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诗坛快递
发表于: 2020-3-1 14: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汉诗榜 008期/张鲜明诗歌选
mmexport1583045330898.jpg
张鲜明,河南省邓州市人,系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现供职于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出版诗集《梦中庄园》、《诗说中原》,报告文学集《排场人生》,摄影集《空之像》,散文集《寐语》。曾获第二届中国济南当代国际摄影双年展最佳摄影奖、第23届中国摄影艺术大展优秀作品奖、天津市第十八届全国孙犁散文奖一等奖、中原诗歌突出贡献奖,河南省优秀文艺成果奖、《莽原》文学奖。

绳子咬着我 01   

绳子咬着我
进入我的骨头
进入我的心
成为我的一部分
即使把它取下
我依然保持
被绑缚的姿势
我一边诅咒
一边思念那绳子
就像皮肤想念衣裳

凌 迟02   

不见柱子,不见绳子,不见刀子
我在接受一场凌迟
而刽子手
正是我自己
不见血,不疼痛,只有嗖嗖的切割声
从头发到脚趾
我的每一个器官
化作羽毛
在飞
我分崩,我离析,我身轻如燕
直至成为一粒
虚拟的
尘埃
我依然活着,却已经没有肉体
连我自己都找不到自己
当然也就不知道
跟这个世界
还有什么关系
好啊,彼此都轻松了——
不用说再见
也无须跟任何人汇报
我在哪里

寂 静03   

在千分之一秒内
我回了趟老家
下雪了
暴雪
我走着
找我的村庄,找地下的
父亲,找冬眠的虫子
找严陵河,找黄龙泉,找甜水井
找花喜鹊,找叫天子
找庄稼地里的仙家
找仙家驾着的那朵云
在雪的被子下面
我找到了肥胖的麦苗
却没有见到草,没有看到冬眠
的虫子,没有遇到仙家
当然,在老家,我并非一无所获——
我找到的是
大把的
寂静

那只云雀哪儿去了04

这个午后
那只童年的云雀
突然现形
它在村南的那片田野上
在麦苗与露水之间
冲天而起
变成一串响亮的
雨滴
我知道这是白日梦
我想知道的是——
那只云雀哪儿去了
如果转世为鸟
它在哪片天空鸣叫
如果投胎为人
他在哪座城市打工
我还想知道——
它是否就是昨天找上门来
要我替他讨薪的
那位语音尖细的老乡?
此刻,那只云雀
就一直尖叫着
像鬼一样缠着我

海里闹水荒了05   

失踪多年的表哥
突然现身,他满身水草
和污泥,捧着一个
脏兮兮的蚌壳
许多年之前,他去老龙潭捉鱼
再也没有回来
那潭
连着大海
你怎么回来了?”
表哥红着脸回答:
海里闹水荒了,他们把我遣返回来。”
他说他回来的时候
找不到水潭、草地和沙滩
只好从一个臭水坑里
拱了出来
望着腥臭的表哥
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他
只好跟他一起发呆

拽 住06   

这池塘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觉得好玩
就把手伸进水里
突然,出事了——
我的胳膊被池塘
紧紧地攥住
我发出蝉的叫声
连天空都急得发蓝
池塘吐出一串气泡
就像一个老人在不停地
咳嗽,它说:“如果我松了手
田野和村子就要飞走。”
我跟池塘商量——
放开我,让我腾开手
咱们一起把田野和村庄拽住
任我怎样哀求
池塘就是不肯松手

蛐蛐的接见07   

蛐蛐,从老祖宗墓碑的缝隙
探出头来
他以这样的身份接见我
让我深感意外
我走了这么远的路来看您,
您也该对我叫几声的。”
蛐蛐沉默着
我拿起一片草叶逗他
他掉头而去,一会儿又转过身来
用前爪抹着硕大的眼睛
如同一位迎风流泪的老人
就这样相顾无言也很好
有些话还是放到以后再说吧
总会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
仔细地谈论那一切——
譬如,人生,命运
以及一个家族,为何与
一条河流如此相像
此刻,我想说的是——
天凉了,谨防感冒
即使是蛐蛐
感冒了,也会咳嗽的


猫头鹰说08   

在村头,猫头鹰喘着气说:
村庄烂了。”
猫头鹰还说
房子把村路咬断了
村路把池塘吞吃了
池塘跑到天上了
天空把水井喝下了
农具和牛槽跟灰尘一起飞了
猫头鹰接着说
村里那棵孤零零的老槐树
伸着爪子抓它
想把它撕撕吃了
它逃了出来
村庄在猫头鹰的身后
张大溃烂的嘴巴
在神秘兮兮地
嘟哝着什么
猫头鹰啊
村庄
在说啥?

树在天上09   

想象不到那棵白果树
如今在天上的模样
它在村头的时候
树洞住着仙家和蛇精
树枝栖过凤凰
树梢有沙子一样多的鸟
树根卧着脸盆大的蟾蜍
有一天,树倒了
凤凰带着群鸟飞走
蛇精噙着蟾蜍逃跑
仙家是自己走的
跟拆迁户老戴说了声:
这些年,多有打扰!”
临终的老戴说
他看见那棵树在天上
树对他说:你**的时候
顺便捎一把谷子,看能不能
在天上种出一片
庄稼

一粒结石10   

世界,就那么一点风景
它已经被我看得
满脸皱纹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
我怕把这个世界
看出
一千个窟窿
我闭上眼睛
世界
却成了我眼中的
一粒结石
怎么抠
也抠不出来

脚 窝11   

我的脚窝很深
我在我的脚窝里
嚎叫

谁在敲门12   

谁在敲门?
自己响了

指头在动13   

那沉,那重
日夜不停地把我的身体
朝床垫,朝床板,朝地下,
如果继续下去
早晚有一天,我的身体会
穿透地板,穿透地壳
穿透地心,到达地球的另一面
然后,砰地一声
掉进
不行,不行,这太可怕了!
所以,我决定动员全部神经
造出一根指头
像皮筋一样背在我的脊梁上
一旦出现最后的情况
那指头就会自动弹起来
抠着我的身体
朝着相反的方向运动——
从虚空回到地面
从地壳回到地心
从地心回到地球的这一面
沿原路返回
回到家,回到地板,回到床上
此时,我面临两种选择——
要么,继续向上
往天花板上去,往云上去,往星星上去
要么,就地变成旋风
不论哪种选择
都比眼下这种状况好些
所以,我的指头
在动,在动

大与小14   

当年,我很大,世界很小
天下的路只有两条——
一条从南到北,一条从东到西
所谓世界,也就是——
一些树木,一口池塘,一片房子,一群鸡鸭,几条狗
还有小学校,以及老师和同学
当然,还有村子四周的庄稼地和远处的几个村庄
走遍世界
只需要一个上午
如今,世界很大,我很小
路是一望无际的网,我无从下脚
天地是旋转着的磨
而我
只是其间晃动的
一粒粉末
这个巨大的变化,并非源于我的谦虚
它符合这样的逻辑——
既然世界已经这么大,并且继续大着
我只能小下去
唉,小下去

陀螺与鞭子15   

鞭子抽着
陀螺转着
鞭子
从上头来
从下头来
从左边来
从右边来
鞭子,像网一样
撒过来
谁看见鞭子
谁就是陀螺
陀螺不想成为陀螺
它呜呜地哭着
而鞭子却脆生生地说:
这是对你的信任,你哭个什么!”
终于有一天
晕头转向的陀螺
转成了鞭子
朝着自身
不停地抽着
就像一个人的肉搏

李霞组稿感言

众多艺术家,唯有写诗者,不要“家”,只要“人”。但诗人到底何人,诗人自己也没有说清楚。要找,还是要到源头或第一现场“诗”本身去寻蛛丝马迹。
说诗,从根上说,我们都知道“诗言志”,“诗缘情”,可许多人不知道还有“诗者,妙观逸想之所寓也”。《说文解字》:“从心,之声。志者,心之所之也。”《康熙字典》:“志,记也。积记其事也。”志本义为事心或心事。思想、抱负、志向,只是志的引申义。
诗,《说文解字》:“诗,志也。从言,寺声。书之切。”从言,原从口,指祭祀中伴随着某种动作、音乐、词歌和舞蹈的一种特定行为的意义。本义说到心或到心之言。寺与寺庙之寺无任何关系,因文字产生的年代远远早于寺庙。寺之土,非土也非士,而是之,在篆书中。寸在篆书中是心。可见,诗就是说到心(事),说到心(事)为诗。遗憾的是,古今的学者都没弄清楚,当然也不会说清楚。
没有想到,古人也证明了我的理解,《毛诗序》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而且,“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进一步说明志即情。
原来,“诗言志”,即:诗=言+志。多么伟大的公式!
同样伟大的还有“诗者,妙观逸想之所寓也”。“妙观逸想”,四个字,就把诗的写作与欣赏的奥秘道尽了。妙,观,逸,想,试想,诗中没有了妙、逸,还有什么观、想,文中同样如此,完全是统观中华诗词审美意识或审美学的伟大论断。遗憾的是,此言却被诗歌史忽略了。
张鲜明的诗,正是妙观逸想的结果。

绳子咬着我
进入我的骨头
进入我的心
成为我的一部分

      ——《绳子咬着我》

紧张感,人都会有,但把它感觉成皮肤像绳子绑着自己,不知还有谁。这感觉,是想象,也是体验,也是幻觉,也是错觉,诗人竟然以错就错,不写自己,干脆从“绳子咬着我”写起,“逸想”就这样被张鲜明自我化、现代化、后现代化了。

不见柱子,不见绳子,不见刀子
我在接受一场凌迟
而刽子手
正是我自己

不见血,不疼痛,只有嗖嗖的切割声
从头发到脚趾
我的每一个器官
化作羽毛
在飞

——《凌迟》

狠心,你见过这样的狠么?自己凌迟自己,反正我想都不敢想,可是张鲜明却这样想了,且有白纸黑字为证。其实这已成了“恐怖事件”,太刺激人了。这种“观”,也是想出来的,可见想才是“刽子手”。

谁在敲门

谁在敲门?

自己响了

在家里或办公室,尤其是自己一个人,门突然响了,忙转过身,想有人来了,尤其是等的人来人,但是啥也没有,只有风。这种体验人人有,但基本上都是一闪而过,不会想到它也是诗,更不会把它记录下来,可是张鲜明却这样做了,记下了三行9个字,一个问号,这么简单轻松,就有了一首不平凡的诗。这正是“妙观”的结果。

脚窝

我的脚窝很深
我在我的脚窝里
嚎叫

这首也是三行,看似简单却非常奇特,也非常费解。如果这样理解也许就轻松多了:“脚窝很深”,几乎把人埋进了,你不“嚎叫”等死呀?当然这只是你的一次自圆其说,打通了诗的逻辑。诗的含义还有很多,比如为什么要跳进脚窝?脚窝怎么会有这么深?为什么是“我在我的脚窝里”?为什么是嚎叫而不是喊叫?
张鲜明,分明不是“诗人”,他是神人,鬼人,超人,因为他常常能把物化人,又把人化物,物又化人,人又化物,人、物、神、鬼,互相转化,互相神话,太可怕啦……

2020年2月17日星期一大疫防控宅家中。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lexcyk
发表于: 2020-3-1 14: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歌

诗歌

主题:1803 | 回复:3381

精彩直播
陈德兴组诗 (中国)

古风 题"腊梅" 作者陈德兴 2018年1月4日 冬梅花迎寒风冽, 树茂枝盛吟诗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559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75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558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5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93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39

陈喜瑞

发帖数:1561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