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诗坛快递
发表于: 2020-1-21 16: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走,下去看看这人间 | 马永平遗作选(2017--2019)

mmexport1579595695530.jpg

         2017年永平的诗歌创作主要是长诗《今夜》,有303节,大哥习惯用数字序号,《今夜》收尾这首在2017年的总序号为403,那就说明在此长诗之外,还有100首单独的诗。这首长诗太长了,我没有收录到他的诗集《漫步在星月之上》中,下面的404首和405首及未标序号的《冬天》也是作于2017年。
        2017年12月7日,永平退休返回黑龙江克山,与大姐秀琴一起给自己的诗集修改了错别字,随后元旦时大姐秀琴即查出肝癌,大哥便一直照顾大姐,长时间住在大姐家,直到2018年6月27日大姐病逝。大哥因劳累过度,曾连续25天不眠不休,导致血压高的可怕。大姐走后,大哥经过一个夏天的调整,才堪堪恢复正常,2018年诗作寥寥。
       2019年春天4月19日,大哥重回南京看我。2019年6月4日于紫金山中,永平写下了他此生最后的一首诗《山中的路》。6月21日兄弟俩飞回哈尔滨,大哥在哈尔滨盘桓数日,返回克山与女儿团聚。
        2020年1月10日凌晨两点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上午九点于黑龙江克山逝世。
        永平2008年开始诗歌写作,十年间留下诗歌两千首,共两万余行,诗集《漫步在星月之上》早在2017年10月即已由我编定,2020年将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大哥未能在有生之年看见自己的书,实为憾事,哀哉。集外集的编选也将由我承担,将收录其他全部诗作及其修炼笔记。

                           马永波2020年1月14日于哈尔滨

《404.在上海虹桥火车站的大厅里》

我寻找我那高大壮硕的孩子
他转眼间就淹没在无数陌生的面孔中
我与我的侄子马原
偶遇在上海虹桥火车站的大厅里
他要去杭州,那里有他想要的生活
我们各有目的地,我们匆匆相见又分别
我陷入短暂的喜悦和更大的失落里
我望着他的眼睛,我问他
什么时候能让我看见侄孙子
他说:这不好确定!然后我接着说:要努力啊!
现在我已经六十岁了
转瞬间已到了我父亲去逝的年纪
2017.10.26。于上海虹桥火车站

《405.不能确定》


最后的徒劳的努力
只是为了这具肉体能多保持几年
但这一点他不能确定
他固执地沉溺于自我世界的寂静中
时间的脚步越走越远并消逝于时间里
一个人只是时间里短暂出现的影子
而当他从寂静的世界里返回的途中
妄图看见不断演变的事物的真相
但事物的真实身影却从未出现
比如让这个尘世变迁的隐匿的巨手
人的复杂性和最后可能呈现的单一性
善恶的脸谱在相互转换时的一瞬间
所闪现出的面部表情的真实意义
以及最终结局的悲哀的沉寂
关于这一点,完全可以确定

2017.11.4。于蒋家街

《冬天》

冰面上的阳光
反射出许多细小的光线通向天空
当火车从白天走进黑夜
好像从这个世界走进另一个世界
假如你在返回或者离开的途中
可能会遭遇到另一场冬天的雪
也许那不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但寒冷会让你紧紧抱住自己才觉得温暖
而眼前的雪早已覆盖了另一场雪
覆盖了已经死亡又等待复活的事物

2017.12.10

20171207日记

踏着大雪回家,而家也许在大雪之中,也许在大雪之外。今夜永波送我去火车站,现在夜色浙浓,没有月光和星光,只有街灯闪烁。20171207

(注:这一天是永平退休返回黑龙江的日子)

2018年——
        终于不用过那些黑白颠倒的日子了!终于不用看那些丑陋的嘴脸了!终于拥有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了!终于有充足的时间安排自己修习内功了!但这所有的一切,首先要感谢叔宁的无私帮助!感谢永波那么多年的关照!感谢大姐永刚亚贤在我办理退休手续所付出的辛苦,才能让我顺利地退体并领到退休金。在此再一次感谢你们!

20180323


《松树下》

        他独自坐在松树下,此刻是中午,阳光落在松叶上,落在青草地上。松林里只有他一个人,仿佛他一个人坐拥了一座森林。他闭上眼睛将心神沉入体内的气穴中,不再去看这片松林和天空。而林中的蝴蝶正在翩翩起舞,偶尔还有几声鸟鸣。他在修炼,温暖的气流在任督二脉流动。但速度不快,因为他不着急,因为现在他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时间在寂静中溜走。他不知在寂静里坐了多久,当他睁开双眼松林里的一切又重现在眼前。阳光依旧明亮,松林依旧翠绿,但蝴蝶已经飞走了。松林一片寂静,他仍坐在松树下,想起他这一生,好像一事无成。而修炼只是他这一生的一个执念。为了这个执念,他几乎耗费了几十年的生命和放弃了一些美好的事物,比如看花开花落,看朝阳和夕阳。也许这就是他与他人之间的不同之处吧!现在这尘世的一切离他越来越远了。只有松林里的微风在松叶间自由的舞蹈,然后又飘然离去,好像它从来都没有来过,又好像一个人来过又悄然离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或是即使留下过什么,但在时间的风中也会消逝无踪。
        这日子过的真快,好像转眼之间就已经过去六十个春秋,其中滋味却一言难尽。这让他想起他的父亲就是在六十岁时离开的,现在他也到了这个年纪。真是有如梦境,一切都觉得不真实,又身在其中。那些不能删除的生死别离的痛苦,那些不能忘记的欢乐和悲伤,那些事事非非谁又能说得明白说得清楚。在这一刻他想起了谁,又忘记了谁?而他这一生也不可能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能随遇而安,只好随风漂泊。该承受的得去承受,不该承受的也得去承受,也许这就是生活,也许这就是人生。人总会有要牵挂的事,也总会有要惦念的人。现在一切都已过去了,现在他只想安静地活着,直到离开的时候安静地离开。
       现在松林里的风仍在吹,而且越来越大了,或许一会儿还会下雨。

2018.5.10

《梦境》

黑暗中只有这一条小路
我向前走着,是向前
也许是向左或是向右
我不能确定
能确定的是绝不是向后
因为我的身后没有路
只有一片漆黑
仿佛我还在某一个黑夜里
寻找出去的路
所经过的风景摸糊不清
那些风声脚步声
还有偶尔的说话声
这黑暗中的一切
是多么的熟悉又陌生
我记得这条小路和路上的风景
在我的梦里反复出现
还有那些树影
以及枝头上苍白的月亮
而我从月光中穿过
不停地向前走着
向前向左或是向右
我不能确定
能确定的是绝不是向后
我想每个人都在不同的路上走着
而区别在于有的人走得远一些
有的人只走几步就消失了
我知道我要去的地方是这条路的尽头
那里可能有不一样的风景
也可能什么风景也没有
我在梦里固执而又迷茫的走着
但是这条路还在向远方伸延
好像永远也没有尽头

2018.10.16

《蓝眼睛》

看不见她身体的其他部分
只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让你记住,并迷陷其中
那蓝色里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
它不是蓝天,蓝天里有时还会有白云飘过
那双眼睛里就是一个世界
充满一个个陷阱的世界,新奇而又神秘
你想离开它,但是又不愿意离开它
它就像一幅画,而画里只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你一下就会被吸进去
现在你就在蓝色的眼睛里
你忘了自己,只记得那蓝色
然后你被淹没

2018.11.30。

2019年——

《在我们中间有些人早已经死去》


这个空间充满黑暗和阳光
也充满种种欺骗以及各种欲望
我们都在里面活着
而在我们中间有些人早已经死去
我们喜欢阳光
但也惧怕阳光
如果阳光太过猛烈的话
我们惧怕黑暗
害怕黑暗将我们瞬间吞噬
而喜欢或恐惧又有什么意义呢
因为我们对黑暗和阳光里的真相一无所知
我们肉眼看见的阳光或黑暗
只是视觉造成的一种幻象
我们在里面挣扎
但并非感觉是在挣扎
似乎还觉得在挣扎中活的很幸福
而幸福和不幸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这个空间充满黑暗和阳光
我们在里面活着而有些人早已死去
活着与死去令人真假难辨
这个空充满黑暗和阳光
我们在里面挣扎
我们会与被某一事物纠缠不休
甚至被其缠住再也没有挣扎出来
有些人被其绊倒将一生都跌进去了
有些人跌倒了还能挣扎着爬起来继续挣扎
而有些人跌倒了就在那里爬着
仿佛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也许就在那里趴着也是一件美好的事
也许是在那里原地折腾或者等待
但是折腾和等待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记得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于是我们就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
但是要从另一个怪异的层面去理解的话
难道我们在这里跌倒了
还要让我们在另一个地方爬起来吗
这个空间充满黑暗和阳光
我们在里面挣扎并活着
而在我们中间有些人早已经死去

2019.1.16

2019.2.5日记

        又是一年过去,新的一年朝我走来。但我内心深处毫无激动之情,好像是轻轻翻过一页日历,没有发出什么声音,这一年就消逝了。它不会再回来,不会在我记忆的光盘上刻下一条多深的纹路。因为这一年没有发生让我能记住的事件,唯一幸运的是在这一年能让我安心的事是终于退休了。我不再为生存而在风雨中奔跑,而能过上简单又安静的日子。这是我想要的日子,我想这也是每个人想要的日子。

2019.2.5。

《今天是我的生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这让我更想念我的母亲和父亲。他们已离开我很多年了,但仍清晰地记得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美好日子。现在他们在哪里呢?我常常想起这个问题,可是没有人能给我回答,没有人能明确给出正确的答案。这让我这些年非常地痛苦和迷茫,也许只有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才能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今天是我的生日,昨天女儿问我:爸,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想吃点什么?买一个生日蛋糕吧?我说,我都忘了。蛋糕就不用买了,做几个菜就行了!生日过不过也没什么的。但其实我没有忘记我的生日,而且我也没想要过生日。不过一想属于我的人生过得也太快了!仿佛一瞬间我就老了!想起这一生,好像一事无成。除了有一个女儿,我还有什么呢?!

2019.2.14。

《在南京的日子》

        南京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那有里紫金山,秦淮河,夫子庙,总统府,中华门城堡,雨花台,新街口,还有我经常去的运粮河。现在是春天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那一片片金黄色的花朵就在眼前,让我留恋,让我忘记自己正在他乡漂泊的生活和诸多的烦恼。有时候我常常想一个人能忘记什么,能记得什么?其实什么都忘不了,什么都记得,所有的生活都是难以忘记的。我记得我初到南京,我弟永波就给我买了南京各大景点的全年旅游卡,并抽时间领着我去各个景点参观游玩。这些我都记得,有这些记忆是多么美好的事啊!也许一个人连幸福的事都忘记了,那这个人可能就完全废了,也就不可能称其为人了。一个人的幸福或者痛苦取决于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对生活积极的态度。幸福也罢,痛苦也罢,只是一个人对生活感受的深浅而已。有些回忆太美!让人深陷其中。现在又是一个春天了,这世上的一切又开始一次新的轮回。自从南京回来,再也不能去陪伴我弟永波了,对此我心生疚!这生活有太多的无奈,有太多的不可抉择。也许这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也许这生活本来就不应该是这样的。

2019.3.1

《走,下去看看这人间》

        走,下去看看这人间,呼吸下这人间的空气。呵呵!这些人,这些牲口,这些车,这些蝼蚁,这些被随意摆布的玩具,真是可怜可恨可悲。没有谁能够逃脱,没有谁能够幸免。那些无耻的说教,那些阴险的嘴脸,真是可笑!

        走吧!回去了!这人间,只有吃饭还有点意思!

20190411

《又来南京》

       又来南京,过去的一切,仿佛已经过去了又仿佛一直没有过去。这里的一切又重在我眼前呈现,即熟悉又陌生。这水杉林,这二月兰是那么的亲切,好像它们在静寂中等待我的到来。我走在它们中间,我嗅到清新的气息感觉愉悦而且略有点兴奋。在呼吸之间,仿佛身体打开迎接这久违的那股气息。可是这水杉树,这二月兰,这水杉林里的鸟鸣和树巅上的天空不属于我,这里的一切都不属我于。这里是属于另一些人的,这也许是人生的际遇不同吧!不过这里,这水杉林,还有梧桐树,以及这些花草们暂时是属于我的。我还会再来,还会再来。

2019.4.19。于南京罗汉巷。

(注:马永平20190419坐硬板重回南京探亲,他说卧铺睡不着还不让抽烟。住永波家中,一直到暑假兄弟俩乘飞机回到哈尔滨,这也是永平生平唯一一次乘坐飞机)

《今夜》

       今夜,没有下雨,但是阴天。我和永波去学校教学楼,他要去第四教学楼教学,而我无所事事,送他到教学楼便转身离开。可是我不知道应该去哪个方向转转。本来是想找个安静之处静一静,将心中纷乱的杂念释放一下,让自己静下来。但想要静下来谈何容易啊!虽然我已退休一身轻松,可是杂念还是有的。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物种,有时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在想些什么,更别提搞懂他人之心了!其实我也没想过要搞懂谁的心,这只是说说而已。夜深了,校园里的人渐渐的少了。今夜就将要安静下来,今夜就将要过去,今夜不会再回来。

2019.4.23。于理工大。

《早晨醒来》

        早晨醒来,一看手机才四点多,于是我起床打坐,这是我几十年养成的习惯。坐了二十多分钟,感觉还好。我心神安静地守着丹田里的气团,仿佛这世上的一切已离我远去,仿佛在这一刻只有那一团气是真实存在的,但其实在这个空间里人的存在只是暂时的。人,不过是这个空间里的游客,没有谁能够逃脱。所谓的尸解只是一个脱词而已。假如人的肉体消失了,在这个空间里的一切就结束了。因此一个人的肉体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不可忽视,更不可掉以轻心。只有掌控住这具肉体才能暂时在人间晃悠。虽然如行尸走肉,但也只好如此这般了!

2019.4.25。于紫金山中。

《重上邵家山》

        时隔几年,重上邵家山。我沿着金吉鸟健身俱乐部西侧的水泥甬道拾阶而上,首先入目的还是那几棵松树,好像它们并没有继续生长。石阶弯弯曲曲的穿过树林爬进山中,好像一条满身伤痕的巨蟒从热闹的孝陵卫街区爬进寂静的山林。虽然偶尔有几声鸟鸣,但之后又重归寂静。我缓慢地拾阶而上,并寻找那林中的小路,我知道那些小路有的是通往上顶或通向山下,有的是通向更寂静的坟墓。这是一个阴天的下午,山中有点阴暗。石阶上铺满枯萎的花朵和松叶,它们早已失去了生命的活力。现在山中空气清新,但这个时间段无人登山,只有我一个人在山中走着,仿佛这座山是我一个人的山。这让我愉快。假如这座山是我的,我会将山中那些孤独的坟墓踢下山去,踢到山下热闹的街区中,让他们享受下人间的繁华和喧嚣。而我独自坐拥这座山和山中的树木,以及鸟鸣和清风,独自享受这山中的清晨,黄昏和夜晚。2019.4.26。于邵家山中

《在紫金山中》

寂静的山林
一个无声的世界
假如没有下雨的活
只会有我轻盈的步履声
还有我歪邪的影子
在扭曲中移动
仿佛这声音很远
仿佛来自山林的内部
或是另一座山中
神秘而飘渺
我穿过山林走进一个角落
那里更寂静
比我的心还要寂静
而步履声和我的影子
突然都消失了
山林又恢复原来的样子
仿佛这场雨忽然间停了
仿佛从来没有下过雨
这山林中的雨来自我的想象
好像我需要一场更大的雨
敲响另一座山林渴望的叶子
敲响那片寂静

2019.4.30

《上山》

        早晨起来打坐一会儿,便穿衣起床轻微的活动下肢体就悄悄的出门奔向紫金山。紫金山不高没有什么灵气,并非向江湖术士望气后所言的那样山中紫气升腾盘绕。但树木茂盛,这是我喜欢的。当我走进去,由于还早天还没亮,还没有晨练的人。这一刻山中安静,树气安静,我心安静。这就是我一直想往的生活。一个人悠然地在山中走着,什么也不想,毫无目的地的在山中漫步,即是在雨中听听雨敲打绿叶的声音也是幸福的。不需要有人陪着,这可能会让人觉得我独来独往,或是觉得一个人会很孤单,但我并没有孤独之感。在山中漫步,我心清亮。不与人发生任何的关系,只与山,只与树,只与这条山路,只与这一片小天地为伍。这才是我需要的,这才是我所想往的生活。

2019.5.30。于紫金山中。

《山中月光》

山中寂静的夜
圆月群星在树顶之上
山林里月光和树影
一个神秘而又清幽的空间
在他眼前出现
他和他的影子
在这个空间中飘移
好像两个幽灵穿过另一个世界
然后他飘向山顶朝下张望
山下的人间灯火辉煌

2019.5.26

《山中的路》


我喜欢山
当然不是这座山
而是另一座山
但我不想告诉你它的名字
我喜欢山里的每一条路
每一片绿叶里的风雨声和闪烁的阳光
那山里的每一条路都有许多人走过
但是也有没人走过的路
我喜欢山
更喜欢山中夜晚的月色
但今夜没有月亮
夜空一片漆黑
山上的人该山下的山下了
他们转眼间便消失在山中的路上
而留下来的仍然在那里
这时我不得不下山
沿着寂静的山路和灯光

2019.6.4于紫金山中。这是永平最后的诗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长诗)

1

应该将生活分成两个部分
一部分交给阳光和飘落的枯叶
一部分交给未知的路和路上的石头

2

鸟儿从来不在雨中鸣叫
只用湿漉漉的翅膀抱紧自己
等待大雨过去,等待阳光出现
它们打开翅膀将雨水抖落
然后再抱紧自己并望着天空中的雨
而雨还在下,如果雨停了
才能让风吹干湿漉漉的羽毛

3

他用苍老的双眼朝远方张望
而远方只有点点灯火
仿佛在燃烧黑暗
有些事物在黑暗中死亡
有些事物在黑暗中复活
那远方的黑暗里有他需要的事物
也许有一天会忽然出现
也许一直都不会出现

4

生活的路突然被改变
他无力的挣扎只是为了活着
活着是人的本能之一
没有什么力量比它更强大
仿佛一切都在改变
又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
活着的依然活着
死去的仍想要复活

5

他生活在生活里
又好像生活在生活之外
而阳光照亮另一个屋顶
但离他的距离太遥远
对此他只能眺望
然后无奈的他闭上眼睛
黑暗趁此时机进入他的体内
这黑暗使寂静更寂静

6

他躲藏在自己的世界里
寻找他需要的事物
对外面的世界不理不睬
只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而行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外面的世界让他心生恐惧
但你在他的眼睛里看不见恐惧
你看见的是平静或者是冷静
而冷静也不是他内心的真实反应
那只是他看外部世界的一种方式
一种自我保护或躲藏的方式
他躲藏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想出来
又有谁愿意走出自己的世界呢


7

其实生活并没有欺骗谁
而是我们自己在欺骗自己
我们带着面具在生活中穿行
将真实的面目隐藏


8

枯叶在秋日的阳光里飘落
秋风正在将它们打扫
但并不会收留它们
它们在秋风里不停地旋转
也许很久才会停下来
也许永远也停不下来

9

那棵柳树上几只漆黑的鸟
仍旧落在原先的枝头
也许这是一种习惯
也许是代表某种意义
他不能理解的意义
当黑夜降临它们就会离开
飞向另一棵他看不见的树


10

他打坐修炼内功
将纷飞的杂念抛开
妄图看见看不见的事物
妄图进入一个无忧愁的世界
也许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也许这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11

一盏盏灯在远处亮着
但不是为了照亮回家的路
只是为了让在灯光里的人
看清灯光点亮的事物
而漂泊的人一直在漂泊
一条回家的路也是一条离家的路


12

其实生活就在那里
他不在了,而生活还在
没有因为谁生活就离开
没有因为谁生活就会停下脚步
生活还在那里继续走着
它对谁都不屑一顾

13

在梦里醒着会更孤单
还不如在梦中睡去
而梦中的梦也许会更真实
但没有谁会理解谁的梦
那些所谓的理解
只不过是随意说说而已

14

一个人走进人群就消失了
仿佛什么也没有留下
那怕一片孤单的影子
那怕是一些杂乱的足迹
也许有人曾经见过他
也许根本没有人见过他

15

两棵水杉树在生长
现已超过六楼的楼顶
在那个最大的鹊巢之上
又出现了三个新筑的鹊巢
但那三个巢穴很小
在夜晚有月光和星星
从巢穴里漏下来


16

他想起童年里
下的每一场洁白的雪
纷纷扬扬一直下着
对于童年的生活
他的记忆非常清晰
那雪面上有许多快乐的小脚印
还有雪中的呼唤声
那是他母亲年轻时的声音
但童年是回不去了
只有回忆一次次返回
又一次次难舍难离的回来
带着幸福和忧伤

17

失去绿叶的枝条
在冬天的风里
仿佛一根根骨头直刺天空
而天空阴沉昏暗

18

黑夜里的一切变成一片片阴影
那些习惯于在夜晚活着的人
一个个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
虚幻和真实重叠,就像这生活


19

他觉得他已经老了
看见或听见什么都不再惊奇
那些年青时的梦想
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20

心态变了
仿佛所有的事物欣欣向荣
冬天也有花儿在盛开
它们鲜艳夺目,就像春天
就像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他的脚步也变得轻盈而敏捷
仿佛冬天已经过去
春天就要来临


21

仿佛鸟儿在屋中鸣叫
那声音清晰而明亮
它们起落盘旋在屋中飞翔
虽然现在是阴冷的冬天
但很快鸟鸣就飞走了
他必须从梦里醒来
开始另一种陌生的生活
那种生活也许是他喜欢的
也许并非是他喜欢的

22

他时常想起他的父母
想起和他们在一起生活的场景
幸福又无忧无愁
现在屋子里寂静无声
他坐在床上,心却难以宁静下来


23

一只灰喜鹊叼着一根枯枝
在灰蒙蒙的天空急匆匆飞过
这是一个冬天的黄昏
有阴冷的风,但不大
它飞得很快,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也许它筑巢的树离这里很远
而冬天才想起筑巢是不是有些晚了


24

走吧,今晚我们去看月亮和星星
他对自己的影子说
而月亮和星星还没有出现
夜空一片昏暗
只有远处的灯光渐次点亮
仿佛一颗颗星星被挂上夜空
但夜空仍在昏暗之中
而那远处的灯光
点亮的还是它们自己

25

一个小区的花园里
有几张椅子在香樟树下
这是一个秋天的中午
阳光从枝叶间漏下来
一个手柱着拐杖的老人
闭着双眼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他看见他也坐在那里
似乎醒着又似乎已经睡去

26

当他从寂静中返回
尘世的喧嚣疯涌而至
他顿时烦燥不安和无奈
这喧嚣声太大了
他不知怎样才能躲避或者逃离
而尘世里每一个角落
其喧嚣声越来越大

27

仿佛一切苦难都已经过去
其实它就站在每一个路口
永远都不会远离我们
但我们看不见它的身影
它一直等着我们经过它那里
等着对我们进行残酷打击
当我们与它遭遇
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

28

这人生就是一个局
一个虚幻的自以为真实的局
一个欺骗的局里隐藏着另一个欺骗的局
欺骗与被欺骗都是一样的结局
还有什么能让他相信
这尘世里的一切都是真的或是假的
而真与假由谁来确定

29

有些人已经离开
有些人正准备离开
没有谁离开后又一次次返回
也许他们已经返回
而我们不知道他们已经回来
也许他们也不知道已经重返人间
又一次进入我们的生活

30

人不过是在生存的路上挣扎
而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没有谁能挣脱命运的摆布
富人也好,穷人也罢
有些人被生活改变
有些人被生活淹没

31

所有的风景总会消失
然后再出现
没有消失和出现的都在等待
而等待是需要时间的
是需要由这个风景走进另一个风景
一场生活结束了另一场生活才会开始

32

一扇门关闭必会有另一扇门打开
但打开之后,门里的一切谁也不知究竟
因为没有人从另一扇门里再出来
一切都是迷,一切都未被破解

33

假如生活仍在欺骗你
假如生活真的欺骗了你

2017.11.27--2018.1.12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左岸
发表于: 2020-1-22 16: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戳心窝的诗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讯

诗讯

主题:897 | 回复:2378

精彩直播
购书

购书 唐晓(天津) 我们曾把梦想拴在脚上手挽手不知走丢了多少小巷 如今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533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75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533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5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60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39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