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诗坛快递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诗坛快递 于 2020-3-22 19:50 编辑

众诗人追忆 | 诗人洪烛:今天,江山是我的
5.jpg


          2020年的春天终于到来,然而有人再也走不进这个春天了。2020年3月18日下午18时,著名诗人洪烛因病于南京逝世,享年53岁。

科尔沁草原的可汗山洪烛
天在我眼中是神圣的
因为这是长生天
山在我眼中是神奇的
因为这是可汗山
我在自己眼中也是神秘的
因为我不是我了,变成另一个人:
成吉思汗麾下一名士兵,失散多年之后
终于找回了遗忘的身份
只是那排得满满的队列
并没有给归来者留下位置
就当我是历史的一个零头吧
在空白之中,站了很久很久
草原在我眼中是无边的
因为这是科尔沁
骏马在我眼中是无敌的
因为这是可汗的坐骑
故事在我眼中是无情的
因为故事里的人,曾经那么多情
可惜他们的勇敢与浪漫
在生离死别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即使再不可一世的英雄
也不过是史诗的牺牲品
我不是开疆拓土的可汗
也不是变成塑像的将军
可也有值得骄傲之处:一名幸存的士兵
毕竟还拥有自己。横穿科尔沁草原
可以沾沾自喜:终于等到了——
今天,江山是我的



(遗作)

北漂之歌
洪烛

北京,即使我再想拥有你
也不可能拥有你的全部
我只想在四环外,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只想拥有你的一百平米
小小的产权证上,写着我的名字
瞧,我没有白来啊,我把名字
写在你的土地上了


你的道路,没有一辆汽车属于我
那就给我一辆自行车吧
想像自己骑马,跨进古老的大前门
这是我一个人的入城式
即使在慢车道上,心跳得还是很快啊


你的故宫、你的博物馆、你的圆明园
都打开,让我看看吧
没法拥有任何一座公园
就拥有一张门票吧。把票根当作书签
夹进书里,这本书永远读不完了


我还要有一张交通卡,换乘公交车、地铁
刷一下就能走好远
我会往这卡里面续添进无限的梦想
把你的每一个地名全摸熟了


北京,无法拥有你的全部
那就让我的全部,为你所拥有
过街时看见绿灯,看见你正在冲我笑
我来北京的年轮,比北京的环形路
还多好多圈呢。那是我心里的五环、六环……
不是离你越来越远,而是离你越来越近



众诗人追思


谭五昌:
如今,你这支生命的洪烛
被一场命运的狂风倏然吹灭了
给我的心灵带来了黑夜里的倒春寒
你曾经说我是永远活着的诗歌烈士
我真心希望我俩在诗歌的道路上
永远一路同行
扪心自问,我们永远不要做什么诗歌烈士
只要充满诗意地活着就好

          —悼念诗人洪烛

张玉太:痛惜!英才早逝好友洪烛走了!一个年轻才俊,英年早逝,令人悲伤!
你留下了那么多美丽的诗篇,那首情诗《阿依达》,婉转悠扬的旋律至今萦绕在读者耳边。还有《舌尖上的北京》、《北京的胡同》,以及不少人物传记,都如此令人难忘。你为人坦荡,不生是非。你是在用整个身心拥抱生活,拥抱诗歌!怀念你!一路走好!

曹宇翔:惊闻老友洪烛英年早逝,痛惜!他20多岁时与他相识,曾无数次在一起开会、餐叙、出差。为人善良,不黑不坏,一生节俭。痛惜!!
汪剑钊:肉身已逝,诗歌不朽!
李犁:想念兄弟,天堂有诗。
祁人:洪烛走了,悲伤却写不出文字!翻看过去写他的文字,曾经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的艰难的而幸福的时光,永远只是回忆了——对于记忆中洪烛,永远是前进的姿态,那种骑在单车上的前倾的姿势……
周占林:詩人洪烛于三月十八日下午十八時許在南京去世!悲痛。兄弟一路走好,你是中国当代诗坛的胡杨树。
娜仁琪琪格:诗人走了,留下了诗歌。一路走好!
王久辛:2018.1.7日晚,在杭州,那天是浙江教育出版社请大家吃饭,席间,洪烛朗诵了这首《阿依达》,我非常喜欢当即让他转给了我。于是,我便在他的朋友圈里选了他的照片,和这首诗一起,制作了个贴子。刚刚获知他(2020.3.18)号已经弃世而去…… 他的诗和他的灵魂,都是美好的。认识他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我主办《西北军事文学》时,发表他的诗歌……他的一生都是诗,每一天都是!是诗的人生!我还是要找到他的微信,提醒他再诵一遍他的杰作。
安琪:诗人活在不朽的诗作中,活在怀念他的亲友心里。人世一场,因文成友。于今永别,不胜哀伤。此视频为作家网作家访谈之洪烛篇,斯人已逝,音容宛在。
杨廷成:1998年初春,与洪烛兄相逢于北京,当晚与诗人祁人、李犁、伍立扬在一起豪饮。之后,我们一起去过上海的梅园,江苏的太仓,河北的坝上草原等地参加相关诗歌活动。并应我之邀,两次来到青海,走进彩虹之乡互助,为天佑德青稞酒写下了精美的散文佳作和一组诗歌。
斯人远去,诗魂不朽!
牛国臣:送洪烛:
文坛勇敢的旗手,诗界永远的清风。
兄弟情谊,山高水长
李自国:洪烛兄弟一路走好!愿你的灵魂在天堂里永远安息!
冰峰:洪烛参与作家网的访谈节目是最多的……人虽然去了,但他的思想和作品还在。
张况:拾旧作,送著名诗人洪烛兄远行!

梅尔:为诗人洪烛祈祷天堂也有诗歌,愿你幸福安息。
何永飞:一路走好!愿天国充满诗意!
张晶:太震惊了!曾读过洪烛老师很多诗,曾很多时想过洪烛老师能重回诗坛。斯人已逝,"永远"即成了永别,但他的诗永存。洪烛老师,一路好走!

马文秀:还清晰记得最后一次在颁奖典礼上见到洪烛老师的画面,至今都不相信他离世的事实,愿洪烛老师在天堂与诗歌同在,与所有的花香与美好同在。
巴城:英年早逝,天妒英才。                                                   
王长征:洪烛老师一路走好,我今晚在九华山看星空,正在谈论你,忽然看到你的消息,也许那些星星是天空为你流下的眼泪,也许你去天上看星星去了……
施晗:洪烛兄走了!北京的春天还没有到来,您却在南方的春天里睡去。诗人已逝,这个夜像铁轨一样长!!
舒然:翻出昔日与洪烛老师的合影,沉痛悼念离世的洪烛老师。
赵志远:初识洪烛老师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而今谦谦音容笑貌犹在,以梦为马,你选择在这个春天里离开,愿一路走好!
梁志宏:洪烛老师是有大才的诗人,精力旺盛,著作等身,原以为他沉昏后能醒过来站起来,却永远离开了人世。一路走好!
寒云:他的诗我大学时就喜欢了,愿天堂里诗歌依然亮如洪烛。

陶代伦:洪烛从人世间静静地离开,把身体留给大地,让烛火燃烧、激情地燃烧,让生命的诗歌,如天赖般的歌唱,永远歌唱……
花语:3月18日,洪烛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噩耗刷屏的昨天,洪烛带给我们的沉痛,不仅仅是死亡本身。仔细看过洪烛的简介,53岁不到,已经出版了包括诗歌、小说、散文等文本在内的40多本书,他一直勤奋刻苦、乐观从容地在面对生活,而这种勤奋,透支了他的生命,对即将来临的危险,浑然不觉。
马启代:2018年12月2日晚,得知洪烛兄突然病倒。曾在中国诗歌在线匆匆写下一段文字,祝愿他早日康复,但后来知道只是美好的愿望。在这个不断传来死亡消息的春天,宅在家中的我,得知洪烛兄18日已经去世,内心还是深感悲凉。我主编的那套百年新诗典藏,收录了他的诗集,也早已下来书号和 cip,但一直没有准许印刷。我想,我一定会把它印出,作为对朋友最好的纪念!疫情肆虐,无法前去送行,遥祝洪烛兄天堂快乐。这个多难的人间,还需要诗歌来见证!
扬臣:太意外了!洪烛老师走好!在2018年的一次诗会上,我第一次见洪老师,他声若洪钟,气场很足,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沉痛悼念
木马:痛悼好友洪烛兄!!我们曾上下楼工作好几年,常一起相约参加文学活动,他才思敏捷,著作颇丰,为人和善,诚朴低调。我有两本诗文集均是他费心编缉。前年春天,还应铁总宣传部之约一起参加高铁歌曲采风创作,走西成高铁,车过剑门关,他在站台上抽了根烟,上车就写了歌词《高铁经过剑门关》……斯人已去,诗情永在。
洪烛兄一路走好………
刘仁旺:洪烛老师匆忙离去。我反复阅读他的作品,反复落下了泪水。他的生命与他诗歌的灵魂早已融合,将会永远鲜活在这春天的阳光里。
王从清:唯愿著名诗人洪烛老师一路走好!希望天堂里也有你挚爱的诗歌!
王忆:洪烛老师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病痛,依然有诗歌!
杨静:你竟不辞而别。洪烛老师,你知道吗?阿依达,还在月亮上为你歌唱。你走了,在夜晚幽静的旷野里,诗歌的光辉,却永远亮如白昼。

夏寒:诗人洪烛兄走了,但他的诗却依然与我们相伴!
他正值创作高峰期,但他却走了,祝洪烛兄一路走好。

郭宗忠:洪烛英年早逝,悲痛不已。这春风凋敝,杨花飞落,这悲从心起的噩耗,是三月散尽的黄金。
这无拘无束的灵魂,这每次相遇的了了数语,一杯薄酒的往事。
钟情的诗与爱,你忍心撒手,定是有了如愿的归宿。天堂里没有了名与利,在三月,只有你的笑,我忍不住流泪(2020年3月21日晨)

王舒漫:黑夜等着天亮,你将烛为命,燃烧,燃烧,燃烧。 三月,不见了你,悲怆沉在我心底,用什么词语来哀悼你的离去?好大的雨,恸哭的泪,暮霭晚钟,出离了时空的界限,我如此伤悲……你将烛为命,一滴,惊人的力量,你扑扇着,还是走了。
洪烛,世上永久,天堂永久。(2020年2月21日晚临屏急就于上海漱月涌泉轩)

章治萍:与诗人洪烛好像有三次交集。首次是大约2005年左右在上海《新城市》搞的一个诗会上。第二次是2007年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其间某晚我作为地主诗人还作东在北门坡私聚了一下。第三次是2010年底在无锡乡土诗会上,本安排我和他一间,进去一看是一张大床,我便与承办方说,又给我另安排了一间(也是一张大床)。他的一首写西域的长诗,《诗家园》曾列入年度十大诗歌新闻。他曾建议我颁发《诗家园》诗歌奖。人世无情,祷祝他一路走好

王起:武大的樱花刚开,你却走了,当年的珞珈山上,那个意气风发的诗人,永远定格在春天。谁也没有想到,一个非常留恋春天的人,会选择在春天里离开。

雁西:昨天晚上网上都在说洪烛兄走了,都在痛悼他!他就这样走了?我几乎不相信事实,我一直期待他醒来的那一刻,可他坚持了一段时间,终究舍去了这个缤纷如絮的尘世。哭了,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我的好兄弟,我什么也说不出来,的确,心痛,什么也不想说,我知道有很多人像我一样在想念你,在回忆与你在一起的往昔。不停地在朋友的微信上为你点黙祷的符号,兄弟,你还好吧?!再见,再也不见,这是怎样的一种友谊之痛,你的音容笑貌依旧清晰如昨,我该用什么文字来祭悼你?无从下手,我只能从网上搜寻你为我写下的文字,也是我们兄弟之情的生命日记。一定有很多人在哭,为你,很多人的好兄弟,情不自禁,都在念你的好,都在痛惜你的离去,为一个不该离去的诗人而痛哭,兄弟,一路走好,我们珍记着你。这是2010年3月26日的新浪博客,已经整整十年,洪烛兄为我的诗集《致爱神》写序,我们的友谊却是从1992年开始,近三十年,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作为诗人在努力追寻生命意义的三十年,再次回读洪烛兄为我写下的文字,倍感生命之无常且匆匆,死亡离每个人如此之近,倍感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多么可贵,会唤起我们对尘世美好理想的寄往和珍藏。都会有离去的这一天,鼠年的开始就是以死亡为开始,疫情已伤害到每一个生命,如今,一位我们热爱的诗人也在鼠年离去,生与死始终是每个人要面对的难题,死者已矣,活着的呢?!珍惜友谊!珍爱生命!

赵福治:洪烛兄的文学创作和成就有目共睹,九十年代他成为掀起散文热的现象之一,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获中国散文学会冰心散文奖、中国诗歌学会徐志摩诗歌奖、老舍文学奖散文奖、路遥青年文学大奖、央视电视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2008年中国散文年度金奖等奖项;他的著作《中国美味礼赞》、《千年一梦紫禁城》、《北京AtoZ》、《北京往事》等在日本、美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出有日文版、英文版、繁体字版本。这个春天,因了疫情走了太多的人。昨天,又惊悉老友洪烛于3月18下午18时许在江苏老家南京离世!虽然知道他自2018年11月他在京突发脑溢血手术后身体一直不好,但还是未免惊愕,唏嘘不已!更是甚为痛惜!
郭新民:沉痛哀悼洪烛好友!大地回春的日子,你却撒手人寰,春分会记着你的英容笑貌,记着你的谈笑风雅,记着你的直率豪爽,记着你写下的那些很好很耐人寻味的诗语⋯⋯洪烛兄弟与长治诗群缘份不浅,从世纪之初即来往颇多,当年长治诗歌队伍在中国诗坛蓬勃兴起,诗歌活动频繁热闹,成为当代诗坛一道靓丽的风景。不管是一年一度的"春天送你一首诗",还是各种形式的诗歌创作节会,每每都有洪烛潇洒、帅气、活泼、开朗的影子,他对长治诗群的崛起倾注了诗友良好的关怀和包容,与江平、海斌、成亮、吴涛、太文、志坚、所军等俊杰贤才,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曾倾情撰文为长治诗群摇旗呐喊、击鼓传花……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一个风华正茂、才情出众的优秀诗旅者,怎么说走就这么走了呢?!去年知他突发脑梗病了,因天隔两方,公务缠身,未及赴京探望,原以为住院治疗也就好似一部名牌轿车到4S店里保养保养,默默祈祷他能尽快康复起来,去承载新的生活和使命⋯⋯谁曾想他终究还是就这么仓促、任性而无比遗憾地走了⋯⋯一个优秀的诗人,一位活泼浪漫的文化苦行者,就这么英年早逝,实在是人生之大悲大憾也!作为诗友,惊闻噩耗,让人一整天喘不过气来,真可谓悲从中来,痛断肝肠也!让我不由想起了欧阳修老先生的诗句:"伤怀离抱,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意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非常遗憾中国当代诗坛失去了一颗璀璨夺目的慧星……斯人已去犹忆影,海棠花开魂依旧!让我们以诗歌和太行诗群的名义,向他致以深切缅怀和沉痛哀悼!愿红烛在天之灵与缪斯相随,诗情远行、诗意翱翔⋯⋯阿弥托佛!
中岛:昨天晚上听到洪烛去世的消息就一直很悲伤。一个兄弟走了,我们之间今后的存在,也只有通过诗歌的形式传递了。
刚才和瑟瑟通过电话,我们两个大男人都哭了,毕竟是在北京共同打拼26年的兄弟,或许更在意对方那种干净而没有瑕疵的情感。所以,我昨晚决定对洪烛兄弟不写任何文字的东西,因为那些对于我们之间的情感都是苍白无力的,因为一写,他那痛苦的被病魔折磨时的身体就又浮现在我脑海里,我的文字未免留有他痛苦的时光,因为没有多少人目睹洪烛一年来那种在病魔中被折磨痛苦,尽管他外表依然具有那种“健康”的光泽,但实际上我们在场的人内心却是声嘶力竭的,因为我们已经清楚,即使洪烛兄弟依然存在,他所面对的会是漫长超过“植物”人还难受、痛苦折磨的时期。
在与瑟瑟通过电话后,我决定放弃不写文字的想法,还是写点悼念文字,给予自己和朋友们那种对一个诗人的沉痛怀念,即使他的那些苦难与折磨,也是我们人类所有人需要面对的。

洪烛兄是2018年12月23日当晚参加团中央一个诗歌活动现场突发脑溢血被紧急送十里河急救中心的、我是第三天就赶去医院探望,因为在重病监护所以第一次没有看到,只是和他匆匆从南京赶来的84岁老父以及作家云潇亲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就离开了。
之后我抽空就去看望,哪管一眼也足够。即使是这样,我在漫长的半年里也就看到病中的洪烛7、8次。我每次能够看到他时,都是暗含着眼泪,坐在他床前,尽管是很短的时间,对他已经没有外在感受的身体说上几句,还时长握着他还微微温热的手,我想,他内心一定可以感觉到这些。

我曾经领几位诗人,周瑟瑟、安琪、王长征以及作家,洪烛的好友蒋一谈去十里河急救中心和朝阳医院看望洪烛,可那个时候洪烛还仅仅是病的初期,没有那么可怜,让人过于撕裂的感觉,仅仅是一个躺在床是非常严重的病人。而之后的洪烛所经历的痛苦,让他84岁的老父亲的坚强都再无法承受,看着老父亲眼圈暗含的眼泪,我真的挺不住眼泪“刷”地流了出来。后来每次看到云潇,她的眼泪永远都是“擦”不干的,说一说就哭,她是唯一一个每天一直承受这种“在场”苦痛的人。是洪烛父亲之外唯一一个长陪护他身边的人,云潇一直为洪烛打理生活以及治疗方面的事情。几次我都看着她心里也难过,称她稍微闲下来的中午请她吃饭,算是把她从那种痛苦中暂时拉出来,她吃饭的时候也是情不自禁的流眼泪。在洪烛父亲以及很多亲人来北京的时候,我帮不上什么大忙,也是请了他们吃了一顿简单的便饭,尽量减轻他们的痛苦,我没有其它办法可以做,尽量把大家的痛苦降到最低。

很多朋友打听洪烛的健康及治疗近况,我都是还好敷衍而过,特别是洪烛的最好朋友倪海峰经常打电话或者微信问我,我都是说在康复中,还有在海外的徐舒,也时不时的问我以及更多关心洪烛的朋友,但我无法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他们,我一直在对他们善意的撒谎。

我最后见到洪烛是一个雨天,已经进入秋季的北京,秋雨和落叶让我的眼前模糊。那给时候的洪烛已经在最痛苦的边缘,那种状态------我心理突然吐出一句“还不如死了好,就不这么被痛苦了。”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心里真不想看到兄弟遭受这样的折磨。那一天,我在他的窗前坐了很久,也是在医院看望他时间最长的,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也是我和洪烛兄弟最后一次见面。

由于其它原因,也忙于生计,和洪烛回南京治疗的多种因素,我就再也没有看到他。昨天晚上,朋友邱华栋微信留言告诉我,洪烛去了,我没有感到突然,很是平静,因为这一天迟早要来,而对于备受折磨的洪烛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
银莲: 翻看洪烛的微博,最后一次更新暂停在2018年11月23日,作为相互关注的诗友,我一直在等待他更新重启的那一天。等来的却是他远走天堂的消息:天上多了一颗星星/人间少了一个情郎/烛光忍不住在风里落泪/你笔下诗行滚烫燃烧/照亮生命的黑夜……
刘建彬(心文花雨):洪烛兄北京大学匆匆一见,事隔没有几年您就走了!哎!我见过的诗人又走了一位,祝您一路走好!烛光永照中国诗坛!默哀,三鞠躬!
与洪烛老师的相识缘于2017年6月24日,由中国诗歌网、作家网等为我在京举办的首部诗集研讨暨朗诵会,会上洪烛老师对我的诗集进行了高度评价及爱心鼓励。
末将:他是我“青春诗会”的改稿老师,温和、睿智、耐心,真正的大家风度,真正的良师益友!其间我给他拍了大量照片,都是我建议他怎么摆姿势他就怎么摆,一点“架子”都没有……一个勤奋得忘记了休息的人,一个才思敏捷才气纵横捭阖当你读到他的长诗你只有折服的诗人!真正的天妒英才、英年早逝……我唯有在回忆中默默落泪,默默地怀念……真正的老师,一路走好……、
叶晓燕:今天看到洪烛老师去世的消息,心情一直很难受!回想前几年刚刚在中国诗歌网上发表诗歌,并陆续获得一些小奖的时候,即受到诗人评论家,清华大学教授西渡的点评。以及诗人简明、洪烛等老师的关注。后来几年中简明老师给我和孩子马原,陆续在《诗选刊》上发表了十几期诗歌和评论。让我成为在《诗选刊》发稿最多的作者之一。印有《诗选刊》标志的红色、黑色的围巾�我有好几条。令人感动的是,简明老师临去世前几天还在找我约稿,并把他辛苦建立的《中原诗群》群主移交给我!简明老师是个很有个性的诗人,他是军人作风,做事雷厉风行,不喜欢闪烁,迟疑,拖泥带水,他把群主移交给我后,才告诉我,他确实无力再管了。当时我不知道他已经病得那么重,以致几天后就去世了。其实,当时我想告诉简明老师,诗人思想活跃,群主难管理!我不想接任群主。但是我担心简明老师生气,未感提出**不当之词。不想几天后他就去世了,真的,令人泪流满面,唏嘘长叹。简明老师若是看中你的诗歌,他过一段时间就会主动联系你约稿!一次参加简明老师组织的采风活动,无意之中和湖北前作协副主席谢克强老师坐在一起,一路聊到了方方老师,当时方方老师正在和柳诗人打官司,据谢克强老师说,方方老师性格耿直,有时容易得罪人。再说性格鲜明,**两重天的的简明老师,若是他看不中的诗人的作品,想上《诗选刊》是难上难!有些人找我要简明老师的邮箱号码,我说不知道,他看中了,会网络选稿,或者直接约稿,无需投稿。 有的人还半信半疑。诗人均是性格耿直,不会藏着掖着,为此简明老师也得罪了一些人,受到某些人的质疑和围攻。如今简明老师已是天上之人,相信当年那些围攻他,辱骂他不给自己发诗歌的人也都会冰释前嫌了吧!在这几位老师中,感觉洪烛老师行格比较温和,他寄赠给我他的仓央嘉措情圣,以及写给他母亲的长诗等几本诗集。通过微信知道了他是少年才子,和我的同学时任中央电视台领导的杨晓明,是当年武汉大学的几位才子诗人……不想几年后,看到散文诗人爱斐儿,微信朋友圈发出的洪烛参加会议急性休克晕倒,急需筹集资金开颅做手术的消息,感觉不啻一声炸雷,叹人生无常,自觉尽一点绵薄之力。后来又是好长时间的沉默无音讯,前次欣喜地看到洪烛一袭白衣,面容消瘦憔悴的更新了朋友圈,心想他身体应该是好一点了吧!及时发去问候,祈祷他早日康复,不想如今天人两隔,看到一个个令人尊敬的诗人,都在刚刚迈入知天命之年的这道门坎后,遭遇劫难,急遽离开人世,感叹人生无常,感到无比的痛心哀婉……
冯楚:中国文艺家艺术生态专题沉重悼念当代著名诗人作家和诗歌编辑家、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编辑室主任中国文艺家艺术生态专题人物作者洪烛(王军)病逝。

洪烛是位勤奋多产的诗人作家,在当代诗学理论研究及诗歌散文创作上,卓有建树而深受读者欢迎。在新浪网博客上拥有千万粉丝。

洪烛的诸多文本贡献在于不拘流俗,倡导美文与生活理想的合一。追求唯美与抒情,理性同品味的生活化诉求。其最后一部文本《仓央加措心史》呈现了他的纯粹和丰富的情感同完美人格的语言营造。洪烛被称为最纯洁的爱情诗创造者。

洪烛自两年前在参加文学活动时突发脑溢血倒地后经抢救活过来,但身体一直没有恢复过来,直至在这个春天离世。他六五年出生,毕业于武汉大学。是珞珈山诗派的重要代表性诗人。有诗为证:

2020.3.18


悼念烛的诗歌


想起洪烛

金铃子:去年九月,在山西开会我问洪烛,“结婚了吧。”他说,“会遇见的,每个人都会遇见我的美人迟一些。”现在,他躺在病床上,几个月昏迷不醒他的美人一直没有来

这尘世,总有一个人等不到另外一个人
总有一个人走到冬天
另外一个人还在春天,没有动身


金铃子2020.1.20于无聊斋



█ 洪烛未能抗过一场命运的狂风
——悼念诗人洪烛
谭五昌

王军兄弟,当年你用洪烛
为自己的诗人形象命名
你的心灵一定与闻一多先生
产生强烈的共鸣
你一定想让自己的生命
变成一只巨大无比的蜡烛
燃尽人间的一切黑暗
并且把自己的生命
燃烧成一首烈焰万丈的光明诗篇


如今,你这支生命的洪烛
被一场命运的狂风倏然吹灭了
给我的心灵带来了黑夜里的倒春寒
你曾经说我是永远活着的诗歌烈士
我真心希望我俩在诗歌的道路上
永远一路同行
扪心自问,我们永远不要做什么诗歌烈士
只要充满诗意地活着就好!


附言:2020年3月20日晚,惊闻诗人洪烛去世噩耗,内心震惊,悲从中来,匆匆写成此诗,以抒哀思之情。




█ 人走了而他们的诗留在人间
老巢


洪烛走了
昨晚我翻遍自己的
微博和微信相册
竟然没找到一张与他的
合影。我们相识于
千禧年前后
多次在不同的场合相遇
都与诗歌有关
他属羊,比我小五岁
鼠年正月初一
比我小两岁属龙的安徽诗人
祝凤鸣走了。至今
也没找到一张我与他的
合影。原因之一
是我们起码我认识
来日方长,还有大把的时间
欢聚并留下快乐的
笑脸。今天我巳不能确定
在何时何地
跟他俩见的最后一面



█ 春在烧
——悼洪烛
山杉


郁积已久的春
还是来了
以五彩灼烧大地
你被疼醒
便原谅过往
独自上路
依然高擎红烛
在这个春风呼啸的夜晚
你决定燃尽自己
以更高更亮的烛火
照亮黑暗
照见灵魂
你在人间的故事已经结束
你和阿依达的故事刚刚开始
(20200321)



█ 祭诗人洪烛
左手


1
洪烛,擦肩而过的邻居
用诗,指证灰烬存在
温暖、神圣和尊严
给棋盘上的马解缰绳
让马吃草的影子,悲天悯人
三月,庭前花开花落
洪烛在诗里如常
岁月不惊
一枝一叶,谅解了
雨滴和阳光不辞而别
洪烛知道
活在人间又走丢的人
不会比好诗和好词还多


2
三月,洪烛赞颂阿依达
鲜花竟黯然失色
用黑暗饲养明亮的马灯
爱情,存放在月亮上
用离去修辞,洪烛
世间欠你壶酒
灯光温暖的门窗信守承诺
过客匆忙,家是不约而同的信仰
洪烛老师,疫情防不胜防
岁月静好,在月亮上




烛火在燃烧
——悼诗人洪烛

刘雅阁


你的体内有一团火
把你想说的话燃烧成诗
把你的人生炖煮成诗生活
诗歌的对面一定坐着你
你的旁边一定是诗人


你向诗友们介绍:
“这是雅阁,我们很熟悉的”
而我更熟悉的是你的诗歌
我读你发在朋友圈的每一首诗
从而见证你的洪烛如何燃烧


直到有一天,当血压
高过诗,像半截蜡烛
你扑倒在地——祈祷
像雪花一样刮来,我采撷着
每一个文字,希望把它们
做成药引,注入你微弱的呼吸


你的烛火不会熄灭,为此
你已用尽53年,把诗歌的火种
埋进字里行间——你走了
我知道,我们都知道
这是你秘而不宣的幸福

2020.3.21



█ 送洪烛
南岸


如此地走,不看我一眼
不再看看这冷暖的人间
诗的烈焰
烛光里摇曳的影子
从此再无春天


如此地以青草作伴
留下千年的语言
那万丈光芒里抑扬的句子
那执掌时间的篇章
那伫立身后青史的墓碑


“我还给石头刻上经文。
每刻一个字
都在心里呈现同样的投影”



█ 春风凋敝
——悼洪烛
郭宗忠


这春风凋敝,杨花飞落
这悲从心起的噩耗
三月散尽黄金


这无拘无束的灵魂
这每次相遇的了了数语
一杯薄酒的往事


钟情的诗与爱
你忍心撒手
定是有了如愿的归宿


天堂里没有了名与利
在三月,只有你的笑
我忍不住流泪

2020年3月21日晨



█ 洪烛,诗的心灯
---悼洪烛
冯楚


这个春天
是一场诗歌的祭祀
那么多诗篇
成山成海
弥漫着整个天空
对于洪烛来说
他是最后缺席者
这位纯粹的诗歌圣手
我们的好兄弟
以最为诗化的方式
诗人之死
参加了这一场春天的葬礼
洪烛,诗歌的心灯
我们一起同行
在这春风沉醉的晚上

2020年3月20日于鄂东南仙岛湖冯志德庄记之




█ 凭悼
一一悼念著名诗人洪烛
海河云鹰(天津)
.

为他人编辑上千册诗集的
烘烛老师走了
而他留下的心史和情史
筑成生命不死的灵魂飞扬


忆往昔,与君相识
在北京内蒙古大营帐篷内
你手捧《诗典》细研漫品
儒雅的风度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形象


而今你走了,再也不能共进晚餐
再也不能听你高声诵读
但你的诗行早己在我们心中竖起了丰碑
无论黑夜多黑
相信你的诗芒一定照亮后人前进的方向......

.


█ 追求
——致洪烛先生
往都


天山的星火很远
孤单的王后掀开时间的面纱
探寻母语的刹那,注定永恒绽放
超越生命的价值,我们看得见
纯粹根植于当下,又燃了一把火
没有余生退路,隐伏彩虹的灿烂壮美
无声无息潜入灵魂,从此黑夜不孤单
行走的诗行贯穿你的轨迹
没有诗,你还能到哪里去流浪
那年北京诗社中秋诗会与你最近
你朗诵《阿依达》,然后碰杯一饮而尽
朝阳公园蒙古北大营也成为永久回忆
我渴望撒点野,周游世界诗意人生
我攀附过以诗的名义招摇过市的达人
最终还是被你俘虏,灵魂与肉体释然
行走是你的追求,到哪里
都把柔情深藏于铮铮铁骨

2020.3.21.20:14.




█ 天堂的烛光
——给洪烛
盛华厚

.
在世界诗歌日的凌晨我的书房突然停电
我打开手机寻找蜡烛却惊闻你到达了彼岸
我扶着自己捂着胸口坐在黑夜里
看到夜空一颗无法许愿的流星划过天际
.
作为一位诗人,在这节日离开你是幸运的
作为兄弟,我在黑夜为你离开是痛楚的
我们即将战胜疫情,你却没有战胜病痛
这个春天,你没有告别就去照亮夜空
.
我的诗集《默读》你还需要编审一次
海子诗歌奖的入围你还需要推荐我第二次
作为多年的大哥你这么离开真不够意思
所有喜欢你的诗人肯定都会对你生气
.
但丛丛黑夜让我们这般单身的人拥挤不堪
你像根孤独的蜡烛照亮到天堂边缘
而此刻,我在躲在夜色里端详我们的合影
而此刻,你在天堂是否看到我在夜中悲痛
.
2020321



█ 美丽的幽会
蓝帆


1.误会


你们误会了
人们秉烛时
他和春风商量好
向西  向西  
趁月光微醉
去幽会梦中的情人
那是他心中滚烫的爱


2.仙女

那是他的王后
他爱怜那孤单的滋味
他要去陪伴那个无人媲美
比玫瑰水仙丁香所有花还美的仙女
那是他心中鲜活的爱


3. 诗笺

诗人  你们不是会写诗吗
那就快送诗笺为他祈愿
别失去这千载难逢的夜晚
3月18日  月朗星稀  
人间妖魔已散  
口罩已成多米诺骨牌
心无挂碍  飞向西天
去拥抱那会眨眼的花王
——倾慕已入的阿依达
捧起那张最美的脸
那是他心中永恒的爱

2020年3月20日子夜



█ 骨头
——致诗人洪烛
乌良海(内蒙古)


六十年的老鞍子是木头的骨头
六十年的老马是荒风的骨头
至于你的诗歌
是那八十年代诗歌的一段骨头


2020年3月21日 阿拉坦额莫勒镇



█ 致诗人洪烛
马丽


你是憨厚的阿牛哥
你有着
阿依达的微笑
你深爱着
那个月亮之上的女人
阿依达

2020.3.21




█ 诗的火焰
——悼洪烛老师
向墨


我用最安静的词语 安抚这个
突然受伤的夜晚


让一场泪目潸然的大雪
掩盖迅疾而尖锐的痛


“没人碰她 她的心还是碎了”*
如果一枚花瓣复活 那肯定是诗的火焰


(以上仅为部分)

「编辑:曹轶 荐稿:马文秀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ufile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人

诗人

主题:659 | 回复:1288

精彩直播
陈德兴组诗 (中国)

古风 题"腊梅" 作者陈德兴 2018年1月4日 冬梅花迎寒风冽, 树茂枝盛吟诗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553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75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558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5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93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39

陈喜瑞

发帖数:1561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