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发表于: 2018-9-2 00: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EE4CD3A-AD24-4DB0-A63A-29225060F7F6.jpeg F8BA7A46-B1BA-4F06-8D1A-6C936B86A5A3.jpeg

《大篷车:当代中国诗歌》,全英文,共204页, 收录了中国当代二十九位诗人诗作,由金重编辑,翻译,插图,排版。美国幸存者村庄书局荣誉出版。

亚马逊网站订购:  
https://www.amazon.com/Caravan-Contemporary-Chinese-Poetry-Translated/dp/1542517427

原价:$20美金。优惠价: $14.99

金重,原名郭钟,1962年生于哈尔滨。1989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学硕士研究生专业。 1991年来美至今。金重写诗,画画,译诗,种花养牛。

金重编选、翻译
《大篷车:当代中国诗歌》2017年在美国出版发行

美国独立节色彩缤纷的礼花照亮圣地亚哥幸存者村庄的夜晚,《大篷车》漂洋过海,抵达了故乡,抵达了金色阳光下的北京西三环,抵达了“北外之外”。 与此同时,在荷兰鹿特丹, 汉学家柯雷教授打开刚刚收到的大篷车,赞叹道:祝贺你把木头做成了船。他的第一句评语是:你的选本,和其他的书都不一样!是的柯雷先生。别人编过的,金重再编就没意思了。中国诗歌进展之迅速,成熟之程度,已远远超出那些已经出版了的当代中国诗歌文本。而真正的好诗,正如诗人横所讲,那是一座黑拉望岛屿,你在地图上找不到。那么作为一位汉译英翻译家,要介绍给世界的,正是这些西方读者在地图上找不到的诗人。金重在前言里这样写道: 本书给世界提供了一个窗口,让人们看看中国诗人们究竟在写什么。三年的风雨和阳光,三年忙忙碌碌的生活,大篷车,木头已做成了船。2017年6月4日,大篷车一书完成。2017年6月11日,大篷车登上欧美亚马逊。2017年6月19日,大篷车被亚马逊推荐为中国诗歌新书榜首。2017年7月4日,大篷车抵达中国首都北京城。

0843B9FA-06C4-437B-AEA1-3FCBAC709A92.jpeg

二十九位入选诗人作品选登


单元十三


晚上像一个裸体
从门缝渗进来的风
也像一个裸体

它们向外渗透出
微亮着的凉意
像休息
而不是睡觉

有一些空气的曲线
还有一些挂露
羞涩的植物


故乡
典裘

我恨你的忧郁
打开窗子
打开一百多个窗口的火车
湘江清澈无影
一排南归的鸿雁飞过

绿皮火车漂泊成白色
那候车的人,还在小站等


中国小麦
梅老邪

中原大地
沃野千里
夏收小麦
秋收玉米
房价两三百块的时候
它们五六毛
房价一千多的时候
它们六七毛
房价两千多的时候
它们七八毛
房价三千多的时候
它们八九毛
房价一万多的时候
也就一块钱
现在很多地方的房价
两三万了
它们才一块一


春被
瑞箫

松绿色的春天
此刻正停在我被面
鸣叫

古代中国的春之声
花鸟虫草鱼龙
百子图

母亲的祝福像一片温暖的天空
此刻正覆盖着
我和我的孩子

2015.春


旅行到了斯诺伐克
秦菲

旅行到了斯诺伐克
导游对我们说
这里办各种手续会慢一些
斯诺伐克前身是社会主义国家


秋夜
指纹
     
在夜半
我听不见自己的喘息
万物都屏住呼吸,听凭黑暗的队伍通过
他们踏着大屋顶訇訇然行进,他们行进于半空
我从来不与比我庞大的力量对抗
我只是纪录下他们的踪迹,告诉你们
有这样一支黑暗的队伍,他们未曾远去
他们还将回来,在我们头顶反复践踏。


向死而生
曾宏

我的眼前摆满石头
山的肌肤
杀戮后的碎片
我将它们摆放一块
又分别洗刷
雕刻,打磨再组合
让它们看起来
有复活的企图

我知道所有努力
只在于自欺欺人
真相不可能被设计复原

我将一刀一刀地
解剖肉
而试图达到灵
这似乎是不可克服的事情
却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正如我们活着
向死而生

2016


我爱你
余秀华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
这人间情事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
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
提心吊胆的春天


重读茨维塔耶娃
茉棉

草叶上的露珠改变了主意
不是,从来不是
风向的束缚
如果再一次写你
不会太多抒情

在一群纷涌的染色体一样迷乱的词语里
找不到最精准的
那又怎样,玛丽娜
对于你
也许只挑一个“——”
就足够


避难所
楚雨

它缠裹着石膏
早晨被切割成五段。
用黄色涂料把门窗都漆上
一遍。柠檬水不加糖
他小心地往全麦面包涂上蜂蜜
喜怒憎恨。必须学着容忍
包括报纸上所揭示的
真相。


积雪学入门
臧棣

雪很厚,厚到你
甚至会同意我们做过的梦中
已经有了最好的答案。

很厚的雪将你圈回到
人类饥饿的核心;但假如你不饿,
雪也可以是最好的玩具。

雪的乳房辽阔而冰冷——
不论你抚摸到什么,你的脑海
都逃不过一只白蚂蚁的独裁。

还是静静的观摩容易产生
比真理还净白的感觉:
有些人始终呆在雪的上面,

从未令诗的不朽迟疑过半秒种;
有些人则活在雪的下面,
靠咀嚼树根,和你保持密切的联系。

           2016年1月7日 Johnson


最初
童蔚

最初,一个孩子的泪水
定格在冬窗前

大地埋入一位老人的心里
他情愿抓牢夜晚的温暖

最初——是大地上
有人洗着雪海里冻红的脚趾

最初就是最终
埋入冰雪文字中

没有见到光明
没有见到更为广阔的
田野——《战争与和平》

却在我心里
踩下足迹的弯延

最初:一个孩子内心的战斗
是一部合上的书;
居住的地点
是一座未敞开的城

在消失之后
在重见之前

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重塑金身
赵俊杰

为了躲雨
我走进了一座破败的寺院
一尊佛陀
四周围了脚手架
有工匠在一边抽烟
屋顶漏进来的雨
噼里啪啦
打到佛陀的头上
雨水顺势流淌
流遍了
刚刚重塑的金身

2016年6月12日


低处的风
草钤

并无根据
蜘蛛罗距离豆娘的花茎很轻
距离是很轻的
的确很轻
轻得谁都不知道谁已经如此存在
窗子高悬    割出
一小片光
骨髓一样澄澈
她躺在数也数不清的缠罗里
抽泣
死去

低处的风
像闲言碎语飘摇不定
一些垂泪
渐渐隆起的小乳房
山樱桃样
闭紧了红嘴唇


秋绝
西棣

秋天深了
我在田野上
越挖越深

最后
秋天将我埋葬

秋日的道路
无限漫长
我在路上

走着 走着
最后将自己走没了

秋日之水
抱着曾经满载黄金的
大船

抱着 抱着
就和薄薄秋霜的故国一起下沉了

2009.11


极地之境
安琪

现在我在故乡已呆一月
朋友们陆续而来
陆续而去。他们安逸
自足,从未有过
我当年的悲哀。那时我年轻
青春激荡,梦想在别处
生活也在别处
现在我还乡,怀揣
人所共知的财富
和辛酸。我对朋友们说
你看你看,一个
出走异乡的人到达过
极地,摸到过太阳也被
它的光芒刺痛


孤独的歌唱者
纳托




这里
歌唱
歌唱
这世上
唯一
        的



如果或此刻:致羅迦
宋逖

如果禪觀完全融攝了藍天。雲的椅子卸下那無名的
為救度母送上七朵嫩葉的俄國女子

她光著腳
在阿德赫鎮她告訴我她叫阿麗莎

蘋果有著海安靜的此刻
一枚被吞吃下去的黑櫻桃有著更安靜的片刻
你片刻的唇
說白光中的啊



在挪威航班我看到妳
攜帶禪修墊走出出機口
這早上的出口
那些匆匆而過的人群如同更晦澀的行囊
代替你走
而你代替他們禪觀

在Madrid的新年
有十二個新娘走在你的左邊
一個舞者使用收音機在試圖拖延藍天之此刻。

2017


麻雀
木头

谁送来礼物
五月的早晨,你的鸣叫是雨
隔着护栏和玻璃,不能丈量的欢愉
你始终是你,灰颜色的身体
如果我向前,你仍不退缩
那么进来吧,进来我疯狂的居所
我写字,你唱歌


脑木根草原上的星空闪烁
凡斯

我盯着黑乎乎的天
死静死静地让人神往
星星
密密麻麻
密密麻麻
密密麻麻
我从这一头望到夜空的那一头
没有一处没有星星

2016.12.21.


我们都曾有过美好的往日
——给过了50岁生日的人
骆家

也许生活欺骗不了你,五十岁的人
那些往日都曾有过的美好回忆
十字路口垃圾桶上趴着一个流浪汉
看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昏睡

他的脚和裤腿被塑料布之类的垃圾
臃肿地绑在一起,粗如象腿
你能想到人生有多滑稽就多滑稽
而他们迷惘的眼里都没有忧郁

萨特磨坊的那块金子如果不被更早地发现
金山不会落得如此旧名
比起码头那边的晨跑者,街角
年轻白人乞讨者有一点懦弱,还有一点自恋

对待纳帕谷的葡萄酒,你说要轻拿轻放
像牧师对待圣经或田野上的追逐
而我已想不起这是不是哈代的名言
“当我老了,我还能活在你的世界”

2016.2.19,旧金山Sutter街489号


先把死亡喝醉
潇潇

告诉所有飞翔的植物
敲开,粒粒羞涩的青稞
花朵与我有了酩酊的冲动
酒杯摔倒
一阵疾风,大醉不归

青稞酒飞起来
寒冷开始后退
心像炒热的怀柔板栗
剥离嘴巴,吞吐真金白银

我已认不清这个表面光鲜
打过蜡,添加苏丹红的泛毒时代
只醉给高原的天空
醉给一片远离枝头的云朵
邀请无穷星子落座

从灵魂的缺口一路小跑
哼唱镀满月光的花儿,先把死亡喝醉
坐在词语的台阶上
我要册封:青稞为王蝴蝶为后


别在站台
梁平

这世界没有站台肯定好
可以少许多别情
少一些秋风秋雨的景致
夜色遮不住视野
苦绪来临
你的车票指向遥远
一座城在手里摇摇晃晃
另一只手握紧站台,想哭
站台在我的手里捏成另一张票
不能远方
远方不承认站台票的抵达
渴望抵达未可
不愿抵达的又将如期而至
别在站台有点残酷
别后的感伤
无疑,弥漫我的守望


幸存者村庄的月亮
书香

幸存者村庄的月亮
是半个柠檬
有点酸
有点涩

如果想家了
你就把它种进土里
用思乡的泪水浇灌

随着晨曦的光
它会长成一颗相思树
傍晚,故乡的月亮
就挂在枝头  


一大碗蓝天
庞华

在华山道观
向一位道长讨水喝
他递来一大碗白开水
我接过的时候
看见水中的蓝天
我一饮而尽


嘉陵江
金铃子

嘉陵江张大嘴巴,在长声嘶鸣:众生好难度哇
江水晃动
我爱,给我小园儿,给我两三亩地
我种桃花, 种江水, 种那些直上青云的
天崩地裂与苍茫。


地坛公园
树才

寂静的公园有人咳嗽
百年桧柏正被起走
更年轻的一代等待迁入

四月暖洋洋,懒洋洋
一个儿童搂着母亲的细草腰
随一辆自行车驶向公园深处

到处是嫩芽,鸟鸣……
有人散步,有人挖坑
两千年所剩无几
春风抚摸凉亭的枯骨

到处是挖,挖,挖……
倒霉的是人,受害的是树
天空在草尖上气的发抖

只有几个懒散的小民工
不为所动,他们斜卧在
朱红墙根下,晒着光脚丫


父爱
潘洗尘

女儿越来越大
老爸越来越老

面对这满世界的流氓
有没有哪家整形医院
可以把我这副老骨头
整成钢的

——哪怕就一只拳头


东方艺术品
金重

彩云,若金丝扎成的发卷

天空嵌入花瓶
梦里蓝色的宝石

一千里路围绕瓶身
却是咫尺的距离

优美的腰姿里,可盛水,或插花
或只求一团黯淡的秘密

微光闪亮的的黄铜
衣着丝绸的珐琅
凉意的臂膀
却曾来自凤凰涅盘的热焰

如此浑然:转动一下
便是另一番风景
再转动,箫声响起……


[部分入选诗人肖像,金重,绘]
F01CBB49-C499-4A16-B087-C8398681E898.jpeg 128E497F-C98E-478B-9FC1-929034BDA87E.jpeg 0B21AD34-326D-469F-9763-0B4B191B44E2.jpeg FCD5C739-438B-4490-98E4-52F6FF221A66.jpeg 02C73C49-F116-470C-8403-A2B7D3B76A51.jpeg 1D7769AF-8E11-4488-9AFC-9C607C50A34D.jpeg E4FD0BB3-8030-4509-85A2-C543F45ED606.jpeg B86F3360-FBBD-4C84-ACF3-AFA08AB1A648.jpeg 4FCB44A6-DF91-4510-8F4C-1CEF90427C2A.jpeg 8FADB35F-D0F3-4906-85CF-6B0201AA06D4.jpeg F2D1287E-0CA2-4B11-87C5-E2C4C07DD6AE.jpeg 135F2BD8-60F5-4D91-86DA-EED55832AB62.jpeg 13A061BC-20EA-4DBF-84EF-AC5E529DB71D.jpeg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讯

诗讯

主题:13 | 回复:26

精彩直播
孙树娟

孙树娟, 笔名:兰馨幽幽,天津滨海新区塘沽街人,祖籍陕西渭南,天津市作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缘园阁主

诗歌主题:1667

杨瑞福

诗歌主题:403

月光雪

发帖数:3714

石梅

发帖数:2593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1729

缘园阁主

发帖数:1667

孙国福

发帖数:962

木月星光

发帖数:875

心静(喜娟)

发帖数:838

劳士诚

发帖数:736

牧野

发帖数:695

李贺(四平)

发帖数:66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