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11975 | 回复: 0

李伟新
发表于: 2019-5-23 06: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伟新 于 2019-5-23 06:57 编辑




     德国的哲学家阿多尔诺悲叹,“奥斯维辛之后,诗歌已不复存在。”我十分理解他这种心情。当一个关怀着人类终极的人,看到人类被摧残、被屠杀、被百般蹂躏、毫无人性人道的惨景,是无法不发出如此疼痛的悲叹的。从这也可以看出,阿多尔诺作为一个哲学家,把诗歌看得多么神圣、多么的美。
当人类遇难,诗歌便率先痛不欲生,这既是诗歌的敏感使然,亦是诗歌的正直品格所致。
但诗歌并没远人类而去,尽管人类中有那么一些很不可爱的人。
有人说,打败希魔的是枪是炮,而不是诗歌,这话自然不假。如果以此来否认诗歌,不是白痴,也是不知人为何物的兽。
诗歌是一种精神,是美,是自由,是希望。
由此我想到鸟。当鸟闯入眼帘,她给我的感觉,首先是美,而这美,无疑是来自她的飞翔。当鸟飞翔着无尽的碧空,无尽的碧空任她尽情地飞,尽情地唱,那美丽的自由,无时不在激扬着我的灵魂。当鸟飞向远方,我无法到达的远方,那远方便神奇,便像是我的希望所在。
鸟无求于人,却将自己的一切奉献于人。这鸟,当就是活生生的诗歌吧。
有鸟存在的一天,人类的灵魂就会跟着她飞翔。
秦始皇时代,是一个对鸟灭绝的时代。只是,鸟并没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当鸟于夜深人静进入刘邦的梦,他不由鸟了起来,很诗人地放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带着这鸟的豪情,刘邦一扫大秦帝国。
许多史家不解,刘邦无才无德,凭什么能打败秦始皇?
刘邦私下告诉我:凭鸟!
因为这鸟代表着人民的意愿,代表着人民美好的情感。




时常,我听到有人问:诗歌有什么用?
对此我会付之一笑。因为这问形同问天空有什么用一样,不值一答。而且我一直认为,诗歌历经数千年的浸润,已经筑起了大仁、大爱、大智、大勇、真善、真美、独立天地、自由无限的品格。她不但是人类生命离不开的血液,更是人类骨子里所渴望的神。
当世人为科学能“克隆”人而大为恐慌的时候,我却在黄河口跟一位诗人说:如果我们人类都拥有诗歌的品格,“克隆”技术则是我们人类的福音。我们尽可以多“克隆”一些我们所热爱的天鹅,多“克隆”那些行将灭绝的动物。
诗人笑说:这不过是你浪漫的想法,一厢情愿的事情,你能担保别人不去多“克隆”希特勒、秦始皇一类的人物?
当然不能。因为以我们人类目前的道德水准,与诗歌的品格相差得实在太远。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而回首二十世纪,人类在道德素养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建树。我们一方面听到的是呼吁和平的声音,一方面却听到战争的炮火;一方面听到呼唤平等,一方面却看到强横霸道的行径。当科学将我们自由的意识带到太空、宇宙,而专制的鞭子仍在一些国家抽着人们的脊梁;当艺术把我们带向一片真善美的境地,而国际性的犯罪却将假丑恶变本加厉;当我们唱出人类只有一个地球的歌,许多人仍然热衷于小圈子里的营营苟苟你争我斗的生活。由此看到,我们的科学和艺术已经是超前了,而人类所建立的体制所形成的道德却远远落后于科学和艺术。
但话说回来,我们无须为此而感到悲观。只要放眼看看,我们就可以看到,诺贝尔和平奖既落在反对种族隔离的曼德拉身上,也落在反对世界埋雷的倡导者身上,这不但体现着人类美好的愿望,也体现着一种诗歌精神。
为是一个多病的世界。疾病每时每刻都以新的形式折磨着人类,而药物却对众多的疾病无可奈何。有鉴于此,日本的一些药店已将诗歌作为药方开给病人。对犯抑郁症的开出明快的诗歌,对犯绝症的开出歌唱生命的诗歌。对人间的百病,都能开出诗歌的药方。所说效果不错,一些国家正准备推广。似乎人类的病根不在肉体,而在灵魂。




面对诗歌,我就像面对着一片充满着爱和美的大海。时常,因她的博大而感到自己的渺小,因她的爱意浓郁而感到自己情感
的苍白。
狄金森说:诗歌选择自己的伙伴。
我却说:诗歌选择的永远是人类的灵魂。
因为人类灵魂的速度与博大,才配做诗歌的兄弟。




  什么速度最快?步行的人会说是车,坐车的人会说是飞机,坐飞机的人会想到火箭,太空人感受到的自然是光速。但我总觉得,最快的速度就在人自己身上。坐着,能神行万里;睡着,也能尽拥天地。这种比光速还要快上千倍、万倍的速度,就是灵魂的速度。
  时常,一想着远在天涯的朋友,就好像已经到达了他的身边,热烈地握手,欢快地举杯,笑说着心中所想说的一切。月明之夜,抬头望望星空,也许只花了千分之一秒,感觉已经到了无数颗星球,光要行一千年、一万年的时间,人却在瞬间完成。进入梦乡,肉体是睡着了,灵魂却醒着,带着你在宇宙间神行,一会是太阳系,一会是银河外的世界,一会又是宇宙外的宇宙。片刻间的梦,光速都难以胜任的距离,灵魂却一下子就帮你完成了。
  在灵魂的眼里,宇宙就像是自己的家。银河如你阳台上的一盆花,你可以每天为它浇水,让它开出太阳的花瓣,火星的红纹,星光的灿烂,月亮的洁白。在灵魂的家里,你既可以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到你所想要到达的地方;又可以像鱼儿一样快乐,快乐着从南极跑到北极。
  
                                                                                     

  对灵魂的速度,感觉来得最好的,无疑是诗人。他们能把现实无法实现的速度,化成无比美妙的意境;能把流逝的东西,变成可触可摸的图画;能把狭窄的地方,展现成无限辽阔的空间;能把无限辽阔的空间,安放在方寸之内,闪射如珠似玉的光芒。
  我们总是认为,古人因为交通落后,出门靠的是牛车、马车之类,所感觉的空间是很狭窄的。其实未必。这是因为我们从没想到过人们神行天地,靠的不一定是车马,不一定是飞行器。有灵魂的速度就行了。
  看看,老子骑着他那匹青牛,独行在黄土之上,苍茫之下,并不感到自己渺小,倒是说,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一下子就将人与天地并列,把人提升到天崐地辽阔的高度。
我们今天时常坐着飞机飞来飞去的人,未必能想到人会有这样伟大。大多想到的恐怕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见利忘义也是一生,营营苟苟也是一生。一生没说过一句人话也就过了,一生没做过一件好事也就没了……哪里会想到人是可以与天大、与地大,是可以活出天地般的盛大与庄严来的?
现代科技无疑是提升我们生活的速度,并令我们的视野更为开阔。但也应看到,我们还有许多地方,并没有被现代科技提升。就像古代战争是为一城一池而战,现代战争也实在得很,有时是为粮食,有时是为石油,大多时仍然是为了疆界……战斗的武器是先进了,所为的目的好像并没先进到哪里去。好像所有的战争,都还没有一场是为了爱情而战的。
  这是令人讨厌的话题,不说也罢。还是回到诗人身上来吧。
庄子没留下过什么诗,但我总把他当作诗人来看。这主要是他对速度和空间的要求很高。他的鲲鹏,大如几千里,展开双翼,就像垂天之云,气势猛得很。一飞便是九万里,瞬间就能绕地球一圈。相比之下,看一些成天把诗人头衔挂在自己头上的人,他们所作的诗,要么就是半里之遥的村庄,要么就是自家的阳台,要么就是窗外街道行人什么的,所展现的空间,并不比监狱阔到哪里去……看来,真正的诗人,并不在于他把文字排成诗的模样,而在于他的灵魂是否诗了。
  李白这个酒仙确是够神的,诗句一旦到了他手上,就马上成了他灵魂的翅膀,他爱飞多远便飞多远。他“平明登日观,举手开云关;精神四飞扬,如出天地间;黄河从西来,窈窕入远山;凭崖览八极,目尽长空闲”。站在泰山,他已到了天外,黄河自然就变得很苗条了。他“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谛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千里江陵一日还,是比较接近现实的速度。别说现代,就算是他那个时代,只要顺风顺水,把帆扯满,千里外的江陵,也不算遥远。因此,他的速度,并不是这一日千里的速度,而是他瞬间已过万重山的灵魂的轻舟。有了这灵魂的轻舟,他的天地就更宽更阔了。望庐山瀑布,他便望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银河从他的诗中,跑到庐山来了。如果没有灵魂的轻舟来穿越时空,他诗中的庐山瀑布,恐怕就是“瀑布你真他妈的大,大过我家门前的小河十倍”。仅此而已。
  
                                                                                  

  上了年纪的人,都希望时光能够倒流,能够回到美妙的童年时光、青年世界。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人们也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但人总是很固执的,明知不可能的事情,偏希望有可能发生。这大概就是人和其他动物不同的地方。其他动物总是安于现状,能够以本能去获得生存之道,就只以本能去生存,从来不想有所改变的意思。一万只斑马,便被几只狮子、老虎弄得不得安生。其实,只要他们敢于亮出自己的灵魂,说天大、地大我亦大,我是斑马我怕谁,大家团结起来,不愿做狮子老虎的食物,你狮子、老虎敢来,我们斑马就敢冲,一马踏你一脚,还不把你狮子、老虎踏扁?
  当然,这只是我们人类的思想。而不是老天的意思。大多时候,人类的思想看似很高明,很伟大,实则幼稚得很。想想看,单人类有点小聪明,便把绿洲变成了沙漠,把清河变成了浊水,把一些动物弄得频临绝种。到今天,不得不把昨天破坏了的,重新给予保护。如果万物都像人类这样“聪明”胡搞,蚂蚁也起来统治世界,我们这个地球村,早就玩完了。
  造物主自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不管达尔文的进化论怎样的畅销,猩猩和猴子始终都没有要变成人的意思。
  自然体会到,当初造物主把灵魂安放在万物身上的时候,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大地生长树木花草,花草树木养育食草动物,食草动物供养食肉动物,万物又养活人类这个种群。万物的灵魂都在一种自我牺牲中轮回。也就是说,世界之所以充满生机,就是因为有了自我牺牲的灵魂。这自我牺牲的灵魂,推动着宇宙不停地向前发展,不断地变得美丽。肉体因为具有牺牲精神而变得崇高、变得伟大。
  人类,这个集万物之灵于一身的群体,自然就责任重大,肩负着万物的重担。也因此,人类的灵魂便显得无比的丰富多彩,敢于去追求看似不可能做到的事,并把它们变成远大的理想。
  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历史,哪一步前进不是以流血牺牲换来的?
  想回到童年,回到青年,那是因为那时节的灵魂天真活泼、纯洁无瑕。每一声笑都是甜的,每一个梦都是美的。而且,由于灵魂的自由无羁,充满活力,时常会异想天开地去梦,石破天惊地去思,无所顾忌地去想。也因此有人说,人年青的时候,都是诗人。这诗人,当然是指拥有诗人的精神、诗人的灵魂。
  但人走过来了,是无法回头的。自然这个造物主,对万物是十分公平的。它不会因为你个人的私欲,而把时光倒流,破坏生命的法则。当它把灵魂安放在你的身上,就要求你要善待灵魂。它给每个生命的灵魂,都有如一颗珍珠。在年少的时候,它为你发光,作你的指路明灯。每时每刻,都让你去想到生命的美丽,人生的多姿,梦幻的神奇,自由的潇洒,价值的无限……走过了童年,走过了青年,灵魂这颗珍珠就像你人生的诗眼,在于你用什么样的意象使它凸现出来,使它更加光采照人……
  也许你无法把它变成最美的诗,也许你只完成了其中的一句,也许你从来都没有想到要把它变成诗,它始终伴随着你。你冷落它也罢,你糟踏它也罢,你出卖它也罢,它仍然是它。因为它就像是天空,就像是大地,你可以弄到它乌云满天,你可以把它变成沙漠,但谁见过四季总是乌云的?谁见过大地总是沙漠的?
  我只见过肉体被消灭,而从来未见过灵魂被灭亡的。专制的统治者总希望把人征服,把人变成奴隶,然而,人有哪一天真正想当奴隶?不愿当奴隶的人们,哪朝哪代不起来抗争?无疑,代价是惨重的,被统治者消灭的肉体无数,而这无数不屈的灵魂,哪一代不在传承着?如果灵魂也可以被屈服,我们今天就只能活在奴隶主的鞭子之下了……

                                                                                       

  生命的过程,也就是灵魂的过程。它从一具躯体到另一具躯体。它每天都送走老朽的躯体,迎接新生的生命。它不会因为一具躯体的完结,而停止它前进的步伐。它生来就没有停止的时候。
  因为灵魂的丰富多彩,生命也就变得美丽多姿。花有花的七彩,草有草的绿茵,树木有树木的婀娜婆娑……我们也就有机会品享斑马黑白分明的线条,品享大象的纯朴;欣赏猴子的敏捷,欣赏老虎的雄威;享受狗的忠诚,享受蝴蝶的美丽;赞赏蜜蜂的勤劳,赞赏白鸽的纯洁……我们的心可以随着白鹤悠闲的飞翔而变得逍遥,我们的血液可以随着群马的奔跑而无比流畅,我们的灵魂可以为大海的波涛而激扬澎湃……
  高山流水,白云蓝天,我们活在这个世上,就像置身在万物美丽的灵魂当中。一声鸟鸣,一片花红,都会给我们如诗的遐想;一道山光,一泓水色,都会令我们留连忘返;一缕秋阳,一柱烟云,都会使我们深深迷醉……
  我们的目光,时常会落在蝴蝶翩翩的花丛,时常会被蜻蜓玉立在荷花之上,时常会沿着燃烧的红叶深入到秋天的心脏,时常会在飘舞的雪花中触摸冬天的脸容……
  灵魂盛大而庄严。当我们面对万物盎然的大地,我们感受到的是大地之魂的丰厚;随百鸟飞翔在蓝天碧空,我们感受到它的辽阔与宽容;把身心投入大海的万道波涛,无限的激情像在燃烧着我们的岁月;面对挺拔的雪峰,我们会感受到它无比的神圣与高洁……
  大江奔腾,腾出的是气势。
  大山连绵,连出的是磅礴。
  因为灵魂的盛大,我们可以从一粒沙里感受到世界,我们可以从一滴水中看到太阳……
  因为灵魂的庄严,我们可以触摸到小草不屈的生命,我们可以体会到石头的坚硬……

                                                                           

  灵魂的美丽,在于它的盛大能承接天地万物,敢于穿越无限的时光,在于它的庄严赋予万物生命的高贵,赋予生命坚忍不拔的精神。
  人类自从拥有了它,就好被注入了一股奔腾的血液,被点燃了一把熊熊的火,生命已不甘安于现状,已不甘于被本能所左右,已不甘于困在目光所及的天地……也因此,人类才一步一步地从蒙昧走向文明,一步一步从落后走向先进,一步一步地从昨天发展到今天……
  就像大地养育了万物,万物自然会以各自的美丽报答大地。为了善待我们的灵魂,我们学会了用文学、音乐、美术、舞蹈去滋润它,去构筑人间的天堂;学会了用科技去拓展它的翅膀,使它的速度一步步变成现实。
  当我们拥有了文字,我们就已经以文字来抒写心中的诗情,让圣洁的光芒,驱除笼罩灵魂的阴暗;当音符诞生,我们的血液便奔流着美妙的旋律,让激昂的节奏,敲醒藏在灵魂里的睡虫;当我们的心中充满色彩与线条,我们便尽情展现生命的斑斓,让神奇的意境,取代缠绕灵魂的平庸……
  看到鸟,我们想去飞翔;望着马,我们希望奔驰得更快……我们的飞机车辆,就是在这一代代飞翔、奔驰的梦中发展起来的……
  万物之灵滋润着我们,灵魂的速度驱使我们尽情发挥我们的想象,把不可能变成现实……据最新科学研究表明,灵魂已被认定为一种超物质,拥有宇宙间最强的能量。
  因为灵魂的速度,地球已有如一座村庄。
  因为灵魂的速度,地球已展开双翅,向遥远的太空拓展……我们的诗歌,什么时候才能跟上灵魂的速度?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评

诗评

主题:110 | 回复:264

精彩直播
红色在金秋涨潮

红色在金秋涨潮 文/寒冰 红色 在庭州大街小巷鲜艳 像一簇簇火焰 点燃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013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08

石梅

发帖数:10264

月光雪

发帖数:7208

丰车

发帖数:5013

缘圆阁主

发帖数:4661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598

劳士诚

发帖数:2599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468

木月星光

发帖数:2098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