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彭林家
发表于: 2019-4-14 15: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彭林家 于 2019-4-19 21:25 编辑

       001NOKCozy7c7XoyMuade


     那年的夏天,我意外地接到彭赛姿从新余打来的电话,高兴地给我说,经过和南昌工作的柴忠兴商议,我们马上要建一个同学群啦。果然,不几天,呼啦一下,微信群开始沸腾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大家商量分头寻找多年失散的同学;然而,一个个的身影,分布在青云、陈营、苏桥、档下、汪家、齐埠、湖云、山家寨等乡镇,近在眼前,又好像是散落的天边星星,细细一想,三十七年了,八0(2)班的同学们;你,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001NOKCozy7ebEu5oE28a

                                 一

       也许是现代科技能量的使然,也许是幽古情感伸缩的呼唤,群主搭平台,大家一起来。热心的同学们从各种渠道奔波、打听和询问。打了,没人接,又继续发信息,无论是粘连的亲戚,还是隔壁的邻居,凡是有一点消息的踪影,片区的同学丝毫不放过一丁点机会。就算微信群里,起初,很多人也放不开,需要出口成章的人感染气氛,从隔阂的情绪找到亲切的情感。

    记得与一位同学的聊天:吃了饭吗?我问,我等着你回复:呢?时针滴答地走,等到从凌晨睡梦中醒来,出现了这么一句:“吃了,同学,我瞬间被你感动”。哦,吃了,怪不得我睡得这么死,原来我睡在你温暖的心里。是啊,数一数,三十七年啦。心的微动,情的勾勒,奈何红尘的尺寸伸缩的很远;然而,重温旧梦,好像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又把我们拉回了懵懂的原点——

       同学,同学,就是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空,同学一个知识的坐标。由此一想,我是你的同室同座同窗,那久违的尘根,封闭在一处处潜意识的矿藏,当慢慢地挖掘和洞开的时候,我意识的目光依稀辨认出昨天的你。你过得好吗? 一路从泥泞中走来,山顶的风景还是那样对你微笑吗?

    咚,不咚,咚,不咚、不咚……是啊,熟识的暗号,亲乐的声音,大家凭着模糊的记忆,一点点地从轮廓的闪烁里,识别着昨天与今天的符号;时或触景生情,时或浮想联翩,如同班主任葛传太的化学术语:“单位一摩尔的量被称为阿伏加德罗常数NA,约等于6.02乘以10的23次方”。那么,这种规定的固定不变的常量,在时空的洗涤中,表现在人体的质量里,也是无法化成等号。随着年龄的增大,酸碱反应的腐蚀,如同两性氧化物的氧化铝,既要从生理心里上抵抗酸碱反应,又要从心里上获得中和效应。因此,有的同学鬓发染霜,有的同学黑发乌亮;但思维的记忆犹新,一任特征的圆心左右着时间的半径,三下五初二,描绘形象的结果就浮现出来了。于是,一个个有关你和他的印象排列成群,男同学、女同学渐渐神秘地一笑,仿佛是蛙泳的潜伏,从急切的期盼中露出情绪的水面;从缘分的牵挂里站立情感的山头,直到第一次临时在饭店见面的时候,大家抽着柴忠兴带来的中华烟,云雾缭绕,雾里看花,十多个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情不自禁地说:哇,变化这么大!

     情,诗情,友情,同窗情,焉能不复从前?一件件的往事,不由自主地浮在脑海。副班长柴贤太回忆说:“我生长在万年河边的一个小村——珠琳村,那里有我童年的伙伴,一起放牛、摔跤和玩嘻水;河水从我村旁流过,一条长达35公里崎岖不平的山路,殊途同行,流经万年5个乡镇,养育着沿河数十万村民。尔后,通过余干县流入乐安河,最终注入了全国闻名的鄱阳湖;这就是我们万年人的“母亲河”。在河的姚西有一块拱起的“平坦沙州”老虎凸;那就是我们少年时代的母校——万年城镇中学。后来,我考上高中,就是沿着这条小路,穿越绵延起伏的丛山峻岭,结识了同乡的柴忠兴、涂广荣……

   汤金平同学说:“以前站在家乡学校的窗边,无论是天晴还是下雨,总能望到母校的古塔;后来到城关读书和几个同学相邀去登塔,由于不识路,在布满荆棘的山路上爬行,远远望去,倾斜的塔身苍老着清朝的神话,一簇簇野草站占满战壕挖着的遗迹,沿着古塔转了一圈,只见上面青石板上刻着,道光庚子,合邑公建,中间三个大字:青云塔。等到登到山顶而了望四周的云天,便豁然明白了,城关为何改名青云镇。

001NOKCozy7c7Xsreh3a1

                         二

      青云中学坐落在真武岭,也叫中山亭,与共和国同龄,创建于1949年10月1日,主要培养初 、高中学生的教育,是当时县域省级重点中学设施最好、功能最齐全的现代化学校。据当地旧志记载,传说古老的县城,万斛峰、奇绝壁、古阳峰、鸡冠峰、老虎凸等五个山峰,形成“五虎摁羊”的地势,万斛峰属火星,致使当时行政公署所在地青云镇常遭火灾;后来,这里也经常涨水,故建水、火双塔以镇之。老虎凸与青云塔遥遥相望,东西两边是一条弯曲的山坡。每当走着沙沙响的沙石路,急急忙忙听到上课铃声,任课老师总是笑着说,你们(2)班也是各乡镇初中筛选的学生,一定会出优秀人才的!物理老师朱国芳,每每看见同学们上课不认真,则用“弱者道之用”的原理,正面反说,如何笨鸟先飞,如何把自己考上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例子说出来;讲到“查理盖·吕萨克定律”,总要染起潜意识的信息,让我迁移的思维理解成:(时代的)压强不变时,一定质量气体(人的本身)的体积跟(自信的)热力学温度成正比。数学老师邱家胜则用“反者道之动”的原理说:“三角函数是一种函数线与圆半径的比值,你刻苦了,你父母就赢了”。那么,一种与角相对应的函数值,在生活中,就是一种思维的角度所带来的能量效果。反过来,成绩就是检查你方法的能力。英语老师卓天福恨铁不成钢,起初,还试着诙谐的语气唠叨着:“Do  you  Like  pig ”后来,咪咪的眼睛变成一条缝,气得干脆说:“You  are  foor  Like  pig !” 其实,一切学问都需要虚心实腹,如语文老师饶成锦讲的:“隆中对”;孔明就是把“名”理解成不是追求的对象,而是暗暗评估自我能力的坐标,唯有自信的种子则是滋生一个人成长的伟大方向。

      我想,同学的幽忆差不多是一缕同窗的月色,那漫天纷飞的萤火虫,就像一个个少年提着灯笼,追赶着一条相思的小溪,为生命的纯真而缓缓地流淌……谁都记得,校园的正面是一块绿茵的草地,一排排四五十年的砖瓦房,呈“目”字型的横向展开,木质的窗口管不住淘气学生的野性,只有斑驳的零星石墙,隐约地刻画着那艰苦的回忆。不是吗,在(7)班教室最后角上前面还有个水塘,后面是一片茂密的板栗树林,那秀丽的小峰峦,常常招惹那些饥饿年代学生的青睐;就不用说,调皮的同学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风险了。日升月落,多少个早读与夜休,那些过摖过脸洗过手的小河滩,那形状各异的鹅卵石,和那偶而蹦出水面的小鱼,一幕幕,就像活跃在我们心灵的天使;把一起打闹的那份真情,一任蟋蟀翅膀收闭的声音,撒落在寻找的田野;虽然岁月给脸上纵横着沟沟壑壑;但我们毅然留住了那份昔日的欢乐、坚定和执着的友情;或许我们今天沿着旧迹的印痕,拨开路边小草的枯黄,把大自然的四季,灵动着春秋的树枝,还能望见枝丫吐出的新芽,抑或走到那枫叶的跟前,拾起一片片红遍山涯的生灵;兴趣来时,甚至蹲在水塘边,捧起一滴滴碧绿荷叶的露珠;然而,春去秋来,不管是山涧的泉水,还是山涯下盛开的带刺草莓,悄悄流露的甘冽清香,都将是视觉的假象和知觉的匆匆过客。你看,那嘻嘻的雨点,啪打着黄色的油布伞,撑开的背影,目送着同学们的欢笑,寒来暑往,一丝丝都化成了一颗颗心与心的印痕,叠印着我们无限的惋惜之中。在柴贤太回忆的语录里,经过了江西师大的洗脑文笔;惯性,使语言的尺子变得富有弹性,更能丈量出一种母土、母语和母校的情切和深远。

    那山,那路,那水的记忆,组合成一道白天的风情;晚上,点着菜油灯做着作业,可依然却抵挡不住一群嗡嗡叫的蛟子,把叮起的血泡,从这朦胧的期盼中,躲过那血染的少年红彩……

     生活委员彭赛姿说:那时我们住在集体宿舍,卫生条件差,有的人疮都长到了手上,我记得刘银桂长得更厉害。然而,在那贫困的年代,有这么多女生读书就不错了!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几条弯曲的长龙,一字字地铺开;打菜的打菜,打饭的打饭;饭票、菜票和洗澡票,一张张揣在兜子里,有时候还夹在书本桌子里,躲躲藏藏,生怕丢了自己生活的来源。说到兴奋的时刻,大大的眼睛还旋转着洋油灯一般的火焰:“那时候,学校的米粉肉才一毛钱一碗,青菜叶两分钱一碗! 那个大师傅看见漂亮女生就多给一点,看见男生就少给一点!唧唧歪歪,三分钱萝卜二人分。晚上的洗脸水凭水票,还派人分,一人一勺……大约我一个星期5毛钱,还要包括交米钱,一双鞋就穿一星期,到家了就换鞋,都要臭死人啦!是啊,那些年,许多同学都是穿着解放鞋,背着帆布书包,走上了求学之路。也许的力量强悍,不是为了欺压弱小,而是为了自由的呼吸;或者人性天生就是一种对自我审美的呼唤,我尽力辩解着那个时代的声音。

001NOKCozy7c7Xy6Puq7a

                           三

     在温馨的风里着荡着秋千,戆直的少年粘着快乐的心灵;在春天的绿荫操场里,与阳光共舞;同学的浪漫,莫过于飘动在教室里叽叽喳喳,谈笑风生,一任咯咯的酣笑,抖落在视野的高处,却无法挠起学习成绩的痒疼。可是,挠到了最痒处,我记得有一个班花叫方保国,坐在我后面一桌,样样成绩都好,任学习委员,每当有什么疑难问题总要问她一下;然而,还没等同学们熟悉她面貌的娇容,就进入了县银行工作,成为一种望之莫及的羡慕和理想的猜测。说到这里,我愣了一下,心头一酸,宛如从遥远的映象里猛然收回神来,,却不知岁月的无情,让我们的青春黑发悄悄失去了往日的光华。看来,漂亮的心灵不是炫耀自己的外貌,而是让慕志的目光激励人性的真善美,在生活旅途中认识自己。每天热闹的微信群里,李金虎补充说:我在高一(6)班上了几个星期,后转一(2)班,直接任学习委员,至高二毕业,他还津津有味地说着:“作家,还是你记忆最强,不愧是化学课代表,经常会发作业本的缘故吧!你,还记得有一个临时班长吗?刘涛!”

    “群里也是家,连着你我他”。也许是前些年在华杰私立学校,我有过当高中历史教师的会意,由此的牵引,我突然想起一个彪形大汉,个子一米七左右,坐在第三组最后一桌,为人和蔼,挺逗的。有一次下历史课,学着那个历史老师讲话:尼罗河的春天……引的大家哄堂大笑,因为那个老师是梓埠人,年纪半百,穿深蓝色衣服,带一副深度的黑架眼镜,有一边还是破的;所以,大家望着他咪咪的样子,都憋不住乐;点到的时候,拖着长长的鄱阳桑音,叫夏才高、张钟善、曹建国……后来刘涛转走了,副班长涂广荣就接替上了。等到每次交作业的时候,涂班长都是流露着南溪的音腔说:不按时交的同学要罚扫地的,劳动委员陆有生马上延续着说,葛老师是这样的。后来,他毕业做了军官,分配到厦门工作。试想,这几个子蛮高身影的同学,各有自己的成就;但也有不尽然的,最早离开我们的是体育委员姚悦庭,脾气急,却有一门聪明的劲儿。有一次上体育课,他领着大家打蓝球,排队,立正,由于说起话来语速很快,大家竟然不知道谁和谁是一伙的。据说,毕业不久,就在宁波打漆匠工,从此而没有了踪影,让他的母亲哭干了眼泪。然而,那个操场每到早操的时候,至今,我的耳边总有一句校长胡永生的话:你的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

    寻找生命的源头是父母,连接学问的源头是同学。心微动,情已幽,奈何人已远,白发三千惹谁怜。怜悯的风儿吹进微信群里,每天就像沸腾的开水,活跃的情绪拧成情感的水龙头,一滴滴,让攒积的水藏化成无限的情丝,好像藏在心里三十七年的话儿,大家都想把青色的回忆拿出来,不能自己地晒一晒! 比如说,胡掌达还记得自己的学号是802094.,唐传根还记得:曹泽和、曹中金、曹金先、彭林家。那是毕业不久的日子,在青云塔相遇,记得那天是麻风细雨,传根来了6到7人,在塔上刻上了名字,后来看见我又添言说,彭林家是我同学,也刻上了,接着一阵风,骑着自行车走了;所以,也一直闪耀我的意念里。至于那些城关街上的女同学,有王茶花、何雪花、江小青、姚爱琪、姚爱芬、姚爱花、董增英、饶淑兰、饶荷兰、范国云,徐琳玲、郑牡花、王根香;男同学有张钟善、曹建国、江建国、方万龙、方宝豹、周三根、夏国好、何亮和、饶斌;还有我志投意合的王国华、王东山……我们时常见面却说不出所以然来,但那种珍藏在心里的友爱,如曾在城关医院工作的席秋贵,或者在记忆里盘旋的方花兰、郑丽丽、柴桂枝    徐玲娇、彭雅玲、黄桂娥,程晓云、曹泽和、廖永岩、刘乃日、平学店、胡国彬、姚美生、黄庭安、姚火发、柴勇斌、汤定国、虞致亮、饶品芳、徐土生,时常还有一种缘与份的蠕动。谈到同学的邂逅,一位同学深情地说:“有一次,我的眼睛双眼通红,像是流行病的感染,但还是要背着弟弟上学,正路过桥面时,眼睛突然痒起来,我就用右手捂着左眼,左手反托住背上的弟弟,突然跌到了桥边的台阶,一个浪撞掉进了两三米深沟里,幸亏有人把我扶起来,还没来得及回头;那人说了一句,你就不知道我这个同学啦!
   记忆的美好拽在甜甜的回味,一次次萦绕在心田,可总是拗不住时光的流逝;让你,悄悄地浮现在我激动的眼前。

001NOKCozy7c7XupMn1cb

                               四

     一眼看到你的行装/我来不及留恋心慌/模糊的记忆把你的名字拉长/揉揉眼睛,看你当年的模样/我说,你是我的同桌……定在6月17日的一次聚会,群主彭赛姿有心呵护每一个同学的到来,忙前忙后;而最辛苦、最无私的就是理事长柴贤太啦,不仅耐心地地理顺着聚会的程序,里里外外,而且还要从会议的组稿、流程和安排,日夜兼程地找到合理的归位,瘦瘦的脸上;一看,就写满了同学们肥茂的精神向往。

     当我站在主持台上,看到会的同学满满一会堂,一眼望不到边的意境片刻升起。你瞧:从厦门来的同学何雪花,一首《女驸马》的歌声震撼了全场,当大家回过头来望,哦,原来是英语课代表的悠扬歌喉;还有从从浙江来的程晓云、汤金平,山东来的曹建国,景德镇来的郑牡花,千里而来,挥手的瞬间,仿佛37年的生份,一下子化为乌有。当曹中金朗诵《同学你记得我的模样》的时刻,彼此的眼泪交融着,你听,会长柴忠兴宣读《致同学的一封信》里,就语重心长地说道:回忆往事,在懂与不懂的记忆中,我们的同学是背着米袋,点着洋油灯一路走来,历尽的艰辛是我们一生的财富;而今天坐在这里笑声盈盈,成为重感情、惜友谊、明事理的朋友,在各自的生命里营造自我的天地。这,不仅是我们的骄傲,也是社会的骄傲。柴会长的话,无疑,把我们带进了一个久违的声音,仿佛看见了真实的自己。一个人有了能量,不是为了满足私欲,而是为了承担更多的使命,如同一曲《母亲》的歌声,从程晓云的思想里唱出::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

    花己开,独倚花前,等君来; 君有意,望花有情,同学见面泪盈盈。会后,群主说:林家,我的心情你代笔,你的文章像歌声一样深入我的心!歌里写到的就是我们的感受!我为你的文章流泪和点赞! 一个性情中人的动容,怎能不感动他人! 记得你小小的个儿,聪明又可爱! 刚接触,见其表,观其行,还以为你是孔乙己似的人!现在我对你另眼相看! 正如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到现在我还记的那眉目。我想,学识的渊博不是为了征服别人,而是为了看清自己的渺小。 然而,没有群主哪有我们的同学群,尽管感谢是渺小的君子,但《赞群主》的形式还是要的:“同学们齐了,我想对大家说,群主是无私的奉献者和无偿的领导人。然而,赛姿就说,干嘛这么见外,都30没见了,我为同学们做点小事,不足挂齿!更何况大家根连根心连心,心心相印一家亲。不是吗,不管你是政坛的博击,还是商海里打拼,或者在家里务农!赛姿则套用了一句余秋雨的话: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多么好美的境界哦!人格魅力,不仅是一颗大爱之心的觉悟,而且是一个引领他人的奉献者;所以,不管你是有的学业有成就的领导,还是出名海外的名人学者,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士,这样想着,怪不得有同学就说:耶,我们(2)班真是卧虎藏龙之地矣。

      亲爱的同学,握紧我的手,不要再擦肩而过,我和我们的生活,需要你的力量精彩着我慢慢变老的笑窝。不要让夏月西移清辉缺,一地伤心画不圆;不要让除夕夜弹相思弦,地久天长惹泪涟。或许,三十七年留给我们的是思恋,而更多的内疚、反省和总结,一带一路的丝绸之路;一风一雨的人生之梦,起讫的成功与失败,开始的价值和梦想,总要等到过了很久,退无可退,才知道我们曾亲手舍弃的东西;可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遇不到了。同学的情谊也许就是一种见证。多少年过去了,野蛮的状态消失了,不甘放下的,往往不是值得珍惜的;苦苦追逐的,往往不是生命需要的;今天,重新渴望着儿孙们的呀呀学语,享受着那小田园香径、亭台楼阁和小桥流水的恬静;由此,望着花落去,燕归来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或许,这就是豁达之后的难得糊涂罢了。


timg2.jpg

                                     五

     久违的回忆是校园的月光,在梦的枝头结出思念的花朵;今天的相逢是你我的渴望,看见你,我终于找到了当年的课桌。然而,饮水思源的时刻,我们没有忘记葛传太、邵清青、杨健元……曾经的老师,三十七年了,掐指一算,回忆往事的教诲幽幽地揪在心头,总也忍不住对你说,老师你好吗?

试读,柴贤太笔下的《老虎包的记忆》:“在人生思维的长河里,藏着多少青春年少的记忆,虽然不能一件件说清,但那些定格在脑海里的随影,就像一张张往日的相片,捡起一张,便闪烁着岁月的光芒,绽放出寄味的色彩,无法抹去那一个个幽默故事的印痕。

       那是高一学年的深秋下午,阳光十分柔和地投射在教室,里外一片明朗,而葛老师就站在讲台上,带着一抹温和的笑容,向我们讲述着高一化学课的“摩尔”质量。同学们静静的听着,没有窃窃私语,也没有望向窗外的眼神,更没有心不在焉的动作。有的只是静静的呼吸声,专注盯向讲台的目光。只见他先用左手按住黑板,右手挥写着粉笔,在上面发出唰……唰……刷的声音,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摩尔……摩尔”,讲累的时刻,就会因为一句“咚”“不咚”最后还是“不咚……”的机锋语,而引得大家满堂大笑;偶尔,也会因为葛老师的提问,同学们片刻开始低头沉思,使教室一片宁静。

       每一件,每一桩,在城关老虎包日子里,也许每个同学都有一大娄的记忆,芬芳着不同的感受;然而,在我的屡屡思绪中,虽然不是那么绚丽多彩,却我留下让人回味无穷的印象,仿佛两年读书的时光,就在是一种“咚”与“不咚”的间歇中,沉沉地,落在我的脑海深处——

        想想,葛老师现已是七旬有余的老人,而他在城镇中学时,那种授课风采仍让我记忆忧新:一张黝黑的面庞,一句抑扬顿挫的声调,脸上挂着笑着的模样,在三尺讲台上,一站就是数十年。而在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他几乎都任班主任,至今回忆,他的性格和教学技能,特别适应中学的教学。虽然他的门生中没有出个大人物,也谈不上桃李满天下;但在城镇中学读过书的人,都知道这个风趣的老师,路上遇到他,没有人不敬重地叫一声:“葛老师!”然而,在我的印象中,他的脸面是严肃的,他的头是昂着的,尽管他的背有点驼峰,可姿势是硬朗的,所走过的路是正直的;不仅教给了我们的知识,也教会了我们做正直的人。同样是在那间教室,同样是我们高一(2)班。教数学的邱老师,既有父爱般的严肃、母爱般的关怀,又有花匠般的耐心,呵护着每一个同学。尽管他不是什么名人大家,也没有显赫的身份,更没有耀眼的光环,和普通教师一样,默默地耕耘着心灵的工程。若是在课堂上,看到同学不认真听讲,不及时完成作业,学习成绩不咋的时;课前课后,都会向同学发出语重心长的感叹声!他常叹息道:“你爹爹倒霉哟,脸对黄土,背朝天”。一句多么深刻而又发人深思的话啊!在那懵懂的年龄,我无法感悟出邱老师的教诲,显得有点多余。随着岁月的迁移,涉世的阅历加深,才真正悟懂了,那是一句多么亲切而有力的教诲。一颗高尚的内心,把爱憎分明的情肠,拉得无限的遥远,一生让我受用!随着时光的变迁,我们的容颜已渐渐褪去了青春的亮光,生命中遇见这样俩位老师,不能不说,不经意的枝枝节节,是前世修来的缘份和今生的福气。每当想起,就如一杯甘醇的美酒,轻触着我心底那最柔软的酸疼,看看身边的儿女,每个人的脸上,都烙印着岁月的痕迹和老沉的模样。但那种永远辉之不去的祝福心坎,唯有默默地在心里化成一道祝愿的夕阳红!”

     是的,几十年过去啦,时常揣着一颗感恩的灵魂,我们都长大啦,同学之间如同兄弟姐妹,只有爱护没有攀比。换言之,不要住在高高的庙堂,就俯视那低矮的草房,像当年杜老头的茅草房被秋风吹破了,他还唱歌,现在也没人说他多穷?因此,希望自己缩小再缩小,直到消失,如同再也见不到的刘茂盛,张贵席,由此的惋惜和无奈,也许对待说话交流的态度,就是让自己不停的认错而不感到委屈;那就是同学大度的情怀,像自称为木匠的曹建国,却成了造船游艇专家,柴贤太成了所长,姚爱琪成了院长,王茶花成了会计师;张钟善、曹中金、董增英成了当地的富贵人家;曹泽和、姚美生、廖永岩、夏才高成了老板;王国华、江小青、江建国、饶斌、刘涛成了满腹学问的老师; 还有贤妻良母的方花兰,把孩子培养成大学教师的姚爱芬,以及那出生在天山脚下的郑丽丽……他们还是那样不显山不露水。哈哈,反之,牙齿掉渣渣,也有你和他,人这一生开心就行吗。

     的是,开心的事常常伴随我度过那个青少年时代。记得有一位县城转来的同学和我同坐,中等大个,气色神采,袭一套他哥哥的公安制服;上白下蓝,潇洒的风度;时常是不屑一顾周围的目光,走起路来,两脚东一撇,西一捺;一幅白手套洗涤的干净干净,就别说眼球的吸引多洒脱;我跟着他走到哪里,背后留下一片羡慕的啧啧声,感染着翩翩的浮出记忆。至今想想,高二快高考了,每次测验考试,他总是对等如流;而我总要悄悄窥视其一眼,忘记了从台阶背着手走下台来老师,微微一笑;那无声的样子从他眼镜的反光里穿过,跳动的心渐渐从恐慌走向安宁;由此,我也时常借光,成绩公布也是前几名,人叫他王国华。然而,历历在目的往事,说说他人心声,还存记一位同学的暗恋故事;后来这同学和我说--心里萌芽的日子,那时他读书刻苦,无父母,是靠哥哥送书;比我们懂事早,心里崇拜,以致于穿着破鞋托地也别有风趣,滋生一种对他家贫穷的同情,那时我不懂事,也很懊悔!现在成了过去,我现在对所有同学一样爱护,无形灵显一颗慈母的爱心,跳动在我们眼前的敬意!其实,那个时代的穷便是今天忍受磨难的财富。你说,合并高中的时候,几百人在党校打地铺,从学校食堂捧着半斤米饭,边走边吃,到了党校饭也吃完了,菜也不用了,那米饭又香又甜。可不是吗,那个经济计划进的时代,在校一星期像是吃了斋,每当星期六中午放学过后, 一到家就像坐了牢回来一样,放开肚子大吃,总是把肚子吃的像锣鼓似的,忒难受。如今同学们打气说哈啥,你若不伤,岁月无恙,峥嵘岁月啊!

001NOKCozy7ebEwfq5if8

                               六

  “琴棋书画赋风雅,人情冷暖辨真假。一天天,一年年,我们走过了那曾经的校园和教室,那圆口的、方口的、单圈的、双单圈的青石板水井;那老师、课桌、板橙和那晃动的煤油灯……揺曳的风景,校园还在那山岗上,人却流动着温馨大家庭,开心哈哈笑。自从建立了微信群,赛姿说:“你说起那时,我更感谢王茶花。那时,她在齐供销社,计划经济年代,买不到东西,比如白糖……金虎说:“我刚毕业在家,雪花分配我乡食品站,我经常找她麻烦买肉,点水之恩,永远记铭。”

     感谢、感动和感恩,是一个人天地合成的良知,同学的聚会捧起了道德的花环,艳丽在生活的天空,便是一种对社会的贡献。从道与理的审美角度,事情快快做,是一种轻重缓急的时间体现;生活慢慢过,是一种生命本真的空间表达。人生的脚步,常常走得太匆忙,所以我们要学会,停下来笑看风云,定下来静观自在。所谓心境平静无澜,万物自然得映,心灵静极而定,一刹那便是永恒。因此,兴奋的背后,坐下来静赏花开,沉下来平静如海,我们便会体悟到一种心与情的感悟,重新打量身边人的禅心之情绽放的人性之美。

     心情,是一个人的心灵在某一时空的浮现状态,并非人生的全部;情感,才是左右精神本源的大道和永恒的灵魂。所以说,心情好与不好,乱与不乱,只是昙花一现。所谓的心若不动,风又奈何。由此我不仅想起一句揭语:“菩提本无树,灵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心静,才能听见自己的心声,听到万花落地的声音;心清,才能照见万物的本性,洞见真实的自我。由此的清静无为,天道自然无为。故而,心灵虚寂,坚守清静,复返自然的来去,了望自我的一生,一睁眼一愣神一叹息就是一天,少把焦点放在别人身上,多关照自己的灵魂,不以位尊而趋附,不以位卑而疏远,别让人生,输给了心情。为此,一个同学调侃说:“柴忠兴是一个默默无语的同学,上学的时候个子不高,他的心情并不是班里的榜样;然而,这些年的变化,谁知道他,无论说话还是做事,三言两语就能切中要害,成了班里最显赫的佼佼者。另一个同学回答说,有一个成语说得好:士别三日,刮目相看。那么,对于优秀同学的有为与无为的辩证思考,因缘和合,随性而变;或者说,对生活自我观照的认识,最初,我们揣着糊涂装明白;后来,我们揣着明白装糊涂。如意或不如意,不是取决于机遇,而是决定于思想的瞬间,就像世界第一长河——尼罗河,非洲主河流之父,位于非洲东北部,是一条国际河流。现在柴忠兴的所在的公司——江西桑海润泉供水有限责任公司任总经理兼党委书记。最近,用开发性金融组力江西企业“走进非洲”暨喀麦隆、刚果(金)投资推介会,以及俄罗斯等欧洲国家。试想,大家都是同学,平等在同一起跑线上,无远近之分,无贵贱之别,大拇指就不要举喽,但见贤思齐的磁化,从善如流的感应,引起性与情的变化,力与量的合一,凸显一个人的本身内涵,蕴藉着思维的有限性,有的放矢;释放着思维的无限性,无出其右。事实上,人生的旅途没有终点,只有起点,只有那些不畏艰险的人,才有希望还到光辉的顶点。正因为像柴忠兴这样低调的同学,地位的权贵不是为了孤芳自赏,而是为了率众前行;隐隐约约地,与其说是揣着一种大爱的情怀,倒不如说是闪耀着一种兄长的挚爱,把班里的同学,当成自己的姐弟兄妹,谁吃亏了,谁委屈了,总要牵一把手,付之一笑!正好应正着财富的丰厚,不是为了炫耀奢华,而是增加同学责任的担当。

      兴许同学之间,过度的比较会让自己迷失,一味地奔跑容易看不清方向。哦,那山,那水,那校园,且淡且真且遥远……

     那就让我们记住这一思想的延续吧,直到有一天,让我掂量着情感的轻重,有时间、有地方,去打扰你宁静的心波。你一定会说,没事,没事,都是家里人。你看,那母校的一草一木,是那样的熟悉和陌生;然而,熟悉与陌生的距离,也许就在那一念之间的正觉正悟,如同我现在提起手中的笔杆,是枫叶飘流的秋天,很快又是一年;也许的来年重逢,被不住还会热泪盈眶和自由奔放。仔细辨味,同学之间,深一脚,浅一脚,坑坑洼洼,步步都是故事;亲一刻,疏一刻,里里外外,时时都是温情。可是,当记忆的品味一遍遍吹拂那咔嚓的快门,当惬意的蝴蝶捉着灵魂的迷藏,静静地回望,把一刻刻思念的通讯录记在心间,还有你的老照片贴在我心里,你我就不再是白日的梦啦。如果是这样,到那时,让我再见到我和我的同学们,一定会异口同声的大喊着:“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2017年8月27-——9月3日吉林松花江                                                                                                                                                                      627b9f64h7a22c91f9071                                                   

    作者简介:彭林家, 聋龙天生,党员。静居雾凇的一方灵空,六十年代中期出世于赣东北仙人洞,毕业于东北师大中文系。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诗歌在线吉林频道诗评编审,国家一级学术团体、中国萧军研究会主办的《当代原创文学作品集锦》副主编,中国针刀医学副秘书长,全球汉诗总会联络主任,北京仓央嘉措国际诗歌研究院副院长,广东净土生态旅游有限公司文化总监。做过教师、警察和工程师等职业,从曲折的经历上升为理论作家、《诗歌周刊》提名批评家,易学、神学、美学天士。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 2017年中国诗坛实力诗人。出版的著作有《裂开青云的红冰》等,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词刊》《散文》《散文诗》《中华诗词》《人民日报》《中国诗词年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百年新诗经》《中国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文学研究》《语言与文化研究》等100多种国内外报刊,任多家媒体的顾问、主编和编委。
timg1.jpg 微信图片_20190414193118.jpg
微信图片_20190414193128.jpg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hh_2688
发表于: 2019-4-14 15: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抢到前排了。哈,不用怀疑,不用惊讶,你也没有看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曹泽和
发表于: 2019-4-15 07: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家写得好声情并茂,不愧是作家,我们班里娇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湖云姚美生
发表于: 2019-4-15 18: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家同学太精彩,写的亲情粘人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评

诗评

主题:58 | 回复:127

精彩直播
【浣溪沙】落花

【浣溪沙】落花 文/遥知不是雪 又见桃花探北窗。顷然廊下眩春妆。痴痴一望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3762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4

石梅

发帖数:10139

月光雪

发帖数:7214

丰车

发帖数:3761

缘圆阁主

发帖数:3647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472

孙国福

发帖数:24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046

劳士诚

发帖数:1977

木月星光

发帖数:1885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28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