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朱曦
发表于: 2021-3-3 17: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曦 于 2021-3-3 17:59 编辑




闲言碎语诗创作

朱曦/诗说


    诗亦如文,当求悬念;使众博客的眼球为之一亮,继而纷趋阅之,这样才能实现作者欲以诗歌教化世风的企图。那么,悬念在哪里呢?在诗题上,在诗眼里;所以,凡诗者,在构思创作诗歌的时候,首先应当在诗歌标题制作上挖空心思,像精心烹调小鲜一样,制作出读者一看就馋涎欲滴的标题,让他们闻香而动;同时,要把你诗的思想性、艺术性这些佐料配齐配全。但是要切记:诗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不是漫无目的堆砌辞藻,让人观之如入五里云雾,而是要字斟句酌,潜心追求文字表现的物象与企图营造的那种有价值的心中意象之间的亲密关系,力求恰到好处,让人阅毕拍案叫绝。如此,是为大诗。
    诗人和读者,如石子与湖海:诗人的文字是石子,读者能够进行再创作的形象思维如湖海;因此,诗歌一旦挣脱出诗人意识的囚笼,从笔尖逃入人类的心目之海,那就自然而然地产生出“一石激起千层浪”的阅读审美的互动效应。读者将会以诗人为他所造的意境,在自己那浩如海洋的形象思维空间展开无穷无尽的联想,继而再造出与诗人赐给他的诗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新的意象!这一点,水色紫烟女士真是了然于心,运用自如的!可谓诗坛上以简练文字煽情的高手。
     纵观当代网络诗坛的所谓现代诗,大都只注重思想感情的自由发挥而不顾及诗歌的音律和音韵之美;放弃了诗之所以为诗的标志“节奏感与韵律美”;恰恰,在这一点上活宝贤弟做到了:从其诗里面可以看出,诗人在人类的可以无限遐想的形象思维空间抒发自己那深沉宏阔的思想情感的同时,严格遵守着音律、韵律与思想情感有机互动、流泻的和谐美;一点也看不出顾此失彼的痕迹,真诗者也;不愧是遣词造句抒情言志的妙手。

    文学是人学,是作家通过自己的明白如话而约定俗成的美妙语言,创造人人心中有而个个笔下无的美妙精神意境,以净化人类灵魂、提升人类思想情感品位的为大众服务的一种高尚的精神活动;因此,作家抑或诗人,不写则罢,一旦要写,就要让读者能够通过自己的语言透视自己的内心世界从而让读者认同作家自己对自然人生的感悟与解读:只有这样,作家和诗人的一切文学创作活动才能够充分发挥文学对社会人生的审美教育功用,真正实现作家的社会担当义务。在这个意义上说,作家、诗人的作品中的语言,一旦偏离了现代汉语语法规范中关于“约定俗成”的基本原则,遣词造句如梦呓之语让读者不知所云,那么,文学就只能成为作家诗人自个儿的读者大众无法接近和揣摩的小家碧玉。
    在诗里,诗人选择了一些冷色调的物象,诸如“飒飒的雪与泪”、孤寂的我与树、白纸一样的素面等等,形象地表现出了文艺美学理论家司空图在《诗品》中所要求的那种“冲淡”的意境,很好。         ——读博友诗之后的留言
    读博友散文留香原创散文《生命的荒原》时的留言——
    诗人通过自我感觉解读自然,并以其独特而优美的语言创造出来的精神意象上的荒原;这种创造,不是诗人对自然(荒原)的简单的复制,它通过诗人的艺术改造之后,已经升华为既是诗人自己精神感知的荒原,又是具有人类(主要是读者)精神可以共同感知的荒原。所以,这首诗,有多少个读者就会产生出多少个荒原:视力好者,看见清晰的“荒原意象”;视力差一些的,自然就看到“模糊意象”——这就是文学创造与文学欣赏过程中常常发生的审美差异现象,属于正常现象。
    人类从远古走来。文明的根本标志之一,大约要首推穿丁字裤,也就是阿宝说的那个意思:给地狱上一道门盖一块板给马戴一笼头。中国的科学文明发展水平与老外相比,无论是靠前抑或赶后,历来总是闭着眼睛沾沾自喜地数着火药、罗盘之类自称文明之邦的,包括”粮食关”时期国民们饿着肚子玩“洋火”点烟的特殊年代,也是这般自誉的。这其中的寓意应该有“中国比外国文明得多!”     但是,从阿宝的“裤子题材小说”里面,看到的事实似乎有所例外:蓝眼睛的英国留学生琳娜美眉,听到别人问穿裤子几条的话,尚且脸红;而我们国度里面那些“肥沃的土地”却不兴盖塑料薄膜种大棚蔬菜......哈哈?        小故事,触及中外文明大主题!妙哉!——读小说家一代活宝小说:《你穿了几条裤子》时的留言
    读一代活宝原创小说《男人最后的声音》的推荐语——
    在自然力的面前,在世界被洪水吞没的环境中,人性回归几近自然状态,曾经耳濡目染的金钱、权力、名誉、地位、阶级等等关乎社会人生的价值观念,已经在一张摇摇欲坠地漂荡在肮脏龌龊的洪水中的床上,产生了质的异化,以往的一切人们求之不得的东西,在这张“床”上已经变得一文不值,人伦观念等等都必然地发生着变化——这在阿宝《男人最后的声音》变化里面可以看出来:人在痛不欲生抑或临死时常常呼唤的”妈也!”也变成了“我的女人啊!”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本意识”至高无上的“母子人伦亲情关系”已经从四书五经中裂变出来,变成了最后的男人的声音——“我的女人啊!” 华夏5000年的封建文明濡染成型的中国人生观、人伦观、价值观、世界观等等,在这里——这张肮脏的“床”上,已经被撕扯得面目全非!小说意境深邃、意蕴丰富!是一篇呕心沥血的好小说。
    读一叶知秋博文的评语——
    感情底蕴深厚!网易文坛的希望!诗人以超越自我的精神觉醒为起点,站在人类的超越现实的爱情遗憾的高度,用自己的作品,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对生命和爱情遗憾的本相思索的深刻性、典型性和创造性。作者完全具备了优秀网络诗人的特质;从诗里,我们能够深切地感受到,诗人对人类爱情必然存在的遗憾的深沉次思考和真情倾诉。
    对公安文学评论家张友文的评论——
    时下的文学理论界,有的所谓“文学评论家”,大都喜欢追风赶时尚写一些故作高深的文学评论文章,本来三句话能够道白的,但他们为了多赚稿费而做出“装猪吃象”的模样——把文章写得又臭又长,形似大作,字数亦多,实则是加水,假其名而哄润笔,没有多少能够实实在在指导中国文学尤其是中国公安文学的货真价实的“绝招”;他们自己和稀泥骗稿费不说,还误导着神圣的文学事业的快速健康发展!当然,这是社会拜金之风在文坛的必然反映,不能把全部责任归其一身,此乃国之不幸,文坛之哀!但是,我从公安文学评论家友文君的字里行间看到的却是言简意赅、质朴无华、剥皮见笋的、不摆花架子的文人风骨!可以看出,他想用自己的不懈努力,正确引导中国公安作家突破目前公安文学创作的狭路与迷途。
    毫不客气地说,我认为中国公安文学创作成绩在中国文坛上的地位是不景气的,还没有30年代日本的推理小说的创作的成绩:泱泱大国警察文坛如此疲软,有点让人感觉不是滋味。所喜者,友文出,公安文坛之幸也!我们有理由相信,凭着张友文的执着与勤奋,他肯定会进一步提升自己统观整体的能力,在把握微观作品的基础上为公安文学的更好发展提出真知灼见;他肯定会进一步拓宽自己的视野,走出公安文学相对狭小的圈子,将公安文学放置在整个大文学环境中去考察,使其发出更响亮更有力的声音。 张友文可谓公安文坛伯乐,中国文坛福音。朱曦为中国公安文坛得贤良贺!
    电视剧《营盘镇警事》,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警察机关企图塑造却还没有塑造成功的独特典型,是独特典型环境中的独特典型形象。这样的派出所,是中国警察机关的楷模,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经过60多年的苦心经营,直到现在我们的大多数派出所都还没有达到这种精神境界,悲乎。可以看出,该剧的作者与编者,可谓“知我警察者”也。
    能够钻心透骨的,是文字;能够挠痒痒的,普通话。我看见写字的可以成为大家;但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说普通话说成大家的。所以,我就产生了一种想法:迷恋写字的人适宜坐山开矿;普通话说得好的人,可以跑江湖卖耗子药......
    读贾平凹的《带灯》——

    贾平凹不是为创作而带着所谓的“任务”去体验生活,他全然是把自己泡在生活的血液里面;这血液,已经沁其心,透其脾;所以,他的思想及其笔下的文字散发出来的,不是象牙塔里面冒出来的假斯文,而是这血液的浓郁的味道;从而营造出了环保型的典型环境和典型形象!
    鲁迅在《秋夜》里面说的"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话我觉得充分说明鲁迅不但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而且还是一个合格的摄影家;如果我们能够用摄影家的眼光观赏鲁迅的《秋夜》画面,那就不难看出: 前半句“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 ”,是远镜头处理出来的画面;后半句“ 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则是用近镜头拍摄出来的画面。一点也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甚而至于说这句话不合情理;如果硬要冠之以“不合情理”,那我只能说,他的这种独特语境不符合常人的审美心理或者理解力,而在摄影家的眼里呢,他这句话,恰好是在乎高人情理之中,出乎常人意料之外的精言。
    如果有抑郁症,那就去远行,像那个叫做羊羊的那样,用心体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然后静下心来,以情思和自然对话,做一番拟人化的写作;这样,你就会深切体会到情漫山海、神思飞扬的美妙意趣,从而返老还童,常青不衰!
    我们精神外部的物质世界的扑朔迷离和不可捉摸,决定了人生永惑;因为人类有限的生命对广袤无边的天文与人文的知解力是有限的,而外部世界是神秘无限的。
    人脑这个深不可测的黑匣子里面的情与思,仓颉所造的字只能极尽所能地渲染,不可能淋漓尽致地表达;站在这个基点上说,当人类的情思外化成仓颉所造的文字的时候,那文字所呈现出来的意象,已经不是你我情思的本来意境了,而是被仓颉的文字猥亵了的意境——这时,文字里表现出来的心跳频率,已经不是写字者自己情思的真实频率,而是被仓颉文字框囿着的频率:也就是说,你和我心的跳动发出的那种妙不可言的音符,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的天籁之音;不说就是真的,一说就是假的;不说,是你和我的特色的情思;说出来,就是染上仓颉情思色彩的你我的情思。我在这首短诗里面,想告诉我喜欢借仓颉字宣扬自己思想情感的男同胞和女同胞们的,就是这个意思——情思寓于脑则活,入于字则死。
    诗,说到底,它就是客观外在物象挑逗诗人生命(主要是自然情感)的一种特殊意识形态的涌动,这种生命的“涌动”的审美价值的层次高低,按常理而言,是有人类的好恶决定的;其实,人类不喜欢读的诗,不一定不是好诗。




禅境.jpg
跳转到指定楼层
[url=http://www.zhongguoshige.cn/static/image/smiley/default/victory.gif]htt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iOcEswi
发表于: 2021-3-3 17: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评

诗评

主题:701 | 回复:1249

精彩直播
《中文学刊》2021年第2期目录|总第76期

《中文学刊》2021年第2期目录|总第76期(以出版时为准) 目 录 CONTENT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6438

罗志海

诗歌主题:4118

石梅

发帖数:13113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6438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罗志海

发帖数:4118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6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78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田间识字翁

发帖数:2406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