更迭,却不是简单的重复,因为任何重复平庸都将导致精神的倦怠和无力,“天地之宽大,一生能把梦做成真,也是好的”。面对光怪陆离、瞬息万变的现代生活,我们需要有一颗坚强的心,去观察、去思索,去体验。
——黄玲君
投稿信箱:lingjun0316@126.com
国际诗坛
尤里·塔尔维特是爱沙尼亚诗人、塔尔图大学教授、欧洲科学院院士,又是一个充满智慧的学者。国内读者对他还相当陌生,本刊首次推介诗人亦来翻译尤里·塔尔维特的作品,据译者介绍说,其特点在于“塔尔维特的经验在语言中转换为智性,世界仿佛被他组合成知识的一部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充满大爱的诗人,这种爱几乎体现在他所有的诗中,从经验中心出发——爱和死,征服时空的限制,最后达到广袤无垠的愿景。或许可以说,要了解爱沙尼亚文学现状,不能不读尤里·塔尔维特的诗。
——阿翔
投稿信箱:a_xiang2003@163.com
特稿 “新时代诗歌笔谈”专栏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全面而深刻的变化,呈现出生机勃勃、蒸蒸日上的发展景象,这个伟大的历史阶段,被命名为“新时期”。而“新时代”的概念,则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基于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的发展现状与未来需求而提出的,是中国迈入新的发展阶段的重要标志,也是对“新时期”的继承和深化。诗歌是最灵敏的时代感受器,当代新诗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取得了极大的繁荣,也深刻反映了四十年来的伟大历史景观和中国人丰富的心灵景观。在迈向“新时代”的历史进程中,当代诗歌应如何契合新的现实?如何传达新的感受?如何负起对新时代的责任?这些问题都值得讨论。职此,本刊特推出“新时代诗歌笔谈”专栏。本期邀请了吉狄马加、李云雷、罗振亚、张德明、程继龙五位诗人和评论家参与讨论,他们或高屋建瓴地对新时代诗歌进行理论建构,或分毫析厘地对新时代诗歌面临的问题加以探究,从不同角度深化我们对新时代诗歌课题的思考。
——刘康凯
投稿信箱:lerkai@163.com

0BD1BD95-7C33-4A0A-8CD5-6DA28EA929D8.jpeg 25D7EABE-6168-45BA-B4F7-B7BEB0712ED3.jpeg C5F48F60-7636-488E-AEEA-47CEADE583A4.jpeg 9F32A7B5-C457-4C0A-BDA7-31A08DD773C1.jpeg 67D305C7-5ACE-4DED-8D24-5DD732E38279.jpeg 21AEC3C6-F835-404C-AE9C-776E3B679E7A.jpeg B044A6E4-2BA6-4120-9151-305E9C698DC5.jpeg 787F2533-C68E-4144-8097-BA440866586F.jpeg A779B631-E5AD-4FC7-9AE4-A1428063FA9C.jpeg C0CC290A-6CCC-457E-AAE8-DE051DD4AA6D.jpeg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坛最新目录

诗坛最新目录

主题:36 | 回复:77

精彩直播
醉吟商 留足泸州古蔺情人桥怀古

古蔺林森,瀑布百年山路。 恨遗无数。 劳燕分飞渡。 旧石孤桥如故。 清流泪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4856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4

石梅

发帖数:10264

月光雪

发帖数:7214

丰车

发帖数:4856

缘圆阁主

发帖数:4486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583

孙国福

发帖数:2527

劳士诚

发帖数:2491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433

木月星光

发帖数:2087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6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