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彭林家
发表于: 2020-1-18 10: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彭林家 于 2020-1-21 14:42 编辑

雨3.jpg
                   观读水乡诗亦香
——赏析《今夜,我在乌镇等你》的看点与白羽依的美学思考

                                                                 彭林家
        乌镇客边宵唤月,鹊征梦里日拱桥。素有丝绸之府的千年乌镇,位于浙江嘉兴桐乡市。你看,河埠廊坊,百步一桥,遥遥望去,处处青石积垒的幽雅,幢幢飞檐翘角的渔色;每每清风徐徐吹拂,桨声慢慢摇曳,一幕小桥流水河塘的图画就浮现在眼前。你读,诗家白羽依笔下的乌镇《今夜,我在乌镇等你》“在沧海中起伏了很久很久/今夜,我把感情停泊在乌镇,等你。”背景上,集镇境内的太湖水系,微波旖旎,纵横交织,京杭大运河依镇而过。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开始了稻作农业的马家浜文化。春秋时,乌镇称为乌戍、乌墩。戍者,军队防守,因土地神乌将军而名乌。南宋范成大的《乌戍密印寺》:“青墩溪上水平堤”。其中,“墩”者,河流冲积平原,沼多淤积土,地脉隆起。王雨舟在《二溪编》中说 “乌镇古为乌墩,以其地脉坟起高于四旷也…”越王诸子争君长海上分封于此,遂为乌余氏,曰乌墩。宋朝时为避光宗赵惇之讳,将乌墩镇、青墩镇改称乌镇、青镇。源自于乌有乌陀山冈(山冈)古迹,青有昭明青锁。昭明者,南朝梁武帝长子萧统,曾在此设馆读书,成为一代文豪,故有乌、青之名。那么,这鱼米之乡的旧时模样,当花灯漂浮在水面的时刻,在现代毫墨的吐凤中,该蕴涵着怎样的古城韵味呢?   
      审美上,诗里一个“起伏”的幻象,石阶从水上升起,小船在水乡逶迤,托起“感情”的 封裹,悄然地“停泊”在心池的中央;驻足凝望,一汪汪回望的水面,波起“等你”的浪花,映现古镇人家的日子,在徘徊的脚步下,逢源桥、应家桥、太平桥、仁济桥……数不清各式各样的桥。无论是依河筑屋的风貌,深宅大院的格局;还是重脊高檐的石板小路,古旧木屋,恬静地移动着世外桃源的缩影;寒树烟中,青翰往来的兰舟,流水铺展成宣纸,挂着眼前的:“灯火阑珊。依呀往返的乌篷船若隐若现/小桥下的流水,宁静而悠然”。初看,这是一首现代抒情的古典体歌行体;然而,诗人的嚼味,将三次来到这里所储蓄的情感,采用的民俗当物,像“乌篷船”、“小桥下”等江南水乡的物象;平平仄仄地从浸润千年青墩,一隐一现,幽然地从拱桥中穿过;然后,借着晚清建筑的乌镇载体,通过一串串情绪的取象:“灯火”、“往返”、“流水”等等;恍如有一个穿着蓝花布的女孩儿,面若桃花,眼如星辰,两道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看着你,闪现一目人性的原始本真;静静地,在自我生命的观照中,把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的枕河名镇,从伊于胡底的集体潜意识里,凸显中国最后枕水人家的江南风情。你瞧,那“悠然”两岸的白墙黛瓦,乘着渡船游荡,夜幕降临看着对岸戏台,吴娃越艳仿佛与游人遥相对望:你和她说话, 吴地自称曰我侬,称人曰渠侬﹑个侬﹑他侬。交流时,那一二三的吴侬人,红霞便飞上脸颊,尔后,羞怯地转身跑开,留下两条乌油油的大辫子,在身后如蝶轻扬,委婉地诉说着内视的灵像和外视的物象。
       雨5.jpg
        诗歌美学的哲理上,内视的作用在于视而有感,准确到达別人没有体验的细微变化,即为诗歌情思的维度,曰:诗度。如那“影影绰绰的往事纷至沓来”,氛围着古色古香的情词,那清清湖水的气息,荡漾的内心相互牵挂;蓦然中,“我游离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游离在梦的边缘”,串起一个个悬挂水边的红灯笼,一个“游离”的时间向度,在空间“边缘”的维度上,一时一空,语境下,灵媒不再是鬼魂传达信息的中间工具,那“”成为激发潜意识创造力的表率,让一帧用窗户框住的锦绣图画,进入《周易》的逆数测顺、推查往知的未来事。像“古井的水纯净如初”的审美维度,就是一种本我潜意识的“如初”的太始诉说。诗人种植出风骨,何尝不是自己受禁锢的心灵,举眉邂逅这一片山水;就好比古石桥的弧度,投入自我眉心的三角眼,圆融的第六根潜意识,寄托在萨满性的通神祷巫,水边的小镇在江南韵致里生长。其迷狂的神圣,在冥冥之中,总有一种扯不断的情缘。客观实在性上,人的本质属性,其创作的心法均是一个宇宙磁场,易象借用三魂七魄。感应着一切外界的数理变化。比如,建筑风水,为了气畅而避免气冲,便在大门内外置一堵“一字形或八字形”的萧墙。南方称照壁,北方称影壁,挡风或避煞斜门左道,侵犯天魂本我、地魂超我、人魂自我的自由游动。而诗人正是需要三魂的活跃,连接着七情的对象,合成内心的观照。或者说,这种易象的挪移的心法,易因象而设辞,符因咒而制胜。如当路放置"泰山石敢当"的符镇,均是天地自然与人心营构之象。因此,作者在象数理中,将落日古道的印痕,揉合着爱与情的深化,如“掬一捧洗却风尘”的物质、“便洒落一地繁华”的精神,形成了同类关联的意象。偶尔,像凫一样蜷伏的生灵和游客招手致意,洋溢着一种落花流水人家近的典雅情怀,染起诗人准确的物象捕捉,形成无相的申述;恍若引领读者,从原始的文明回归到净土的世界,诗度美也。
       名可名,非常名。在艺术的格调上,诗文采用直述与局部象征的手法,一边铺叙,一边象征,将景色的挚爱融入人性的真情。你瞧,诗人反噬“风尘”的无相,点化“繁华”的物象;读着读着,逼近眼泪的共性通感,让人心撒满一江月色下的乌镇,好比美学诗度的对等。倘若在诗里,再掺入一滴红泪的心机禅语,形成语言的别样化;或者一弯心象的残月,波动意象的局部结构;也许更能灵动诗歌的整体审美,将夜的月色搅动一波沉于心理原型的浪花。尽管如此,诗人那种忘我的性情创作,在漠然的红尘中,拎起温暖的人情;在对等美学的诗解里,小船在墨色的笔端,以情绪的篇章勾起情感的诗魂,行云般书写着春夏秋冬的演变,同样也靠近着原始意象的审美;豁如出淤泥而不染尘的水莲,在竹篙悠缓的撩拨中醒来,在清晨薄薄的雾气里旖旎。
   雨6.jpg
    试想,当一艘艘乌蓬船,幻觉成一轮雕梁画栋的画船,慢悠悠地依偎在你的目光里,那诗人笔下的“铅华的褪尽,沧桑依然”。铅华,铅花也。用铅粉等物梳妆打扮,借指妇女的美丽容貌﹑青春年华,引申为图画。比喻虚浮粉饰之词,如落花冷月的清光,撒落在眼前而触动悠然伤感,衔来鸿雁传书的文字,便是心灵渐染之中的一个乌镇;在另一方时空的“褪尽”古韵中,荡起一绸篮布的橹声,眼里的你,是裹着旗袍的女子,莲花的容颜,芙蓉的眉眼;眼外的你是境界的风景,亭亭似月,燕婉如春。此刻,秋意微凉,月桂金黄。人入画中,连做梦都蘸着一坛甜香,房前屋后的画梁,似乎是屋衍系着悦耳的风铃,反刍着“依然”小桥的涛声,小鸟忍不住闭上眼睛呼吸,依人在秋风里翩跹歌唱。不时,从作者的潜意识中泛出原始意象的文明;而这种心理原型的诗度,则是一个诗人的责任担当;宛如羽依笔端的:“露天电影场的放映机还在转动/坐小板凳的人群中,再也找不到那个天真的我”。一个“转动”的时空守护,仿佛是当年的三毛来到的了周庄的幻影,撑起戴望舒的油纸伞,青石小街,雾雨烟岚,在沟壑的“天真”笑容里,染起后天修行的童心,刺破心理原始的情结,轻轻地,释放人人关于乌镇的故土元神追忆。
      文学是自然界干支的表达,如同艺术哲学的诗性,体现出人学的乌爱关联,表现为诗情,则视为爱屋及乌的纳音。即为古以五音(宫﹑商﹑角﹑征﹑羽)十二律(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大吕﹑夹钟﹑仲吕﹑林钟﹑南吕﹑应钟)相合为六十音,与六十甲子相配合,按金﹑火﹑木﹑水﹑土五行之序旋相为宫,称为纳音。民族原型上,“乌”是太阳的代称。如日乌、旸乌、三足乌。表现人文上,乌鸦,喜鹊乌属,灵乌为满族的图腾鸦雀(乌鸦、喜鹊) ,是谓鸦雀无声,喜鹊叫喜,是预报神的保护神和喜神,乌鸟私情,乃是善禽祥益之鸟也。如孝乌,幼雏长大后,能衔食哺养其母。由于嗅觉特别灵敏,人或畜还没有死,但是他或它的身上已经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于是,乌鸦就闻味而来,凸显警犬一样的智商。而那些离逝的人都会见到乌鸦,宛如地狱的使者。所以,错误的理喻,乌鸦是或死亡的启迪,鸣叫是悲伤的代表,将慈乌反哺的孝道,化为乌有的虚幻。
    风影.jpg
      白羽融肥水,红尘落瘦石。你想:“青春不解红尘,胭脂沾染了灰"/在流光溢彩的世界里,爱情已换上华丽的衣裳”。那么,这种“沾染”、“流光”、“换上”的直观思维的创作中,情感沿着“观象-取象-比类-体道”的思维,从情变所孕到性变回归,用易象的方式打开视角而观察万物,把握对诗势《今夜,我在乌镇等你》的悟解,渗透出:“古朴的邮筒能传递万千思念/却传递不了一封寄给青春的信件”。诗中,一个“传递”的正反逻辑,衍射着时间无法挽留上世纪的古镇文明。为此,诗人将自我的意识,以矛盾的冲突心理,再现了自我的惋惜和祈盼。如诗句里的“古朴”与“青春”的意象反差,形成修辞的反衬;一波波,爱怜着往事与当今的人间幻想;犹如一盏盏灵魂的灯光,把“邮筒”的圆觉,吞没着本我与自我的美好;幽然地,折射着文明与反文明的道德反思。最后,诗人在拯救生灵的嘀咕中, 借助“信件”浮现唐张祜逸句:“杜鹃花发杜鹃叫﹐乌臼花生乌臼啼”。那才华飘逸的尚书郎,瘦了腰围,肥了情感;那“韶华已经远去。可我还有眼泪,还有热血”的唠叨;多少缘分在桥上相遇又错过,多少眼神在桥上留影成风光;一一寄托着爱与情的起初;娴静地,打量自我的青春;在“韶华”的祈祷中,希望以“热血”的心象,撑着油纸伞走过水乡的粉墙,轻步暗移,倒影乌发蝉鬓,摆动着夕阳帆外几点远山,桥里的桥,山外的山。“今夜,在这远离纷扰的地方/让爱情还原最纯真的模样”。诗中,用“远离”的自我抵达“还原”的本我,驱动亟盼的心里,喃喃细语:“亲爱的,你来!让我们手牵着手,慢慢地走”。那眼眸无垠的桨声灯影里,飘染着竹篙晾晒的绸缎,一个“”字的风流,不经意地将身边的时光,遗漏在远远的屋檐天沟之中。
   “踏着青石板,穿过幽深的古巷,走出滚滚红尘/走进我们的梦幻天堂……”结尾是语言升华的张力,如“走出”与“走进”是质碍之身的欲,从色界进入空界的美学意境;也就是的自我的欲神,通过识神的超我,靠近着元神的本我,合为大道之我,即为作者笔下的诗性本相。向度与维度上,外视的功能在于视而有见,发现別人没有悟出的客观规律,即为诗歌本性的向度,曰:诗势。文本中的画面,那盛开在青幽“石板”的清妍光滑,从“古巷”到“天堂”,回归起初最纯真的模样,如同非物质文化的记忆,再现着粉黛小巷,和那听门缝的窃窃私语,一点点地,诗化着等你眼泪的滴落,甩在妩媚的窗棂,变相地讲述“非遗乌镇”的信息,使风水的卦象,为读者灵现一幕靓丽观时的目光,也就是诗势的体现。因此说,诗歌的自性生成,语言缝隙的张力,需要一字字的涟漪,一行行的错合;才会在《今夜,我在乌镇等你》的提示中,相约醉美的乌镇时光,目视过街吊桶骑楼,行走水阁石板小巷。回眸一望,在诗性发掘中,情致着水波潋滟的心灵幻象:桐油花伞,如微微的一阵清风,轻触着典雅乌戊的史韵;蓝印花布,如一缕花蕊的幽香;在历史的书卷中沉睡,低沉着六朝旧地的气息,一砖一石,一山一水,在沧海桑田的岁月里,勾画风花雪月的人间,幽然再现宋齐梁陈的变迁,沉沉地,让遗胜的牌坊独立在阳光下古镇,任鬓角的白发长成睿智的光亮。由此观读的水乡,沁入诗肠的精神蝶化,醉人帆外夕阳:梦幻,徐徐揉进我们的天堂……至今的等你,还能不时想起白羽依,用吴越软语的情诗,在中国新诗百年获奖的朗诵会上;她,美美地倩影,轻盈地站在那里,就再也不舍得离开在北京荡漾的乌镇联想。静静地,一任婉约的风韵,漫步着青砖的幽巷,三年心空落;抑或游弋着心池的荷叶,一心一意地编织水边的生活,一字泪痕流;然后,拈花一笑,蘸着乌镇的墨韵,飘逸刚性的栅栏视野,水光流转,吟风飘香……
  2018年1月21-22日/2018年2月3-4-13日/ 2020年1月20日吉林
雨2.jpg
   诗家简介:白羽依,本名伍筱影,网名翩翩风影,现居广东佛山,高级工程师、诗人、诗评人。有诗歌、诗歌评论及声像作品等,发表于《关雎爱情诗》《新华文学》《广安日报》《芜湖日报》《笔山诗苑》等各类文学刊物及微信公众号,有诗歌入选《山境——“安居杯”第三届地学诗歌大赛诗选〉》《中国百年新诗经(第一部)》等诗集。荣获《关雎爱情诗》2014年年度诗评奖、“大好河山”中华全国诗文联赋大赛暨徐霞客文学奖诗歌组银奖、“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评选“百位最具活力诗人”等诗歌奖项。崇尚的原则是:不为写作而写作,有感才发。
雨8.jpg
        今夜,我在乌镇等你
                                          文/白羽依

在沧海中起伏了很久很久
今夜,我把感情停泊在乌镇,等你

灯火阑珊。依呀往返的乌篷船若隐若现
小桥下的流水,宁静而悠然
影影绰绰的往事纷至沓来
我游离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游离在梦的边缘

古井的水纯净如初
掬一捧洗却风尘,便洒落一地繁华

铅华褪尽,沧桑依然
露天电影场的放映机还在转动
坐小板凳的人群中,再也找不到那个天真的我

“青春不解红尘,胭脂沾染了灰”
在流光溢彩的世界里,爱情已换上华丽的衣裳

古朴的邮筒能传递万千思念
却传递不了一封寄给青春的信件

韶华已经远去。可我还有眼泪,还有热血
今夜,在这远离纷扰的地方
让爱情还原最纯真的模样

亲爱的,你来!让我们手牵着手,慢慢地走
踏着青石板,穿过幽深的古巷,走出滚滚红尘
走进我们的梦幻天堂……

雨4.jpg
我咸阳桥.jpg

   作者简介:彭林家, 哲学家,著名评论家,聋龙天生,党员。静居雾凇的一方灵空,六十年代中期出世于赣东北仙人洞,毕业于东北师大中文系。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散文诗作家联盟评论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在线吉林、国际频道诗评编审,国家一级学术团体、中国萧军研究会主办的《当代原创文学作品集锦》副主编,中国针刀医学副秘书长,全球汉诗总会联络主任,北京仓央嘉措国际诗歌研究院副院长,广东净土生态旅游有限公司文化总监。《诗歌周刊》提名批评家,易学、神学、美学天士。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 2017、2018年中国诗坛实力诗人。为全国各地的作家、教授、小说家写序、写评论1000多篇。出版的著作有《裂开青云的红冰》等,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词刊》《散文》《散文诗》《人民日报》《印尼日报》《中华诗词》《寰球诗声》《诗词世界》《陕西诗词》《江西诗词》《江西诗歌年选》《中国诗词年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百年新诗经》《中国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文学研究》《语言与文化研究》等100多种国内外报刊,任多家媒体的顾问、主编和编委。曾获全国诗词、辞赋、诗歌、散文、散文诗、小说评论征文及其他文体一二三等奖。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vvenufedun
发表于: 2020-1-18 10: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风影
发表于: 2020-1-20 22: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诗是我去了三次乌镇,且发酵、酝酿了很久才动笔写成,是我的呕心沥血之作。而彭老师这篇厚重又深刻的赏析,更是用心用情至极,不仅让原诗更美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而且给人以美的享受、美的启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风影
发表于: 2020-1-20 22: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此观读的水乡,沁入诗肠的精神蝶化,醉人帆外夕阳,至今地等你,还能不时想起白羽依,用吴越软语的情诗,在中国新诗百年获奖的朗诵会上;她,美美地倩影,轻盈地站在那里,就再也不舍得离开在北京荡漾的乌镇联想。静静地,一任婉约的风韵,漫步着青砖的幽巷,三年心空落;抑或游弋着心池的荷叶,一心一意地编织水边的生活,一字泪痕流;然后,拈花一笑,蘸着乌镇的墨韵,飘逸刚性的栅栏视野,水光流转,吟风飘香…… ”
与其说我在台上朗诵的倩影给彭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如说彭老师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和一支擅长抒写美的妙笔。其实,他那洒脱的朗诵同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我写不出他的神韵,他却用这比诗更美的语言为我定格了朗诵的倩影,展示了原诗的意蕴,力透纸背又妙不可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歌评论

诗歌评论

主题:97 | 回复:237

精彩直播
购书

购书 唐晓(天津) 我们曾把梦想拴在脚上手挽手不知走丢了多少小巷 如今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533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75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533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5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60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39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