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清颜
发表于: 2019-10-21 15: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清颜 于 2019-10-29 10:59 编辑

沙漠 . 断章——与毛乌素的不解情缘
曹俊清
毛乌素,一个刻在骨子里的名字,我生于此长于此的原乡!轻唤一声,一片海海漫漫的荒漠就呈现在记忆里,闭上眼,荒漠里的土屋就在眼前了,土屋中走出忙忙碌碌的母亲和童年的我,她们走到相隔三十多年的我面前,神情欣喜又凄然的,与我长久地拥抱。
1永远的等待  
想起几十年前的毛乌素,我描绘不出更多美丽的风景,一望无际的沙原,点缀着低矮的蒿草,几头羊匆匆在蒿草间觅食,这几近荒凉的风景如我寂寥而孤单的童年。而母亲和荒漠中的那间土屋,却给了我无尽的温暖和幸福!而今,写下你,海海漫漫的黄沙就在眼前弥漫开来,用手拨一拨,空出一块平坦硬朗的土地,白墙平顶的土屋就立在上面,站稳了脚,扎下了根,三十多年来一直矗立在脑海中的土屋啊!屋子里,母亲总是忙碌地煮饭,手不得闲地洒扫,在油灯下缝缝补补……屋里一忙完,母亲就手握牧羊铲急速走出屋门。属于队里的上百头羊,向西南方向的小片绿洲疾奔,羊群腾起的沙尘,顿时白雾般笼罩了母亲的身影。  而年幼的我被母亲呵护着,总是留在家里,不让我像她那样被风吹日晒。那时最大的乐趣就是站在高高的屋顶瞭望,看羊群一溜烟腾起的沙尘,看母亲越来越模糊的背影。有去就有回,沙尘的腾起消散又腾起,这只有我懂的景象,总是牵动我年幼的等待的心。几十年过去了,自然的风越来越温顺,而深入灵魂里与我等岁的风却长刮不止,一场春寒也从未停止。这个一辈子没有走出毛乌素的女人,这个一心祈求风调雨顺来养活六个儿女的母亲,却早早地离我们而去,终究没有摆顺自己的人生。母亲在我的世界走失了,在毛乌素的沙漠中走失了,只有母亲的沙漠牧羊图刻在了脑海!上天如果有知便会知晓,我对母亲的等待,无休无止。
  2必修的功课  
乳燕总会有出窝的时候,我到了上学的年龄。每天早晨,母亲强行把我从被窝中提出来,穿衣吃饭,像赶小鸡似的,把我赶出家门。向东是学校,十里沙漠是必经之路。毛乌素的沙海,浅浅地踩下我幼年的足印。春夏秋冬,沙漠变着法考验着一个几岁的孩子,有时也哭喊着不去上学,可终究不能违背父母的安排。那时的沙尘很疯狂,早春到初夏一场风,吹得满口沙子双眼迷离。那时的暴雨、冰雹似乎说来就来,让我最早认识一些词:打哆嗦、落汤鸡。那时的炎热更容易与黄沙勾结,让小草更加稀疏,我与零星的灌木一起蔫头耷脑,奄奄一息。那时的酷寒恣意穿透一个女孩单薄破旧的棉衣,冻肿手和脚。在沙漠轮回的四季中,在一次次无助的颤栗后,我还是坚持每天准时到校,我成长的枝条渐渐坚硬起来,坏天气肆虐的时候,我渐渐能够坦然的面对。多少年后回头看,毛乌素给我的历练,像每天必修的功课,比书本上的文字、数字、图片更早更切骨地教育了我,而课本上文字的教育功效,在大自然的种种施威面前,是何等的轻飘飘。各种磨练,似乎修剪掉了缠绕在我身上的慵懒、柔弱、怯懦的枝条。
  3无声地呵护  
黄沙不说话,稀疏的沙蒿也不说话。大风起时,我也是毛乌素的一粒尘沙,东倒西歪的小身影在漫漫黄沙的背景上像极了一束随风飘荡的沙蓬。路不时被风掩埋,找不到来时的踪迹,没有哥哥姐姐的陪伴时,我也不能慌张。寻一处最高的沙丘瞭望,我一定能找到家的方向,母亲一定在土屋里等着我——她最小的女儿回家。母亲的炊烟总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随风舞蹈,让我在惊惧和饥渴中,看到家的方向,闻到饭菜的香。有幸无风的日子,我会站在高高的沙丘上唱歌或者呼喊,我的歌声和呼声也总是轻易唤来最亲密的伙伴,我的大白,它旋风般蹿到面前,与我亲昵着,接一串稚嫩的笑声回家。母亲的飘荡着的炊烟和我的欣喜奔跑而来的白狗,在漫漫黄沙的背景下在人烟稀少的沙漠中,那是怎样一副让我终身难忘的画面!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它们无数次无声地呵护和怜惜着一个小女孩柔嫩而孤独的心房。
  4感受温情  
向南四五里,是老额吉的家,是最近的邻居。在我的记忆中,她没有老伴,只有一个抱养的快能当她的孙辈的儿子。她家山羊成群,生活殷实。那时,我家的羊总是有几只脱离大群,不知跑到哪家羊群里去了。我们是生产队的放羊户,父母必须保证一只羊都不能丢失。待我长大了一些后,只要不上学,母亲便会领着我去找羊,老额吉家是必去找的。终年穿着蒙古袍的老额吉,总是把热情融进滚烫的奶茶。我听不懂母亲和她的对话,偶尔听得她家羊群中混进了谁家的羊,谁家的牧草被野牲口吃光光。而我站在母亲身后,贪婪地瞅着桌子上随意摆放的吃食,善解人意的老额吉总是递过来一些:“拿去吧,贪吃的小羊。”在那个生活还很拮据的年代,馋嘴的我享受到了来自家人之外的慷慨馈赠,让我懂得了分享。
5瞭望的窗口  
北边几里外的旗大叔,是七八十年代毛乌素最富盛名的富翁,是草原上最早展翅的雄鹰。大几百头山羊给他家带来了财富,在别人还是刚刚解决了温饱的时候,他家盖起了方圆几百里唯一的一排青灰色砖瓦房,矗立在沙漠腹地,让我以为看到了天堂的模样。最让我迷恋的是他家那台被牧民们传得神乎其神的黑白小电视,让幼小的我懂得了什么叫牵挂。每当日头要隐入西沙梁,我总是叫嚷着哥哥姐姐带我去他家,几里沙路,不惜踩着余晖去,披着星光回。在他家大砖房里,我被优待坐在小木椅上,看了《美人蕉》——我人生旅程中看到的第一部电视连续剧。让我看到沙漠以外还有那样美丽的城市和人们,还有那样美丽的故事。它是如此让人魂牵梦绕,欲罢不能。此后只要哥哥姐姐在家,便一发不可收,成了经常出没于旗大叔家一个小小的精神乞丐。无疑,旗叔家的小电视,是我接触外面世界的第一个窗口,在荒芜的毛乌素,我侥幸得到了很多人还没有机会领略的精神食粮。
6抗争与成长
每当春冬季节,在狂风袭来时,小土屋温暖地庇护着我们一家人。可它却无力抵挡风沙的肆虐。往往一场大风过后,屋后的土墙几乎被沙堆掩埋。为了保护家园,保护土屋不被沙子压垮,保护我们无力躲避捉衿见肘的生活,父母带着我们一次又一次艰难地移走沙堆。母亲说,这不是长久之计,等柠条籽熟了,多采一些,房子的四周都要种一些,挡住沙的进攻,才能保住我们的家园。  采柠条籽的地方很远,向西穿过一座又一座沙丘,才能到达。母亲和哥哥姐姐们辛勤采摘的时候,我却蹦跳着在沙丘与沙丘之间面积不大的戈壁滩上玩耍。滩上有厚厚的风化白骨和众多瓷器碎片。它们激起了我浓厚的兴趣和不羁的想象。这里,是古时候蒙古族富翁被土匪抢了吗,拿了钱财,杀了人畜,砸了锅碗?还是两支什么人真刀真枪拼杀过的古战场?看到那些好看的瓷器花纹,就贪婪地想会不会捡到金银珠宝呢?我小小的好奇心空前被点燃,我所想象的样子,还不曾在书中看到,也不曾有老师讲起。我突然觉得自己知之甚少,突然想知道沙漠之中还有哪些奇异的事情。我不知道是否踩踏了一下历史的足迹,脑海中却产生了似梦似幻有待考证的怀古幽思和对知识探求的**。
  7多样的情怀  
那些慵懒、柔弱、胆怯的枝条,并没有真正被剪掉,而是被一双小脚暂时踩进了漫漫黄沙。当我重新回到土屋,躺回母亲烧热的土炕,它们就会跑出来,陪我一起无所顾忌地撒娇。直到现在,它们也有资格在一个中年女人的情怀中随意出没,这是上天赐给女人的特权,我喜欢它们,就像喜欢我自己。  几十年以后,只要在沙漠面前,中年的我还是欣喜的像个孩子,抓一把沙子,让它在指尖细细的流散,随风飘走,或者释然地扑倒在沙漠的怀抱。感谢幼小时候沙漠的散养方式,让我始终保持了大自然给与的朴素的灵魂,对雷电霜雪的无畏接纳同时也充满了深深的敬畏之情。大多时候我会像沙漠一样沉默,有时灵魂又沉静在一潭水中,柔软而丰盈,但是危险袭来时,护卫的本能会让我突然长出坚硬的铠甲。我应该感谢母亲,感谢毛乌素,塑造了我如此丰富的性格。
  8永远的眷恋
毛乌素腹地曾经温暖过一家人的土屋,早已零落成泥,但它的魂魄始终躺在大漠宽厚的手掌,并时时牵着我的目光向往事回眸,深深地眷恋土屋里的亲情,眷恋有母亲陪伴的时光,记住大漠中我坚强而孤独的成长!  人类的脚步已无所不至,人类对于家园的守护更加迫切。三十多年来,人们植树造林防风固沙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阻止沙进人退的现状迫在眉睫。毛乌素的人们都行动起来,听从政府的号召植树种草,圈草场禁牧,退耕还林,保护植被,黄沙逐渐被绿色收复,大沙丘逐渐被柠条和沙蒿锁住 。我们早已废弃的家园又该是怎样的模样?总会有一种看看故园的冲动,看看幼年时亲人相依为命的地方。当我走进它,人非物亦非!家园易主,土屋倒下的地方,早已盖起了窗明几净的楼板房,住着的是多年前我们的邻居。周围的沙漠和荒沙地有一部分已经改良成整齐的农田。但是房屋远一点的地方,沙蒿和柠条长相茂盛,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几棵是母亲带着我们采来的柠条籽繁衍的后代!始终没有走出毛乌素的母亲,在那些蓬勃的绿色中,我似乎嗅到你不曾远离的勤劳智慧的气息!
9穿越时空的告白
母亲,幽幽对你诉说往事情怀,是我卸载的一种方式,你是听不到了,就让毛乌素的一草一木一缕风,带去我的述说和追思!现在是2019年阳春三月,刮来的风沙越来越小了,这是如你一样与风沙抗争的乌审人民一起努力的结果,处处茂密的植被成林的树木阻挡沙尘的袭击。沙漠里的孩子上学再也不用像你的女儿小时候一样担惊受怕忍寒受冻跑沙路了,他们远一点的住校,近一些的由父母开着私家车接送。偏远的农牧民都搬进了水电网络齐全的移民村里,过着与城里人一样的幸福生活,他们接触外面的世界再也不仅仅是一台小黑白电视了,只要愿意,他们可以随意走出毛乌素去远游,见识外面的大千世界。走出家园,再也不像咱们那时徒步穿过沙漠了,村村之间是宽敞平坦的水泥路,通向苏木通向旗市甚至通向世界各地。毛乌素,不再只是苦涩单调的流沙,它不止丰富的牛羊广袤的粮田,还储存着丰富的石油气田煤炭。毛乌素,正以多样的方式养育着我,养育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任由他们幸福安宁的生活、劳动、创造!母亲,风和日丽的时候,我常常在嘎鲁图镇周边挑选一块洁净的高高的沙梁,如许多幸福的人们一样悠闲地嬉戏。这个时候,请原谅母亲,我忘记了你,忘记几十年前那个荒芜苦涩的毛乌素和我们那个低矮的土屋!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向远方眺望,毕竟那里才有山高水长,毕竟那里有你希望我拥有的远方!  

(注:文中所记述的是乌审旗沙尔利格公社即现在的苏力德苏木一个叫阿道道亥的荒漠草原,它是毛乌素沙漠的一小片组成部分。)  
写的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12人打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伯乐DZL
发表于: 2019-10-29 09: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乡土气息浓!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逸轩
发表于: 2019-10-29 09: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让我想起小时候!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IUVGIRLS向艳
发表于: 2019-10-29 10: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9 18: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的好才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9 18: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到中年,最美的情怀,就是年少时的往事回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志英
发表于: 2019-10-29 18: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清新流畅娓娓道来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谷青翠
发表于: 2019-10-29 18: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诗歌都写的好,写的有水平,现代女才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边小菊
发表于: 2019-10-29 19: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情真意切,对家乡的情怀、童年的美好回忆很深入很感动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瑛子�
发表于: 2019-10-29 23: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深入灵魂的美文了……我的乌审旗,我魂牵梦绕的家乡!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内蒙

内蒙

主题:206 | 回复:333

精彩直播
购书

购书 唐晓(天津) 我们曾把梦想拴在脚上手挽手不知走丢了多少小巷 如今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533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75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533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5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60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39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