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594 | 回复: 0

毛秀璞
发表于: 2019-2-10 19: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组诗三十四首)

《阳谷路13号》

一一献给我出生之地,和我的母亲!

毛秀璞简历一一
1955年生。国家一级作家。(俄罗斯联邦政府“国际友谊勋章”获得者)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岛市文联专业作家。十五岁考入解放军铁道兵文工团从事舞蹈专业。十七岁开始写诗并发表。早期作品《天鹅之死》获《北京文学》1981年优秀作品奖。出版诗集《倒流的时光》《母亲的黑头发》《“库尔斯克号”挽歌——中俄文对照》《一百单八将新诗譜》《你好!俄罗斯一一中俄文对照》等。主编大型纪实文学《铁血兵魂》诗选《凝望汶川》《中国当代诗选——中俄文对照》等。部分作品翻译成俄文、英文、波兰文等发表。
2004年由俄中友好协会授予“俄中友谊勋章”。
2006年由俄联邦政府授予“国际友谊勋章”。(现任诗人外长拉甫罗夫亲笔签署)
2014年受中国作家协会委派,出席42届波兰“华沙之秋国际诗歌节”作品 《辛波斯卡 -- 中波文对照》获最佳作品奖。

第一缉

《老院的灯》

老院拆了
最怀念的是
院里那盏
彻夜亮着的灯

它的光
对于我,曾是一片神光
驱赶过母亲的病痛

那一夜
母亲犯病了
年少的我
站在门口向灯光祈祷
忘记说了些什么

只记得
泪水在灯光里迸溅流淌
只记得
屋里母亲渐渐睡着了
那一夜
她睡的很香,很甜
也许还做了个有趣的梦

我认定
是院子的灯,在显灵

我认定
这盏昏黄的灯
对于生病的母亲
是一颗闪光的救星

后来母亲又病了
深夜,我又一次
面对灯光默默祈祷

但这一次,灯光很弱
越来越弱
而母亲的病很重
越来越重

后来……后来母亲走了
老院也拆了
但那盏灯
始终在我眼前亮着

我常在梦里擦试
一遍遍擦试
让它永远闪光
像一颗永恒的亮星

我想说一一
在这个世界上
谁为母亲驱赶过痛苦
就该将谁牢记一生

2019腊月二十九凌晨

《临海的窗》
一一给一位邻居大娘

她常常爬在窗前眺望
在行人中寻找着什么

年复一年
老人头发全白了
但她一如既往
离不开窗口

尤其夏日
她天天伏在这临海的窗
望着人们向大海走去
又望着人们
从海上归来

甚至在弥留之际
老人依然爬在窗前
期待着什么

是母亲告诉我
很早的时候
她的儿子去海里游泳
从此,再也没有回家

我想起“石老人”的故事*
一一望儿归,儿末归
一个多少令人伤感的
文学主题

*青岛海岸一座形似老人的巨礁。传说古代一老者女儿被龙王劫走,老人盼女归,变成了礁石。

2019大年初二凌晨

《衣锦还乡》


穿着军装,背着挎包
从胶州路电车站
直奔阳谷路老院
我回来啦
敬礼!爹,娘……

然后
怀着兴奋去拜见高邻
向当年收水电费
挨家挨户走

向老人们问安
与儿时玩伴拥抱击掌

然后
到熟悉的公厕撒泡尿
到公用水笼洗洗水
踏着摔过跤的楼梯
以当年的快节奏
回到娘身旁

入夜,躺在娘身边
不知不觉睡了
娘唠叨了些什么
一句也没听见
只记得
她用手轻轻拍我
像儿时,拍着我进入梦乡

一一这是一个梦
是大年初一午夜
一个甜蜜的梦

醒来,仍闭着眼
不舍不得马上醒来
让自己在梦境多待一会儿
听母亲
再在耳畔唠叨一会儿


我知道
我的眼睛湿了

真渴望重回梦中
再来一次
衣锦还乡

2019年初五凌晨

《最后的被子》

(母亲走的时候,邻居大娘为她赶制了一床被子)

东家拿来布
西家拿来针线,棉花
老人们盘腿坐着
一针一线,细心地缝
生怕阴间冷
把母亲冻着

飘雪了
每一朵雪花
都想变成棉花

听说母亲生前
也给别人缝过送终的被子
同样的布
同样的针线,棉花和悲恸

我相信
这是世界上
最暖和的被子

母亲来世的冬天
还会盖着它

2019除夕凌晨定稿


《没有鞭炮声的除夕》

当这个故事发生时
我还没有出生

是娘告诉我
有个除夕夜
突然
邻家哭成一团
不满两岁的女孩儿
因病走了

老院顿时一片寂静
三十多户人家
都为这个早夭的小生命
暗暗悲恸

这一夜
没有一家人放鞭炮
生怕惊动了
这个在人间还没落脚
就去了阴间的
可怜的女婴

六十多年过去了
现在看看
那个没有燃放爆竹的除夕
是多么的璀璨

一阵阵比鞭炮还响亮的声音
始终在老院上空回荡

震撼着
不再重演的时光
和我的后半生

2019-1-28青岛凌晨

《儿时,难忘的游戏》

闭上眼
双手摸索着前进
突然,被一只手挡住
睁开眼
是含笑的母亲

这是儿时
一次难忘的游戏

那片黑
有太阳的光
那只手,有太阳的温度

如今,想母亲的时候
就闭上眼
在假想中向前走,走

这一刻,多么希望
那只手再一次伸过来
将我挡住

挡在
有母亲的日子里

2000年初稿
2019除夕凌晨定稿


《雪后的老院》

雪后清晨
家家都出来扫雪

从公用楼梯开始扫
从公厕门前开始扫

院子中心堆一个雪人
眼睛,是刘家的煤球
鼻子,是陈家的胡罗卜

公用水笼头冻了
总会有人
用自家的开水溶化

在老院
“各扫门前雪
休管它人瓦上霜雪”
这两句老话
被同一把笤帚
扫除的一干二净

2019除夕凌晨

《老院拜年》

父母健在时
当然首先要先向二老
叩首拜年

父母走了
邻居老人犹如父母
向他们拜年
就是向高堂拜年

老人们都走了,都走了
但是每年初一
我都会到老院来看看
如同看望一位暮年老人

当老院变成一片瓦砾
我会来拜谒

因为
这废墟下,有地
生我养我的地

废墟之上,有天
看着我出生成长的
神圣的天

2019除夕夜

《呼唤》
一一题一幅油画

老楼  小街  电影院
卖冰棍女孩
我出生的窗口
母亲曾在那里呼唤我

尤其夏天
母亲常常伏在窗前
一遍遍叫着我的乳名

她怕我去大海
游泳中被浪涛夺去

如今油画上的一切
都不在了
一座崭新的桥
替代了老院的身影

但是那扇窗口还在
那一声声担忧的呼唤
还在

今天凌晨
我就是被这声音唤醒的

2019大年初一
就是从母爱的声声呼唤中
开始的

2019初一凌晨

《老院档案与母亲》

始建二十年代
天井式,砖木结构
容纳三十多户

原名“共和里”
又名“向阳院”
因架桥,二十世纪折除

想起母亲
生于1922
卒干1971
善良,多病
一生劳苦
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这是我血液中的档案
她原名殷桂香
另一个名字光辉灿烂
一一母亲

一一人类之母
她是下一辈子
还会生下我的那个女人

*引自《诗经.凯风》

2019大年初二凌晨


《门牌》

当看到老院变成一片废墟
回乡探亲的姐姐
一阵沉默
肯定陷入深深的回忆

我突然发现
在这片百年的瓦砾中
一块门牌在闪烁

对于我
这当然是一件珍品
一件不可复制的
独特的藏品

我想对伤感的姐姐说
今后不管住在哪里
我们的门牌号码
永远是
一一阳谷路13号

2019初一凌晨

《拉沿儿》

不知是谁最先发起
署假,老院的男孩们
背着家人
去码头拉沿儿

一条胶带,一身热汗
有时一天能挣一块钱

岛城高低起伏的路况
给我们这些家贪的孩子
带来挣钱机会

但是我拉沿挣的钱
从来不自己花
全都交给了母亲

但换来的是责骂
是警告,是烧毁胶带

如今,拉沿已变成
反复出现的梦
一一年少的我
一直在陡坡上弓身前进

超载的车后边
永远有母亲
含泪帮我推车的身影

2019年初二午夜


《“道士”与“和尚”》


一个叫“道士"
一个叫“和尚"

一个从小人失去娘
据说是触电而亡
全院人可怜

一次车间发生火灾
工友皆亡,唯独他
死里逃生

“道士"自幼本分寡言
仿佛天天在想娘

“和尚"因为福大命大
对每个人都和蔼恭敬

本该一个住在庙里
一个住在观中
命运却让他们同住老院

但俩人很少来往
也许是名字的缘故
各走各的道

但是
如果谁家有难
他俩会一齐伸出手
同显慈悲胸怀
菩萨使命

2019年初二

《孩子王》

他曾是院里孩子王
打群架
他率领我们
战胜三条街的方阵
让一个老院
威风八方

突然一天
领袖不见了
听说是因为隔壁的女孩
进了牢房

恍若隔世
我常在路上见到他
消瘦,矮小
低头不语

但是眼睛没有变
似乎还闪烁着
当年率领我们打群架时
凶猛的目光

2019年初三



《**狂 》

他住老院地下室
南方人
却没有南方父亲的温存
打孩子
不是用皮带
就是用棍棒

尤其夜间
漫骂声
伴随着阵阵
撕人裂肺的呻吟
让老院地下室
变成一座恐怖的底狱

他儿子上小学
第二天继续逃课
继续去偷
一只苹果,或者几块糖

晚上
继续被皮带抽打
一下重于一下
让老楼也跟着摇晃

打孩子时
他把门反锁着
据说他老婆
就是从他皮带下
离家出走的

他死于一场车祸
最后还是棍棒下长大的儿子
把他送到火葬场

老楼拆除前
我特意来到地下室
阴暗的屋子一片寂静
静的只有织蛛网的声音

在斑剝的墙壁上
我发现有几道血迹
这肯定是当年孩子的血迹

我想
这就是抹下掉的证据
与控诉
控诉天下所有的**狂

2019年初五


《赵大娘》

她有着特殊的记忆
能记住全院人的生日

我戎马转战,糊涂了生辰
探家时去问老人
她脱口说出
我准确的生日

我想
这是老人对新生命的
特殊情感

我想
每当老院有婴儿出生
最高兴的
该是这位老人
记住自己的孩子生日一样
记牢这幸福时刻
我想
这就是大爱
不然一个天天
围着锅台转老妪
怎么会有如此
超强的记忆功能

2019年初三



《李大婶》

听说我小时候
她经常抱着我
有时还抱着我入睡

她没有生育
抱着我的时候
像抱着亲生的儿子

那时我虽然没有记忆
但可以想象
她轻拍我的手,多么温柔
她胸前,有母爱的气息

在我参军的日子
她走了

听说
她是趴在床上走的
身子与盘着的双腿
叠成一起

是120护士
把她伸展开,抱了起来

这是我一生的遗憾
和感情的债一一
我来到这个世界时
她抱过我

可是当她走的时候
我却没能去
抱抱她

《老院球赛》

其实
踢的是一个空罐头铁筒
我们用来当足球
在院子里比赛

有传,有带,有停,有射
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音
和儿时最难忘的欢乐

我们的观众
往往是好奇的小女孩
和闲暇的老人

我们把比分
用砖块刻在新刷墙上

那一刻
老院是喧闹的
沸腾的
像一座足球场

如今
我经常和小孙子一起
踢足球

有一天,我会告诉他
我的第一场球赛
是在一个欢乐的老院

我的第一只足球
是一个叮当滚动的
罐头铁筒

2019年初三


《听说……》

听说我小时候
不会走,先会跑

常常一起步就摔倒
爬起来,还想跑

后来
常一个人跑出大院
这时家人会乱成一团
邻居也跟着着急
常常分几路去寻找

但是在偌大岛城
我从来没失失过
总会有人找到我
安全回家

因为
我刚学会说话
母亲就教我像背唐诗一祥
一遍遍地背诵
一一阳谷路13号

2019年初三凌晨


《悲恸的火焰》

那一天
路边火焰越来越高
一直窜到我家窗前

火焰中
有字画,家具,唱机
黑胶唱片
和一部《圣经》

那是全院唯一的
一部《圣经》

口号声伴随着滚滚黑烟
邻居老人的手
因为在胸前划过十字
被反绑着

他不说话,也不反抗
似乎还带着往日的微笑

我站在围观人群最前面
是母亲把我拉回家
她告诉我
这是个善良的人
不应该遭受这样的折磨

这是当年
离家最近的一场**
也是年少的我
第一次看到的
**,焚烧与人的悲恸

我并非上帝信徒
但我相信
《圣经》里那句话

一一悲恸的人有福了
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2019初三

《夜色笛声》

那年我九岁,或十岁
每当春天夜幕降临
就依着楼栏杆
吹笛子

笛声从生疏到悠扬
那一刻
肯定会像李白说的
“谁家玉笛暗飞声
散入春风满洛城"

我吹的不是什么玉笛
是父亲给我买的
简易竹笛
整个少年伴随着我

温馨夜色中
我一曲一曲地吹
这是我最初的舞台

我的听众
不仅三十多户高邻
还有瓦顶上空的亮星
和这座上了年纪
爱听音乐的
老院子

2019初三


《老院告别》

1970年10月12日
我突然参了军

向亲人告别
也向老院子告别

别了一一
我摔过跤的楼梯
踢过球的院子
彻夜亮着的灯

别了一一
水笼,公厕,门洞
凉衣绳,褪色房瓦
风箱节奏,炸鱼的香味
窗台的花盆
和收音机高吭的歌声

回首望一眼门牌
别了,阳谷路13号

我知道从这天起
不仅走在亲人目光里
一栋老楼
也在时刻望着我

去完成一个人
短暂的一生

2019大年初三夜


《捡冰糕棍的刘大爷》

刘大爷有个嗜好
爱捡冰糕棍

每到夏天
一大早就出发
沿街寻找
扔在地上的冰糕棍

早出晚归
有时一天捡回几百根

然后一梱梱绑好
堆放在门口

为寻找冰糕根
老人走遍島城十街小巷

有人说
他是为了岛城清洁
但是隔壁大娘却说
他是老来无事
吃饱了撑的

反正刘大爷喜欢捡冰棍
已经是老院历史
一段不可或缺的插曲

2019年初四凌晨

《买鱼》

杨大叔在菜市场工作
每当鲜鱼上柜
他都会站在门洞高喊
“来鱼啦,都去买呵!”

于是有人拎着草包
有人端着盆子
向市场走去

于是到了傍晚
风箱声起伏
满院子飘着鱼香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
大院因为有杨大叔
渔讯季节先吃鱼

那年代的鱼,有鱼味儿
那年代的人,有人味儿

杨大叔已经走了多年
但他站在门洞
通知全院买鱼的身影
没有走

那一声声热心的叫喊
仍然在我心中回响
永不消逝

2019年初四

《“跳房子"》

男孩们在院子里“踢小筒”
女孩们在大门洞“跳房子"

在石块划的方格里
跳来跳去
我至今不知道
她们的游戏规则

只记得
单腿蹦,右脚跳
灵巧如燕
伴伴随着阵阵
欢歌笑语

在缺乏娱乐年代
“跳房子”
给老院带来无尽乐趣

如今
这已是难见的游戏
如同一个偏小的地方剧种
最终会被后人
彻底忘记

2019初四凌晨

第二辑

《沙布袋》(之一)

那是清贫的母亲们
送给女孩
最好的礼物

多彩的布头
洗净的果核
细密的针线
地道的手工精品

于是
院子里的女孩们
有了属于自己的赛事

踢母亲做的沙布袋
比踢花钱买的羽毛键子
更加开心

我姐姐是踢沙布袋高手
每次比赛
总是第一

姐姐的沙布袋
也是母亲亲手做的
拿回冠军
当然也有母亲的一份荣耀


《沙布袋》(之二)


在镇江路街头
有位老太太
专门摆摊卖沙布袋

布料多彩
做工精致
大小不一

她从不叫卖
只是守着自己的作品
默默的坐在那里


每次路过
我都会在地摊前
站一会儿

老人做的沙布袋
与母亲做的沙布袋
是同样的布料
同样的工艺

我想
老人卖沙布袋
不只是为了赚钱
肯定还有一种难言的
刻骨的回忆

2019年初四凌晨

《收水电费》

小时候
最喜欢做的一件事
就是收水电费

那时水电费轮着收
轮到我家
会双手打算盘的父亲
一会儿功夫
就计算出各家明细

然后由我拿着小本本
挨门挨户地收

那时没有拖欠的
都提前备好了钱
交钱少的
不是人口少
就是家贫,节水省电

交钱多的
用当下话
多数是已经奔了小康

这件好玩的工作
不仅让我记住了
全院三十多家
户主的姓名

还见识了
不同家庭的内部摆设

第一次见到钢琴
就是在信教的徐家
很少有人进去的客厅里

收水电费
还让我知道
有些农村进城的小脚老妪
一生都没有
属于自己的姓名

至到临终
甚至今天
人们只记得她们叫一一
夏白氏,刘扬氏,陈杨氏……

2019年初四


《生日宴》


听说我出生那天
给每家都送一大碗面条

那时没有挂面
是地道的手撖面

大姐端着热腾腾的碗
一家一家地送
二姐一锅一锅地煮
三姐不停地撖
哥哥使劲地拉风箱

而父亲在屋里
请邻居喝酒
怕惊醒熟睡的我
猜拳行令的声音
压的很低

因为我的到来
老院像迎来一个节日

如今
为庆贺婴儿诞生
人们常在大酒店设宴
但是再丰盛的酒席
也比不上
那三十多碗面条昂贵
比不上
为庆贺我来到人间
老院的那一片热闹景象


2019年初四夜


《口碑》

在农村老家
乡亲们都知道
青岛有个阳谷路13号

在他们心里
阳谷路13号就是青岛
就是亲人
就是从没见过的
美丽的大海

甚至出了五府的人
也会像背诵民谣一样
说出我家住址

这当然是我的骄傲
是老院
另一种荣光

我知道这都是因为
父亲的慷慨
母亲的善
还有我一份功劳

比如父亲当年
请他们到春和楼喝酒

比如母亲当年
给闯东北的乡亲
做一锅饼子
又带上一件棉袄

比如我
无数次带乡亲去看病
挂号,化验,取药
治好了病
还领他们去看大海

于是乡下人
牢牢记住了我们
记住了阳谷路13号

这里是他们城市的家
是他们的福音

我经常回乡看望他们
尤其冬天
坐在母亲岀生的热炕上
听乡亲一遍遍讲述
发生在
阳谷路13号的往事
是我一生中
最幸福的时刻



2016年初六凌晨

口碑

在农村老家
乡亲们都知道
青岛有个阳谷路13号

在他们心里
阳谷路13号就是青岛
就是亲人
就是从没见过的
美丽的大海

甚至出了五府的人
也会像背诵民谣一样
说出我家祥细住址一一
青岛市市北区阳谷路13号

这当然是我的骄傲
是老院
另一种荣光

我知道这都是因为
父亲的慷慨
母亲的善良
还有我一份功劳

比如父亲当年
请乡亲到春和楼喝酒

比如母亲当年
给要去闯东北的乡亲
做上一锅饼子
又送上一件棉袄

比如我
无数次带乡亲去看病
挂号,化验,取药
一条龙服务

治好了病
还领他们去看大海

于是乡下人
牢牢记住了我们
记住了阳谷路13号

这里已经是他们城市的家
是他们的福音

我经常回乡看望他们
尤其冬天
坐在母亲岀生的热炕上
听乡亲一遍遍讲述
发生在
阳谷路13号的往事

那是我一生中
最幸福的时刻

2016年初六凌晨


《阳谷路与山东头,商贩与jinv》

少年时代住阳谷路
老之将至住山东头

同是三十年代建筑
阳谷路是砖木结构
形成城市新街

山东头是石砌瓦屋
让青岛城东海岸
变成渔村小巷

阳谷路住的是城市移民
山东头住的是代代渔民

历史长河某段曰子
住阳谷路与山东头的人
都走了

阳谷路租给了南方商贩
经营海参,海莱或干鱼

山东头租给了jinv
直接经营皮肉生意

阳谷路的旧影院
迟迟末拆
山东头的法院大楼
威严高耸

阳谷路商贩累了
去影院放松心情

山东头jinv闲来无事
坐在老屋前,仰望高楼
仿佛在向法律挑战

如今
商贩与jinv都走了

商贩们买了新房
一家人
在城市定居

却不知jinv们
又飘泊在哪里

山东头老宅的晚年
由jinv度过

阳谷路旧楼的尾声
由诗人抒写

2019年初六凌晨

《永远的雪道》

那时的雪
落的很慢
但落地成冰
使陡峭的阳谷路
一夜间变成一条雪道

男孩们都来滑雪
踏两条竹片
撑两根木掍

从坡顶阳谷路1号
一口气滑到坡底
90号,或100号

然后英雄般返回
再来一次速滑
当时
我滑的最快,最稳
两条竹片磨的锃亮
対于我
这是世界上
最贵重的雪撬

昨夜青岛大雪
我又梦到
自己在冰上飞驰

一会儿踏着竹片
一会儿踏着雪撬

但是路
还是那条路
冰道
还是那一条冰道

2019年初六

《王老太之死》

邻居王老太
是老院唯一孤寡老人

记得,他死的那天
邻居大娘围着她
喂进最后一口水
然后在她脸上
盖了一张黄草纸

那张纸开始微微蠕动
渐渐不动了
一个没有亲属的老人
离开了世界

邻居大娘开始忙碌
有的穿衣服
有的穿鞋
有的裏绑腿

屋子里没有哭声
只有忙碌

这是我一次看见死亡
第一次看见
不是亲人的亲人
是怎样
送孑然一身的老者上路

后来老师教我们背诵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我总觉得
这句话不是出于孟子

真正的作者
应该是当年
阳谷路13号的大娘们

当然
也包括我善良的母亲


2019年初六
写的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歌

诗歌

主题:271 | 回复:497

精彩直播
地铁

一条小鱼也有游进河里的权利,更有这个必要 每天我都游进地铁,跟着鱼群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2741

月光雪

诗歌主题:7139

石梅

发帖数:10104

月光雪

发帖数:7139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341

缘圆阁主

发帖数:3140

丰车

发帖数:2741

孙国福

发帖数:2251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1791

木月星光

发帖数:1745

劳士诚

发帖数:1577

心静(喜娟)

发帖数:1295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