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发表于: 2018-12-28 19: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8中国微信诗歌年鉴》已由银河出版社出版
C2654110-F71A-40FE-AD83-A500D187E49C.jpeg
国内唯一一本微信诗歌年鉴
连续出版四年
研究微信诗歌的珍贵资料  
了解当代诗歌的重要读本

四大名刊主编
胡弦  简明  龚学敏  刘川
推荐阅读

       导读:由当代诗人、文学评论家月色江河主编《2018中国微信诗歌年鉴》近日由银河出版社出版。该书大32开,346页,入选当代诗人266位。该书由当代诗人、紫金山文学奖获得者、文学博士、哲学博士后、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海马作序。本书由E时代工作室制作,电子书和纸质书同时出版,已连续出版四年。该书以微信公众号为选稿基地,秉持“公正性、先锋性、艺术性、网络性”为选稿标准,把关严,质量高,读者转载量大,参与度高,影响力广,是研究微信诗歌的珍贵资料,了解当代诗歌的重要读本,具有较高文学价值和文献价值,深受海内外学者、诗人和读者关注。欢迎入选诗人、文朋诗友到百度网盘下载电子书(网址:https://pan.baidu.com/s/1WWLboHkY7_adgs7Kf4YLcA)、月色江河新浪博客、月色江河QQ空间下载或转载。

《2018中国微信诗歌年鉴》编委:
海    马  赵金钟   龚学明   李  皓
王竞成  冰 花  刘正伟  怡 凡  文  榕
王舒漫  曹 谁  章治萍   马启代
畲正斌  月色江河  易 杉  汪其飞
石世红  赵春秀   燕山阿紫


2018中国微信诗歌年鉴入选诗人目录

也还是戏  /阿尔芒
与广州的兄弟谈黄河 /阿海林
软禁 /阿维
我试图说出这些往事 /安琪
短诗集 /白鹤林
雪笺 /白水河(美国)
无题 /北洛河
正在入定(外一首) /北乔
自来水 /碧青
向日葵 /冰花(美国)
冬日苍茫 /兵戈戈
远方(外一首) /才凤山
枯荣 /蔡富澧(台湾)
出海就是兄弟 /蔡交俊
樱花飘落(外一首) /蔡克霖(美国)
雾里住着影子 /蔡雨
人间世 /曹谁
在爱里 /草人儿
小黑河(外一首) /曾烟
山坳上,那一抹红艳 /曾玉仿
天空的幸福 /柴薪
秋夜,带着格桑花的香味 /陈德贵
山寺 /陈金茂(美国)
与诗人对话 /陈九(美国)
黄昏 /陈俊
废行记(外一首) /陈先发
乡村夏夜(外一首) /陈永昌
海边静坐 /敕勒川
高铁站月台(外一首) /达文(美国)
螺吻 /大藏
一封来自,北纬30度的情书  /丁欣华
镜子 /杜鹃听岚
种一朵走向爱情的花 /度母洛妃(香港)
风从窗外吹过 /芳竹(新西兰)
今天的阳光很好 /非马(美国)
永远的闻捷(外一首) /冯亦同
诗意恒河——为亚洲传统文化月而作/冯玉(加拿大)
到了中年 /冯桢烔(美国)
空白(外一首) /傅荣生
生命(外一首) /傅诗予(台湾)
先生问 /甘建华
一个人的水边 /高斌
有太阳的冬日 /高飞廉
碎心 /高洋斌
2003年1月10日晚9点  /高专
在理塘(外一首) /龚学敏
有阳光的两岸(外一首) /龚学明
疼痛的那一刻(外一首) /龚正
落叶(外一首)  /巩大兵
文印庵 /孤城
等待雪来——之二  /古月(台湾)
北美之野 /郭辉(加拿大)
玉兰路 /郭金牛
比如昼与夜……(外一首)/果果
雪(外一首) /海马
坐和谐号从宜昌东到恩施 /韩庆成
败笔——疫苗事件有感 /禾青子
静谧之事 /何立亭
我热衷于这些坚强的事物 /何壮远
河流与酒 /河清
天成自然 /贺斌
我是谁 (外一首)  /恒虹(香港)
我怕来不及写下急时雨的雨滴/洪锦坤(台湾)
沱江听琴 /胡红拴
火焰的影子 /胡巧云
深夜,我独自穿行在城市的街道 /胡庆军
敦煌(外二首) /胡弦
以路的名义归来 /华东民
向日葵 /黄葵
马维的小说 /黄啸
两只燕子(外二首) /霍竹山
在白云机场看白云(外一首) /季风
缝合术(外二首) /简明
清明我给岳父扫墓  /剑鸿
天堂 /江岚(美国)
为一次心跳命名为湖心岛 /江莲子
地铁站遐思(节选) /蒋露霞
五姨 /静铃音
爆米花 /蝌蚪
越来越胆小 /老巢
走廊上泛起的白与黑 /老家梦泉
大雪 /老井
我喜欢清淡寡水的生活 /乐冰
从葡萄园望你 /冷霜绯(台湾)
夜读宋词 /黎吉珊
昌耀墓前 /李不嫁
初冬 /李唱白
绝句 /李成恩
窗花 /李春生
铁树开花 /李海芳
丁香(外一首) /李皓
两个人的车站 /李虹辉
登南京凤凰台歌 /李晃
树树 /李炯
古罗马斗兽场 /李立
窗口 /李龙炳
空白页 /李牧
谷场 /李宁
冰雕 /李琦
江南(外二首) /李少君
收藏 /李铣
南方的海 /李永才
寻觅 /李泳臻
溪流赋 /李玥(美国)
独舞者 /李云
叫醒一朵花 /厉雄(西班牙)
车中有感 /林歌尔
一场雪 /林珊
迷藏 /林秀蓉(台湾)
苏伊士运河 /林旭埜
在东湖划船(外二首) /刘川
赤壁记 /刘东宏
荒原上的孤树 /刘连忠
巧克力 /刘琳
缅怀余光中 /刘明孚(加拿大)
时间(外二首) /刘正伟(台湾)
酿酒三部(选二) /刘枝莲(台湾)
日出之殇 /鲁橹
那些爱过的,必将继续深爱 /罗德远
春天,等待一场春雨 /吕煊
看郁金香开花(外二首) /绿音(美国)
夜观 /马启代
仰望 /马芮
冷凝的春风 /毛丕才
岁月流年香 /孟黎
泥土 /墨刚
连翘 /牟海静
乌鸦 /木行之
十甘庵花 /牧斯
额日布盖大峡谷(外一首) /娜仁琪琪格
一只野兽在我体内昼夜走动 /南鸥
望乡 /南阳
重阳书 /南音
人间 /聂权
遍地英雄 /宁小牛
苍凉入诗 /牛合群
在天竺寺 /牛梦牛
深入冬至 /牛旭斌
星星 /农子
和月亮说几句 /欧阳白
乡愁 /欧阳新献
莲蓬(外一首) /庞白
把心放进大自然 /彭桐
父与子 /彭毅
白发(外二首) /蒲小林
村庄 /泣尘
春天是仁慈的 /青花雨
锻炼掌声 /邱辛晔(美国)
七宗罪真人标本博物馆 /邱逸华(台湾)
认一条河流当故乡 /任聪颖
希里沟 /任伟民
母亲的白发 /佘正斌
桃花雨 /施麒麟
欠 /石蝶 (美国)
赤乌井 /石玉坤
磷火 /舒中
黄昏时分(外一首) /束向红
暖流 /双一(美国)
夜(外一首) /苏菲
梦回草原 /索南琼措
就想一夜春风(外一首) /邰婉婷
群山之上 /谭永存
入云回望 /唐朝
那只鸟一定是我的爱人(外一首) /唐诗
祭父亲 /田斌
灌木林 /凸凹
结石 /涂拥
抑 /土土
遇见(外一首) /王爱红
镜子(外二首)  /王恩荣
立秋记 /王芳宇
在七月的阳光里想飘雪(组诗)/王红林(台湾)
永州上甘棠村步瀛桥 /王辉俊
小雪(外二首) /王竞成
铃铛 /王九城
我看见父亲坐在石头上咳嗽 /王俊才
这一年 /王克金
这倒霉的梯子(外一首) /王立世
春天的日记 /王垄
秋的心声(外一首) /王舒漫
澜沧江的水 /王祥康
重阳,王维与我(外一首) /王晓波
寄给那年芳华 /王晓露(西班牙)
屋檐下的美国梦 /王性初(美国)
持灯的人 /王渝(美国)
青溪河和火丁(外一首) /王征珂
雨中记(外一首)  /未来
如果我的笑声是咸的 /魏鹏展(香港)
站在小井沟山头 /温古
有时,或者色彩 (外一首)  /文榕(香港)
梧桐落叶 /吴其盛
你的名字 /吴丝丝
临窗记 /吴投文
中秋 /吴昕孺
影子比光更明亮 /吴燕青(香港)
夜多么安静 /雾都蓉儿
画面 /西娃
江湖 /夏照强
露在草尖上(外一首) /鲜然
惊叹之前的美丽 /闲芷(台湾)
捡垃圾的表嫂 /向天笑
博物馆里的羔羊(外二首) /向以鲜
诗衍易象--无妄卦  /谢振宗(台湾)
月光下 /辛夷
穿过岁月的河流 /熊游坤
两把守门的锁 /徐澄泉
与一朵花的相遇 /徐玉华
雨水节气 /徐正华
无论 /许百经
寒蝉(外一首) /雪鹰
一条河在流亡 /牙侯广
我是一枚海浪的样子 /湮雨朦朦
与鼠标一起玩 /严力(美国)
寄给那年芳华 /岩子(德国)
北方那些蓝色的湖泊(外一首) /阎安
时间会往心的方向 /雁西
蝴蝶梦 /燕南飞
太阳属于万物 /燕山阿紫
鼓点(外一首) /杨华
埙:致黑暗中的听者 /杨炼(英国)
木匠 /杨林
时光 /杨世钦
灰喜鹊 /养心兰
绿水青山的翻版 /姚园(美国)
鬼城镜像 /野鬼
注视一片落叶 /叶庆松
关于父亲 /晔子
空椅子 /伊诺
思念如酒 (外一首)  /怡凡(香港)
文字记(外二首) /易杉
个人履历 /荫丽娟
寻找一个词 /殷红
立夏 /尹远红(香港)
驯鹿 /鹰
没完没了的结 /幽林石子
信任 /余燕双
静秋(外一首) /郁斌
扬州慢(外一首) /育邦
天际线(外一首) /袁昌明(加拿大)
伟大的射门 /袁沭淮
月光的夜晚(外二首)  /月色江河
鸡鸣驿城 /越青
给父亲(外一首) /张德明
札记 /张二棍
夏夜 /张家龙
未曾逗留的寓言 /张建国
春雪(外一首) /张立群
立春,那一抹桃红 /张琳
心湖•春山•花瓣 /张诗剑(香港)
大雪辞 /张诗青
几粒粟 /张首滨
玉兰花悄悄打开自己 /张文捷
叛逆的仙人掌(外二首) /章治萍
苦的血 (外一首)  /招小波(香港)
人间(外一首) /赵春秀
灯塔 /赵华奎
雷州半岛(外一首)  /赵金钟
共命鸟(外一首) /赵恺
省物(外一首) /中海
华灯初上  /周八一
水声 /周春
爱情海(外一首) /朱名慧(台湾)
蛙鸣 /子薇
妙高 /邹晓慧
在场的理由 /左拾遗
一朵三月,在桃树上守望 /作人

神圣忧思录:
         互联网时代的诗歌写作

               —《2018中国微信诗歌年鉴》代序

                                       海 马

      如果细加“盘点”,中国当代有三次影响较大的“群众化”诗歌运动。
      一是1950年代的“新民歌运动”。以“大跃进”为时代背景,在政治和行政权力的倡导和组织之下,“村村要有李有才,社社要有王老九,县县要有郭沫若”成为最为响亮的口号,各种群众性的赛诗会以及工人诗人、农民诗人层出不穷。这次“群众化”诗歌运动的成果,最后由周扬、郭沫若等人结集成了《红旗飘飘》一书,并被视为新时代的“诗经”。但其中的优秀诗作甚微,即使其主要倡导者毛泽东亦说:“水分太多,还是旧民歌好”,并认为全民写诗“违反辩证法”。这说明通过政治运动来推动诗歌创作,并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或行之有效的方法。
      二是1980年代的“新诗潮”诗歌。它发生在1970年代末艾青等“新归来者”诗人的同时或稍后,但黄金时间是至今令人怀想的1980年代。其前期以“朦胧诗”(“今天诗派”)为代表,后期以“第三代诗人”为标志。在这个时期,诗歌的写作蔚为风潮,大学校园是主要阵地,各种油印、打印刊物和诗歌流派层出不穷。最后,以“朦胧诗”人的崛起,以及“第三代诗人”对前者的反叛而告终。这个隆重的戏剧高潮或落幕仪式,就是1987年由徐敬亚等人操刀的《深圳青年报》和安徽《诗歌报》的诗歌大展。这是诗人们十分怀念的黄金年代,写诗成为当时最为荣耀和浪漫的一件事情。受新时期思想解放浪潮的激荡和推动,在这个重要历史阶段,中国诗歌发生了“质”的改变,并出现了一批堪称优秀的诗歌和诗人。今天仍然活跃在诗坛上的诗人们,相当部分都有此“光荣的履历”和美好记忆。
      三是21世纪以来的“互联网”诗歌运动。这是现代科技革命和传媒革命的产物,在1990年代“沉匿”的诗人们,再次以各种姿势登上前台,似乎再现了1980年代的“诗歌辉煌”。它们率先从诗歌网络和论坛起步,继面是博客诗歌、微信诗歌,基本是与现代互联网传播技术的步调相一致。与第一阶段的政治导向、第二阶段的思想解放导向(本质上仍然是一种政治导向)相比,这次诗歌运动以现代科技和传播技术为主要导向,呈现出了更为复杂的态势和面貌。因此,对它的评价也就非三言两语所能概括和总结。更何况,它还是一个处在“行进”和发展中的事物,“盖棺论定”似乎更是为时过早。
     但是,这个发生了将近二十年的“互联网诗歌运动”并非没有值得总结和思考之处。恰恰相反,它的很多特征和表现值得我们深思,以期其沿着正确的路径和方向继续“高歌猛进”。
     一、第一个问题:以“门槛消失”、成本低廉为特征的“互联网诗歌”,这是诗歌的自由和解放,还是放纵和堕落?
     “互联网诗歌”带来了诗歌发表的最大便捷,传统报刊杂志的“门槛”可谓全然消失,轻轻动一下指头,即可把自己的“作品”公诸于世。而成本也降低到了某种极限,仅是一点网络流量的低廉费用而已,而1980年代的油印或打印民刊,对于那个时候诗人们的微薄工资收入来说,还是需要把裤腰带紧上一两个扣子,才能做到的。这就带来了“网络诗歌”的庞杂和泥沙俱下,相当一部分在思想和审美水准上均较为低劣的诗歌,也借此浮出水面。这种情况颇受批评界和读者所诟病,但也无可奈何。
     记得改革开放之初,面对诸多质疑,邓小平说过类似这样一段话:门窗打开了,飞进几个苍蝇和蚊子,也非常正常,没什么了不起。这段话是很有一些意味的。但是,如果随着新鲜的空气和花香,飞进来了很多苍蝇和蚊子呢?这似乎就值得留意和思考了。对于互联网的时代来说,不是打开门和窗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房子,甚至连亭台榭阁也不是。它就是广阔的天空和大地,一个近乎完全开放和自由的世界,如果我们不考虑特殊状态下“网络管控”的话。
     这就需要诗人有更多的自觉和责任感,需要对诗歌怀有更多的敬畏之心。我们要更多借助互联网带来的自由和解放,拒绝放纵和堕落,以更为诚恳的态度和姿势来写诗、发表诗歌。当然,诗歌的质量和水平,这是另一个问题。没有人一生下来就能写诗,一落笔就写出了“经典之作”的。
     不过,网络上的“低劣诗歌”对部分优秀诗歌的“覆盖”就成为一个问题。我想,一些优秀的网络诗歌平台、有鉴赏水平的优秀网络编辑以及像“网络诗选”、“诗歌年鉴”这样的选本,也许可以部分解决上述问题。这也是我对月色江河连续五年编辑、出版“微信诗歌年选”的努力怀有敬意的地方。
     二、第二个问题:近年来,网络诗歌“热点”所呈现的“负向效应”及其对诗歌的某种伤害。
     从赵丽华的“梨花体”诗歌、苏非舒的“论斤卖诗”和“裸诵”、到车延高的“羊羔体”诗歌,近年来的网络诗歌“热点”基本呈现出某种“负向效应”。也即是以读者对诗歌和诗人的嘲讽和批评为主,而形成了所谓的网络热议。即使诗人余秀华的“爆红”,也是以那句“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而名闻天下,其次则是脑瘫、农妇等生理和身份特征,吸引了众多的眼球。而其后人们才发现,余秀华不只是写了那些“小黄诗”,她确实是一位才华卓著的诗人,她的更多诗歌是有着生活疼痛感和生命升华的优秀之作。
     这些热点,既与人们对文学体制和社会现象的关注和批评有关,如赵丽华的“国家一级诗人”的误解指涉了中国的作家体制,车延高的官员身份与评奖的公正性发生想象性的关联;同时,它也指向了诗歌本身,如赵丽华的“口水诗歌”意向与车延高诗歌写作中的芜杂和随意性。至于苏非舒的“论斤卖诗”、“裸诵”,这无疑是诗歌的行为艺术,在“吸引眼球”和寻求关注的名目之下,也不乏对社会的反叛、批评和嘲弄。
     但是,这些“负向效应”还是带来了对诗歌的某种伤害。诗歌的崇高性受到了“佛头着粪”式的质疑和批判,虽然其指向仅是个别诗人,但受到伤害的却是整个诗歌本身及其写作群体。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和反思,并寻求更为积极的应对策略和方法。“保卫诗歌”,在众声喧哗的网络时代,并非一句虚言或危言耸听。如果我们祛除这个口号提出时的特定语境和话语意向的话。
      三、第三个问题:诗歌的“标签化”或“商标化”。
      如果说上一个问题是读者或公众制造的诗歌“热点”,在相当程度上具有“负向效应”;那么,诗歌和诗歌界自身也在制造类似的“热点”,旨在“圈粉”和获得更多的社会关注,以便确立自身的诗坛位置或地位。
     在市场化和商品经济的时代,物品的标签或品牌显得尤其重要,这是市场竞争的需要,关乎商品价值的最大化,以及顾客的选择和使用。诗歌似乎也不能例外。
    近年来,诗坛上打出了各种诗歌的旗号或标签。诸如:“下半身”诗歌、垃圾诗派、口水诗、新生代、后新生代、中生代、晚生代、物主义、新归来诗人(区别于1970年代艾青等人的“新归来诗人”群体),等等。旌旗飞扬,群情激愤,令读者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这种情况也出现在1980年代,也就是《深圳青年报》和安徽《诗歌报》的“诗歌大展”时期,有人用《隋唐演义》中“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处烟尘”来加以形容。这是诗歌繁荣的某种标志,也是诗歌喧嚣的确定证明。
     正如商品的种类和商家的名目繁多一样,互联网时代诗歌的“海量性”也是一个事实。在这个海量性的写作者和诗歌文本中,如何脱颖而出,标新立异,这确实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但问题的关键不是“商标”或“旗号”,而是相应的诗歌文本是不是名符其实,有没有“挂羊头,卖狗肉”,有没有真正有创造性的优秀诗歌确乎存在。否则,就有“哗众取宠”和人为制造“热点”以期吸引眼球之嫌。
     我并不否定诗歌流派和风格存在的合理性和正当性,甚至也不反对亮出诗歌旗号和贴出诗歌“标签”,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诗人的自由选择权所在。
     四、第四个问题:诗歌的读者在哪里?评奖、评论、纸质出版和朗诵会,能够代替读者来确认诗歌吗?
     互联网诗歌的热闹景象,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很多诗歌文本在网络发表之后,点击率基本是数十、数百,过千的很少,过万的更是凤毛麟角。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系列的残酷问题:诗歌的读者在哪里?如果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读者,诗人的众多以及诗歌文本的“海量”存在的价值又在哪里呢?一个读者稀少的文体,它存续下去的理由和根据将是什么?正当壮年的中国新诗,难道就要被盖棺论定,成为所谓的“博物馆”艺术了吗?
     现在,各种诗歌评奖非常之多,既有官方的,也有民间的,奖金从数千、数万到十数万地不断加码。“论斤卖诗”的苏非舒可以一哭,“一字千金”早已不是传说中的故事。这样做,固然对优秀的诗人和诗歌是一种奖赏和赞助,具有某种向度上的引领、激励作用。但这样用金钱和荣誉制造的所谓“热点”,对于诗歌本身到底有多大的价值?这确实需要进行理性的考量和客观的评估,我们暂且不论评选的客观性和公正性问题。
     诗评家们也因此比较“吃香”,他们似乎是诗人能否进入公众视野的“媒介人”和进入“文学史”的秉笔者。这种对于优秀诗歌的推介和评论,固然是诗歌正常发展所不可缺少的重要因素,也是评论家们的职责和任务所在。但评论家们的“专业阅读”能否替代广大读者对诗歌的阅读和热爱?评论家们的专业视角和评价,又能在多大程度上获得读者的认同和肯定?这些问题的答案无疑是否定的,或者不确定的。
     再就是各种纸质诗集的出版,以及各个不同层次的研讨会、朗诵会,均掀起了诗歌再度“繁荣”的热潮。但这些自娱自乐的行为和活动,并不能替代或填补读者对诗歌的冷落和寞视。这种“热”中之“冷”,可谓冰火两重天,令人伤感,更触人深思。这不是诗歌的“小众性”以及诗歌是“文学中的贵族”的身份特征所能解释和自慰的。如果诗人们在这些“自制”的“繁荣”中自我沉醉的话,这将是极其危险的一种心态。它与自轻自贱式的“文化自卑”同样可怕,对诗歌带来巨大伤害是不可估量的。
     人们的社会和文化关注的多元化取向和诗歌的质量固是主要问题。但多年以来,我一直提倡的诗歌审美能力的培养和“诗歌教育”似乎也责无旁贷。更多的人们不读诗,是因为读不懂现代诗,分辨不出好诗和坏诗的差别,进而放弃了对诗歌的阅读。对于中国这样的古老“诗歌大国”,“诗歌教育”的实际缺失是一大隐患。     
     一句话,读者是需要培训和培养的,这是教育机关和诗评家们的责任所在。当然,诗人们和诗歌的热爱者们,也不能置身事外。
     五、第五个问题:向“沉潜”和“沉静”的诗歌写作者和新诗的建设者们致敬。
     一路写来的四个问题,似乎都是对互联网时代诗歌的批评和质疑。现在,我要向“沉潜”和“沉静”的诗歌写作者和新诗的建设者们致敬。
    “五四”新文化运动或现代思想启蒙运动的一个重要成果,即是“白话文”运动的掀起及其成功。而“白话文”运动的一个重要成果,也即是“新诗”或“自由体诗歌”的出现。自从胡适的“两个蝴蝶天上飞”和《尝试集》的出版,中国新诗已经走过了一百年的历程。在这一百年的时光里,由于国内战争、民族战争和各种政治运动,新诗的正常发展时间也就在五十年上下。应该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中国新诗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它不仅确立自身不可动摇的“文体”地位,而且出现了为数不多但确实堪称优秀的诗作。“白话文”运动一百年以来,在小说、散文、戏剧等诸多文体中,诗歌的成就可谓最为显著。这一点,我同意德国汉学家顾彬对中国文学的这种评价,虽然我并不全部赞同他对中国文学其它的一些观点和意见。
    从现代文学史上的徐志摩、戴望舒等中国新诗先驱者,到当代文学史上的北岛、于坚、韩东等诸多诗人,均写出了一批优秀的新诗文本。这些新诗文本,代表了中国新诗的所能达到的发展水平和水准。还有一些优秀的诗人,如顾城、杨黎、海子、西川、尚仲敏、沈浩波、小海、胡弦等人,也就不一一列出,他们均有出色的表现和独特的创造。一个优秀的诗人,即使不是篇篇珠玉,但哪怕只有一首诗达到了中国新诗在特定时期的某个标高和极致,即可列入优秀之列。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喧嚣的互联网时代,有一批“潜隐”和“沉静”的诗歌写作者,他们不事张扬,甘于寂寞,不浮躁,不喧哗,不为时势所左右,沉静地写作,进行着自己的诗歌写作和审美创造。作为一名诗歌的保守主义者,我不反对评奖、朗诵等诗歌活动,也不反对适度的“标签化”或商标、品牌意识,但我更为欣赏这种潜隐和沉静的写作姿势和创作态度。这是中国新诗的中坚力量和希望所在。可以预期,更为优秀的作品将会出在他们的笔下。
    中国新诗才走过了一百年的历程,在此时呼唤“经典作品”和“大师”的出现,似乎为时尚早。但是,对“经典”和“大师”的期待,却是我们热切的希望和憧憬所在。
    这不是在虚妄和希望之间,对那位“戈多”的焦躁“等待”,这可能就是明天的某个现实。而互联网的自由和解放,为这个现实的实现提供了最大的可能和机遇。他(她)们是谁?它们是什么篇名?也许,在似乎喧嚣吵闹、泥沙俱下的互联网时代,他们或它们就存身于芸芸众生,以及哪些不被关注的海量诗作之中。他们或它们已然存在,正在等待认知和认定,或者正在蕴育和创造之中,只要假以时日即可。这是一个诗歌保守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和谶语一般的预言!
    是为序。
                              2018年12月13-25日 于北书房


       海马,本名王勇。诗人,散文家,评论家。1966年5月生,江苏南通人。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哲学博士后,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江苏省鲁迅研究会理事。出版诗歌、散文、评论等各类著作6本。散文集《荞麦》获江苏第六届紫金山文学奖散文奖。现任南京某高校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

767389EA-B7A1-4690-821C-2CE6866D58A9.jpeg 89DEA3D6-BA2E-409E-A577-D2F5891A4936.jpeg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闪电的声音
发表于: 2018-12-28 21: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9 00: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师友同刊,幸甚!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马启代
发表于: 2018-12-29 13: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周永主编过《中国首部微信诗选》,但此后没继续编年选,月色江河坚持做下来,值得敬佩!希望大家多支持!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5 15: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祝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庄夫
发表于: 2019-3-30 13: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书网上还买不到
想买一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nczy627188
发表于: 2019-8-2 15: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出下期,加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nczy627188
发表于: 2019-8-2 15: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众筹最好,出一点成本价,又有诗集存照,好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讯

诗讯

主题:750 | 回复:1967

精彩直播
一带一路海外专刊:(俄罗斯)茹悦—我的旅

我的旅行  文/茹悦 我一直在准备 那么一次旅行 惊心动魄 感动自己 为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293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64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293

缘圆阁主

发帖数:5016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02

劳士诚

发帖数:281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536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05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