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静川
发表于: 2020-2-1 00: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静川 于 2020-2-1 00:18 编辑

微信图片_20200131120307.jpg

         浅入深出,打开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门

                     ——读张新影的诗《鼠年话鼠》

                                        静川

        文字可以弥补我们生活或情感的缺憾,我觉得写诗的目的,是为了写出自己对世界的一切人与事的看法。一首好诗,也是对世界要有独到的见解和思考,这就是诗歌写作的核心。怎么能知道自己的见解是否独到?那就需要不断地阅读别人的作品,通过比较、判断、分析、并总结出符合的、比较准确的见解,那便是独到的见解。像芬兰女诗人索德格朗、波兰女诗人辛波斯卡,她们对痛苦以及苦难的见解是与众不同的,她们觉得那些是她们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是人生的财富,是生命里不可缺失的储蓄和积累,而通常人则觉得那是灾难,是痛苦的人生写照。

        我觉得,无论是读诗,还是写诗,还是用一颗平常的心写平常的事,写平常的故事,写平凡的人……浅入深出,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一首诗写出来,它不是为你自己而诞生的,它需要别人加入后一起阅读和共享。我读诗,首先我喜欢语言陌生,最好是,从头到尾我都是陌生的,更能诱惑我的阅读。

        鼠年将近,我读了雪柳诗社同题诗若干首,选了金伟信的诗《年夜》和张新影的诗《鼠年话鼠》完成了这期我的赏读任务。我这个人,不太喜欢纯抒情的诗,我喜欢语言质朴,有生活气息的诗,哪怕是回忆,我需要阅读每一个人曾经拥有的过往和真实经历。

        这两首诗,能让我想起很多和他们一样的人生经历和如烟的岁月和共鸣的情感。我只想在他们简单的语境里,找到更深更诗意的疼痛和理解。

        鼠年的诗,赞扬鼠们,贬义鼠们,或神话鼠们,不一定感动读者。写诗,还是要找到自己想写一首诗的切入点,也就是自己的思考。金伟信的《年夜》和张新影的《鼠年话鼠》,切入点找的都好,都是那年那月里真实的回忆,他们把与鼠有关的故事,都加入自己的思考,让阅读者很容易理解作者对鼠年的表达以及对鼠们的情感变化。

        张新影的诗《鼠年话鼠》,觉得是随意写的,她加入了自己的思考,“说起老鼠/还真是老交情/出生在六十年代初期/土坯房里的小孩子/有关老鼠的事故/陪伴了童年的懵懵懂懂/那年那月/老鼠绝对是坏蛋/它不仅仅偷吃粮食和食物/还在房根四处打洞”这切入点绝对是诗人思考过的回忆,她对鼠们的印象很深,深的原因与时代有关,土坯房,小孩子与老鼠的故事,偷粮食,特别是“房根四处打洞”,这事熟悉,这句子陌生,为我们抓回突出一个时代的影像。同时,在阅读她的诗时,我也要带着思考,脑袋里闪现出一系列的想法,储蓄了我对鼠年同题诗意象和积累。

        写诗,有时候也需要藏匿多层意象的双关语,金伟信在他的诗《年夜》,用的是潜意象,他只说母亲在仓房的鼠洞口撒了一些米粒,他不告诉你那是鼠药,还是真真的粮食,也许是鼠药,母亲怕绕床饥鼠啃了仓房里的年货;也许是他善良的母亲用慈悲的心肠送给鼠们的年夜饭。这是诗人写诗的成功之笔。

        有深度的诗,要有内在深度和延展,没有思想结构的诗,措辞在精美,铺再多的语言金砖,也不会打动读者。而张新影的诗,明显有双关语,处理的风格不一样,我特别喜欢她接下来的这段诗“佩服它的勇敢/尽管人人喊打还招摇过市/在大街小巷穿行/它尖利的牙齿没有片刻消停/有时竟敢与文人媲美/彰显其咬文嚼字的功能/看到被它破坏的书本/仇恨的种子在心底萌生/坚决把四害之一的老鼠/消灭干净”语言在继续陌生化,意象显得新颖,特别是“有时竟敢与文人媲美/彰显其咬文嚼字的功能”这比喻让我暗暗赞誉。接下来这首是就进入了丰富的想象状态和对鼠们合理的赞誉和鼠们共存于宇宙的精神。她的突然有了野兔般的灵性,思维和情感如瀑布一样向下宣泄“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知识的充盈/对老鼠的看法截然不同/它机智聪明/无名鼠辈竟敢大闹东京汴梁城/它小巧玲珑/纵身一跃/成为十二生肖的首领/它的生命能力超强/广岛原子弹的废墟里/最早出现/它小小的身影”这一段虽有抒情之嫌,但诗的内在思想却达到了志的高度。“它的生命能力超强/广岛原子弹的废墟里/最早出现/它小小的身影” 这几句,是这首最震撼人心的焦点!张新影的这首诗,浅入深出,她一定是用诗人的第六感觉,打开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门。她内心世界很大,放开的很远,她为了扣回主题,用“又是一个十二年的轮回/在它站岗值班的一年里/庇佑百姓日子红火/天下太平”收尾平稳,有博爱之心。

        写诗需要经验和积累,读诗也是一样,我们一定要记住“它的生命能力超强/广岛原子弹的废墟里/最早出现/它小小的身影”这些灵性的语言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记住诗人给予我们的这些与众不同。

        人与人之间是不可能一样的,当然想法也不可能是完全一样的,但不管我们的想法是对是错,都应该记录在脑子里,以备他需。这就是我常说的:看诗不要看热闹,一定要看门道。记住别人奇妙的想法,让我们朝正确的方向发展,这具有深刻的意义。

        张新影和金伟信这两首诗,都没有故意刻画与鼠有关的意象,而鼠们在他们的诗里,却是合理的议论和存在。老鼠有老鼠的生活,它们也是一生都在劳作;我们有我们的生活,我们也是一生在劳作,都是为了生命的延续,把自己的日子过的更好。

        按理说,老鼠与人类也应该是共存的,现实的,我们与鼠们都不该相互打扰。我知道,所有在改革开放之前生活过来的人们,都对鼠们的印象深刻,追溯更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时候,大家的生活都很困难,粮食紧缺,人人挨饿,年年都有青黄不接的日子,哪还有多余的粮食,给鼠们吃呢。但鼠们也得活着,它也需要生儿育女,传宗接代。鼠们辛苦劳作,打洞,从我们贫瘠的生活中拿走一部分食物,也是为了维持它们艰难的子日。但它们洞里辛勤储备的粮食,也经常被我们,挖出来充饥。我想,如果鼠们有思想,我们在它们的眼里,一定也是个坏蛋。但现在不一样,我们的国家富强了,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我们的粮食充足,人们早都不与鼠们争抢食物,鼠们过着自己的日子,我们过着我们自己的日子,就像张新影这首诗的结尾段“又是一个十二年的轮回/在它站岗值班的一年里/庇佑百姓日子红火/天下太平”,自然界,永远这样多好。

附诗:

鼠年话鼠

张新影

说起老鼠
还真是老交情
出生在六十年代初期
土坯房里的小孩子
有关老鼠的事故
陪伴了童年的懵懵懂懂
那年那月
老鼠绝对是坏蛋
它不仅仅偷吃粮食和食物
还在房根四处打洞

佩服它的勇敢
尽管人人喊打还招摇过市
在大街小巷穿行
它尖利的牙齿没有片刻消停
有时竟敢与文人媲美
彰显其咬文嚼字的功能
看到被它破坏的书本
仇恨的种子在心底萌生
坚决把四害之一的老鼠
消灭干净

随着年龄的增长与知识的充盈
对老鼠的看法截然不同
它机智聪明
无名鼠辈竟敢大闹东京汴梁城
它小巧玲珑
纵身一跃
成为十二生肖的首领
它的生命能力超强
广岛原子弹的废墟里
最早出现
它小小的身影

又是一个十二年的轮回
在它站岗值班的一年里
庇佑百姓日子红火
天下太平

2020.14.8.3




谢谢支持
跳转到指定楼层
写诗除了情怀之外就是找乐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reewill2001
发表于: 2020-2-1 00: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歌评论

诗歌评论

主题:120 | 回复:290

精彩直播
青春的照片

青春的照片(原创首发) 文/吴乐义 春意盎然暖阳驱散了阴霾白衣战士摘下口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567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75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567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5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94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39

陈喜瑞

发帖数:1573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