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于军乐
发表于: 2019-6-2 18: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愿时光慢走,少年心常伴左右》-
仅以诗光小文送给童年记忆,老邻居王小玲姐王小彬哥
mmexport1559470261443.jpg
文/于家老三

六月来了,带着熟悉的味道,在一片童心中苏醒,这个初夏,阳光猛烈,炽热得让人睁不开眼睛。上海这几天的天气很好,阳光透过云彩肆意的洒下,暖暖的让人有了睡意。习惯的点上一根烟,那熟悉的味道顺着口腔直入肺底,浓浓的写下你的名字,王小玲,王小兵姐弟俩。多么熟悉而陌生的名字与面容,记忆中都是青葱烂漫的少年印象,于是,在中年的这个夏日的午后,喝了一杯精酿的啤酒,沁人心肺!瞬间没了睡意。在时光漫度的记忆中,写下一些闪亮的日子。



这是2019年的五月中旬,在上海的城中思念家乡,就回家了一趟,在三天的老镇生活,在供销社大院吃到家乡的土菜,闻到了麦子即将成熟的味道,在五图河畔及界圩河畔流连,要回沪的前的晚上,陈平二姐张罗大家县城聚聚,想起她曾提及,她在她的面馆里,曾遇到过王小玲姐,我童年时候的隔壁家邻居姐姐,于是,在灌云县城的一隅,我们寻找她,在打听到小区里的住所,敲门而不应,出门了,于是心有不甘,回去又写了一张留言条,返回去,贴在小玲姐家的门上,总有预感,这三十多年后,或许会重逢,结果,陈平姐告诉我,打电话给她了,大概在十点左右,在第二场微醺歌唱的时候。小玲姐果然来了,人到中年,显然已经微微发福,小玲姐还是那副熟悉的笑容与熟悉的眼神,带着眼镜,微笑着,带着些时光的蹉跎,惊喜如我,好像毫不生疏,一下子拉着彼此的手,带着欢欣与惊喜,坐下,三十来年了,瞬间唏嘘,不断闪回童年的样子,因为饮了一些酒,加上歌厅的家乡朋友较多,聊聊几句家常,便开始跳舞、唱歌。我拉着小玲姐跳了会大学时代的集体舞,又喝了点啤酒,然后,到了深夜,因为第二天要回沪,很快的挥手分别,陈平姐安排车送我回杨集老街,一路上欢歌飞扬,皆是旧人老曲。



回沪后,加了小玲姐的微信,然后又通过小玲姐加了小兵哥的微信,与我们于家兄弟仨,在金陵城出差期间,我建了一个小微信群,名字叫“如果再回到从前”小兵哥很快发来他的近照,虽然也是人到中年,还是熟悉的模样,架着眼镜,谦谦君子的模样,壮实了许多,细细的眼睛带着浅浅的微笑,也是儿子都长大成人了,又一次瞬间拉回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老镇的那个永恒的院子-供销社大院。


mmexport1559470253787.jpg
我们家和小兵哥家是老邻居,他们的父亲和我们的母亲在同一个单位,供销社,两家比邻而居,由于院子不大,每家只有一间半的小平房,隔墙可以听到彼此两家说话的声音,我们两家关系相处非常和睦,他们的父母王叔叔与胡阿姨,对我们非常好,温和而热情,我父母也是如此,慈祥而温和,远亲不如近邻,体现的完美,有啥好吃的,包个饺子炸个油饼,腌个鸭蛋买个西瓜,经常派我们俩家孩子互相送,亲如家兄姐弟,小兵哥比我大三岁,和我大哥同龄,大我二哥一岁,高我两个年级,我们经常会在一起玩耍,逮知了祝蜻蜓、掼纸炮摸鱼虾,上房下河,无所不为,那时候七十年代末八零代初,我差不多六七岁的光景,最小,正如他们所说,会屁颠屁颠尾随着大孩子们一起玩,乐此不疲,小兵哥皮肤略显黝黑,小平头,瘦瘦的,鬼马精灵,顽皮而聪明,记忆中,我们兄弟几个,房前屋后,田间地头,看小人书,和小伙伴们疯狂的跑,尤其是暑假期间,更是我们孩子的天堂,正如我的诗意回顾,那时候好像日子过得非常缓慢,从前慢,声声慢,大门都是外锁,有没有人在家一目了然,孩子们上下学是不接送的,三五成群,都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太阳热烈照在我们,院前的穿镇而过的长流河与院后的郁郁葱葱的蔬菜园,都是我们的乐园,放着风筝,偶然望着天空,五彩斑斓的阳光,照得眼前发黑、一阵阵的眩晕。



小玲姐又比小兵哥大两岁,在七十年代末,俨然是个邻家美少女的模样,杏眼柳眉,梳着辫子,身姿轻盈,美丽大方,能歌善舞,是杨小演出当仁不让的小明星,那时候,大女孩子是不屑于和我们小男宝们一起玩的,但是小玲姐还是会偶然带我们上街买冰棍,给我们叠纸玩具,或者给我们唱歌,有一年,好像是我上幼儿园,参加镇里文艺汇演,在镇上大礼堂,亲耳听到她的节目,在表演唱《赶着马车去北京》歌伴舞蹈:那熟悉的歌声,银铃般,“阿爸哎,哎,快快走,哦”…小玲姐像小燕子一样,那时候,在童年的心里,诗意的美好,文艺的梦想从前就扎根在我的心田,八十年代处的那个院子里,夏夜到来,人来人往,人们露天吃晚餐,纳凉,听广播,打牌,下棋,弹刮片琴,谈天说地,我们在院子内外自由,抓蛐蛐,爬墙头,宛如猴子在山林穿梭,一身汗水,洗完澡,带着痱子粉与花露水的味道,如同后来喜欢闻到乡村烧麦秆的味道,久久留在我的记忆里,那时候的大院子,是我们记忆中的黄金年代。



后来,好像是八二年,我上小学二年级,九月的初秋,你们搬走了,一辆大卡车停在供销社大门口,带走了你们,也带走了美好的邻家姐弟的美好。后来,暑假,。你们来过我家,并且,在九十年代初,小兵哥因为高考复读,又来到镇上中学,并再一次到我们家,我们在同一个中学读书,偶然会打打招呼,学习的压力让我们不再像童年那样嬉戏,然后,高考之后,我也离家在外求学,工作,生活,娶妻生子,定居上海,至于小玲姐,只是到了2019年5月份,才缘樫一面,至今时间隔了至少三十五年,并且遗憾的得知,你们的父亲、那经常调弄小把戏一样的童年的我,那和蔼可亲、胖乎乎的王叔叔已经病逝,此情可待追忆,只是时光已经荏苒。转眼已是惘然。

mmexport1559470258081.jpg

真的应该谢谢你们!小兵哥小玲姐,毕竟只有你们,才能让我在人世间匆忙的奔跑中,依旧有那么一刻,能够很安静的停下来,从心中喷出对过去旧时光的思念。知道吗?这一刻真的好想回到童年的那些夏日!



小玲姐,小兵哥,让我们有空相聚,六月,不负时光,不慌不忙,心之所向。并以一首小诗,记录那些似水的华年。



《时光回瞬,偶然想起》

我们应该早些相遇
世界已经变幻了太多的故事
父母,已经渐渐老了
夏日的五月,有些闷热
少年早已潜入梦的湖底
吐出来的气泡,是经年不熄的回忆



小玲姐小兵哥
分开这么多年,彼此安好
过着寻常人的生活
或者是沉默如迷的时光
是否,偶然想起,童年小时代
响着自由的翅膀
多了好些烂漫的云裳



我想带上一瓶布满岁月的老酒
约你们而你除了微笑
什么也不带就好坐下来,饮上几杯
有酒方有意识流
听我告诉你它最柔软的地方
是别忘记我们来时的方向

……
顺便说一句:愿时光慢慢走,愿少年之心常伴左右,有空聚聚。

军乐,2019年6月2日初夏,周日午后,上海,静安,蓬蒿家园
书房









wx_camera_1559398042017.jpg
mmexport1559397628763.jpeg
写的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人

诗人

主题:476 | 回复:935

精彩直播
《七绝 · 盛夏申时茶》

《七绝 · 盛夏申时茶》 文/听雪婆婆(天津) 申时雅聚品仙芽, 藕韵清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4441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4

石梅

发帖数:10229

月光雪

发帖数:7214

丰车

发帖数:4441

缘圆阁主

发帖数:4069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556

孙国福

发帖数:2524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336

劳士诚

发帖数:2230

木月星光

发帖数:1973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3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