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330 | 回复: 2

彭林家
发表于: 2019-4-27 19: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彭林家 于 2019-5-9 16:12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0424204124.jpg
       ——追寻性情的土德与美学的玄牝之门
                                                        彭林家
       诗是一种对理念之爱的直觉艺术,内心的眼睛轻轻拨亮一盏明灯,照亮的视野;歌唱的音符微妙着五音六律,拽着天干地支的精神磁化;然后,用文字温暖人的心灵,是诗歌一生的信仰。
     那么,在世界稻作文化的万年故土。天文上,土为中宫,《史记·天官书》云:“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太一是老君的化身而谓之道,天象也。如道教崇奉的七曜星官,就是日、月和五星的运行,分属于四宫或四象:东宫苍龙,西宫白虎,南宫朱雀,北宫玄武。一方七宿舍,每一宿古动物名称记录一天,一周期用完,合为二十八个停留的地方,周而复始。唐初袁天罡将星官、七曜、动物撮合在—起,如昴日鸡,包含着现代国际通用的88星象。地理上,四时各有其象叫四象,蕴含着对大地的信任。汉朝,奉黄帝之天,承运土德,和合四象为五行。 五方五帝在天为五行,在地为五岳,在人的身体则为五脏。如老君的弟子——中央嵩山黄帝真君,驾黄龙,建黄旗,头戴黄精玉冠,衣五色飞衣。从神戊己,官将十二万人,上等自然之和,下旋五土(六物:丑、辰、未、戍与戊已土)之灵,就是一种集体潜意识的精神寄托,好比上饶,古称信州,一万年不变。
      立谷田,身箬笠,挂青蓑;忽化清风而去,留一诗于几,盈盈着稻花香的诗肠……
     诗人是土德的根本。德是人们共同生活及行为的准则和规范、品行和品质。本期诗歌评论,以陈建生、赵德稳、王贵亮、黄助昌等诗人的作品,拎起一幕稻穗弯腰的风韵,扼住七情六欲而虚实生白的虚静。然后,饮食思源,了悟真土、真信和真情的久违稻香,从稻作仙人洞的起源思维,反刍五行潜意识的灵根,获得四灵合一的追寻。如文学批评采用历史的、道德的、美学的、心理的多种角度,借着极淡的意境,,神性圆明,了无一物;将人带入极悠远的一种四象合一的境界,仁德厚土,惹起觉悟却不觉知的时光,且淡且浓且珍惜。
                                  ——题记

微信图片_20190508130705.jpg
   作者简介:陈建生,中学高级教师,江西省首批骨干教师,江西省课改先进个人。文学票友三十余载,国内外发表诗歌、散文千余篇。

  屋瓦
              陈建生
百年屋瓦是太阳的羽翅
扑打我的脸
某一年元宵之后
天空穿上黑色的补丁衣裳
瓦片和着尘埃
在我脚下偷偷睡觉

日子在眼眶滚动
瓦片呵护的土地
慵懒翻身
我的背影停留在一豆灯盏
一生仰望只是一瞬间

我无法从原路退回去
瓦片从泥土中来到泥土中去
连爱也不谈一次
只顾着丰富一个家族的记忆
屋里的旧书桌很落寞
上面的灰尘害着相思病

夜色像包装纸一样缓缓打开
瓦片在有限的纸上
借助月光疯狂起舞

  彭林家美学赏析:诗歌是民族潜意识的文化再现,孕育着远古思维的释放。在自发组织建设中,如供奉的土地庙,属于中国分布最广的祭祀砖木微型建筑。土地公是地府的行政神,城隍之下,掌管乡里死者的户籍;虽是道教神谱中处于较低地位的小神;但是,保护一方乡里事务的安宁,意味着基层的神明,伏笔着主题思想的意境审美。自然,诗人笔下的《屋瓦》则是通过有形的物质载体,反衬无形的精神信仰,从老祖宗的仁德中得到一种正念的觉知。
    你读, 诗人笔下的《屋瓦》则是通过有形的物质载体,反衬无形的精神信仰,从老祖宗的仁德中得到一种正念的觉知。“百年”是一个象征的数字。人文上,如 《百年孤独》中的布恩地亚家族,一代又一代的孤独神情。民俗潜意识里,民房屋面的结构分两个系统,一是平屋面,从古代城堡演化而来,使用的水泥瓦、沥青瓦。二是坡屋面,追溯到上古至清末,使用的是陶土瓦、屋面瓦,映现各种尖屋顶、圆球屋顶等。主材料有:木板、树皮、竹条、茅草、麦杆,甚至还有石片等等;但防水性差、寿命很短,直到人工烧制的黏土瓦出现后,才算有了秦砖汉瓦。瓦为土烧制的物质外象,表现为五行理论中,土生金,意脾与魄肺;金生水,魄肺与精肾;水生木,精肾与魂肝。解读为:真意抵达真性,木也,代表植物曲直的伸展,如柳树婆裟,袅袅垂丝;夸张手法里,如同“太阳的羽翅” ,即为诗歌的美学视点,折射在木屋的投影上,蕴含脊兽行什的想象。行什排行第十,是一种带翅膀猴,背生双翼,手持金刚宝杵,传说宝杵具有降魔的功效,为防雷的象征。联想古代的建筑,除了7世纪的隋朝赵州桥,等同于西方的石质之外,大都是木质结构的主流,如木柱、木梁、木屋架等等;小到每户的住房,大到宫殿、楼阁和高塔;为了防止雨水和雷火破坏,一般最多使用九个走兽,也只有在太和殿(金銮殿)的屋角,独有行什,举世无双。你看,那殿顶的正脊和岔脊(垂脊)上的装饰,,不仅有黄彩琉璃瓦,而且还有殿顶的岔脊兽,样样俱全,十全十美。
   追寻《屋瓦》的记忆,雕刻的画板,浮现一栋栋重檐庑(wǔ走廊)殿顶建筑,除殿顶上的一条正脊外,两层重檐,各有八条垂脊(岔脊) 上,共有88个星象仙人走兽的装饰。如东方苍龙大约是占室女、长蛇、半人马、牧夫、天秤、天蝎、豺狼、蛇夫等座。还有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合为二十八宿的四宫四象;而每一条垂脊上均有仙人和形象各异的走兽装饰;。据《大清会典》里记载,,最前面的重脊的顶端是骑风仙人(齐国国君齐王逢凶化)的传说,,后面的排列顺序为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狎鱼、獬豸、斗牛、行什。的是,一个民族有自己的性格,如老舍的《四世同堂》通篇,隐含着时人觉醒的思考,诗里“扑打我的脸”便是心理原型的怀念。如金銮殿正脊上的装饰物,名叫鸱尾(海中能灭火的神物),是唐朝以前由鸟形演变而来,至中唐或晚唐出现张口吞脊的鸱吻;宋代以后,龙形的吻兽增多,,明朝则加上龙头和龙尾,逐渐演变为螭吻(龙的第九子,平生好吞,即殿脊的兽头之形),清时为四爪腾空的龙纹。诗里的元宵是汉武帝祭祀太一的代名词,道也;然而,“补丁”的潜态词,如“瓦片”、“尘埃”的意象,则是失去了这种美学理念。一个“睡觉”的休眠漏洞,如同一条正脊的两端是屋顶的前、后坡,与侧坡的交汇点,形成的缝隙处容易造成漏雨。因此,工匠给它带上鸱吻的帽子加以防护,成为理想深情的守护神,在潜意识的呵护中,便是“眼眶”的泪水,反射内在肝脏的性魂,诗眼也。为此,情魄叹息着“土地”祭祀的社稷,土神的兴旺,谷神的生存之道。然而,一个“”的思想退化,将“背影” 忖思着“灯盏”的明亮。对接集体潜意识的心理原型:“仰望”过去燃灯佛,定光如来,地位超然,为现代释迦摩尼佛授印;象征着上世的缘分如佛前灯盏,几世累积,才得以琉璃盏满;但现在漏灯盏,花花绿绿,光影瞒人眼;长如一生,或“瞬间”短不过一刹那;生命的价值从明到灭,却高低不一,。若是身边一切光明如灯,那么,“原路”的前世,则是现代人心的浮躁,而不小心打碎了佛祖的灯盏。
      诗意上,作者一个“退”字的玄妙蕴含,前瞻性地去反顾,让“瓦片”今生变得满地狼藉,如碎琼乱玉的雪花,盈盈着,一“”一“”的心理漂泊,期待获得完整的自身本我,化成太一先生成水,水反过来反辅太一,而后生成天地、神明,即道的神妙变化,土地公也。试想,超我的“” 是阴阳合一, 闪现在自我的眼前;彼此的唯一,忍冬连枝,花缠枝纹,才是最完美的爱情,即为混沌元气的世界,初心也。如清热解毒的金银花,性寒味甘,其话语为不变的爱,象征爱人的拥抱,闻了它的香气就会美梦连连,正晚安睡,,与上文的“睡觉”形成呼应。所以,如果“不谈一次”个人的经历 ,不懂得博爱,只是像山银花一样,性质温热,加重热毒;精钻巧取的贪婪,也只能染起“只顾”的固执性情,将随根着生物性的基因遗传,远离集体的融合。诗人在暗喻的手法上,一个“丰富”的迂转,转移为“家族”性格存在的探幽,究根于社会基础的群体单元;一群人的脾性差异,持续的行为,左右人的共同命运,并形成集体的面貌、门风和门户',成为乡土社会里的口碑和供事的一眼辨认;就像是无形的一块牌匾,挂在各家门头上的脸谱,其象征的美学里,金银花和山银花,外形相似,功效却是完全相反,一一反刍现代人的劣根性。
     或许是“旧书桌”的地缘收揽,“落寞”着业缘的压力冲击,一味的强调家族性格,对成员的个性发展设置的障碍,呈现 “灰尘”的性格缺陷而整齐划一。心理学上,家天下的品性,越是在有限的地域范围内,缺点或优点越是会被放大。假如囿于群体性格的无辜侵害,其“相思病”所搅浑、变散的物象,好比树木与森林关系;虽然棵棵长势而姿态不同,但点见得多了,就有了“瓦片”之面的区别。时空上,“包装纸”里有龌龊固执、温婉倔强和圆润灵活的性情,就无法“打开”相斥的情形。因为每个族人就像是一坡石头中的一块,终归石头还是石头,形成暗示引导效应而绑上一层层缚带。反之,若是“纸上”的改良优化,突破习惯模式的框束,如入赘抱养外嗣的嫁接,改变族树枝梢的秉性,逐渐脱离群体圈子凝结主体的牵连,就会变成了个体的新境界。为此,诗人“借助月光” 的纯阴至美的矫正,让新生成员发挥性格优势,急盼那“疯狂起舞” 的自性观照,连接着过去和未来,让我和我们的未来新气象,仿佛见道一幕弥勒佛的道光……


微信图片_20190508130746.jpg
   作者简介:赵德稳,江西省万年县人,新闻媒体人。万年诗词协会主席,万年县摄影协会副主席,有诗歌作品散见国家级、省市级报刊和诗集。

  我在平常一天的抒情(组诗.节选)
                             赵德稳
1.

淅淅沥沥,夜空中漂游着持续低沉的音符
像瞎子阿炳二泉映月的抒情
可惜月亮星星也瞎了,在黑暗中流着黑色的泪
音乐的虫爬上千奇百怪的梦呓
企图表白一段纠结的情欲

并开始享受一场细腰肥臀的爱情
而我,却在一首失眠的诗中苦苦煎熬

我分明看见,这柔软的雨把夜越洗越黑
越洗越僵硬,越洗越沉寂
等待几粒早起的鸟鸣,啄破时间的黑幕
东方的天边渗出酡红的血
大地犹如清新出浴的处子
向我们走来,多么的美好

2.

就是那几只鸟叫醒了夜的黑  
叫醒了鱼肚皮一样的白
叫醒了风吹杨柳
叫醒了羞涩的胭脂红  

半遮半掩,半推还半就
一轮旭日撩开云蒸霞蔚的面纱
她处女的红迷醉了万物
开始舒活舒活筋骨的冲动

面朝东方,我的脸颊依然如失血的白纸
我开始学习虫蚁,和卑微的生命一样
酝酿一天的忙碌,还不忘
在伸个懒腰的空隙
吟哦几句歪斜的诗行

     彭林家美学赏析:饮食言笑如平常,寻常的日子是一种时间的流量,空间的自我在三维红尘里;三心二意是人性的本根,源自于人的天魂、地魂、色魂里,天魂与色魂是一心一意,唯有地魂有心无意。如弱智儿童就是地魂微弱而失去了平衡。明朝李贽《复耿侗老书》:“世人厌平常而喜新奇,不知言天下之至新奇,莫过于平常也。” 那么,诗人在《我在平常一天的抒情》里,从《》的取象到《》的反差思索,合起来乃一个智字。不见之则为阴,夜也。见之则为阳,日也,即为太阳生太阴之月具体而言,夜,天黑的时间,参星在西,酉时为日入,后不见日光为夜,阴也。与日”或“昼”相对,商星在东,卯时为日出,后见日光为日,阳也。如商参此出彼没,永不相见,合为智也。智者知阴阳。如同亭台楼榭装点,各花入各眼,在“人法地,地法天”的效仿里,认识你自己,与天地参,《中庸》: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人性、物性能尽而赞天地之化育,灵犀一幕天地人的善行沟通。
    雨,是从云层中降落的水滴,吻合五行理论中的水,其形为圆润,代表润下。天干是癸象,表现人相是眼泪和谋略,于人体为肾脏和眼睛。那么,诗人笔底的《》比喻,如月夜饮雨,是一种精神美好的画像。诗中开头“淅淅沥沥” 的象声叠词,缠绵绵,潮乎乎,落下轻微的风声﹑雨声和落叶的擦动声,模拟着大自然的春雨或秋雨,其听觉的形象波动着语言的韵律,“漂游”的愁兮兮,“低沉”的沉甸甸,一幅液态物质不断下垂貌,雕绘之境的“音符”,将渲染的画意,逼真着“二泉映月”的遐想——孑然一身,四顾茫然;一把胡琴,一领青衫,似乎叮当响的泉水声把多久以来的叹息、哭泣、倾诉,洒向这茫茫月夜的呐喊之中致使诗情的悲壮气氛,从人相的“”到天象的“”, ,嗑绊着悠深的小巷里,抑或徘徊于风雨的飘摇之中,看不清自我的真相,而埋下诗意缝隙的梦;将:音乐朦胧的伏笔,滋润于正在诗情行走的奢侈。为此,“黑暗”中的夜色失去了光明的降落,一滴“”无形滴落在顾城的意境上:“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光明与黑暗的共存,本是一对孪生姐妹。黎明前与黄昏后是最黑暗的时刻,也是最最变化莫测之时。天文上,日月交接地,便是太阳、太阴在丑宫,是为黎明月亮刚从地平线下去而太阳尚未升起。比如,黎明前(丑宫)的太阳、太阴在命宫的人,主其人一生时常变换环境,因经常得面对重新开始的现象,故而操劳不停。但是,法则自然歌颂生命。美学心法上,作者开始陌生化的借喻,用“”的意识与“梦呓”的潜意识合唱,让一个“”字的视线,“企图”把自我心境“表白”的历练,交给了本我的灵魂;于是,心理的蠕动中,将“纠结”的超我,徘徊在道德与劣行之间,窥视“情欲”的真相。情,是七情,指喜、怒、忧、思、悲、恐、惊,为感情的表现或心理活动;欲,是六欲,指人的眼(见)、耳(听)、鼻(香)、舌(味)、身(触)、意欲,内心愿望或生理的需求。而人类天生就有审辨善恶美丑的能力,并在视听嗅味触五种感官之外,设立了一种独立的内在的感官。由此,心理与生理的内象“享受”,身姿婀娜,楚楚动人;从西施.的杨柳“细腰”, 走向杨贵妃的丰乳“肥臀”,撬动当句对(句中对)的艺术审美。最初,《中庸》里有“喜、怒、哀、乐” 四种感情,后人解释说,人遇到所喜好的就喜,所厌恶的就怒, 失去所爱的就哀,得到所爱的就乐。怒与乐,因为恶与爱而产生;所以,加上了恶与爱,情感就变成了六种。如是“爱情”之需,借喻着本性之游魂 停留在情魄之点上。若是在“生、死、耳、目、口、鼻” 六欲中得到则全生,是人修养身心的最高境界。反之,三毒六欲,人之祸根。
     然而,祸源于纤纤细微的事物,如“失眠”者,乃是体内的心火与肾水不交耶。自然是火的“煎熬”而失去水的支撑,故而,“柔软雨” 在谋略中,语言洗练,悄悄地“把夜越洗越黑。”洗,是用水去掉污垢。水,在五色为绿 、红、 黄、 白、 黑在天干为肾脏,在神兽上为玄武,在方位上为北方,在五行中以黑为主,具有寂静、悲哀、罪恶的潜意识指向,自然是“僵硬”与“沉寂”的物象状态。你看,作者一组“鸟鸣”,“啄破”、“黑幕”的意象群,从“时间”的动态到空间的“天边”,由于主体与客体的融合而“渗出酡红的血”。渗,是液体慢慢地透入或漏出。酡tuó,是饮酒后脸色变红。也就是说,一切痛苦的根源,在情魄的主体对接性魂的客体,因为贪、嗔、痴三毒、三垢、三火,分别成为饿鬼、地狱、畜生之源。尘劳之中最厉害的三不善根,使人沉沦于生死轮回而,为恶之根源,残害身心,的时刻,“痴”常表现为本末倒置:执着于“名+利+情,便是血滴滴的人情。《礼记·礼运》:“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本能的欲望是人情。如太阳落于十二宫,会形成不同的组合,如同龙生九子,各有其特点。那么,七魄之情乃来自于三魂之性,性情合一,反馈着“大地”的无形无声之美,“犹如清新出浴的处子”,才是人性“美好”的中和之气,回归于天地的原始运行。
     一个人的智慧是固定的常数,“智”是阳。矢,是箭;日,是太阳。表义为口中言语如箭出口而说太阳。内义为,知日,意识为知太阳也。潜意识为知太阳之阴阳也。而太阳本身自古至今,从未有未无,未生未灭,未阴未阳。广义为明万物阴阳之本,知万物阴阳之变化,对事物的过去现在未来的变化对答如流。“慧”是阴,月也,为太阳反射的光,即为剩余的智,用于求存求活。那么,《清晨》的持续时光,“就是那几只鸟叫醒了夜的黑”。便是这种智者懂阴阳的思维反应,暗示着作者的创作心机。
     《周易·系辞下》:“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鸟兽的纹理是事物错综所造成的形象,借彼喻此,从物象外表的模拟到内在的特性,朱自清则有近譬喻、远譬喻,来表现宇宙深奥微妙的道理。如“”的图腾,古蜀为三相堆的太阳鸟,商朝为少昊祖先的玄鸟,西方为凤凰的不死鸟;而生存智(明)和剩余的智为慧(痴)是鸟的变量。两者此长彼消:剩余慧多而进化——痴者,小聪明也。生存智就少而退化——慧者,大智慧也。久了,执着于求名求利,智慧退化,自我平衡机能和适当环境能力下降,即为无明。一个的“叫醒”的觉悟,万物恢复了本来面目,痴少明多。如“白”、“杨柳”、“胭脂红”的物象,是具体可感的客观事物,不依赖于人的存在而存在的形状、颜色、声音、味道,即为太极一的小道,其小无内也。天文上,有三种颜色是根据天上的事物确定的:白,是日出与日落之间的天色;紫与红,是彩虹内层与外层色带的颜色。时间上,“白”与“百”的形音义。“白”的本义是从日出开始,“百”本义指把一昼夜均分为100刻,这一时刻系列的头和尾都在日出时刻,即从日出开始计刻,到下一个日出时,正好计满100刻。所以,“白”字便创造了“百”字。当观察甲骨文的“白”与“百”同样具有形状的相似性,因此,终点都在日出时刻“百刻制”,黄帝时代就有“漏箭计刻”。艺术上,一个“羞涩的形容,成为句子的自性沉思:自我、超我、本我的三我一体,说明环境因素靠生存智慧去适应;自己因素看剩余智慧如何运用。如果只顾求名求利,不顾求存求活,久而久之必导致自我平衡机能下降。由此,性的举动决定情的慎静,便省吾一个“”的状态,望“全”的思想衍射;渐渐为曲静——道家之委曲求全与清静无为的主张。道家主静、无为、恬淡﹐主曲则全。
      你想,“旭日”是初生是太阳为大象,“撩开”大道的“面纱”,其大无外也。犹如世界最初的物象“处女”,其“”色是可见光谱中长波末端的颜色,是光的三原色和心理原色之一;代表着吉祥喜庆、热烈奔放、激情斗志等,即为事物的本体。由此,在老子文学理论的美学观念中,“迷醉”则是陶醉于本体的大象,;就是不要显刻意,不要过分的主张,有意化无意而兼容“舒活筋(肝)(肾)”的百态。“冲动”者,此语境为觉悟也。肝肾同源于脑的发散思维,则为散象。所以,“面朝东方” 的大象,推崇自然的美学理念,而非人为之美。但是,“脸颊”与“白纸”的反差,“失血”的诗意就是血的流动,因为三毒的痴迷。如佛教说的“贪+嗔+痴”三毒,就是剩余智为慧,执着于求名求利→贪权贪财贪色→因欲壑难填而嗔忿恼怒→因贪欲而对名利痴迷不悟。因此,作者“学习虫蚁”,虽然“卑微”和“忙碌”的行走,性格奔着“伸个懒腰”反向运动,则是“空隙”的虚静,远离红尘的喧闹。宋代:邵雍的《大象吟》中:“大象自中虚。”象的无形是事物大到极致,道的无为就没有形状可言。一个人能从分别、了别而返回无别之心,不贪也;便是能分清现实与幻境而不嗔,也就不痴。“贪”是“嗔+痴”之内在根源,“嗔”是“贪+痴”之外在表现。“贪+嗔+痴”的实质是人心不平衡。曲曲折折,勤修戒定慧;歪歪斜斜,息灭贪嗔痴;心田生出“诗行”的音符,越是好的音乐越悠远潜低,,越是好的形象越飘渺宏远,一波三折,抬起平常人审美的生命目光。
微信图片_20190508130718.jpg
   作者简介:  黄助昌,高级教师,发表《小说选刊》《意林》《星星诗刊》《中国教育报》《教师博览》等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并获全国小说一等奖。主持“基于英语学科核心素养的学生思维能力”课题——江西省基础教育研究课。独立撰写《2012高考核心考点突破》。主编《泰戈尔诗集》《参与撰写教辅书23部。多次参与本省高考阅卷工作参与。主笔2014年高考命题并撰写命题总结报告等。曾任江西省上饶市万年中学(省重点)语文教师、校报主编、作文竞赛总教练。2012年参加“全国优秀中学校长高级研修班”学习。先后在《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语文建设》《语文教学与研究》《语文教学参考》《语文学习》《中学语文》《语文月刊》《中国教育报》《教学月刊》《名作欣赏》《江西教育》《江苏教育》等刊物发表论文若干。在《课堂内外》《读写月报》《疯狂作文》《阅读与写作》《高中生之友》《高考天地》《作文》(封面人物)《考试与作文》《考试报》《作文成功之路》等刊物发表辅导性文章若干,万年作家协会主席。

.玫瑰(外一首)
                        黄助昌
在一笺洁白的纸上
有玫瑰花装饰的那种
我写过一个错别字
于是就用橡皮擦磨蹭

本以为一点墨渍也没有
看上去就是原初的白纸

但用心一瞧
那个错别字笔力遒劲
一笔一划那么清晰
仿佛刻在磐石上
经历那么多的风霜
玫瑰花仍有暗香

春水

桃花一落
鸟语就停了
天空黑了

春天顿时化成水
水一路坎坷
流入了大河
全是泪滴
奔流

  彭林家美学赏析:“非关月季姓名同,不与蔷薇谱谍通。”(南宋杨万里《红玫瑰》)的诗里,既跟月季不同姓不同名,也跟蔷薇在族谱中没有瓜葛。玫瑰、月季、蔷薇同属蔷薇科的双子叶植物纲,但是古人没这个概念,后来人也将蔷薇或月季误译成玫瑰。玫瑰原产中国,在古代文学里象征刺客。如英国有名的玫瑰战争(1455-1485),各以红蔷薇、白蔷薇为象征,最后以亨利七世与伊丽莎白通婚收场,为了纪念英格兰,以玫瑰(欧洲古老蔷薇)为国花。于是,便成为美丽和爱情的象征,如古希腊和古罗马民族用玫瑰象征他们的爱神阿芙罗狄蒂、维纳斯。 那么,诗人笔下的《玫瑰》是一种用诗的形式刻画人物叙述诗,有故事、人物等小说的内容,通过简练的叙事来抒发层次清晰的生活场面,其浓厚的诗意掺入情景交融,与小说戏剧相比,情节简单、完整而集中,人物性格突出而典型;将主体的暗喻拟人的形象,显示生活的本质,展示时代的精神和力量;在日光的照射下,展示的娇艳,染上了一层琼瑶之色。
      叙事诗具有英雄歌谣、史诗、话剧等形式。其抒情性表现为它以诗的抒情原则统辖叙事。你读:“在一笺洁白的纸上”的物相背景,“洁白” 是没有被其他颜色染污的白色,具有明快、纯真、清洁的素雅。在光谱中,所有可见光的混合是白光,即由赤橙黄绿青蓝紫所组成的颜色,其明度最高,色相为零,无色也。光学上,将光谱中三原色的光:红色、蓝色和绿色,按一定比例混合得到白光。因此,“纸上”生出的阳光,照着雪地上,映照“玫瑰”无暇的七彩花朵,仿佛跋涉的行程,偶尔留下“一个错别字”的脚印,一念之间,暗示着内心的战争、矛盾和色彩,也为一种人性正常的情绪反应。五行理论中,白为金,为白色金之质地,代表收敛,引申为沉降、肃戒、杀戮。由于欲望的自我而失去了原来本我正念的方向。如错卦,是将正卦(动爻上看吉凶)各爻阴阳互变另成一卦,代表此一疑问的危机、转机。若疑问的工作成果是吉,则错卦代表危机,反之就是转机。诗文里的“磨蹭”是正面改动而向正面转化。意境营造上,“墨渍”与“白纸”的明度,形成最低与最高的反差,污浊与皎洁之间,屈原曰:“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司马迁 《屈原列传》)如是而已,致使艺术的美学象征性扩大了象外之象。与抒情诗相比,即便有故事也不完整,叙事诗所叙之事是完整的心理对话,灵动着纪事型、感事型、情节型的某些结构。
     然而,叙事诗中常常出现抒情插笔的片段——诗人自己站出来,直接向读者倾吐自己对所叙之事的审美评价,抒发自己的激情。文里的“一瞧”是一种心里措辞的回望,“笔力遒劲”的字样,由于时空的变卦,错错对对,均是一种无声的呻吟,也许生活给叙事诗留下了正能量的位置。这些“一笔一划”的插曲,要在抒情中叙事,叙事中抒情,闪现分明的气质,如同“清晰”地处理事与情的适当关系;内容本质的抒情联系全诗各部分的纽带,像巨石那样稳固的“磐石”;晃动居要的片言,从“经历”到“ 风霜”的曲折,对社会生活进行高度的艺术概括,摆动“暗香”的精辟警句,类似于元代高明的《琵琶记·旌表》:“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或者《警世贤文·勤奋篇》:“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其内象上,香气的释放,是一种历练的内力,如玫瑰在希腊神话中,是宙斯所创造的杰作,用来向诸神展现自己的能力。看来,叙事诗回避复杂情节,不以故事的曲折离奇取胜,而是寓丰富于单纯清冷的语言,一朵朵的艳丽,将暗藏的花团被风徐徐拆开,在银河的潮汐里,沉默着苍古的心空;只有风还在春天里,还挂着一串串水的声音。
   “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唐代王维的《桃源行》)。桃花绽放鸟语,花香添加诗情。你看,一缕缕清风吹来,《春水》的诗性思维,从叙事的形式吐出象征的内容,披着丝丝细雨,速写一幅农民赶着水牛耕田的图画;远远望去,跳跃的,草叶给田野抹上细嫩的夕阳。.哲理上,“桃花一落”为因,“鸟语就停了” 为果。诗意的玄妙,春色中的花与鸟,是植物与动物的生物之链,彼此的呵护成为大自然的循环。心法上,一动一静,其心象产生人陌生化的过程,既是一个物象的认识,又是一个意象的创造。审美上,观,是对外界“桃花”“鸟语”物象的直接洞察。取,在观“”的延伸反应中,提炼和概括“”的窥视探幽,从生命的深处,撕开三魂本性决定七魄之情的洞口,如水神共工氏和火神祝融氏在不周山大战,结果共工氏因为大败而怒撞不周山为由,衔接女娲熔五彩石以补天等神话反思,如何福佑社稷。手法上,一年年的日出日落,如“天空黑了” 的物象,就是从近譬喻变化,得到远譬喻的意境深远 ,即为“春天顿时化成水” 的远古取象,蔓菁着久违的天地叩问。
     中医上,“春天”是木,为肝, “”为肾,肝肾同源于脑,通过脾胃的运“”寻思。心为君火,“水一路坎坷”是肾的相火,二火相互配合,,以温养五脏六腑,推动所有功能的活动,气推血走,“流入了大河”为天干的壬象,如云海、水泽和湖泊等,于人体为膀胱、血液、循环系统;于人性为智谋、好动、任性;其形为无规则的运动,如扩散现象是气体分子的内迁移现象,表现为空气分子无规则运动,平均动能的标志是温度。相反,美是社会运动规律的象征式,温度的正觉正知,为集体潜意识的民族大象,,聆听鸟语花开,梦里桃花世外村。当土地上的河流一天天流失,长期郁结在心中悲愤江河,汹涌着生生不息的自我歌唱: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故而,血浓于水,道德真如的担心,“全是泪滴”为肝的反射眼睛,所看到的浮动乱象,哀伤凄厉;诗人寓意为源起雪山之巅的大河,暗示正悟正智,放下贪嗔痴,,当下觉圆满;最后将“奔流” 入海的绵长象征,期待维系中华民族五千年的血脉,如激情不息的一条千古的巨龙……

微信图片_20190508130726.jpg     作者简介:王贵亮,江西万年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历任上饶市作协理事、上饶市诗词学会常务理事、万年诗词学会会长、作协副主席、《万年报》副刊主编。关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品、微电影、楹联等创作,作品散见于省内外报刊。

   最美的遇见
--写在建国七十周年之际
                    王贵亮
          1
一声汽笛从苍茫的夜空传来
世界,在默然中转身
星星溅落在宇宙的湖面
五千年的记忆很黯淡

这块苍老的土地
从天安门城楼上那一声呐喊开始
一切都开始鲜活
荒芜中绽放的烂漫
浸透分娩的阵痛

我很幸福,一面五星的旗帜
血一般殷红
沸腾着我的生命
我像风一样自由生长
    2
七十年,一段不算长的岁月
几代人用所有的炽热
在共和国空白的纸上
写满最火热的爱情
这份爱,噙满痴情的泪水

再没有列强可以任意欺凌
晨曦中拔地而起的巨龙
用奔腾的烈焰
点亮了东方,惊艳了世界
中国,你的名字
比太阳还要光芒
3
将流水线的轰鸣与小鸟的轻唱
谱成一曲交响的乐章
将城市的街道与秀美乡村
拼贴一条最美的画廊
在生命的过往中
盛世的镜头,定格
华夏最幸福的笑脸

或许,生命只是孤立的片刻
回首间,时光悄悄走在身后
站在命运的路口
谁也无法看到历史的尽头
岁月依旧轮回,而今生
一面五星红旗,是我生命中
最美的遇见

      彭林家美学赏析:遇见是一种时空契合的缘分,.隐隐美妙的感觉,源于心灵的碰撞,如读书,打开书本的一刹那,寻找动心的砝码,就开启了一扇去往不同时空的大门。无论是碰见的人还是听说的事,比默契更是难得一朵精神的冰花,染起六角雪的精灵;一阵阵,飘逸着灵魂的渴望。试读,诗人《最美的遇见》:一声汽笛从苍茫的夜空传来。”铺垫 的叙述,从“汽笛”耳孔的声音中,伸展着骋力的量度,一任情愫奔驰,划破四面八方,瞭望大自然的无机界,繁星点点,助燃寂寞的“夜空”;不经意的“转身”的自我切换,回眸有机界的“星星溅落在宇宙的湖面”, 点缀一个“溅落”的想象。遥遥望去,碧蓝的“湖面”像一面晶莹的镜子;然而,坐上了宇宙小船,翻开那“五千年” 迸发出的激情,一碗一碗地,盛着不同时代留下来的菁华。拱出的生命,仓促的霎那间,留存一副满天星辰的画面;悠然地传递时空的灵痕;渐渐地,升华为一种“记忆”的象限。唯美的坐标,静幽幽地映照着世外仙园;云天微风吹来,历时性与共时性的水面,泛起一道道瑶池自拔的光波,喊响“黯淡”红尘的亲情……
    诗歌是一种肾精化为元气的祷文,气的运动应答外界环境而产生情志活动。由此,脏腑精气渗透记忆中的语言文字,所排列一行行诗的歌吟,即为肝性与肺情。《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人体是以五脏为中心的有机整体,故肺中的七情七魄,借以内在生理的运动,波动着肝中的三魂三性。性情合一,则谓之土,本意,信也。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所说:肝在志为怒,心在志为喜,脾在志为思,肺在志为忧,肾在志为恐。诗里开头的意境,是人间的科技惊动混沌的天象,仿效一画天开的气魄,魄在肺,声音也。哲理上,越是大的能量往往越穿透悠远,,越是大气度的往往越包容万物。《道德经》第四十一章。“大方无隅,大器免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然而,七情六欲的变化,经过千年仁义道德的洗礼,从天象到人相,“土地”上的植物,仍然有一个阴影的潜意识在摇晃,何为?艺术手法上,自然,是作者设置一个先抑后扬的悬念,俗称扣子或关子,或在开头或中间,就文章的内容或人物的反常情况设置疑团,使读者自觉不自觉地进入文章所创设的情景之中。思路上的向度上,如唐代: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因此,悬念既是一种结构技巧,也是一种叙述技巧。
    你看,结构的维度上:诗人的“呐喊开始”,为局部章节或某一具体场面的构思,为事件整个链条中的有机组成部分,推动着作者精心编织的整个情节发展。由此,流动一幕“鲜活”的气象变化。如“烂漫”、“阵痛”、“幸福”的意象,或隐或现,波澜起伏;在体内的生理中,心与肝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黄帝内经》与诗文理论的看点:心藏神而为五脏六腑之大主,其心理活动表现为:正面描写:“一面五星的旗帜”,主宰和调控着机体的一切生理机能,比喻成:“血一般殷红” 的暖心;反过来,“生命”各种表现状态,都是在心神的统帅下;好比“我像风一样自由生长”的拟人独写,情景神我,为一切物质运动和生命现象的精神本体。尔后,五脏六腑的精气阴阳协调,反刍的心理,徐徐闪现一幕“炽热”、“纸上”、“爱情”的刚柔意象。玄妙中,生动绝妙的明喻,把一个人的委屈、忍耐和声音,刻写得有形有态。不用说,单是一个“” 动词的形象形色彩,即词语的形象感,与感官相连,引发联想;致使将笔法曲折多变;就不必说,一滴“痴情的泪水”甩出天地之外,处处设疑,摇曳多姿。反面衬托:采用“列强”、“欺凌”的贬义色彩义——词的理性义之外的附属义,附着在词的理性义上,包括语体、感情(褒贬)和形象色彩。一个“拔地”的阳性词汇搭配,对接 巨龙”的形容名词,构成一个万象物语中的创世意境。显然,从静态的冷色到暖指的动感,褒善贬恶。如“烈焰的暖色调,五行理论中,火(心)代表炎上,即为脸上表现出“惊艳”的自豪神气:“中国——太阳——光芒”。诗歌的气血运行上,七魄的情志活动,依赖于五脏精气充盛及气血运行的畅达,而肝主疏泄,调畅气机,促进和调节气血运行,获得心情舒畅的调节,洞开一个民族的伟岸、伟世和伟大的形象。
     诗歌的意营造境上,悬念设置在开头,先给文章打一个总“结”,也就是全文的主要事件展开、情节高潮和矛盾冲突最为激烈之时,才可解开。其心思蕴蓄的时间必要借助结构的技巧:一对“轰鸣”“轻唱”的刚柔意境,一组“乐章”、“乡村”“画廊”的物质意象,跳跃着情感的延伸;一组“过往”、“镜头”、“笑脸” 的精神意象,波动着情绪的持续。光学上,种种色彩所呈现质的面貌,如日光通过三棱镜分解出来的红﹑橙﹑黄﹑绿﹑靑﹑蓝、紫七种色相。色者, 由物体发射、反射的光通过视觉而产生的印象,其色与色之间的阴阳对接、协调、中和便产生色相,就是万物的形貌,如人的相貌﹑体态等等。在可见光的视野里:“生命只是孤立的片刻”,自我本是空的躯壳,风火水地聚集在人体,只是一个暂时的物质现象;如佛家谓财﹑色﹑食﹑名﹑睡五欲污身如尘埃。欲尘者,即为欲望形成范围的心念。
      譬如,酒是水火合成的物相,是物质中元素具有特定状态的物理化学性质的相,一个元素在一种物质中,可以一种或多种化合物状态存在。元素多者,其阳盛之气而疯狂凌人。人体上,阳浮:体表卫气浮越于外;阴弱:营气不能和卫气和谐;其营卫不和而中气衰败。合适中和者,四大皆空就是明白心空无著,缘起缘灭的道理;从而不去执着当下迷的假象,醒也。若在不可见光的想象里:“时光悄悄走在身后”。比如,日月为动星,主一生的迁移多有的转变。当太阳落于丑宫时,与太阴(月)同宫,即为太阳太阴的重合。太阳属火,丙火,中天星主。阳,化气为权贵,为官禄主。其命宫在丑宫的人,志向高大、愿望蓬勃、处事不贪,,但自傲态度较强,博得一时之敬仰也是摇摆不定。因而,性格决定行为的人生,“站在命运的路口”,三生的时空,只能在“无法”、“尽头”轮回”的外界控制里,拿捏着自己;从无中来到无中去,三生相见则是一种以遇见叠加的遇见。
       所以,我的心念,要不断提升认识人事物的能力,形象思维的直觉性,要冲破各样的束缚,离开对存在人事物的执迷,将客观放在第一位,即右脑潜意识决定物质。因为认识能力的左脑意识,其逻辑思维的科技,是没有办法把握瞬息万变的本质,将主观放在第二位,即物质决定意识。故此,跳出现实平面的遇见,而到理想立体的遇见中。如“五星”的象是东西南北中的五行之帝星——五纬,成为信仰中“最美的遇见”,灵显一幕全面的诸法实相   。
   此“结”解在结尾,在西方美学里,是一种心结的英雄情节,够唤起人的崇高之感,仿佛是精妙绳结用绳所打的花结:如盘长即八吉,引申之为百吉,一幅群龙无首的天象卦图。若是差之毫厘,不着文字相,是谓超我的道德度量,不以有限的心量去揣测无量的世界,而是用觉悟的意念穿透力,发起与十方三世诸佛菩萨相同的愿力;那样,心在一个大境界中,本我就在,其自然感应的道心而神会自我,诗情之美自然就不会谬以千里而离开仁德诗性。诗者,哲人也,灵犀的本我,见与不见,时代的尘缘都将是一个责任的自我,留住良知芬芳的美丽,回头沾花一笑,便是着一缕缕超我的袅袅醇香。

    201427日——58日青云

127380.jpg
   作者简介:彭林家, 聋龙天生,党员。静居雾凇的一方灵空,六十年代中期出世于赣东北仙人洞,毕业于东北师大中文系。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诗歌在线吉林频道诗评编审,国家一级学术团体、中国萧军研究会主办的《当代原创文学作品集锦》副主编,中国针刀医学副秘书长,全球汉诗总会联络主任,北京仓央嘉措国际诗歌研究院副院长,广东净土生态旅游有限公司文化总监。做过教师、警察和工程师等职业,从曲折的经历上升为理论作家、《诗歌周刊》提名批评家,易学、神学、美学天士。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 2017年中国诗坛实力诗人。出版的著作有《裂开青云的红冰》等,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词刊》《散文》《散文诗》《中华诗词》《人民日报》《中国诗词年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百年新诗经》《中国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世界华文文学研究》《语言与文化研究》等100多种国内外报刊,在全国大型刊物任多家媒体的顾问、主编和编委,万年诗词学会顾问。

   七律.赦恕我诗(中华通韵)
                          彭林家
春魂锁黛启冰封,觉悟神心意点灯。
入梦三魂他胃纳,出辞七魄自舌耕。
朋心采画邀双月,虱子联珠逮半風。
二主一仆玄了道,五行合纵气连横。

     诗文解读:主题“赦恕” 蕴含是宽免饶恕,如人性的原罪,亚当夏娃受到蛇的诱惑,违背了上帝的禁令,偷吃了伊甸园里的智慧果。“我诗”是泛指自我的诗性思考,人是由精神灵体(神识、灵魂、魂魄)组成的物质肉体,《菩萨藏经》中说:“百千灯明忏悔罪。”是谓返回本我之道。如三魂的根本是 生命实相的真如,由于真如动念所产生一种能量形态,并吸附了灵质而具灵界的形体。五行上,土是四象合一。联合起来理解,就是祈祷祖先宽恕自我的生命轨迹,需要修行后天的真意而回到先天的肾水,如婴儿一样,乃生命的起初 ,太一生水也。
   第一首联:起笔寻找优美的凤头,既不领脉过远,也不宜太突;类似现代开门见山,形象引人,定出调子。如“春魂”是花 、宫人之魂的春日的情怀。唐鲍溶 《送萧世秀才》:“愁满春魂不易醒。”暗喻愁魂从金锁的黛眉上舒展开,含蓄清丽如处女于前,峭拔突兀着峻嶒之势。诗里的“锁黛”.指美女皱眉头。黛﹐古代女子用以画眉的青色颜料。响亮的爆竹,骤响易彻:“启” 打开,隐射为开导,如启明星就是太阳还没出来,出现在东方天空的太白金星——玉帝的信使。本为道家先哲老子的学生,忠厚善良,后悟得老子口中之道教真言,得道升仙,为感恩老子真传,在其出生得道地亳州修建了道德中宫。阴阳家认为是武神,掌管战争之事,主杀伐。只要金星在某一时间的区域出现,就是变天的前兆。手法上,一锁一启的对立,又回到“冰封”的意象,一波三折,暗示自我的七情六欲,被外界繁华而冰冻覆盖魂心、心神和圣心,互为相反的回望,形成意境上的“反着道之动”,正言反说,折射着阴阳转换的由心生“意”,乃 世灯明而最福田。文里的“点灯”是前世的燃灯佛,代表了佛菩萨的威神、智慧和力量,寓意摧芸芸众生种种之烦恼、破人世种种之阴暗。《无量寿经》中说:“无量火焰,照耀无极。”开悟好似心灯点亮的无限火光。诗意是在春发的季节,撬开眉心的狭隘,启开了内心冰封的懵懂,就是用心觉知的明亮神灯。
     第二颔联: “三魂”又叫三精,是能离开人体而存在的精神,为阳性白天的伸张,晚上休息的神经之神。如脾胃五脉不通,旦夕形若尸卧,好比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住身,控制性腺的取向。所谓男人的心是女人的魂。男人直白,女人隐晦;男人要善于总结当时环境,全面理解女人而发出暗号;心变灵在,人走魂在;反过来,精致优雅,连灵魂都有香气,男人的心才会让女人念念不忘。   因此,要使天地命三魂相聚,养生修道务在制御幽精,保养阳和之气。如在黎明时分或夜间入睡前,叩齿并呼三魂,反复三次,即可神气常坚,精华不散,疾病不侵,鬼神畏惧。三魂者,诗歌里为三性,善性﹑恶性和无记性(非善非恶),即为诗性。
     一曰胎元:元神,母体胎光真魂而益寿,灵魂阳神主生命;也为三界外的天神,先天之真性,为太清阳和之气,神清气爽,天(光)魂本我,肝气也(说明:肝藏魂, 心藏神;巫医证实,心是鬼舍,魂鬼也。肝是神舍,神也,也就是心藏魂,如灵魂:是大脑意识、精神、心理活动的结果——左脑意识。灵魂者,佛教称为藏识,善恶的种子,即为阿赖耶识,乃是元神的小部分。基督教将其分作:来自上天的“灵”,为人类独有的智慧或理性精神。“魂”是所有生物都有的血肉物质。肝藏神,如元神:心为元神之首,在头曰泥丸,脑为元神之府,通过修炼而控制魂魄的物质精华——右脑潜意识。神本由心,心无为则元神性现,心有为则欲神性现。中医判断一个人死亡就是胎光丢了,因此,天魂归天路,暂为收押天牢,直到再度轮回,是良知不生不灭的无极,为诗歌的美学理念。
    二曰爽灵:元气,父体制阳思魂而明气,觉魂阴神主财禄,也为三界内的识神,后天的思维心智,为五行阴气之变,智慧能力,地(音)魂超我,脾气也;代表侦查、判断和反应能力,灵是人和天地沟通的本领;反之,就是弱智或身体没有疼痛感。地魂是祖德历代姓氏流传接代之肉身,死后徘徊于墓地之间,为诗歌的联想力。
     三曰幽精:元精,好色嗜欲意魂而秽恶,生魂阳神主性趣,也为随人身的欲神,掌管性爱,为阴气之杂,耗损精华,人(色、命)魂自我,肾气也,决定性取向的生育能力,主导高大威猛或阴柔细腻。人魂则归地府,使在世肉身之善恶,再进因果是非之地,为诗歌的创造力。
      诗里“胃纳”即胃主受纳,接受和容纳水谷之海。“出辞”是吐辞说话。“七魄”: 指依附形体而显现的精神。藏密曰:从头顶到胯下会阴穴的中脉之上的七个脉轮,即为七个能量场。第一魄名尸狗(天冲、顶轮),第二魄名伏矢(灵慧、眉心轮),此两者为天魄之阴。第三魄名雀阴(气、喉轮),第四魄名吞贼(力、心轮,双手心和双脚心相连叫五心),第五魄名非毒(中枢,脐轮),此三者为人魄之阳。第六魄名除秽(精、生殖轮),第七魄名臭肺(英、海底轮),此两者为地魄之阳。指人的喜、怒、哀、惧、爱、恶、欲,生存于物质中,阴阳相应,从不分开。人身去世,七魄也消失。之后再随新的肉身产生肉体及魄,则属于阳世的物质世界。七魄由人魂所掌握,生命是从命魂住胎而产生,将能量分布于人体中脉的七个脉轮之上,而形成七魄。人死之后随之消散,而命魂也自离去。诗歌里为七情,即为诗情。
     文 中“舌耕”以教书讲学谋生,互文见义,意味着意象魂魄可轮回或离体。试想,魂是阳性能量而化生万物,有先天道性,跟天地主宰相链接,活泼而形成自主性;魄是阴能量而主导肉体,死气沉沉,只是依付在魂上面的阴性能量集结;两者均没有自主意识,阴阳相博才能产生意识。若是壮大意识,跟魂结合是阳神,跟魄集结是阴神,阴阳一体就是元神。魂为阳,魄为阴,互为室宅,便把魂魄都包含起来;然后孕育出元婴(道胎),乃修炼元神显化婴儿;元婴可以脱离肉体独立存在,却并不强大,所以得壮大就要分神。元婴强大后就会融合肉体,这叫合体。后面还有大成、渡劫,即为造物主阶段的创造世界,也是诗歌独特创造力。所以,道教相信元神永恒真存,元神魂魄主宰人的潜意识,觉(地)魂主宰人的善恶,生(人)魂主宰人的寿命。人若死后掌管七魄的生魂会消亡,元神也就幻灭了,因此也就有了形神俱灭之说。诗意是用梦连接三魂的潜意识,接纳万物的真善美,用舌尖再现七魄的性情中和意识。
     第三颈联:是化用借意之联。“双月”是朋字,朋心是同心。“半虱”是風字。虱,是寄生在人、畜身上的小虫;程度上,表示大与小的相对性,或洞察精微,如视虱如轮。风字天干是乙象,如禾苗、花木、庄稼;于人性为朴实、柔情、仁慈,其形为曲。典出祝枝山与一乞丐的对联:“君在堂上邀双月,我于窗下捉半风。”上联是我在呼朋唤友,下联为我在窗下抓虱子。艺术上,在于双月与半风的对仗工整。诗意是合力用彩色作月色下的画,纯美的自我也能获得半部论语的仁德。
     第四尾联:结尾豹尾要结实,类似现代收笔总结全文,揭示主题,意在言外,戛然而止。如“二主一仆” 的表意是仆人的不忠心,反其意为一仆不侍二主;深层次可理解为君火、相火和任意一个五脏。“玄”是深奥不容易理解的微妙。含蓄如秋波一转,“了道” 犹悟道而得道。“五行”指水、火、木、金、土五种物质,作为组成万物的基本元素,相互促进和排斥,以说明世界的起源和变化。“合纵”是弱国联合对付强国,即齐、楚、燕、赵、韩、魏等六国,南北相连,联合对抗强秦;“连横”指随从强国去进攻其他弱国,即六国东西相连分别服从秦国。如纵横家苏秦、张仪,是战国后期各国图存争强的一种策略;迁移思维上,余韵如撞钟,清音有余,乃笔“气”的豪壮如截奔马。诗意是了悟体内的五行之道,纵横气血的经络利用,认识自我的玄妙,而谓之卒章露底结尾法。
      显然,诗歌是人的精神天象,投影于大地;人法地,地法天。那么,魂魄合成的潜意识,即为八字纳音。运用在七律章法的音乐性上,必然要从“起”的开端平直,陈述作者所呈示的艺术主张;颔联“承”接应要春容,如女子美貌的画相,通过变化重复来巩固主题;颈联“转” 要变化地发展主题,具有较大的不稳定性,如异峰突起,平地起雷,使情节合情合理;一经亮出水底的映月,不露痕迹。所以,尾联“合” 部要渊水,以深潭之浪迭起思维之花,在涛声碰撞的音乐中,悄悄回归到潺潺的流水之声。
            2019年3月21-28日青云

112039510_2_20170927073617151.jpg
后记跋识:

     诗人是神的代言人,五行四象在人身 明了,便自通神学,如观物取象是《易传》的哲学和美学观点。仰则观象于天为向度,诗象是宇宙万物的再现;俯则观法于地为维度,诗法是模仿自然界,获得具体事物的象征方法。表现为人文上为承袭遗风:祭祀农历二月初二是三节同庆:
        龙抬头、花朝节和土地公诞。一曰东方七宿的苍龙,头部角宿上有两颗星,代表两只犄角,如剃龙头。二曰纪念百花的生日,花王掌管人间生育。明代·汤显祖的《花操》:“一半春随残夜醉,却言明日是花朝。”三曰社日,春社、秋社,为土地公公生日。社,地主也,从示、土,能生五谷,五土之总神, 后土娘娘,乃轩辕黄帝的侍从;上天派龙接引她升天,风俗有各家门首至井沿撒一灰线,成圆形时为撒灰囤,曰:引龙。如汲水引龙,天未明挑水,让水从河边一直洒到家里水缸旁或水井边。土地神源于社神,也叫社鬼、社公,管理一小块地面的神,保佑着一方土地的民众,五谷丰登、家宅平安和添丁加口。张之洞题湖北武备学堂曰:“执干戈以卫社稷,说礼乐而敦诗书。”借指国家的宗庙社稷,稷为百谷之长,农耕始祖的后稷也。后土、后稷就是古代帝王、诸侯所奉祀的土神和谷神,为世界稻作文化的图腾原型。
      土地流转,羽衣飘飘,往听的黄鹂声,翻开庸庸的听觉;不时,俗耳针砭,叼着一梦误一生的风雨风谷……
    《道德经·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谷是山谷,因道的状态类似虚无称其为谷,意谓空虚。,因其蕴藏妙用,并因应无穷称之为谷神,是由道质和道性所构成的大道,乃人性的神气也。“东风送湿,西风干;南风送暖,北风寒。”变换衔接,风俗流稥:春耕节、春龙节、农头节、农事节云云。然而,倒流的时光回头一望,神气、俗气均是一种人心理念的互换。由此,诗道上的谷神就是诗人灵性的根,《悟真直指》:“谷神之动静,即玄牝之门也。玄:玄关,肚脐,神阙,幽远微妙之意。一动一静,真性真情;觉悟土地的唯美之道;尔后,借佛教的生死超脱形体的痛苦,在自我的心田连根拽出,而曰:土之真性,德之真情耶。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mwkfnui
发表于: 2019-4-27 19: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赵德稳
发表于: 2019-5-9 06:3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师辛苦啦!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评

诗评

主题:64 | 回复:152

精彩直播
茗友会第一期“与音乐有关”佳作十二首

【编者按】茗友会第一期主题诗赛“与音乐有关” 十二件佳作合集。(点评: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4079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4

石梅

发帖数:10187

月光雪

发帖数:7214

丰车

发帖数:4079

缘圆阁主

发帖数:3810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519

孙国福

发帖数:2491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234

劳士诚

发帖数:2095

木月星光

发帖数:1935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64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