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admin
发表于: 2021-1-14 18: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将诗歌写成心灵景象
                  ——王传华先生在济南市园林局周三读书会上的言谈提纲

      王传华1.jpg
                                                             王传华先生在发言
    开场白


    各位诗友文朋,晚上好。
    疫情原因,加上陪护老夫人,我已经一年多没参加文学艺术社交活动了。
    昨天,受诗子郝俊美女士邀请,盛情难却,我同我儿子王川来了。听王川说,咱们这个读书会,在济南市园林局李炳锋书记的倡导关怀扶持下,已经坚持了10多年,很是令人钦佩!在这个每周三晚上例行举办的读书会上,经常听到名家的声音。我不是名家,我只是一个业余作者,真的。
    读书好。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有句名言,他说:“好书读得越多,越感到无知。” 可我们现实生活身边的芸芸众生,也有一句名言:“不读书,遍知天下事。” 所以,我们这个民……唉!
    我这个人,有点文牍主义。鲁迅先生说:“浪费时间,等于谋财害命。” 为了节约大家宝贵的生命时间,我写了个言谈提纲,在这儿念一念。
敬请各位参考,指正我。


……………………………………………………


    A,引言


    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著名学者、文学评论大家、茅盾文学奖评委张清华先生,最近发表了一篇长篇文学专论《如何将现实经验升华为精神性命题》,他论述的是小说创作问题。而诗歌作为文学的眼睛,与小说之间,只是表现形式的不同,它们的审美精神是一致的,是相通的。
    清华先生的评论主旨是:“文学永远不是可以看得见的现实,而应该是难以言寓的精神现象”,一种“精精的寓言”“灵魂的故事”。真正的文学,不写“圣人的骷髅”“概念的躯壳”;真正的作家,“不是临摹堆砌现实的作家,而是一个具有真正精神和灵魂深度的作家”,书写出“人性的幽暗”和“内心世界的景象”。
    这些论点,对于新时代的中国文学创作,可谓是大道之言, 神谕之论。
    我认为,他的这些论断,同样适用于诗歌创作。


    B,我为什么点评郝俊美女士的诗歌


    有三个缘分。
    第一,人缘
    2015年8月,俊美在她主办经营的德贝花园文化餐厅,主持举行了一次诗歌诵读会。
    桑恒昌先生,王勇先生,我们几十位文朋诗友出席。最后,俊美一反高昂阳光基调的诵读模式,而是从心灵出发,娓娓道来,犹如泉溪淙淙着涟漪,涡漩,流淌,吟咏了她的诗性化的散文,那芬芳美净的氤氲之息,立刻熏染了我。
    一位才女!
    ——我心仪的想。从此,我们在网上开始了诗文交流。
    第二,乡缘
    后来,得知俊美,她是在白云湖边长大的;而我老夫人,她是从明水旁走来的。她们都是章丘的女儿,尽管是两代人,有地缘之亲。我这个人,很注重乡情。于是,心灵深处产生了一种一一“近乡情更怯”“他乡遇故知”的情感冲动。于是,开始关注郝俊美的诗歌。
    第三,诗缘
    实话说,郝俊美的诗歌,算不上多么现代主义,更离后现代主义、先锋派有很大距离。但是,她的诗却是爱情的一一疼着,美着,真着彩绘的心灵景象,倾吐的精神寓言,拨弹的青春交响,有些还敷着些许童话色彩。总之,是一种爱的溪流,美的徜徉,“豪华落尽见真淳”的氤氲……
    ——这就够了。
    尽管,还有些清浅。我倒是觉得清澈的浅,比浑浊的深好。当然,清澈的深更好,可以有蛟龙戏水……
    一个评论家,要想点评一位诗人,光读诗远远不够,应该对评论对象的经历和身世有所了解,只有洞悉了被评者的生存背景和人生故事,那评论起来,才不至于走调。尽管,对一首诗的点评,“往往100位评论家,就会有100个哈姆雷特”,这是我的诗友现居爱尔兰都柏林的新潮派诗人明珠女士说的,不无道理。因为,评论家的眼光长短深浅不一样吗。
    俊美,曾就读于山东大学新闻系毕业。上学期间作为美少女的她一一像一位仙女,却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失落的痛苦经历一一她的处女作诗集《行走花间》发表的50首诗歌(还有一首分量很重的《半夏》及点评,遗憾的未收入这个集子里,她说,待下一部诗集出版时再补遗吧)就是她隆情袒爱,血着,泪着,美着,醒着,离思着,念想着,美幻着,疼痛着,微笑着,诗性哲慧着一一倾吐讴吟她打灵魂深处,打捞过滤提纯出来的诗性的一部意象化的“初恋史”。
    时间关系,在这里,我就不展开分析了。书中都有了,大家读一读就知道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兴许诗友们阅读后,有更深层的审美感悟和发现。
    我要强调的是,俊美没有被现实的初恋的经验所累,而是自觉意识地把它转化成了一种心灵精神现象,一种海拔人生的永不贬值的生命财富。她有时感情很脆弱,读着,写着,思想着,不知不觉就泪湿春风;而更多时候,她即使心痛着,情殇着,也总是把微笑一一这人世间最美的表情,展现在时空里,像夜晚微笑天宇的那弯新月,给拉上黑幕帘的人间,投以甜蜜皎洁的光辉。
    一天夜里,我竟然在梦中对她说:“俊美呀,你是蒙娜丽莎的女儿吗?可你比你丽莎妈妈美丽多了……”
    是的,俊美她在诗中,从爱出发,蹙眉凝目而又甜甜微笑着纸笔书写着的一一那种敢于解剖人性弱点和升华人生强势的执着精神,是值得礼赞的,也是应该效学和光扬的。
    这与她的智慧修为和事业有关。特别是她从事的插花艺术事业,成天与千姿百态、争奇斗艳的鲜花对话交心,谈情说爱,无形中为她的爱情诗,镀上了芬芳馥郁凝神俊俏的光芒。是的,生存环境,往往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郝俊美女士,现在是国际插花艺术设计大师,也是一位巾帼名士,社会活动家。我希她的诗歌,在爱情的芳园里,像她的花艺事业一样,今后写出更多更美更芬芳更雅丽的一一爱情的寓言,灵魂的故事。


    C,引申话题


    由爱之痛生发的美,是诗歌的心胆。语言,则是诗歌的眼神。人们通过眼神,洞悉诗歌的生命、灵魂和精神状态内心世界及其美学价值。“诗人是创造语言的上帝。世界上如果没有诗人,人类语言就会死亡。” 这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张炜先生,在评论一位年轻诗人诗歌的文章里说的,刋登在《联合日报》上。可见,诗人多么神圣而又伟大。诗人们,可别辜负了张炜先生的加冕和厚望。“诗做的人” “上帝派到人间专门写诗”的桑恒昌先生,在他的“诗观”里写道:“点中真穴,寸铁杀人”。前几天,我们电话交流时,对诗歌语言,形成了这样一个共识:要缩水晾晒,焙烧炼丹。恒昌说,将一套诗集,写成一本,一本写成一首,一首写一行,一行写成一个字。我们认为,诗歌语言在运行中,要用减法除法,不能用加法乘法。一旦反之,诗意就水溢泡沫化了。这是许多初学诗者,最容易犯的大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就因为被传统的固有的语言模式和逻辑思维一一现实的语言经验捆绑住了,不能觉醒意识的让它浓缩升华为心灵精神语言所导致的。出路,就是让语言通过审美创造一一意象化,精神化,空灵化,禅道化,让人只能意会,难得言传,从而,开阔联想空间,实现诗歌改造净化人性的使命。
    俊美的情诗,都是短诗,但短而不空,意味绵长。这,也是我点评她的诗歌的缘由之一。桑恒昌先生正在筹备出版一部诗歌与书法对照一一珠联璧合版本的《新诗绝句》(114首),从古典走来,每一首四句。我想,伴随着时光的迅跑,人们阅读欣赏的习惯节奏,大大地缩短加快了。芸芸众生喜欢的多是短小精悍的诗歌。故而,这种短诗,容易民本化地走进寻常百姓家(就如同唐诗宋词),以发挥它最大的美学效能和审美价值,引领人们的联想思维空间,更加地丰富起来,智性起来,神谕起来。
    我相信,俊美的短而富有的一一爱着,痛着,美着行走的情诗,会有更多的读者,特别是韶华怀春的年轻一代的倾心和喜欢。
    就诗歌语言形态的表现,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马启代先生,则在专论桑恒昌先生的诗意人生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寸法论”。这都是血指诗歌语言的凝炼、提纯、晶体化的表现形态,是多么得重要。诗人,不是现实生活经验语言表象的重述者,而是“创造语言的上帝”。那么,创造的语言,是一种怎样的语言格致和形态呢?我个人的理解,就是打破传统语言固有模式的束缚和沿袭平衍的羁绊,让它意象化一一让它异化变形升华为一种心灵景象,亦如张清华先生指出的,一种“精神性命题”,一种灵魂的语言。
    这种语言的创造,不单纯是依赖于一点儿突发的灵感火花就可以点燃的。它是需要诗人的智慧,悟性,思辨,阅历和经验的积累而逐渐形成的。只有这样,灵感的火花,才能爆燃成诗的大火,给寒冷送暖,赐黑喑以光明。
    郝俊美女士,正在探索着,寻觅着,行走在这条永无止境的一一簇拥摇曳着五颜六色芬芳的花间路途上。


    借此夜晚的灯光,我想表明一下,在郝俊美女士的处女作爱情诗集《行走花间》里,我的那些评语,说得更准确些,大都是“读后感”,感性多,理性少,皮肉多,骨头少,最多起到一点儿拂尘搔痒、拨挑灯芯的作用,起不到学院派评论家那引领性和预见性的高理厚论的指导效应。
    ——愧对诗子俊美了。
    借此,我还要拱手谢谢俊美,几年来,研读你爱的,疼的,美的,朴真的,充溢着青春气息的诗歌,我好像真得像桑恒昌诗兄说得那样:“脸上长满老年斑 心上长满青春痘”了!于是,我要武断地改动一下李商隐先生的那两言绝句。
    他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我说,莫道近黄昏,夕阳无限好。
    这样改动,李商隐先生会不高兴的。因为,我是在自我安慰,有表层的歌颂性嫌疑。不管怎么说,每每鉴赏郝俊美女士的情诗,我就走进了爱的年轻,忘却了美的衰老。


    一个善举,几句鼓励的话,往往能推出一个天才。《长河论丛》主编马启代先生,为出版郝俊美的处女作诗集《行走花间》,花费了不少的心血和精力。他令其子作家、诗人马晓康先生亲自主编,这种梯桥精神,令人钦佩。让人间多些再多些梯子和桥梁的精神吧。
好了,时间就是生命。不浪费各位文朋诗友的宝贵生命了。
    谢谢!


                     2021年1月13日 晚发
      王传华2.jpg
                                                      王传华先生与作者郝俊美合影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袋qaavz
发表于: 2021-1-14 18: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庞珍
发表于: 2021-1-14 20: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上午,就等着分享呢,终于等来,谢谢!受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长河新书

长河新书

主题:9 | 回复:21

精彩直播
《时感》 图文/多福马哥(中国)

时感 图文/多福马哥 昨日惊蛰风满天 古传必有倒春寒 今晨零下十三度 验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6363

罗志海

诗歌主题:3625

石梅

发帖数:12880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6363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6

罗志海

发帖数:3625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76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田间识字翁

发帖数:2232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