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彭林家
发表于: 2019-8-7 23: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彭林家 于 2019-8-16 08:06 编辑

       2009-05-07_33873.gif         
谛读彭林家《情人,精与神的灵童》的美学诗意
                                   
                   评论家:  易培贤

微信图片_20190811101250.jpg
   
   “情人是本性的外象,人情是撩心的元神。诗家开头直接爆竹,文本从“情”字本体出发,给"“情人”"和“人情”下了个总结性的定义,从本象之理到变相之气,演绎着阴阳的太极探究。然后,一锤定音,从而统领全文。显然,  读诗取境,是一种象数理的《易学》风水着相,如同着空而斥色;背向于色空不异之理,是谓佛教的合相,一真法界,道学上的“元神”之心君。心狠蚀本,心善德体,心即是内心的风水,风水即是外在的心。相由心生,象则是相的真气,相便是象的俗气。因此,散文诗的取象而获得的意境,与诗歌相似,从人相或物相升华到天象,犹如欣赏一位眉清目秀的伊人,在水一方。生肖鼠在十二地支上表示的命理,谓之子水,相冲着午火,相害着未羊。反之,申金生子水,巳申合化水,便是意境的风生水起。先秦《诗经》里的《蒹葭》云:“所谓伊人”就是所思念的心上人。如果把诗中的“伊人”代指情人,是谓狭义地认定。如果把这种类似的结构,设想为一种格局呢,那就是它的意境。那么,“伊人”可以是贤才、友人,或者理想、功业;甚至可以是蓬莱仙境、佛教圣地,则为广义上的情人,也是人对色界爱护的慈悲。“伊人”作为喻体,象征着美好事物的本体之境,万物大地的情人耶。

u=1846793200,3464272216

                       一.诗情天理
        散文诗是诗之魂与散文之灵的舒展的表达,构成灵魂的圣境。 法国的天文学家卡旺曾说:“灵魂是从肉体内独立出来的,它拥有科学无法测知的机能,这种机能,就像重力一样,虽然知道重力是由地球和物体间的引力所致,但无法以肉眼看到。”"这句话说明精与神是一种无形的存在的。哲学家认为:“人是其对象之所是,精神是以前存在过的物和事的记忆,它表达为某种现存的物和事。”中国古代的民间传说《白蛇传》里许仙就是神童转世。所以说,诗人大胆推测,情人与灵童都是精与神的幻化。在佛教里犹如灵童转世,这里的情人与灵童,皆是前世今生,业力和缘起显现的相续而已
          天理是天然的道理,上合天理,下顺民情。我们读,“你是我的释迦果,我是你的菩提树。”这是读经取境了。释迦摩尼果,别名番荔枝。原产美洲热带,现中国海南、广东、广西、云南、福建、台湾等地区均有种植。“你是我的释迦果”的外形,类似佛像头,内在为精神的甜蜜。菩提树,别称思维树,榕族,传说在2500多年前,佛祖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修成正果。印度给菩提树以"国宝级"保护。"菩提"在梵语中为大彻大悟之意,是智慧的象征。合起来可以理解为:“你是我的精神,我是你的智慧”。诗家在放眼世界,以不同地域与佛有关的水果和树,寻找情之物象,表达自己的意境。这种以自然呈现的载体就是境。那么,“取象”的问题,或关乎《礼》,或关乎《易》,完全可以延伸到宇宙。
       美学上,《易》中有言:"立象以尽意"。在《文心雕龙·神思》中说:“独造之匠,窥意象而运斤。”这都正确揭示了文艺创作中意与象之间的关系。“意境”这一概念,第一次明确运用,出现在王昌龄所作的《诗格》里:“诗有三境:一为物境,二曰情境,三曰意境。”"在王昌龄之后,盛唐诗僧皎然,精于禅学佛理,。他明确提出“诗情缘境发”和"“取境”的理论,皎然又提出:“三境合一”这一思想,已基本达到"“近而不浮”,“远而不尽”的美学内涵。由此,仿佛看到诗家彭林家以质实到空灵,一个美丽的转身,化成近喻,远喻的弧线。,辞约而旨丰,以近喻远,,以小知大,好比意象守约而得意境之广。一曰语言取形似,易于雷同,外象也。为小幅度变形叫近取譬。二曰语言取神似,舍其形表而求其内同,内象也,为大幅度变形叫远取譬。中国古典记载星空中,有参星与商星,彼出此没,此出彼没,商星在东,叫辰星,参星在西叫宿星。东苍龙,西白虎,龙虎相斗,喻不和睦。
       唐杜甫有诗曰:“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现代金庸《倚天屠龙记》:“东西永隔如参商。”希腊神话在88星座中,参宿对应猎户座,辰商对应天蝎座,两星永不相见,天蝎座升起,猎户座就落入地平线。喜吟诗家:“前世今生的阴阳呼唤,如同参商二星。”诗人形成具有象征意味的分合有无,瞬间变为卿卿我我的永恒,在虚实结合、动静变常中,将人体精微之气形成其特有的闲适、淡静、清秀空灵的美学境界,正所谓的一气化三清,产生形上之的境界。                                               
        《素问·宝命全形论》所说:“人生有形,不离阴阳。”以人体部位来说,上为阳,下为阴;体表为阳,体内为阴。以脏腑划分,则五脏为阴,化生和贮藏精气而不泄,如肝,相傅治节(治理调节)之官,中央官员也。,六腑为阳,传化物而不藏,如胆,,中正决断之官,地方官员也。若具体到每个脏,还有阴阳之分,如肾脏可分为肾阴肾阳等等。从功能看,肝藏魂,肺藏魄,那么,就有了魂是阳神,魄是阴神之说。魂,为中枢神经系统主思维才智;魄,为植物神经系统主感觉运动。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脑为元神之府”。魂魄生于脑,藏于脏,表现在外。就是说,魂魄是脑功能外在活动的表现。从字面上看,:“魂”,从云,从鬼,云亦声,为天空中的气体。鬼指脑电波与意念,魂的本义,是人脑的脑电波与意念如同天空的云气一样,所以说,人体是个小宇宙,谓之人魂,学习了自然界之大宇宙,谓之人魂,地魂则是诗歌中的道德平衡审美。其三魂表现为三性:善性﹑无记性(即非善非恶之性) 和恶性。 情,肺之魄,心之用也,诗情也。  

001lZIPRzy7mTQz3sBtdb
                     
                          二.诗性寻踪
       散文诗是诗性的散文化,诗内为元神,散文为欲神。诗人说:“蕴涵着元神与欲神的对立”,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阴阳体。我们现在谈谈中国观音菩萨,由男相怎么转为女相的吧。《华严经》中说:“勇猛丈夫观自在。”这里的丈夫指的是“真实相"”,等于无相或非象。大乘佛教对男女性别的看法是:“一切诸法无有定相,非男非女,一切女人亦复如是,虽现女身而非女也。”魏晋时期,观世音以“伟丈夫“男菩萨的形象入主中国佛堂。唐代,中国女性地位提高,集体潜意识中的”梦中情人”"初步形成.唐王勃在《观音大士》中有诗云:”脸如水面瑞莲芳,眉似天边秋夜月,绣衣金缕披霞袂,缥缈素服偏袒臂。”从思想上,突破了“女卑尊尊”的观念。中国文化中呈现“慈母严父"之形象,民众信仰需求,人类中女性占了半边天。长安作为世界性的大都市,菩萨温柔慈悲的女相在中国盛行,菩萨似乎应女性更为合情合理,即内心里天然地向往着母性关爱的情怀。心理美学上,散文诗的温情柔水,如同“阿尼玛”的原型,为男性心中的女性意象,却蕴含着诗性的刚阳, 如同“阿尼姆斯” 的原型,则为女性心中的男性意象。
        然而,现实的异性反应,那心之离火,为心之本体的眼睛,欣赏万物谓之乃心之所用,谓之气。魄神耶。"刹那间,双眸对视,怦然心动,把相见恨晚的心酸写在脸上,只道一见钟情。俗话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也。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认为,阿尼玛是男性将自己女性化的一面幻化成“梦中情人”的形象,正是诗人笔下的意旨现实中,文人、艺术家和工匠们开始“随心造像”。从初唐的《香山大悲菩萨传》里,明确地说:“观音菩萨原是庄王的三女儿妙善修道而成”,到宋有“妙善救父”的故事,元代大书法家吴兴、赵孟頫之妻所撰《观音菩萨传略》,并镌刻于碣石之上。目前,最早的版本《香山宝卷》是清乾隆三十八年,衍生出来的千手千眼,戏剧、小说、唱本纷纷面试风行,观音菩萨全成女相。
          那么,阿尼姆斯,就是女性将自己男性化的一面,内化为“白马王子”的形象。这是精神上的元神体现。本质上讲,我们只爱自己,表现为内心深处无意识的自我异性化。现代科学已经研究证实,男人体内除了有大量的雄性激素外,还有少量的雌性激素。同样,女人体内也含有少量的雄性激素,这是二元统一的平衡。也就是说,除了太阳太阴绝对纯阳纯阴,其他均是三阴三阳的相对变化,换言之,没有百分百纯粹的男人和女人。而生活中的“纯粹”是人类社会在约定俗成中,强化着自己的角色,在对男女角色定位的不断暗示中,一代代形成男人必须是刚毅、粗犷,女人必须温柔、贤淑,经过岁月的积累沉淀,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纯粹的男人与女人。就如我们必须用右手拿筷子吃饭一样,是在长期的劳动中渐渐养成的。现实中产生了异性相吸,这是物质方面的欲神体现。所以诗人得出:“物质的阴阳叫夫妻,精神的阴阳叫情人。” 诗性寻踪,创作性力,心理防御机制——利比多,人格结构学说中,即为身体器官的快感,包括性倒错者和儿童的性,是一切思想和行为的原动力,自然有阴阳之分。宇宙有天地;人有魂魄;大地有东西、南北。比如,人死,魂(阳气)归于天,精神也;魄(形体)脱离,形体骨肉(阴气)则归于地下,物质也佛学为风水火地空,道学为金木水火土。那么,东方情人节是敬天,西方情人节法地。老子曰:“地法天”。法是效仿,西方以东方为榜样而学习之。
   从五行归属上看,东方属木,对应时令之春,有万木萌发之意;西方属金,对应五行之金,喻肃杀之象。五行之金克木,克是抑制、克服。所以西方又克制东方。然而,这一切体现了矛盾的对立统一。以四季为例,由春而夏,是阴消阳长的过程;由秋而冬,是阳消阴长的过程。把宇宙间万事万物归属于五行,概念上,已经不是木、火、土、金、水本身,而是一大类在特征上可相比拟的事物、现象所共有的抽象性能。所以诗人说:“2月14日节日是西方实证意识的挪移,表现东方乞巧节的模型潜意识追寻。”人的精神灵气为魂魄,其阴阳的协调则人体健康。
   散文诗里,诗为阳、散文为阴。孔颖达疏:“魂魄,神灵之名,……附形之灵为魄,附气之神为魂也。附形之灵者,谓初生之时,……啼呼为声,此则魄之灵也;附所气之神者,谓精神性识渐有所知,此则附气之神也。”所以诗人说:“当甜甜地叫一声亲爱的呗,其内心的原型是童年回忆,在青春的跳跃搏击中,唤起祖先的视野”,正所谓:“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的生理反射试想,血液是精神活动的物质基础,脉为血液运行的通路。《灵枢·营卫生会》说,"血者,神气也"。经络是人体气血运行的通道,并联络脏腑,沟通内外。读:“一点点,驱使任脉肚脐中的幻海与督脉脊柱上的百会,交汇于海底轮的童真之气,回眸一幕上下玄关的灵童偶像。”情人是灵童偶像的外化,内为童真之气,如七大能量的海底轮,便是诗人创作的灵蛇能量,接通着大 自然的元炁祖炁,直达事物的本相。如是,不得不说,诗人以自然为契机,融合东西方之文化,将一个人分成男相貌和女相貌并配在一张图上,并用诗性的语言引领读者从外到内,把人体的脏腑、经络、气血从头到尾进行了一遍诗情画意的雕刻。从而映显出一颗诗人佛心,毫无障碍的圆觉思维,向度上大格局,维度上追求个性风格的具体化。性,肝之魂,心之体也,诗性也。
                         2fdda3cc7cd98d10fcaa49022c3fb80e7bec9083.jpg
      
                          三.诗文同源
        散文诗一种基于社会和人生背景的小感触﹐融合了诗的情绪幻想内涵,在描写客观思想情感的波动和片断中,构成诗意的散文性细节的外观。因此,形式短小灵活,内容题材丰富。无疑,诗是道性的乐章,琴是情的挪移。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进入第一章《播琴》。文里,一个“"播”字所"隐喻的希望,唤醒美好。追寻着中国古代琴乃神灵之器。《琴论》:“伏羲氏削桐为琴,面圆法天,底方象地,龙池八寸通八风,凤池四寸合四气。”《诗经》:“"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我们读:“始于遇见,情于陪伴。”"那是丘比特之箭射中的结果 。再读:“驱使岁月屋檐下,悬挂的缠绵无所顾忌;口蜜腹剑的时刻,落入前世的陷阱,叹曰:何须今生摆渡,再续彼岸之花的情缘。”在这里,“缠绵”代表阴柔之美,琴也“剑”,则体现阳刚之气,正是美女爱英雄,你侬我侬,当思念来临第六感觉就会光顾。  继续读:“一抹夜里缱绻,滑倒在第一个喷嚏上,心田滑过的思绪,主人一样大摇大摆地闯进来 。”夜未央,那掌管人间婚姻之仙界官署的缱绻司,开始执行任务。韩愈曰临当背面时,裁诗示缱绻。”
      诗中的“喷嚏”,《诗经·终风》诗云:"寤言不寐,愿言则嚏"。又有古书记载的喷嚏占卜,凌晨1-3点,有人思念你、有客人前来相求事情。日常中,打喷嚏,是喷嚏反射的俗称。是分泌物刺激了鼻粘膜感受装置,或鼻咽部受到刺激,在感受器的作用下,通过三叉神经传入反射中枢延髓,使鼻部肌肉收缩、排除异物加强,形成正反馈联系,引起一种防御性呼吸反射,也是气喷嚏的非条件反射,不需大脑皮质的参与的低级连锁反应和正负反馈。在民俗中,当作事物发展趋势的征兆。心理上,就想见的冲动并付之以行动,也就是个体生活过程中的条件反射,如:谈虎色变、猴子骑车、望梅止渴等等。由此,思念时"打喷嚏"为本能的情感,是条件刺激引起相应的情感反应,产生强烈的想见的愿望。这种情感控制大脑,让分泌腺分泌液体。在非条件反射的基础上,是大脑皮质的参与的后天形成的高级的反应。
    譬如,诗文中的意境中,“情缘”是你想我了,其实是我想你的思维延续。中枢神经里,"在条件反射中,正负反馈都参与了调控。当思念的感情加强时是正反馈调节,当相见后,思念的感情减弱时,又是负反馈调节。条件反射的数目是无限的,使机体具有更大的预见性、灵活性和适应性。所以前面提到《诗经》里的"打喷嚏"是条件反射,是肺部之气,通过鼻腔喷射出来,肺是诗情,克服条件反射回到本性。
      古往今来,举不胜举。读:“当钟子期耳孔,穿梭洋洋兮若江河的战国,扬起伯牙的手势;方见西汉司马相如的情调,追念凤求凰的比兴,驱赶卓文君姿态,飘落玄妙的风景;还不见情的瘦马冲出爱的围栏,染起七魄的喜怒。唯有三国嵇康借着《广陵散》的清逸,飘来魏晋的仙风,将腹稿撕碎山盟海誓的信签,抛向天空,还不时夹杂着轻轻的微寒。”春秋战国时期,伯牙作为"移情人",把大自然之音移到琴上,遇到知音钟子期,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留下:“乐琴书以消忧”"的诗句。成语化剑为琴指琴剑相合,歌颂正气,弘扬文武之道。 汉文学家司马相如的“情调”,轻弹绿绮,"以“凤求凰”为通体比兴,以琴声替代情语,酬得佳偶卓文君。然而,不管是"高山流水"还是"凤求凰"的集体潜意识,已求别人理解自己,为情之小爱。相反,大爱之美,如诗家的:“唯有三国嵇康借着《广陵散》的清逸,飘来魏晋的仙风”读着读着,仿佛从远古,贯注一种愤慨不屈的浩然之气,诠释着对黑暗势力的超然魏晋风度。显然,诗人彭林家懂嵇康情之大爱,乃与宇宙产生情人关系。表现为:先天是后天的情人,肺和肝是情人,金星与地球是情人,作者与诗是情人。神是自己的情人,犹如参商二星、元神与欲神的同源同体毋庸置议,诗人以点反面,以面偷意,以意口出,深入其境,折射出诗人灵空、高远的艺术审美能力。                             
view.jpg     

                      四.雅趣禅味
      在无限乞求的表情里,跟晚起的人们说起,昨夜的蛙鸣比失眠者的梦还薄还轻,湿目的经年往事,依然暮日鸿断,弦外遗音,不相信有雪的春天,招展疯杈的梅花三弄!”诗文里的“蛙鸣”是当代文人意识里的折射。如同狗曲之学的薄识浅见,日暮下的孤雁,为了私心薄利,夜不能眠,大脑皮层抑制不下来,即为阳不入阴;何来梅花三度花开的阳春白雪,傲雪凌霜? 的是,诗人化典用典于无形,可谓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文不着痕。在作者的审美视野里,作品里的人物不单代表个体,而是承载了集体潜意识。比照上, 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以及姊妹篇《上林赋》里,作者虚构子虚、乌有先生、亡是公三人,以赋家之心,包括宇宙,总览人物。
      你读,诗家笔下的文字:“哦,雪水与泪水间的空白,如你无法兑现的诺言,寄托沉默的高山比雪域更白,引来乌有之雪,不再流淌温柔的表里山河。”艺术上,文里的“空白”是一种意境的空性。雪水与泪水间”分明是"子虚",那“高山”之境分明,比“乌有”的雪还纯净于苍穹,思想感情的高度不在是"表里山河"。气势上,文采斑驳陆离,诗人心中所涌现一个个偶像,用心里民族的图腾对读者说话。诗歌是哲学的载体,而不是言理,但蕴含哲理:“刹时,我眼里的琴客涨满了瑶池的汛期……” 《黄帝阴符经》上讲,"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天之道以定人也。八字命理中,天干对应天道,地支对应地道,即为藏着的天干,谓之人元投影
       读第二章《星宿》:“孤灯青卷,弦月弯弯,渴望一份灵魂的依托,藏起最美的星象。"其中的“依托”是认过的眼神,你是对的人。人体督脉玎二十八穴,对应天上的二十八宿。“星象“是指星体的明(阳)﹑暗(阴)及位置等现象。古人据以占测人事的吉凶祸福。比如七夕的神话传说中,杜甫《牵牛织女》:”牵牛出河西,织女处其东。”牛宿、女宿分别是北方玄武第二、三宿,东西两岸,代表扶桑(日出之处)与濛汜sì(日入之处、蒙谷、蒙汜)。乌鹊在天河上组成了浮桥,拱桥、牵牛(河鼓)、织女星,恰好构成了“夏季大三角”,也就是夏族的大火星。长夏之季,太阳从东北鬼门升起,西北天门落下。所谓启明(商丘、大火)、长庚(夏族、参星)分见东西。汉时,织女星以七月显得最为突出。在西晋文学家傅玄的《拟天问》里发现:“七月七日牵牛织女会天河”,女儿向织女星神乞求智巧。织女星,自卯至酉,移动七次位置,织出布帛。《大戴礼记·夏小正》就说:“是月织女东向,盖言星也。”牵牛星,驱牛驾车。《易传》:“日、月、五星,起于牵牛。”天帝与七曜一同自牵牛(轸星、车)初度启程。王勃里的“星分翼轸,地接衡庐。“南方七宿之二,丙为翼,正南之凤,巳为轸,东南之蛇,均为属火。结论是:牛郎织女是一体的星宿,如同商参二星,为东西;阳间到阴间,从此生到彼生,跨越时空,超越仙凡。如天女,是天上的神女织女星, 燕的别名,凤凰也。如佛教故事----天女散花,以试菩萨和声闻弟子的道行,花至菩萨身上即落去,至弟子身上便不落,形容抛洒东西或大雪纷飞的样子。《水浒传》中108将,是由天罡星36员,地煞星72员组成。代表上天派来替天行道,表示着天经地义。北斗七星中的魁星,是主宰文章兴衰的神,文章写得好是文曲星下凡。读到这里,作者觉悟着,仿佛人人都是星宿下凡。
       读::“见与不见,思念一直在变换七彩图像;是那与人相应的星官星神,磁化二十八宿的列星,有挂我眉尖心上,仿佛是朱鸟七宿的第四宿闪烁。”从几何学的观点来看,人道是天道的子集。星宿知识下得神坛。走向文学作品,让意犹未尽的诗文意象更加隽永深邃,让景物描写给诗文带来开阔的气象,显得格调高雅。比如,《西游记》里唐僧,是皇上派往西天取经,天子,代表天道,那么,怎样把天道降为人道呢?读:“曾经约定心领神会,让一世站立的牌坊,给我一个世上最寂静的地址。”"旌表牌坊始于周朝。旌表,是秦、汉以来提倡的德行方式。如义夫、节妇、孝子、贤人、隐逸等,用立牌坊或挂匾额等表扬遵守封建礼教的人。牌坊,表扬性建筑,凡具有公信力的人推荐,经过官家查证确认,即可奉旨设计牌坊,目的在于教化人心。人文上,牌坊就是把天理降为人道的符号,对心中偶像的崇拜。这里“最寂静的地址”,指在心中所占据的地位。其实,每个人都如同蚂蚁一样微小,好似微小的星星,只知道醉在其中,只有冲破心理最后的防线,从习俗的固定思维(左脑),走向祖(右)脑的民族潜意识,才能从一个境界上升到另一个境界。
          我们读:“吃光的泥土啊,一目惊鸿,最真的想念望穿秋水,等待的梦里千转百回。长江掀起荷尔蒙的波澜,还惦念你七巧缝补的和弦;一任内心的潮水将达到沸点,尝试突破心理的羁绊,回归黄河的岸边。”“吃光的泥土”,说的是蚯蚓地龙,在泥土里面爬行,光吃土,不知道还可以吃气。那“气”的世界,不知道还可以吃光,变成“光”;不知道还可以吃空,变成“空”。“长江”这里是:“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的潜意识反射,“黄河”是民族源头的母亲河。诗人从天上写到地上,从地写到人。从古代写到现代。学习阴阳五行学说,最主要的是灵活运用,实质就是开悟。比如,鸳鸯,经常成双入对在水面上相亲相爱。那种男欢女爱的场景,代表美好的生活。我们读第三章《戏水》:云中雁影何处,水里箫声故园。”“云中雁”代指鸿雁传书,“水里萧声”便是一池鼓吹谩蛙鸣。雁在天为天魂,青蛙在地为地魂。这里阴阳的两种仪容,人间是悟道的场所。如果说悟道,那么李白“对影成三人”可谓是悟道的极致,月亮代表天魂(本我),影子代表地魂(超我),我代表人魂(自我),这是天地人三才呀。天地人和,这是看见的道,以天地万物为先生,永结无情游,"物的无情与自己的有情,也是大道无情而不言的阴阳关系,"无情"是破,"永结"是立,又破又立中,构成了“相期邈云汉”的忘我大宇宙情怀。
                              afdbc416a32d7375a517801f.jpg

                         五.天道人性
        散文诗是散文与诗歌的有效对接,在狭小的方寸之间,布展生活的哲思和生命的体悟,形成绝妙结合的精灵。 诗文灵活运用,如同孙悟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就是超出生死轮回,不受世俗的污染和拘束而超凡脱俗,闪现出作者第三章的《戏水》开始,诗人把情人之境,人情之态,已经打破固有模式,不再受地域和国家的限制。   
       你读:“天地的因缘,三笑预演的实践,融合着五味杂陈,久久的徘徊才是一份默契的孔雀东南飞。文里的”三笑“无非就是天地人三笑,人生的五味杂陈:甜、酸、苦、辣、咸,对应五行:木、火、土、金、水。如《三笑图》是以晋代释慧远﹑陶渊明和陆修静三名高士,于庐山论道,相与大笑而别的情节。“三“为道生三,阳也;“笑”为心主喜,阴也。表现为《三笑姻缘》的戏剧目,秋香无意中对唐伯虎三笑,以为有意,假戏成真。其思想有空旷的概念为旷野,而不是杂草丛生的荒野。只有感情不被世俗禁锢,用生命维护的时候,那种心灵的默契,便是超现实的"“孔雀东南飞。那乐府双璧之情,为植物神经的之魄,属金,对应五行之秋,犹如西方之白虎,所以诗人说:“情魄的猛虎,添翼素白的月色。”"金喻变革,如从长袍到短裙,,这表面的“情”却往往丢失了本性。性为中枢神经的魂",犹如东方之苍龙,对应五行之春,冰雪融化,所以就不难理解:“性魂的痴龙,私恋雪崩再来的痛哭。”人有贪欲之心,好比《伊索寓言》里的《狼和小羊》,狼要吃羊,总会有借口,任凭羊怎么纯洁天真也是无用。我们借用心灵的“狼”和“羊”,就是欲神与元神的对抗。比如,过节过的是天道,祭祀是神性的传承而叫人道
        宇宙原型上,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犹如上帝摊了一张早餐饼,还没有等到土地祭祀,就被四象瓜分了,在这贪婪的四季轮回里,映射到人体上,不管是上心(火),还是下心(水),都是一样的刻骨铭心,按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水火既济,才能在日不落的土地上,开启与太阳一起奔跑的风云。又读:“沉沉化成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但谷神不死啊,然而生养天地万物的道(谷神)是永恒长存的,这叫做玄妙的母性。玄妙母体的生育之产门,这就是天地的根本。连绵不绝啊!美学对等着《老子·道德经·第六章》。《老子》:“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在《黄帝内经》有三说1)谷,山谷;神,一种渺茫恍惚无形之物。谷神即指空虚无形而变化莫测﹑永恒不灭的道。宋司马光《道德真经论》:“中虚故曰谷,不测故曰神,天地有穷而道无穷,故曰不死。"(2)谷,通"谷",义为生养。谷神谓生养之神,亦即道。道能生天地养万物,故曰谷神。不死言其长在也。"(3)谷,通"谷",义为保养。神,指五脏神。在养生之术上,人若能养五藏之神则不死,寿也,诗人的创造力也。再读;“我坐在你的心里观天”,意喻我坐在最美好的感情里面。继续读:“稻穗弯弯;你种在我的眼里迭地,栋梁直直。”一是腹部柔软,二是脊梁骨坚硬。一语双关,既要有柔肠的良心,又要铁骨铮铮的精神。
      再读:“聆听往昔的知音,同我者为比劫,阴阳相同为比肩,阴阳不同为劫财。不管是缘比还是缘劫,付出的真情早在心的一隅深处;那里,上帝的话比谁说的更甜密。”所谓“知音”,也是与生辰八字中的生克关系的比肩、劫财有关。“比劫”是以日主(八字第五字)为标准。日主代表自己,而与自己相同的五行,阴阳又相同为比(比肩),阴阳不同为劫(劫财)。比如日主是壬水,那么遇到其他的壬水,就是你的"比",遇到癸水就是你的"劫"。比劫强,财轻者。在“上帝”那里就是真理。艺术上,一阴一阳,前呼后应,以短见长,以小见大,将蕴藏的人文信息和博大精深的思想,一一闪现散文诗“混血儿”灵性。
    168D74EAFC9C04CD7382143CD3F8FDF8C7AA739E_size72_w600_h398.jpeg      

                    六.魂香诗美
         散文诗的艺术盆景,犹如一曲天籁之音,不仅品赏意境之深邃,而且浮想联翩,韵味无穷。当我们进入最后一章《香魂》 的诗境宛如读着龚自珍《减字木兰花·人天无据》:“人天无据,被侬留得香魂住。”首句破空而来,突兀奇警。道出人心和天意都无常形,难以预测。然而,手里花却无意中留了下来,那美丽的物,犹如我的美人之魂,虽然经历了风雨飘摇,但还要继续美化人间的高贵品格。觉知花与人,所遁循自然规律,便可从纠结中开悟主题的意旨。
       读《香魂》:“故月难眠,阳不入阴。枕头变凉的梦境,抢夺最初的香气,空投的玫瑰炸响胸腔,潭潭伐鼓。”失眠是阳不入阴的结果,那么阳入阴就是睡觉,阳出阴则为醒来。情人节那天玫瑰紧缺,纷纷抢夺最初的香气,要从外地用飞机空投,才可以供给这个城市的需求,无法缓解我们心头相思的秋愁。一张纸老虎,其实,就是诗人的“花眠锦帐,鬓间色秋”。愁换不来感情的红蔷薇的开放。当用泪水唱一曲千里共婵娟,把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排除,没有物欲,方能保持心地洁净,回归于太极一也。
         读:“捻一弯心绪,预设凹洼的道路,教我走动向著的远方,爬动两情愉悦的藏识。惹你总在我筋疲之际,慢慢地在驿站的周边发出孤岛的灵光。”佛教认为,人间有情具足八个识,眼、耳、鼻、舌、身、意识,和意根合称前七识或七转识,第八识是阿赖耶识,也叫藏识。众生在世间之各种活动,系由身口意行,而造作善业、恶业、净业、无记业,造作后,即由第七末那识的执着性功能送交第八识--阿赖耶识保存。第八识阿赖耶识保存之业种,由第七识不断地攀缘,配合外境六尘而不断起意造作新业,同时不断收集新业种,如是循环不已。         
     翻开中国文学的历史,首先遇到的是《关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君子是兼有地位和德行双重意义的,而淑女",也是兼说体貌之美和德行之善。两者的结合代表了一种婚姻理想。细读可以注意到,这诗虽是写男方对女方的追求,但丝毫没有涉及双方的直接接触。借以提倡他所尊奉的自我克制、重视道德修养的人生态度,符合中国儒家思想的典范,所以说,诗人意识到怎样从道教转为儒教的过程。也就是从理想转为现实。
      继续读:“珍惜种种深情的回眸,我情不自禁地沿着小径追寻,一路的温柔洒满的情书,却发现一路通向心房的梵音 ;蓦然回望,一束玫瑰的梦见,倒立着耸在我的头顶,映现一幕古都的遥远月相。”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借用辛弃疾《青玉案·元夕》里的句子,把“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定位人生第三种境界。"“蓦然”两字一出,就是“回眸”的顿悟。“月相“则是开悟之人,往往能融会贯通,举一反三的“回眸”重象。艺术上,则是双阳呼唤的 二龙戏珠。
      清华大学校歌有句:“立德立言,无问西东"。所以,不管是西方还是东方文化,情是放眼的世界,就像见到佛经上说的适意、愉悦的曼陀罗花,带着超然觉悟、幻化无穷的精神,承传一碗忘情水、孟婆汤。你看:“那么,今夜投递一枝杏花,以心传心,红墙枝头的地球村,还有我的拈花一笑吗?”文里“传心”的放下,才能忘情。当放下的时候,看那地球的杏花,已经深入到宇宙之中了。不虚不实,诗人不着相的举动,让“一笑”超出了王国维的有我、他我和忘我三境,让读者充分感觉“反者道之动”的共鸣,外不着相为禅。此时“我”已成佛, 从你与我心心相印中走出,已经被这动人的早春景色,完全占满了宇宙视线。语言精短、张力无限,从丰富的有限视点,抖落出无限的想象空间,波动之散文诗最明显的特征。通篇吟咏下来,诗家如同通晓天文阴阳术数的天士, 将古今中外知识兼容并蓄,博学笃行。横向上运用逻辑思维,,纵向上拿捏形象思维,构成历时性与共时性的美学坐标。整体上,从五行相生相克首尾相接的变化,形成的圆圈图上,获得圆觉、圆通和圆士思维。以散文自由的体魄,衔着诗的返魂,印衬着散文诗飘逸的长发,突破结构形体的限制。然后,透过阳光辐射,用诗的情人之痴,灵童之真,从外象到内心,再从笔端滚落颗颗珠玑,架起文字诗美的鹊桥,与读者的魂香,灵犀一场旷世的绝恋……
2019年2月20日——4月10日陕西咸阳   ——8月7日 青云直上

   640.webp.jpg         
【作者简介】 易培贤,美学评论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散曲学会会员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咸阳市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咸阳市诗词学会渭城诗会会长,咸阳市女子诗社副社长。《咸阳诗刊》编辑。作品散见于《中华辞赋》《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书系》《西部散文选刊》《陕西诗词》《江西散文诗·诗选日历》等报刊杂志。《西凤酒赋》获第三届长安诗词大会全国诗词大赛一等奖。     

1c950a7b02087bf4ac8c12daffd3572c11dfcfa5.jpg
003IugBogy6GBm347Ez7f
情人,精与神的灵童 (散文诗四章)
                                     彭林家      
       情人是本性的外象,人情是撩心的元神。比如说,你是我的释迦果,我是你的菩提树。前世今生的阴阳呼唤,如同参商二星,鸡声断爱,蕴涵着元神与欲神的对立,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阴阳体。美学上,阿尼玛原型为男性心中的女性意象,阿尼姆斯则为女性心中的男性意象。然而,现实的异性反应,那眼睛里的欣赏谓之气,魄神耶。心中的甜蜜谓之神,魂精矣。由此而言,物质的阴阳叫夫妻,精神的阴阳叫情人。2月14日节日是西方实证意识的挪移,表现东方乞巧节的模型潜意识追寻。当甜甜地叫一声亲爱的呗,其内心的原型是童年回忆,在青春的跳跃搏击中,唤起祖先的视野,渐渐超越物质的形态而化成内在精气之神。一点点,驱使任脉肚脐中的幻海与督脉脊柱上的百会,交汇于海底轮的童真之气,回眸一幕上下玄关的灵童偶像。
                        ——怀春记忆
          u=1846186178,3248200762
                     timg1.jpg   
             1.播琴
     始于遇见,情于陪伴。亲密的抱影衔接思念渡口,划来一叶小船,嗖嗖的声音穿过一只丘比箭,小心地磨利,翼翼飞鸾,委婉地表达久有的爱恋;驱使岁月屋檐下,悬挂的缠绵无所顾忌;口蜜腹剑的时刻,落入前世的陷阱,叹曰:何须今生摆渡,再续彼岸之花的情缘。
一抹夜里的缱绻羡爱,滑倒在第一个喷嚏上;心田滑过的思绪,主人一样大摇大摆地闯进来,疏梅点点,染起月光丝丝地,盛放无限嫣然的错意。
红袖添香的浪漫,肥白西风的微笑。是谁带给了谁心头的砝码,加重了弦桐的颜值;一天天,将至纯至真的情怀,刻画在红尘路上,却不知风干了多少凡尘的潮涌。但是,轻念你的名字,风韵吹起的阳春白雪,觉悟琴瑟春秋师旷通过音乐来传播德行。当钟子期耳孔,穿梭洋洋兮若江河的战国,扬起伯牙的手势;方见西汉司马相如的情调,追念凤求凰的比兴,驱赶卓文君姿态,飘落玄妙的风景;还不见情的瘦马冲出爱的围栏,染起七魄的喜怒。唯有三国嵇康借着《广陵散》的清逸,飘来魏晋的仙风,将腹稿撕碎山盟海誓的信签,抛向天空,还不时夹杂着轻轻的微寒;在无限乞求的表情里,跟晚起的人们说起,昨夜的蛙鸣比失眠者的梦还薄还轻,湿目的经年往事,依然暮日鸿断,弦外遗音,不相信有雪的春天,招展疯杈的梅花三弄!
       刚刚开始,心心蝶影,孕育一场白白等待,便是一生相伴的守望。
哦,雪水与泪水间的空白,如你无法兑现的诺言,寄托沉默的高山比雪域更白,引来乌有之雪,不再流淌温柔的表里山河。今天是二月份的中间,你在上面用墨汁涂抹,一半炸裂的触景,情意绵绵;一半领悟的深情,目光盈盈;刹时,我眼里的琴客涨满了瑶池的汛期……
122192603_1_20180118062735964.jpg
8a58dd5d06e0488f8d6dca8fed6334f3_th.jpg
                              2.星宿
      孤灯青卷,弦月弯弯,渴望一份灵魂的依托,藏起最美的星象。见与不见,思念一直在变换七彩图像;是那与人相应的星官星神,磁化二十八宿的列星,有挂我眉尖心上,仿佛是朱鸟七宿的第四宿闪烁;让我入骨的相思,苦出那气量的情绪,披着萤火的霓裳,不时驮起未来的一瓣瓣桃花雨。
   曾经约定心领神会,让一世站立的牌坊,给我一个世上最寂静的地址;说那是灵魂的家园,剩下忠贞的时光却也逃不出原始暗恋……
当你用蚂蚁的视线,凝望一粒星星,欲神驮起的米粒,被识神行的走心儿拦住,不分彼此,依旧醉在存在中见证八字的日元;不时抄袭我梦中的颜色;就像你的发卡崛起亮丽的三千钨丝,比豌豆芽的长长萌芽还绵延,直到冲垮心理最后那道防线;让微小的事物也领略完整的人格,盈盈地,真心地送出遮掩内心的艳羡。那样醒来太阳的朝代重新升起,把我望成一朵富贵的牡丹。你说,凸起的视线,与我本身一样元神能量,融入宇宙情感,通往生命的桥梁,一辈子也忘不了心路历程。然而,天一亮就被世俗的眼睛所吞噬。
    吃光的泥土,一目惊鸿啊,最真的想念望穿秋水,等待的梦里千转百回。长江掀起荷尔蒙的波澜,还惦念你七巧缝补的和弦;一任内心的潮水将达到沸点,尝试突破心理的羁绊,回归黄河的岸边。
     人说,酒吧餐厅勾去了魂魄,不可救药的温度,电影院的每一个起心的动念,变深变浅的古董,让怀春的瓷器越旧越新。然而,戏剧面目的漏洞,时刻模糊我明显的思念;多像一个兵荒马乱的意象,从天空中漏出的仙女,将袭来的衣裙甩破红尘的望星空。
                        timg.jpg    
                           001j2iTlzy79StMumAj93
              3.戏水
         云中雁影何处,水里箫声故园。运笔伏案,画一湖灵动的鸳鸯,唠叨念起,寻找二份相知。阴阳呼唤的花间,借来三人月亮的对影,一次次,那半壶酒的温度里,月卧水莲的床前,搅乱指下的清凉迷梦,一地昨日余痕的尘思
情人是撩人的字眼,人情是挠心的肝魂。反复未分明的世道,很难混出量气世上情殇,薄薄的人情滚动热闹的世态,袖底泛起的冷香,忧怜透支的枯叶,静静地,随着西风渐渐东去。
       那就让旷野成为荒野的缺席者吧。童话的婚礼租不起婚纱,悲欢交织的四季,已经诠释三生轮回的结局。不必任意驰骋爱的誓言,用眼神表达心中的期盼;天地的因缘,三笑预演的实践,融合着五味杂陈,久久的徘徊才是一份默契的孔雀东南飞。
      一颗心,一生梦,没有什么比裙子更短的时尚。情魄的猛虎,添翼素白的月色;性魂的痴龙,私恋雪崩再来的痛哭。不是吗?羔羊天真,足够用来一场雪,把鸳鸯的泥潭,洗得比乌有更干净的灵魂。虽然过节是严峻的考验。这,上帝摊的一张早餐饼,不等土地的祭祀,四象贪婪的节季,入心抑或出情,便是刻骨铭心的想念,沉沉化成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但谷神不死啊,我坐在你的心里观天,稻穗弯弯;你种在我的眼里迭地,栋梁直直。聆听往昔的知音,同我者为比劫,阴阳相同为比肩,阴阳不同为劫财。不管是缘比还是缘劫,付出的真情早在心的一隅深处;那里,上帝的话比谁说的更甜密。
      暖过的心灵哟,淳风逗引,寂寞的孤身拽着最后诀别;冬去春来,啃着一个不肯老去的故事……
                     f636afc379310a554348ea4bbe4543a982261024.jpg
3075040_133259045026_2.jpg
                          4.香魂
    故月难眠,阳不入阴。枕头变凉的梦境,抢夺最初的香气,空投的玫瑰炸响胸腔,潭潭伐鼓;训练褪色的靑裙,甩开的弧度,踩痛受伤的心秋。花眠锦帐,鬓间色秋,愁来旷野的纸页老虎,换不来只想与你在一起的红蔷薇,反而徐徐攒动压惊的憨笑。
    一横陈影,一痕秋波,风扰离去的背影,思念的风铃,摇响在彼此约定的溯滩,瞭望程程波动的梦幻之中……
    捻一弯心绪,预设凹洼的道路,教我走动向著的远方,爬动两情愉悦的藏识。惹你总在我筋疲之际,慢慢地在驿站的周边发出孤岛的灵光。我说,你还记得前世的足迹,     采取关关的声音,雌雄相和的鸾鸣,拱起那山海经里的凶犂土丘。尔后,将昼夜的耳朵抬起,拿捏一粒粒抽噎的碎片,把我们钉在晶莹的红冰里,共唱斑鸠悠扬的婵娟。可是,结缘千里,残梦沉沦,六尘的野性像是不安分的银子,生锈的雷声成就松花湖的冰排音符。那源头滋味的长白山哟,美人松的枝丫滋润绿叶的悲伤,相怜物物的哀叹;枕着昨天叶根的追问,你心底还是那样恋着柔柔的倩魂。
,    珍惜种种深情的回眸,我情不自禁地沿着小径追寻,一路的温柔洒满的情书,却发现一路通向心房的梵音 ;蓦然回望,一束玫瑰的梦见,倒立着耸在我的头顶,映现一幕古都的遥远月相。
      牵住你的手,丢了这么多年。是啊,仲春的马车装满了香日的女儿节,东西方文化的时代,交融内外的情人;闭闭合合,苦辣酸甜,化作一纸曼陀花,承传一碗忘情水;那么,今夜投递一枝杏花,以心传心,红墙枝头的地球村,还有我的拈花一笑吗?
           2019年2月14日江西万年青云

微信图片_20190807153735.jpg
   作者简介:彭林家, 哲学家,聋龙天生,中共党员。静居雾凇的一方灵空,六十年代中期出世于赣东北仙人洞,毕业于东北师大中文系。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散文诗作家联盟评论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在线吉林频道诗评编审,国家一级学术团体、中国萧军研究会主办的《当代原创文学作品集锦》副主编,中国针刀医学副秘书长,全球汉诗总会联络主任,北京仓央嘉措国际诗歌研究院副院长,广东净土生态旅游有限公司文化总监。做过教师、警察和工程师等职业,从曲折的经历上升为理论作家、《诗歌周刊》提名批评家,易学、神学、美学天士。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 2017年中国诗坛实力诗人。出版的著作有《裂开青云的红冰》等,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词刊》《散文》《散文诗》《中华诗词》《人民日报》《中国诗词年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百年新诗经》《中国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文学研究》《语言与文化研究》等100多种国内外报刊,任多家媒体的顾问、主编和编委。
u=347522006,3958707925
u=3039148794,1083801999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okmnjip
发表于: 2019-8-7 23: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点评

感谢老师鼓励!祝笔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0 19:41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8 10: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唤情的记忆”与其说是一篇赏析文章,不如说是作者诸多才能的综合显现。十分佩服!

点评

感谢笑雨老师鼓励,遥祝安康!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0 19: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9: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笑雨(肖连成) 发表于 2019-8-8 10:00
“呼唤情的记忆”与其说是一篇赏析文章,不如说是作者诸多才能的综合显现。十分佩服!
...

感谢笑雨老师鼓励,遥祝安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9: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okmnjip 发表于 2019-8-7 23:29
不错!

感谢老师鼓励!祝笔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评

诗评

主题:84 | 回复:208

精彩直播
王卿:歌声就在这个时候唱起

挽歌 文/王卿 我攒下的江山是空的 我爱过的声色犬马自由奔跑着 一路上,四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4830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4

石梅

发帖数:10264

月光雪

发帖数:7214

丰车

发帖数:4830

缘圆阁主

发帖数:4465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583

孙国福

发帖数:2527

劳士诚

发帖数:2478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426

木月星光

发帖数:2086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6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