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发表于: 2019-4-21 12: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60143dy0pmdm1yml71e3p.jpeg

160143dy0pmdm1yml71e3p22.jpg

挽歌   燕雀
无产者
光荣的无产者
联合起来的无产者
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无产者
你将抵达胜利的彼岸
并在那里,成为
自己的
敌人

一代人   顾城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我的祖国   邓斌
我身在我的祖国
我是个饥饿的
囚徒
秦岭内外,漫山遍野被春天遗弃的野草
都是我的狱友

铭记   胡适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做第一个在春天里奔跑的人   马启代
按节气何时立春
那不是我的事
但我要
做第一个在春天里奔跑的人

我要在寒风里跑出春风
在枯枝败叶中写上葱茏
让板结的土地感受到诗意的热情
这一些,是我应当做到的

跑着跑着身后的风就会和煦起来
那些绿色的嫩芽正赶往枝头
冬眠者的梦马上就要醒了
万物都应该自由自在、生机勃勃

做第一个在春天里奔跑的人
大家都来啊
寒冷就会瑟缩、退却
这晴朗的天和广阔的地本来属于我们

2月22日的遗言   李不嫁
黑夜召唤我死亡,只用了一点点光
而黎明召唤我再生
是那一点点暗,在马厩里,在熄灭的灯盏
我的儿子啊,我的父亲
记得我们在人世有过短暂的欢欣
记得我们相互痛惜,勉励,黎明的屋后彩霞壁立
我叫你们一声兄弟
打马走起。三月紫云英遍地
请扶我娘看大江,请侍奉她如姊妹,请勿流连忘返
你也不过如此   也也
一切还没有结束,但应该结束的
已经开始。
云似茅草,天空比大地还要干燥
人工降雨向来拯救不了奄奄一息的河流
那传说中的洪水依旧是猛兽
鱼儿早早死于渴望。
金字塔生出根须
城楼上的假象依旧茂盛
呼风唤雨者一直在承诺风调雨顺
心知肚明者一直在粉饰哭比笑好
该动的纹丝未动,你也不过如此。

旷土的低语   小岗

1978年12月。地点  严立华家

我们分田到户,
每户户主签字盖章,
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的全年上交和公粮,
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
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18岁。

关延珠、严立富、严立华、严立坤、
严金昌、严家芝、严学昌、严立学、
严俊昌、严美昌、严宏昌、严付昌、
**、严国品、关友生、关友章、
关友江、韩国云

预言   谭嗣同
复生,
我们还没有孩子。
这样的中国,
多一个孩子,
不是多一个奴/隶吗?

送葬   曹东
一群人抬着一个人的尸体
走在离开的路上
也可以说,一个人的尸体带领一群人
走在回去的路上

时间不多了   田焚
我们应该为孩子
留下一位值得回忆的父亲
在高音喇叭
重新集结之前
至少应该送给他们一粒
可以迎风而长的种子
时间
不多了

一枚醒着的钉子   阮雪芳
深夜,地球上的一个国家
国家的一个省份
省份的一座小城
一条江,江边的
一个人,站着,好像一枚钉子
一枚醒着的钉子
冷冷地钉在地球表面



乌鸦   南音
——它一直在飞。
在我们并不知晓的方向。
当它,从视线之外冲过来。
并把恐惧交给我们。
我们才意识到,所谓的真理
一直带着黑色的属性。
现在,它停在高高的枝桠上。
像最后一片落叶,望向我们。
作为某种回应,人世匍于低处。
并不断为它吐出落日,孤坟,以及
我们的戴罪之身。

起来    田汉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
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
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前进
前进进


宣告
——献/给/遇/罗/克   北/岛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宁静的地平线
分开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决不跪在地上
以显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孔里
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妖女的歌   穆旦
一个妖女在山后向我们歌唱,
“谁爱我,快奉献出你的一切。”
因此我们就攀登高山去找她,
要把已知未知的险峻都翻越。

这个妖女索要自由、安宁、财富,
我们就一把又一把地献出,
丧失的越多,她的歌声越婉转,
终至“丧失”变成了我们的幸福。

我们的脚步留下了一片野火,
山下的居民仰望而感到心悸;
那是爱情和梦想在荆棘中闪烁,
而妖女的歌已在山后沉寂。


阳光中的向日葵   芒克
你看到了吗
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
而是把头转向身后
就好象是为了一口咬断
那套在它脖子上的
那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你看到它了吗
你看到那棵昂着头
怒视着太阳的向日葵了吗
它的头几乎已把太阳遮住
它的头即使是在没有太阳的时候
也依然在闪耀着光芒

你看到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应该走近它
你走近它便会发现
它脚下的那片泥土
每抓起一把
都一定会攥出血来

传言   也/也
传言,越来越迫切的传言
像一只只蝴蝶
从愿望的裂缝中挤出来
在焦灼的大地上翩翩起舞
人心越来越干涸了
随便一朵云彩飘过,都期待有雨
管它黑云白云
只要不是万里无云
水滴石穿是本地最大一个传言
七十年过去了
我望眼欲穿

死/水   闻一多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平原和孩子   姚振函
一个孩子
在平原上

为什么这孩子恰好
处在平原中心

这么大的平原
这么小的孩子

平原上什么也没有
平原上只有一个孩子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林徽因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
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
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
柔嫩喜悦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萤   绿原
蛾是死在烛边的
烛是熄在风边的

青的光
雾的光和冷的光
永不殡葬于雨夜
呵,我真该为你歌唱

自己的灯塔
自己的路

阔的海   徐志摩
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
我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纸鹞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的风;
我只要一分钟
我只要一点光
我只要一条缝,
象一个小孩子爬伏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望着西天边不死的一条缝,
一点光,一分钟。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戴望舒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
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
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一统天下   林旭埜
一统天下之事,总发生于冬天里
例如,寒风可以把所有的树剥个精光
例如,雪以纯白覆盖所有的色彩
例如,寒蝉一律禁声
例如,所有的候鸟都迁居他乡
例如,我一直用一层又一层的衣物
给自己裹上厚厚的壳


草儿   康白清
草儿在前,
鞭儿在后。
那喘吁吁的耕牛,
正担着犁鸢,
眙着白眼,
带水拖泥,
在那里“一东二冬”地走着。

“呼——呼……”
“牛也,你不要叹气,
快犁快犁,
我把草儿给你。”

“呼——呼……”
“牛也,快犁快犁。
你还要叹气,
我把鞭儿抽你。”

牛呵!
人呵!
草儿在前,
鞭儿在后。

响器   马新朝
小四轮在院子里又蹦又跳
人们从车箱里卸下从集市上买回来的
冥纸,鞭炮,水果,纸人纸马
从邻村请来的响器还没有进村
就吹响了,像一群人突然的哭,金属的哭声
在平原上铺一层薄薄的冰
唢呐声领着人们的哭
上天入地,哭成了呼吸,姓氏,俗理
哭成了日常的行走,睡眠,思考
唢呐里有多少铁,远方一样坚硬的铁啊
哭声里就有多少铁,转过弯
又忽然柔情似水
没有人能挡住这哭声,这金属的哭声
姓氏的哭声,树木和牛羊的哭声
组成平原上的村庄
死者只与响器说话,风把它译成
远山近水,响器里人影晃动,响器里
有祖先的面容和话语
夜深人静时,冥火为路,死者把一生的
细软,财产,还有经历,一遍遍地搬进响器
沿着它那铜质的幽径
送葬的人群不走小路,只走大路
响器是他们的黑棉袄,棉褂子,一代一代人啊
在响器里进进出出

农耕民族   海子
在发蓝的河水里
洗洗双手
洗洗参加过古代战争的双手
围猎已是很遥远的事
不再适合
我的血
把我的宝剑
盔甲
以至王冠
都埋进四周高高的山上
北方马车
在黄土的情意中住了下来

而以后世代相传的土地
正睡在种子袋里

一块红布   崔/健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你问我还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让你做主
我感觉你不是铁
却象铁一样强和烈
我感觉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呼呼
我感觉这不是荒野
却看不见这地已经干裂
我感觉我要喝点水
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干枯
我要永远这样陪伴着你
因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嘟~嘟~~嘟~~~

破茧   屠夫
对于疼痛
呻吟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对于苦难
哭泣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对于蛋壳一样黑暗的天空
一双眼睛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对于蛋壳一样死寂的大地
一双翅膀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对于整个世界
一只飞蛾——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为此
它必须把这些全部咬碎
变得有意义起来

亲爱的   皮旦
亲爱的北方的公马和母驴
亲爱的北方的骡子
亲爱的北方的大雪和暴风
亲爱的
让我们穿过北方的这个冬季
我们不骑马
天底下就剩这一匹马了
我们不骑驴
天底下就剩这一条驴了
我们也不骑骡子
天底下的骡子全都死光了
亲爱的
你为什么这样固执
为什么非要骑上它们
应对北方的严寒
亲爱的
要骑就骑骡子吧
马和驴正在交配
亲爱的
我们的骡子还没生下来
让我们祈祷吧
祈祷这个冬季再长一点
好让骡子长大
亲爱的
我们的祈祷必须继续
不能停下来
让我们祈祷这个冬季
更长一点
好再生一个骡子
亲爱的
我们的祈祷必须坚持
还不能停下来
让我们祈祷这个冬季
比更长还长
好再生一个骡子

兴/凯/湖/农/场   言回
到处是沼泽和漂浮的草甸子,
割乌拉草的犯人们
不小心就会遭遇灭顶之灾。犯人
住的是和夹边沟类似的
地窝子,冬天的“烟炮”会把住处全部埋住,
夏天的小咬则可以叮死人,一个
跟管教顶撞的犯人被脱光了绑起来喂蚊子,
三天后就死去

词典   马启代
这些都是普通词汇:
牛鬼蛇神、大毒草、反攻倒算、走资派、
黑五类、臭老九、小爬虫……
这些都曾是罪名:
剥削阶级、右派分子、反/动学术权威、
唯心主义、胡风分子、内奸、工贼、学阀……
我出生在那样的年代
一直在编这样一部工具书
每次翻阅这部未完成的书稿
都看到少儿时亲眼见到的一幕:
光棍生产队长郑云良
与寡妇张秀云
被大队民兵五花大绑
脖子上挂着一双破布鞋
村民们高喊口号,敲锣打鼓游/街示众
小学生们也列队其中
我曾在游/行时看到过她的脸
泪痕上留着被掴嘴的血迹
面色却有着几丝满足的红晕
后来张寡妇吊死在村头的老树上
脚是光着的
整个身子耷拉着,在秋风里晃荡

风景   辛笛
列车轧在中国的肋骨上
一节接着一节社会问题
比邻而居的是茅屋和田野间的坟
生活距离终点这样近
夏天的土地绿得丰饶自然
兵士的新装黄得旧褪凄惨
惯爱想一路来行过的地方
说不出生疏却是一般的黯淡
瘦的耕牛和更瘦的人
都是病,不是风景!

世袭制   俞心樵
一场小雪,多么像少女的遗言
为了摆脱这个世界
在客厅内,你深入阅读
震惊于灌溉这一章节
怎样从锄地直接过渡到园艺
点点滴滴,时间就这样过去
你仍然搞不懂下雪是怎么回事
从邻国借来的神,也占不了上风
一整套组合音响分裂着园林的耳朵
哦,翠绿的世/袭制,饥饿的世/袭制

落叶   刘半农
秋风把树叶吹落在地上,
它只能悉悉索索,
发几阵悲凉的声响。

它不久就要化作泥;
但它留得一刻,
还要发一刻的声响,
虽然这已是无可奈何的声响了,
虽然这已是它最后的声响了。

女人   熊曼
她生育过三个孩子
第一个是女孩,后面是男孩
她松了一口气,开始漫长的劳作
四十九岁那年子宫被摘除
眼睛因哭泣太多而视物模糊
她偶尔会怀念缺失的部分
“月亮一样明亮的眼睛,再也回不来了”
她守着余下的部分继续活
但怀揣一颗赴死的心
把过好每一天当做信仰
她叫王招娣或韩菊梅
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东边
西边,南边或北边

家谱   李不嫁
说到我祖上,也曾富过的
最近的三百年能人辈出
在清初,有一位老医生官至五品
掌管太医院。至雍正
又有一位担任文职京官
嘉庆年间,还有一位做到盐茶大使
那可是富甲一方啊。托他们庇荫
我李家世代未出过江洋大盗
也没有谁死于文字狱中
皇恩浩荡,他们用膝盖谢过了
新皇帝登基,他们山呼过万岁了
那么多繁体的名字隐没在家谱里
我每喊一个名字,必能听到应一声:咂!奴/才在!

遭遇   北岛
他们煮熟了种子
绕过历史,避开战乱
深入夜的矿层
成为人民
  
在洞穴的岩画上
我触摸到他们
挖掘的手指
欲望的耻骨
回溯源头的努力
  
仅在最后一步
他们留在石壁中
拒我在外
我走出洞穴
汇入前进的人流

到远方去   痖镛
一个与时代擦肩而过的人
沉默如同一片海洋
将孤独刻进肉体的岩石
在风中流浪
离开古老的海岸线
与暮色痛饮忧伤的云朵
穿过悠长地汽笛将回忆变成轮船
所有的梦想都是昙花
所有的人生都是远行
我们要去一个不知所终的地方
世界装在行囊里面
变成一张地图
大多数人
都在排队等待黎明降临
我们推动着时代的磨盘磨碎自己
一个抛弃时代的人
比时代活得更久远如同黑夜


狭弄   屠岸
我常常梦见我走向一条路径——
那样狭窄,那样细长的小巷,
地上铺着尖尖的碎石,一棱棱,
在一线斜阳下泛起惨白的鳞光。

小路的一边是监狱,高墙陡立;
另一边是教堂,看得见钟楼和墓园。

我在狭弄中行走着,孤独而凄迷,
长长的甬道好象永远走不完。

猛地,囚徒的嚎叫搅拌着钟声
撞击着黄昏给心灵带来的落寞,
我惊异,疑惧而止步,仔细倾听:
天使和撒旦翻了个,在半空拚搏。

呵,童年时常去游荡的狭弄,
也是我永远挣脱不掉的噩梦!

村居课   陈先发
他剥罢羊皮,天更蓝了。
老祖母在斜坡上
种葵花。
哦,她乳房干瘪,种葵花,又流鼻血。

稻米饭又浓又白,煮完饭的村姑正变回田螺。

小孩子揭开河水的皮,三三两两地朝里面
扮鬼脸。
哦,村戏的幕布扯紧了,但蓝天仍
抖动了几下。
红花绿树,堪比去年。

一具含冤的男尸浮出池塘,他将在明年花开时
长成一条龙。
鸟儿衔着种子,向南飞出五里
蘸鼻血的种子,可能是葵花,可能是麦粒

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食指
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一片手的海洋翻动;
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一声雄伟的汽笛长鸣。

北/京车站高大的建筑,
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

我双眼吃惊地望着窗外,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心骤然一阵疼痛,一定是
妈妈缀扣子的针线穿透了心胸。

这时,我的心变成了一只风筝,
风筝的线绳就在妈妈手中。

线绳绷得太紧了,就要扯断了,
我不得不把头探出车厢的窗棂。

直到这时,直到这时候,
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阵阵告别的声浪,
就要卷走车站;
北/京在我的脚下,
已经缓缓地移动。

我再次向北/京挥动手臂,
想一把抓住他的衣领,
然后对她大声地叫喊:
永远记着我,妈妈啊,北/京!

终于抓住了什么东西,
管他是谁的手,不能松,
因为这是我的北/京,
这是我的最后的北/京。

斋斋我   林/昭
见不见的你弄些东西斋斋我,
我要吃呀,妈妈!
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煮一只猪头,再熬一二瓶猪油,烧一副蹄子,烤一只鸡或鸭子,
没钱你借债去。
鱼也别少了我的,你给我多蒸上些咸带鱼,鲜鲳鱼,鳜鱼要整条的,鲫鱼串汤,青鱼的蒸,总要白蒸,不要煎煮。
再弄点鲞鱼下饭。
月饼、年糕、馄饨、水饺、春卷、锅贴、两面黄炒面、粽子、团子、粢饭糕、臭豆腐干、面包、饼干、水果蛋糕、绿豆糕、酒酿饼、咖喱饭、油球、伦教糕、开口笑。

粮票不够你们化缘去。
酥糖、花生、蜂蜜、枇杷膏、烤夫、面筋、油豆腐塞肉、蛋饺,蛋炒饭要加什锦。香肠、腊肠、红肠、腊肝、金银肝、鸭肫肝、猪舌头。
黄鳝不要,要鳗鱼和甲鱼。
统统白蒸清炖,整锅子拿来,锅子还你。
妈妈你来斋斋我啊,
第一要紧是猪头三牲,晓得吧?妈妈!
猪尾巴——猪头!
猪尾巴?——猪头!
猪尾巴!——猪头!猪头!猪头!
肉松买福建式的,油多一些。
买几只文旦给我,要大,装在网袋里好了。
咸蛋买臭的,因可下饭,装在蒲包里。
煮的东西都不要切。
哦,别忘了,还要些罐头。
昨天买到一个,酱汁肉,半斤,好吃,嵌着牙缝了!
别的——慢慢要罢。
(林/昭附注:嘿!写完了自己看看一笑!尘世几逢开口笑,小花须插满头归!还有哩:举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致以女儿的爱恋,我的妈妈!)

杨/改/兰   拆那刘不伟
一周的时间
191户841人
的阿姑山村
变更为
190户835人
结束了
孩子上学的事
盖房子的事
低保的事
分家的事
吵架的事
藏钱的事
穿不穿新鞋子的事
做饭的事
洗衣服的事
下地干活的事
都结束了
结束了
为什么杀人
你不懂
你们不懂
为什么自杀
你不懂
你们不懂
真巧啊
我的小学同桌也叫杨/改/兰
同名同姓
不知道同桌杨/改/兰有没有看到甘肃杨/改/兰这条新闻
有几天没见亿万富姐同桌杨/改/兰在微/信/群里发大红/包了
上学那会儿
同桌杨/改/兰住在有解/放/军/站/岗的大院里
同桌杨/改/兰能歌善舞还会
弹钢琴
同桌杨/改/兰说话细声细气带颤音
特腼腆
接送她的军/用吉普车总是停在学校西门两百米处
1987年
同桌杨/改/兰顺利进入清/华大学
1991年
同桌杨/改/兰顺利留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1995年
同桌杨/改/兰顺利开公司
同年
同桌杨/改/兰顺利买断一家老国/企
同年
同桌杨/改/兰顺利卖出这家老国/企
一百万买入一千万卖出
买进卖出买进卖出
同桌杨/改/兰做了21单就立马收手
限量版游艇在月色下泛着盛大的红光
男人女人的笑声啪啪
相互碰撞
喝着血腥玛丽鸡尾酒
地中海的海风滑过
同桌杨/改/兰
涂了护理液的锁骨
左乳房
右乳房
同桌杨/改/兰修剪一新的阴毛在海风中轻轻向左
向左
作为杨氏集团董事局主/席
美/国/公/民
同桌杨/改/兰
过得很
滋润

电闪与雷鸣   
——摘自《齐/奥/塞/斯/库选集1974-1980》   袁凌
鼓掌;
活跃,鼓掌;
热烈鼓掌;
会场活跃,热烈鼓掌;
长时间鼓掌;
长时间热烈鼓掌;
鼓掌,欢呼;
热烈鼓掌,欢呼;
热烈鼓掌,全场起立,欢呼;
热烈鼓掌,全场起立,高呼;
长时间热烈鼓掌;欢呼;高呼;
热烈鼓掌,欢呼;全场起立,高呼;
长时间热烈鼓掌,欢呼;全场起立,热烈高呼;
全体与会者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起立,长时间欢呼;
热烈鼓掌,欢呼,历时数分钟高呼;全场起立,在激动人心的热烈气氛中,热烈欢呼;
热烈欢呼,鼓掌;长时间高呼;全场起立,在热情洋溢的团结气氛中持续数分钟地欢呼——,欢呼——,欢呼——
热烈鼓掌和欢呼;在代表大会大厅里的全体与会者起立,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长时间欢呼——,欢呼——,热烈地高呼——

箱中旧报纸   流沙河
大字黑体套红
长题横跨通栏
左上角是最高指示
第四版是巨幅照片
纸面大风雨凝固于瞬间
匆匆变黄
悄悄冥冥变暗

当初也是偶然
随手抓来了这一天
垫压在破箱底
伴我的故衣
侣妻的旧衫
光阴过得真快
哟已经十八年

“文攻武卫”
有一个女沙音在狂喊
峥嵘她在第一版
“彻底砸烂”
又有一群混声在挥拳
打手吼叫在第二版
第三版好热闹左家锣鼓班

这一天许多好人尚未死去
恐怕正在街头请罪
黑牌悬挂胸前
这一天全面内/战尚未打响
只是烽烟已经点燃
黑腾腾的一柱擎天
垂直于中/国的地平线

可笑箱中小虫又聋又盲
什么也听不见
什么也看不见
纸蠹吃当权派
棉虫吃帝修反
白蚁吃红/卫/兵兼吃黑/五/类
蟑螂吃大/串/联

神像   白希群
我生前被人崇拜
死后依然为神
不过供奉的只是躯壳
灵魂早已掏空
而且越高大
里面越空洞
但不要怀疑我的法力
老朽的余威仍在
风高之夜,我必杀人
一人成神,万众冤魂
此俗不可免
平素我更乐意做弥勒佛
慈眉善目,一团和气
黑暗的心界无人知晓
我役使的
正是信仰我的

感觉   顾城
天是灰色的
路是灰色的
楼是灰色的
雨是灰色的

在一片死灰中
走过两个孩子
一个鲜红
一个淡绿

中国小麦    梅老邪
中原大地
沃野千里
夏收小麦
秋收玉米
房价两三百块的时候
它们五六毛
房价一千多的时候
它们六七毛
房价两千多的时候
它们七八毛
房价三千多的时候
它们八九毛
房价一万多的时候
也就一块钱
现在很多地方的房价
两三万了
它们才一块一

我的妈妈不会哭    杨/洪/昌
的确  我还没见我妈哭过
我的妈妈  不会哭
比如有一回  哈尼老乡们
把她从梯田里面捞出来  她们
在帮她洗脸上的泥水
我站在水沟边  我背着一小梱秧
我倒心疼的哭了  但我的妈妈
没有哭
还有一回  她捅了森林家的马蜂窝
她的眼珠子都看不见我们了
但她还是不哭  还不准我们
活回来又死过去的哭
只有那一回  妈妈倒是
掉眼泪了  不过
那都是我四哥惹出来的
他拿着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又笑又哭的  害得她赶忙
把我们哥俩搂到胸前
不声不响地陪着
流了一会泪
其实那一天  我已经长出了胡须
和阴毛  我已经
不再童年


野兽   黄翔
我是一只被追捕的野兽
我是一只刚捕获的野兽
我是被野兽践踏的野兽
我是践踏野兽的野兽

我的年代扑倒我
斜乜着眼睛
把脚踏在我的鼻梁架上
撕着
咬着
啃着
直啃到仅仅剩下我的骨头
即使我只仅仅剩下一根骨头

我也要哽住我的可憎年代的咽喉

目击   伊沙
在柬埔寨古都
暹粒一座寺庙中
庙前供奉着
红色高棉
制造的
累累白骨
后院停有一辆
报废的
中国产
红旗牌轿车

自由兽   叶/匡/政
暴君恨不得让每个人的手
都染上血腥味
让每一本书,每一座教堂
每一位天使身后
都站着一个警察
在囚禁中,那些肉身醒来
人人都付出了代价
“不服从者不得食”(1)
我们的生活
被打包成祭品
别让阳光推开我们
别错过与上帝对话
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其实是
无国可归
春天也在等待爆炸的一刻
我在丛林深处睁开眼
做不了自由人
就做一头自由兽
我的每一声咆哮
都是献给自由的赞美诗
((1)此句引自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
苦的血    招小波
我的血液太苦涩
一直得不到蚊的垂青
近日
不知何故
从不理我的蚊子
突然咬起我来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珞珈山樵夫
发表于: 2019-4-21 18: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2月22日的遗言   李不嫁
黑夜召唤我死亡,只用了一点点光
而黎明召唤我再生
是那一点点暗,在马厩里,在熄灭的灯盏
我的儿子啊,我的父亲
记得我们在人世有过短暂的欢欣
记得我们相互痛惜,勉励,黎明的屋后彩霞壁立
我叫你们一声兄弟
打马走起。三月紫云英遍地
请扶我娘看大江,请侍奉她如姊妹,请勿流连忘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陶2019
发表于: 2019-4-22 08: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做第一个在春天里奔跑的人   马启代
按节气何时立春
那不是我的事
但我要
做第一个在春天里奔跑的人

我要在寒风里跑出春风
在枯枝败叶中写上葱茏
让板结的土地感受到诗意的热情
这一些,是我应当做到的

跑着跑着身后的风就会和煦起来
那些绿色的嫩芽正赶往枝头
冬眠者的梦马上就要醒了
万物都应该自由自在、生机勃勃

做第一个在春天里奔跑的人
大家都来啊
寒冷就会瑟缩、退却
这晴朗的天和广阔的地本来属于我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讯

诗讯

主题:629 | 回复:1655

精彩直播
梨花颂

梨花颂 作者:卜文雅 梨花爆香,漫过清明的冷 香云抱满人间,山野沸腾 风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4634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4

石梅

发帖数:10264

月光雪

发帖数:7214

丰车

发帖数:4634

缘圆阁主

发帖数:4245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574

孙国福

发帖数:2527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373

劳士诚

发帖数:2329

木月星光

发帖数:2013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3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