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彭林家
发表于: 2019-10-4 11: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彭林家 于 2019-10-5 15:10 编辑

3.jpg
               佛心创作儒道说


4.jpg   
  论谈诗歌审美的难度和逆向思维的初心反刍

                                              彭林家

      诗歌是语言情感的载体,借助外界的物象,追寻天地万物之始,获得一种引人奋进的质地而表述最初的本心,谓之初心太极。太极者,太始太古之初,极者一也。物物都有太极,太极本无极,故曰太虚。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如同诗人虚无缥缈的幻想境界。譬如,新诗就是从胡适的一对蝴蝶而开始,思维心法中,乃古典诗词的散文化,好比辞赋演变成现代的散文诗。其自由诗性的演绎,可表现于南北朝的庾信《怨歌行》:“家住金陵县前,嫁得长安少年。回头望乡泪落,不知何处天边。”显然,这种六言自由体的白话诗,语言直白,叙事精确,即为南朝宋的鲍照,在汉魏六朝乐府诗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歌行体,不讲究平仄,字数五七言为主,参差不齐,篇幅可长可短可变韵,亦称古诗、古风。时称:南照北信。
    庄子·天下:“《以道志,《以道事,《以道行,《以道和,《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那么传统诗与现代诗在心法共振与异别上而言一则古诗者,从外到内,侧重集体潜意识将空间上的延伸构成横向思维尔后以象生意形成意象让其浑象的太极整体之性带动阴阳物象的局部之情使其意象衔接的上联下联互生互藏互静互动即为主体为诗性副体为诗情哲学上世界的本源是运动着的物质即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乃客观唯物主义然而世界是上帝神灵创造的物质我心在我心神灵决定任何事物世界的本源是意识乃客观唯心主义二则新诗者,从内到外,强调个人潜意识将时间上的推移构成纵向思维尔后以意生象形成意境让意象的阴阳局部之情波动意境的太极整体性使其上下结构而外呼内唤内静外动即为主体为诗情副体为诗性哲学上世界的本源是永恒不变的物质却否定了事物是运动的乃主观唯物主义然而世界的本源是意识我思故我在万物取决于人的内心乃主观唯心主义的观点三者比较之无论是古诗还是新诗语境的时空差均是内诗外歌的显象从马克思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达着人心如何回归道心的启示孕育着上天五行投影于人体五脏的精神运动诗者诗以道志诗是意向意也脾藏意后天之本心肾媒介真意真土为左脑意识的第二思维需要修行将情欲克制而返回第一思维歌者听歌识音歌是声音来源于肺的七魄七情反射三魂三性之肝仁木德象象也心藏象先天之本心火肾水水火既济为右脑潜意识的第一思维如脑波诱导及潜意识音乐像夜莺一样的天然籁音将直接引发右脑的创造性思维能力
    哲理上,主观唯物主义和客观主义,都肯定了物质决定意识,区别在于是否看到物质的运动属性。主观唯心主义和客观唯心主义,相同点在于肯定意识决定物质,分歧点在于谁的意识是第一性。由是等同于美学的观点:阴与阳、鸡与蛋、运动与静止、物质的潜意识与精神的意识,则如何看期初的起点角度。就诗歌而言,就是一种不同角度的互换性。比如,诗人之心,心生相,为物相的存在状态,当到了某一临界点的时刻,物相变成物象, 其文艺作品所创造的典型形象——儒家的圣象,也就是物体形象的景物风景——道家的天象,太极一也。
    谷神隐土德生味,麦穗飘云道悟香。无疑,新诗从旧体诗脱胎而来,语境的差异,也都是根据时代的需求而生成的语言平台,映现出螺旋形上升的一波三折。原理上,佛心是连接人与神的桥梁,道心是仙界,儒心是人杰。三者之间的能量合一,元龙者也,即为道教对"得道"的别称——元龙。诗人抒发壮怀的登临处,元龙百尺楼,仿佛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如是气节之士的作品——谷音,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谷:山谷,意谓空虚。谷神:指由道质和道性所构成的大道,也可谓大自然。犹如自然的磁化力,在逆向思维的反刍上,其思维迁移如刘备所说:“若元龙(三国.陈登)文武胆志,当求之于古耳,造次难得比也。”古往今来,没有谁比得上这样爱国的情怀。因此,诗歌至美也莫过于如此介入与思索;所以,无论是村庄、林场、民工,稻田,甚至一只鸟,一朵花,一棵树,一只老虎和猴子,真情意满;用诗歌触摸了人在生活中的疼痛感,将诗人的悲悯之心,化成一种抹不掉的“身份”密码,坚韧凸显诗歌的生死现场。正是诗人初心的道德驰怀,《华严经》里则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1.jpg 初心是出生时的第一声啼哭,人与森林、人与动物的矛盾、冲突、融合的世界,融合成一缕缕人生经历挫折,犹如恋爱时的第一次萌动;那真确如斩,痛痒切肤,呈现出淋漓丰沛的生命情态生花成最初生活的辛苦,则是梦想时的第一次出发,更是在人生的起点所许下的梦想;心甘情愿诗意的记录,抑或以诗歌叙事的方式,以一个个趣味盎然或触目惊心的故事和细节,记录一生的自愿,将渴望抵达的目标,精致的描述,不作隐喻,不忘记最初为什么开始,象征一类的经营就是力量。纳兰性德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初心遗忘,走得十分茫然,多了许多柴米油盐的奔波,少了许多仰望星空的浪漫。纳兰性德说又说:“却道故人心易变。”一个“变”字,五行里谓之金,前面一个“初”字,五行里谓之木。金不克木谓其不隔情,仙界的逆向思维;反之,隔情,乃人界的正向思维,后天八卦中的复卦。情是喜怒哀乐的情感表现或心理活动,《中庸》里的“喜、怒、哀、乐”的情感点上儿,将至而未至,其活动的爱、恶心理而产生“惧”恐则气下,是指恐惧过度,可使肾气不固,气泄于下,临床可见二便失禁;或恐惧不解则伤精,发生骨酸痿厥,遗精等症,均是一种自我情感的贪婪,而造成心愿底气不足的表现而已。 类似于顾城的《世界和我》:“开门带上最合法的表情,不要看见别人也藏好自己的心。”一个“藏”字的的本性点,反衬“合法”的情感点,契合着现代人“逢人只说三句话”的防备心理,但要使世界感到愉快。必须让微笑永远凝固在嘴边。
      正如纪伯伦《先知》所说:“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太远者,就是七情的节制,失去了三性的控制力。七情者,是诗人心理或生理活动的七种感情,或情绪波动弗学而能也,却其说不一。
    一曰:儒家《礼记·礼运》曰:喜、怒、哀、惧、爱、恶、欲,则是强调外界六欲的感觉。《孟子·告子上》里的“性善说”,即人性里天生就有向善的种子,七情也就是人的“本心”。肝为心之体,肝藏三魂,谓之三性(善性﹑恶性和无记性)是人性的三个来源。如东汉建安七子刘桢的诗《赠从弟·其二》:“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冰霜正惨凄,终岁常端正。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诗人运笔摇曳多姿、富于变化,赞松柏,则辞气壮盛、笔力遒劲,正可与它的抗风傲霜之节并驱。其中,“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继承了孔子的"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的思想,越是风声凄惨,越是要挺立风中。其坚韧不拔的品质如“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本性(三性)者,比德(七情)也;用自然界的事物来比喻人的道德境界,坚贞自守,不因外力压迫而改变本性,号召人们处于乱世的时候,如同松、竹、梅、菊三友人格追求,从而进一步唤起人格境界的自我提升。艺术上,以象征手法,借松柏挺立风中而不倒、历经严寒而不凋,自喻高洁、坚贞的情怀;其翠峰插空,高云曳壁的精妙比喻,化深奥为浅显,化抽象为具体,化概括为形象;着笔不多,却画龙点睛,使它们个个风骨棱然。正是诗人自身高洁之性、坚贞之节和远大怀抱,将挺挺自持的气骨的三性,把无情之物铸造得高风跨俗而富有生气的七情,是谓本不期于咏物,而在于赠人的儒家思想。
    二曰:佛家《佛学大词典》曰:“喜、怒、忧、惧、爱、憎、欲”,则是强调内界六欲的感知。佛说六识 眼、耳、鼻、舌、身、意 ,产生六尘 色、声、香、味、触、法 ,故有七情。 肺为情之用,反射于肝魂,即为:三自性,《成唯识论》卷八,则认为事理﹑迷悟一切诸法,均不出此三性(法相宗所主张的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和圆成实性)。肺藏七魄,有“根轮(海底轮、纯真轮) 腹轮(真知轮、生殖轮) 脐轮(正道轮) 心轮(仁爱轮) 喉轮(大同轮) 眉心轮(额轮、宽恕轮) 顶轮(自觉轮) ”七大能量场。如海底轮,为人体整个能量系统的根,所有的能量都经由海底轮出发——本我。生存自信的——自我,若是海底轮强烈创伤的人,则没有安全感,觉得自己的存在一文不值——超我;必须要不断的抓取金钱、权力等等来填补这恐惧的空洞;或者寻求权威的指导,如宗教、政治领袖的保证;亦或进入精神领域,疯狂的追寻特殊的神秘经验来取得慰藉,最糟的是吸毒来麻醉自己。其创伤来自于胎儿受到碰撞、穿刺、尝试堕胎,婴儿被医生拍打、粗暴的夹出,离开产道时遭遇强光、巨大声响;或是母亲哭喊、咒骂,与他人激烈的争吵或打架等等,造成惊吓伤害,烙印在潜意识(右脑)中造成创伤,影响生命自我(左脑)的态度。如瑜伽,透过对肉体的觉知,所有的意识集中在海底轮的灵蛇部位,和海底轮能量取得连结,稳定自我边界,获得安定感。诗人构思,可以借助“智慧手印冥想”开启海底轮的能量,如顾城的原始思维,《远与近》:“你,一会儿看云,一会儿看我;我觉得,你看云时很近,看我时很远。”也叫诗性思维,道生一也。
   三曰:道教与中医相同,道医同源,《普济方》曰:“喜、怒、忧、思、悲、恐、惊。”
七情是人体对外界客观事物的不同反映,若是情志激动过度,在突然、强烈或长期性的情志刺激下,超过了正常的生理适应活动范围,使脏腑气血功能紊乱,就可能导致阴阳失调、气血不周而引发各种疾病,称为内伤七情,分属五脏时,以喜、怒、思、悲、恐为代表,称为"五志"。情志太过,则损伤五脏:喜伤心,怒伤肝,思伤脾,悲忧伤肺,恐惊伤肾,致使七情波动而影响人的阴阳气血平衡和运行。比如,诗人三性(元精﹑元气和元神)创作,就是依赖肾来表达惊恐之志的脏器,肺是表达忧愁、悲伤情志活动的器官。人体内,肺藏七魄,胰(胰)藏八精,焦(胃、大小肠、生殖系统)藏九智。从一意至九智共四十五个功能点之能量充盈不缺,脾属土,即地,焦为后天,人生于天地之间,必法自然,即达天人合一,磁化着大宇宙的能量,为诗人的能量的最大值。心法上,从小我到大我的推进,试读顾城的《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想擦去一切不幸,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诗中的自我是一种一元论的“任性”状态,“擦去”与“画满”的笔势宕跌,飘逸多姿,正显现了“习惯”的大智若愚的洒脱身影。到了二元论的辩证上,《一代人》则说:“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黑夜”与“黑色”的叠双,平易通俗,映衬抑扬、着色清淡,意境上却反衬“光明”的黑白反差,言简意明,正适宜淡泊高洁之性,大道至简。

微信图片_20190930174522.jpg   显然,中医学不把“欲” 列入七情之中。何为?道教六欲有两种:与中医同——风寒暑湿燥火;道教义枢中的六欲——眼耳鼻舌身心。意味着“欲”隐藏在体内而外观在另一种渠道。如同《吕氏春秋》东汉哲人高诱注释:“六欲,生、死、耳、目、口、鼻也。你看,佛教“六欲”是由佛学经典《摩诃般若波罗蜜经释论》提出:①色欲,②形貌欲,③威仪姿态欲,④语言音声欲,⑤细滑欲,⑥人相欲。其鱼我所欲,就是外露的状态。所谓的金枝欲孽,人因为有欲望,终成万物主宰,由此葬送了自身。故而,佛教要求信徒不要有“七情”,即喜、怒、哀、乐、惧、爱、憎。乃是非之主,利害之根,影响禅定,使人无法修成正觉。佛教要求信徒禁止“六欲”,威胁佛性而难以修得真果,乃是一种潜意识吸收、迁移和逆向思维,从意识(左脑)返回潜意识(右脑),即为亚里士多德的反逻辑思维。相反,逻辑思维是认识结构过程中,借助于概念、判断、推理等思维形式,能动地反映客观现实的理性作用的规律,又称理论思维。如“厄洛斯”是参与世界创造的一位原始神,世界之初创造万物的基本动力,爱欲和情欲的象征,一切神灵情爱的的化身;但在柏拉图之后,他被认为是希腊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罗马名字叫维纳斯,为九大行星中的金星)的儿子,一个手持弓箭的美少年。那么,一反一正,一动一静的阴阳变化,就是左右脑的互动,构成了诗人难度创作,先从左脑(自我)中身边的人和事取材、帅选和综合,构思右脑(本我)中的意象,在小脑(超我)的道德平衡中,形成诗歌的正向思维,如明喻中的文字表述,或局部的语言象征;反之,则是整体的主题象征,或意象派思维。所以, 不忘初心,才会坚定追求,找对人生的方向,抵达自己的初衷。创造的秘密就在于初学者的心态,时刻在新兵营训练一样,保持一种探索的精神;从前所有的甜蜜与哀愁、勇敢与脆弱、跋涉与歇息,原来都是在为了向着初来的自己进发。
    6.png
   儒道美学上, 自我,本是一个小太极的最美画像,但必然要将超我克己复礼,才能将七情六欲的四象,浮现出在造诣别人的时辰,也就同时造诣了本身,视为自救;从而恢复到原始本质状态的太极,本我也。如:日干占太极的人,为性为情,其天然的德行往往可以自贵,而阐扬自我的功用,为功成名就,德行完满之象,本我显象也。这种本身就是本身的贵人,由于聪明并且坚持,人生即使遭遇什么坚苦和险阻,往往也能自救。所谓的人人有太极。太极,便是一个靠近天人合一的大道。事实上,先天的清净的“元神”,称为性、命、真心,,后天的“识神”称七情六欲,来自于人心的欲神(参),过度者,无法显现元神(商),参商二星越走越远,诗人的创作周期得到生理电路的阻碍,则会导致疾病发生。中医上, ”神” 则是决定的强弱正气为本的发病观、治疗观,的主导。如脾藏意——存神,亦名思神、存思、存想,冥想等等,意谓存思人体之中、天地之间各种神灵。像“神失守位”是神受扰动的发病重因,,影响气和精,好比诗人的内力是一种“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状态,直接损害人体。五行上:怒则气上为肝木,喜则气缓为心火,忧则气聚、或悲则气消为肺金,恐则气下、或惊则气乱为肾水,思则气结为脾土;从而使脏腑气机升降失常,气血运行紊乱,糟蹋精气神的走向。反之,喜怒有常,不妄劳作,就能心安神定,需要通过心神-五脏神-身神”的合理调节。心神为神,生命之威仪,是统领五脏之神的最大神。其次,肝神为魂,本能也。肺神为魄,理性也。脾神为意,可控的思辨意识。肾神为志,不可控的潜意识(先天元神),天赋也,也就是诗人先天才气的大小。
    佛心上,出世而观慧照了,入世才有能量的感应,自然也要修六妙门:一数 、二随 、三止、 四观、 五还、 六净。大隐隐于朝,让觉知在心灵细腻觉受境界中的复苏——四空定(四禅八定)而辨六妙门。那心灵的感知而顿生空境,若是,感知凝固即时空为劫浊,则独木难支而江郎才尽;反之,感知融解于心,则空境无可得,白光观想,不为空境所束缚,宇宙我体,众生我心,抵达五方佛国。如:金翅擘海,金翅:佛经中所说鸟名;擘:用手把东西分开或折断,如金藏云——金色的云气袅袅生象而空无边处,比喻文辞笔力雄壮。所以,在逆向潜意识的思维中,身体放松而自性坛城,淡然情怀就能渐次化空。如四喜四空:我执、法执、所知障就可能被破除,然后,贤圣层次而融入虚空。如:时光荏荐之后,会经常听到人们的仟悔:假如当初我不随意放弃,要是我愿意刻苦,要是我有恒心和毅力,一定不会是眼前的样子,就是觉悟之后的逆向思维。如《二刻拍案惊奇》卷一:“即是道家青牛骑出去,佛家白马驮将来,也只是靠这几个字,致得三教流传,同于三光。”翰林学士苏东坡奉命招待。自认为是副绝对的辽使者出一联:"三光日月星",联语中的数量"三"字,下联就不应重复。那么,无论你用哪个数目来对,下面跟着的字数,不是多于三,就是少于三。苏东坡对出的下联:"四诗风雅颂。"妙在"四诗"只有"风、雅、颂"三个名称。原来《诗经》中"雅"可分为"大雅"和"小雅"。 苏东坡还补上三联:一阵风雷雨、两朝兄弟邦、四德元亨利。其中,《周易》'乾'卦里的四德应该是'元、亨、利、贞';"最后一字是先皇圣讳,宋仁宗名叫赵祯,祯、贞同音,属于"圣讳",故删去一"贞",亦成妙对。妙,是后天知识的意象之度,善于嫁接,让事物所达到圆融的境界,叫后得智。微,是先天能量的意境之玄,了悟天地的往来,但深奥不容易理解奥秘,叫先得智。玄度,乃.佛法的玄妙的法理。诗歌的法理就是微妙之度,以静制动,盈盈着圆觉思维之大哉。      
    2.jpeg
     心之净土,诗之性情,如《观无量寿经》:“当坐道场,生诸佛家。"道场是诗的意境,佛家是诗人的心田。《朱子语类》卷七六:"佛家有函盖乾坤句,有随波逐流句,有截断众流句,圣人言语亦然。"因此,什么样的佛心就有什么的审美。人生只有一次,生命无法重来,记得初心。诗歌的脊梁是为民请命,经常回头望一下自己的来路,回忆当初的起程; 经常回到零起点,将纯净的内心,在审美的艺术旅程上,潜蓄而不着于外的德性,镶嵌一双澄澈的眼睛,那自然无为的德性,即为玄德,天德也。如小说家,散文家,诗人谢婉莹,冰壑玉壶,人节操高尚而品性高洁,铜壶滴漏喻明月,其纯洁明净之心表露于一片冰心在玉壶,笔名:冰心,也就是太上老君的道德之初。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德不配位的人性,如同飞灰湮灭,虽然惊不起半点历史涟漪,但诚实守信的美德,翻动的记忆,或许更为真实的性情而哭泣初心,正如一个新生儿面对这个世界一样,永远充满好奇、求知欲和赞叹,是诗性成长的内在力量,给了诗情一种积极进取的状态:初心如磐,使命在肩行,如同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儒学上,诗歌是通过语言的感染力,从自我放大到大我的情调。如《孟子》所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向度上,亚圣把伦理和政治紧密结合起来,继承和发展了孔子的德治思想,为仁政学说。如“亲亲”、“长长”的原则运用于政治,以缓和阶级矛盾;维度上,强调道德修养是搞好政治的根本。如《礼记·大学》:“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修身“修齐治平”应是“国人情怀”的语近指远,从而让孟郊的《游子吟》孝心,顺着自然之气而和谐天下。
    就诗歌而言,思想的向度是个人潜意识的德行,艺术的难度是正反思维的对话。你看,那些来自书房的诗看上去老练成熟,好比中国新诗百年的诗歌教育来写诗,那成千上万同质化严重的诗歌,却少了鲜活的生活气息和心灵冲动;宛如一潭死水的梦想,还想侵占两岸青山;读不出诗人情怀、情趣、情感和深度的思考,那固定思维所囚禁的受累和审美的智知考验,在绿水岸边的巨石中,习惯思维的卵虫依然孵成鲸群,跳出来大众心理的怪圈。由此,诗歌同质化的语境,没有集腋成裘,道法自然,何来反向思维的仙情回报。 殊不知,诗有着高密度的饱和感,蕴藏着地域、行业和生态里的精神浮想。倘若能从民间故事里的正向思维,更多的惊异化出魔幻现实主义元素的逆向思维,即为潜意识的象外之象。那么,诗歌的神性,便会从精神的后花园的溪流上,就不用说,气势,乃为来龙去脉而架桥设站了。维度上,吸引的泥土味和震撼草根性,在向度的宏观视野里;风,以父为牛,就能扯倒任何一株古木的祖气,人心浮躁也;雨,以我为马,就能正觉任何一朵鲜花的靓丽,佛心沉静也。诗,也就能通向小桥流水人家;伸展的才情衍射到扎实的生活根基,延续的缠声,祈祷心田的稼禾生长,耙早稻田如同乐调中重叠的和声,都将在鼓声里“听取蛙声一片”;尔后,起承转合,更替唐诗宋词风生死轮回。然而,回天无力的污染,用张爱玲小说中的一句话表述就是“我们都回不去了”。
     也许春天激动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也许易逝的蝴蝶却找不到庄周的影子,然而,诗歌的责任就是诗人的良知,虽然能说出笨拙的自由,却驱赶不走一双流泪的眼睛。那么,在现实与理想的矛盾之中,让消失的岁月一滴水也不剩,诗人依然举起无形的旗帜。这,恰好是诗人写作的难度,抵制现实的叛逆,在前意识(小脑)的超我中,回归到理想的道性。无论是技巧上还是思维定势上,都要了别正向思维的显意识(左脑),反刍逆向思维的潜意识(右脑),如大乘一切诸佛瑜伽秘密金刚三摩地根本经教以,清净实相为宗,以真如法界为体。真理,是道家的虚无,为纯碎的有,即为天上的实相;人间是假相,也为儒家的实象,佛教便曰:色就是空,空就是色。但共同风呼声:人行善,按规矩办事,无论是徜徉于自然美丽的风景,还是埋头于古老大陆璀璨的文化之中,把生命喂在诗里,在诗境中行走的过程,就能看见真正的自我,与中医五脏之气,借助后天的脾土之气,像全真道的修金丹,回归到太极婴儿一样,美学的人生将绘上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运用在诗学里,北宋江西诗派的黄庭坚,提出的“点石成金”创作理论,,其要旨 在于强调诗人要在.学习古人诗文精华的基础上,升华出新的诗歌意境,广度有情;那么拙朴向后退的写作,往小处写初衷。看看题目就让人会心自我,沾花一笑;视为器小易盈,器大易亏,致使在思维为阴的大海里;心同于虚空,虚室生白,惹去觉知有情人的顿悟,引领日出日落的灵波海面,在新时代的浪潮中,仿佛是灵性的文字,一行行,翻滚一波波的灵魂浪涛……


     2019年10月3-4日吉林

卡7.jpg
    作者简介:彭林家, 哲学家,毕业于东北师大中文系。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散文诗作家联盟评论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在线吉林频道诗评编审,国家一级学术团体、中国萧军研究会主办的《当代原创文学作品集锦》副主编,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 2017年中国诗坛实力诗人。出版的著作有《裂开青云的红冰》等,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词刊》《散文》《散文诗》《中华诗词》《人民日报》《中国诗词年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百年新诗经》《中国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文学研究》《语言与文化研究》等100多种国内外报刊,任多家媒体的顾问、主编和编委。曾获全国散文诗征文及其他文体一二三等奖。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gjsyp1985
发表于: 2019-10-4 11: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妙缘
发表于: 2019-10-4 16: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 作家无私奉献!阿弥陀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歌评论

诗歌评论

主题:28 | 回复:73

精彩直播
《微型诗联盟》第87期同题诗“我和我的祖国

1.我和我的祖国 文/徐飞 左胸襟上的党徽,时常提醒我 心脏里流动的液体 与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175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64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175

缘圆阁主

发帖数:4846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02

劳士诚

发帖数:2716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512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05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