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诗坛快递
发表于: 2021-11-30 21: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诗坛快递 于 2021-11-30 22:10 编辑

1.jpg
3.jpg

封面人物
王宜涛

4.jpg

   又名一涛。山东滕州人,居住济南,早年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诗人、画家、美术评论家,兼习篆刻、陶艺。文学及艺术作品在《青年文学》《诗潮》《绿风》《山花》《时代文学》《山东文学》《百家评论》《中国书画》《读天下》等全国各大报刊刊登。诗歌作品多次获奖并入选多种年度选本,绘画及陶艺作品多次入展国内外各种权威展览。同时绘画、篆刻及陶艺作品被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多家艺术机构和多名国际友人收藏。


5.jpg
王宜涛     众生相系列      63cm×63cm      中国画


6.jpg
王宜涛     众生相系列      63cm×63cm      中国画



7.jpg
王宜涛     众生相系列      63cm×63cm      中国画

8.jpg

王宜涛     山  水      直径32cm      盘子(高温釉)

9.jpg
王宜涛     人  物      直径32cm      盘子(高温釉)

10.jpg
王宜涛     人  物      直径32cm      盘子(高温釉)

11.jpg
王宜涛     人  物      直径32cm      盘子(高温釉)

12.jpg

王宜涛     人  物      直径32cm      盘子(高温釉)



样报展示


13.jpg
14.jpg
16.jpg

              王宜涛先生的画与诗
                                     吴投文

     在我见到的诗人和艺术家中,扬才露己、咄咄逼人者大有人在,此类人物宜远避之。在我的印象里,宜涛兄的才气却不外露,他惯以为人低调,在热闹的场合,往往于边缘处聆听。我觉得这是一种艺术家的态度。艺术家聆听世界,可以说是一种本职,亦是一种能力,在静观默察中贴近生活中被隐藏的最真实的那一部分。宜涛兄的作品,不论是书画还是诗歌,都有一个独特的视角,大概就与他的静观默察有关。尽管他的绘画作品多用变形变异的方式表现生活与世界的真相,但却忠实于艺术表达的内在真实,在生活的表与里,在艺术的虚与实之间,都有属于他自己的独到体悟。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却孕育于艺术家的内心,艺术家的表达方式不拘一格,恰恰是经过艺术家的心灵过滤的结果,是不能强求一致的。艺术家的独创是其综合能力的表现,但前提还是忠实于生活,忠实于自己的内心,然后才有可能抵达生活与世界的深微之处。在我看来,这正是宜涛兄的长处,是他在艺术表达上的敏锐之处。品鉴他的绘画,往往有一种心灵上的震动,这种震动却不是无来由的,而是从他的心灵里传导过来的。这是一位艺术家真诚的体现。他的作品是从生活中来的,与生活毫无隔膜,尽管生活的真实样态经过了他的处理,却保留了生命体验上的真实。一位艺术家不管在生活中如何朴拙,当他进入创作时,一方面要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另一方面则要适当的掩饰,不能把自己完全等同于作品中的人物,否则就无法进入作品的超拔境界。实际上,这就是艺术创作中虚与实的处理,太虚则流于空幻,太实则流于呆滞,二者皆不可取。可喜的是,宜涛兄的作品达到了虚与实的有机融合,把二者调和在相生相成的张力中,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个性。
    宜涛先生的眼界阔大,他不管是画山水和花卉,还是画猫咪和人物,都调和了自己内心的光彩,有一种饱满的劲道,融入了自己对人生的深刻理解。在他的笔下,山水不只是山水,花卉亦不只是花卉,而是画出了人世的某种气场,画出了从容与自在,亦隐隐透出人世的波折。同样地,在他的笔下,猫咪不只是猫咪,人物亦不只是人物,猫咪似乎有人的心肠,人物似乎亦有猫咪的灵异。说到底,虽然猫咪并未穿上人的外套,但它的在场却是人世的某种隐喻,是人换了另外的一种方式“在活着”。我觉得,一位画家画人物,自己要“高出”他所画的人物。这个“高出”不是俯瞰,不是平视,也不只是相互间的对照和对应,而是出自画家自己的真心,要看到整个的“人”,要看到“人”的前后左右,要看到“人”的高低上下,要看到“人”的里里外外。就是说,要看到“人”的“全人”。宜涛先生画人,就画的是“人”的“全人”,他画的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的某一个侧面。把他画的人归拢来看,就是一个“人”的系列或者整体。因此,宜涛兄笔下的人似乎超出了某种类型,有了某种深层象征的意味。这就是一位画家的眼界,从他的人物世界中带出了观察人生的某种特殊性,他笔下的人与兽也就获得了某种对照的意义,他笔下的人与自然也就具有了某种相互补充的意味。
    宜涛先生早年写诗,后来又绘画,大概都是出自天性,因此,他的诗与画都有一种天然厚道的气息。厚道首先表现为真诚与真实,影响到诗与画的技巧层面,就是不刻意、不滥情、不虚饰、不低俗。宜涛兄的诗有先锋诗歌的味道,却没有走到极端的地步,始终不能忘怀于人世的沧桑,不虚蹈,不隔靴搔痒,而是有着真实的疼痛感;他的诗有大胆的变形与变异,却没有脱离真实的世界,在变形与变异中亦有不变,变与不变被处理在诗歌的内部结构上,就带来了幽深和奇异的表达效果;他的诗亦有画面感,却不是刻意为之,大概来源于他作为画家的直觉,画面往往隐藏于一首诗的内在结构中,而不是浮在一首诗的表层。比如他的《哦,格雷戈尔——观意大利话剧》,诗中似乎就隐藏着一幅画。这是一幅视觉上的画,亦是一幅声音上画,更是一幅诗人内心中浮现出来的画。音与形突出了听觉与视觉上的清晰,而又凝成了一幅画,似乎搅合了诗人内心的情绪,表达了一种特别的生命体验。如果说宜涛兄的画中有一个独属于他的由线条和色彩构成的个人形象,他的诗则更多地呈现出了他特别的声音。他的声音不是柔和的,是在低咽中显示了不无激烈的力度。把宜涛兄的诗与画对照来看,一位艺术家的形象就有了更为丰富的侧面。
   据闻宜涛先生乃书香门第,涉猎庞杂、读书甚丰,他的工作室里几乎全是书。我相信朋友介绍的可信性,他的诗与画中的气息就是一个证明。诗人也好,画家也好,单凭才气创作,断不能长久,像泉出山间,泉不深则不能流远,泉不清则无以自照和照人。我想,宜涛兄满室书香,也就获得了知人论世的镇定,也获得了写诗与作画的从容。于世人而言,诗与画有亦可,无亦可,生活照样可以“活转”;于艺术家而言,诗与画却是一种生活方式,不是可有可无的问题,而是在诗与画中活得更有意义的问题。音乐亦如此,亦是艺术底座中的基石,断不可在艺术家的生涯中缺少。诗与画与音乐,大概三位一体,构成了文明与文化的坐标,也奠定了人类生存的意义。无论人类的未来如何发展,艺术都是人类心灵中的圣殿,一位艺术家不是这一圣殿中的偶像,而是圣殿收容的骄子。谈宜涛先生的诗与画,我不禁想到这一些,想来他亦有同感吧。
2020年12月4日湘潭

吴投文,湖南省郴州人。诗人、诗歌评论家、文学博士,湖南科技大学中文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2.jpg
15.jpg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guaigege
发表于: 2021-11-30 21: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人

诗人

主题:1019 | 回复:2138

精彩直播
关注洪水心系河南

这几天只关注雨水 关注河南的抗洪救灾 暴雨极值无情冲刷着 一些经不起推敲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6482

罗志海

诗歌主题:4487

石梅

发帖数:14029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6482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64

罗志海

发帖数:4487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36

田间识字翁

发帖数:3074

劳士诚

发帖数:2949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680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诗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