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马启代
发表于: 2018-6-10 19: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马启代 于 2018-6-10 19:44 编辑
) H/ `+ h6 `; q4 [* K  X; i: @5 W3 v% h& ]8 q2 l
         送洛夫先生

# t8 B0 B: j  `) k& M" W4 ^& B: D
2 b2 O* E. e7 X5 v$ A3 t3 P9 w
                            马启代

# J5 i3 Y2 ^; H# a, z
6 V, |# S+ p; B1 _
    阅读洛夫是在1988年,研读洛夫是在1990年前后,因为撰写《桑恒昌论》的缘故,从桑先生那里读到几本关于他的台版原著。记得任洪渊先生关于洛夫的有关论述我是认真读了的,此外还延伸阅读到当年好几位诗坛理论大家的著作,包括李元洛的《诗美学》。这些对于强化洛夫诗学给予我的滋养至关重要。
    在20092012年那段人生黑暗的日子里,我反思反刍过很多事情,就诗学渊源而言,我毫不讳言洛夫带给我的影响。当时我写了一篇《我的汉诗艺术谱系》的小文,除了古典诗人和外国诗人的影响,对我最初形成自己的诗学观念影响最大的当代诗人包括了孔孚的“远龙诗学”、桑恒昌的“情感诗学”和洛夫的“幻魔手法”,他们的“减法”“寸法”和“魔法”诗艺早已化为我诗歌血脉的一部分,他们对于汉语诗歌独特的颖悟和坚守给了我许多教益。
    但我其间疏离诗坛大约十七年,洛夫先生在大陆很快著名起来,几乎成为明星人物,但我却失去与之谋面的机缘。2013年我回归诗坛后也有多次与之相聚的机会,有时候在京甚至就近在咫尺了,但我内心一直信奉钱钟书先生的一句名言,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我愿意保留对很多文化人的阅读印象,而恐现实版的落差破坏了感觉,降低了敬意。再说像我这样内心悲凉的人对名人多有挑剔审视的目光,哪有一点追星的心情?
    但我并不是只会板着面孔的冷血侠,也不妨碍内心对一些美好事物的热爱和敬仰。真正的爱情都不在乎是否朝朝暮暮,真正的尊敬又何必在乎是否曾经会面,何况念想还是情感最真纯的部分。应当说,属于精神层面的东西虽隔千山万水千年万年都会鲜活如初,尽管文人不得不活在俗世,但高山流水毕竟是绝大多数人的向往。无独有偶,昨晚百无聊赖中从微信看到“红衣女记者”与某名人的合影,竟看出PS的痕迹,一下子想到市面上熙熙攘攘的热闹,不禁哑然失笑。近年来,我在命运跌宕中家资散尽、人脉洗牌,早已习惯了所谓的繁华和失落,作为客居人间的匆匆过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几度搬迁,保留最久的还是几箱书。虽散失了很多珍爱之本,也还留下了不少珍贵的记忆,其中就包括几本洛夫评传类和诗选类图书,有的上面还留有洛夫题赠的笔迹。洛夫先生曾盛赞桑先生的诗中横亘着一根骨头,我还刚刚化用它为桑恒昌先生撰写的评论集做了书名,事实上,洛夫先生的诗中何尝不耸立着一根诗骨呢,最潦倒的日子里我也曾用心扶过它多次。
    是的,即便生活在更大的藩篱,我也常常于夜深人静时独自翻阅那些与我不离不弃的书籍,翻阅它们,犹如洛夫先生“子夜读信”,未穿衣裳的小路会引我进入另一个世界,暂时忘却此世的伤痛,那些无奈、无助、无耻、无聊与欲哭无泪。事实上,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每一天都有人死去,或因天灾,或因人祸,或因生老病死自然轮回,或亲人故交,或名流权贵,或素不相识,我们有幸活着的人每年都要送他们远行。但走了并非完全消失,每年还有几个节日就是为走了不再回来的人设置的,他们即便回来也已换了行头。能在那短暂的时刻与亡灵对话交流的人一定是少数,诗人大概属于其中试图位列其中的一类。但也算半个诗人的我,与亡灵对话的愿望总爱等到亡灵于另一个世界安顿好之后,悼念孔孚先生的文章我是在他去世半年后写的,那篇《悼孔孚》收录在我的散文随笔集《心巢》里,少了些悲伤,多了些倾心相诉,去年孔先生逝世二十年,我还在《山东诗人》编发了80多个页面的纪念专辑,算是又一次不算遥远的对话,这说明,不相聚并非忘记,不落泪非没有悲伤,不写文章做纪念的也许内心更为纠痛。但今天惊闻洛夫先生离世,作为既熟悉又陌生的两代人,物伤其类,惺惺相惜,我倒有了写千把字的冲动。
     世界是一个大剧场,各色人等多在装扮后尽情表演。活着,旁观着,在一个习惯了把悲歌唱成颂歌的场域,我不习惯鼓掌,也不习惯流泪。但我大悲凉里有大悲恸。我不说,你也知道!
    春天是死亡的季节,姹紫嫣红都是装点坟场的饰物。一个诗人走了,他的名字已在千帆之外。但我们还站在这里,我还站在这里,继续看云卷云飞、花开花落、闪电惊雷或天翻地覆……
    二十年前给洛夫先生写过一首诗,记得他看到过,看到不看到都不重要,他的死让我想起了它,诗中最后两个字正好做了我那本诗集的名字——《火浴》,这首诗也收录在里面,诗集出版于1998年。
    现附在后面,聊寄哀思,也说明小文与洛夫先生有关!

4 `* C& U0 l# }3 C5 S" o$ v7 w. y

2 q/ q# b( i) B. ^5 R) [9 E% u
中国大雪
——赠洛夫先生

9 ?( h6 h" l2 C% U5 F4 E4 c% L- c* N7 \
大雪啦
我扑闪两翅膀寒意
蓦然醒来
睡前
乘一点星辉前去
背了整座台湾岛的意象
好沉啊
几个趔趄
差一点让他们溜下
又跑回您的诗里

# g) J0 x+ K8 y+ ~/ i/ u; Q6 R8 q3 q/ p# h! O
电话响了
运来的山山水水
都凑过来偷听
无奈
只有几声浪的喷嚏
“稍息
立正
跑步走
它们不得不
走进了我的书房
; F! a7 V2 K  H
5 q6 w2 j7 @) S5 w' S* H0 E
雪落着
雪落着
您的魔歌放了又放
山东的好酒香了又香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只听您一声吆喝
寒雪扑愣愣
站立两旁
只可惜我一把没握住您的大手
一个旋转
您倒飞而去

$ A- n! i3 I9 t/ a* D4 C* @7 x# g( K4 ]% A1 a2 Z" I
洛夫啊
洛夫啊
我的心呛了一大口雪
咳嗽得满纸意象活蹦乱跳
哪顾得寒流再次扑来
我提一双青春的眼睛
把风雪迷茫的路途
一一寻遍

! e+ T, _. Q9 x0 q" T. U( i6 f9 v' z+ s. ?2 ]
那曾步行到过湖南的大雪
如今是否又到了江南
要不
让我飞一次长沙
驮整整十个冬天的积雪
痛痛快快来一次火浴

0 P2 C/ e, `2 D  P% q7 l# V1 j! x  s+ |- O
(马启代,诗人,诗评家,“为良心写作”的倡导者,“长河文丛”、《山东诗人》主编。)

* C+ \7 V9 F( R1 u- a  }/ c

洛夫先生

洛夫先生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歌

诗歌

主题:211 | 回复:317

精彩直播
37号作品:《父亲节,我站成一棵笔直的庄稼

父亲节,我站成一棵笔直的庄稼 作者:月光雪 说到父亲节时,村庄的父亲正……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劳士诚

诗歌主题:276

缘园阁主

诗歌主题:617

月光雪

发帖数:2077

缘园阁主

发帖数:617

木月星光

发帖数:567

孙国福

发帖数:474

心静(喜娟)

发帖数:444

李贺(四平)

发帖数:391

牧野

发帖数:367

悦纳

发帖数:317

劳士诚

发帖数:276

姚亚英

发帖数:272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