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赳赳老秦
发表于: 2018-10-4 22: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964b3d60gd466724eb561&690.jpg
《刺客列传》之荆轲,要离,豫让,聂政,专诸

   让这些伟大刺客聚首一直是我的梦想,但也是一件极艰难的事!很多年前,我就想写,但我不敢起手,我怕辱没了他们的威名!但终究还是写了,哪怕不美,哪怕有遗憾,但他们终究是我的英雄!太史公为他们做传之时,也充满敬意!

    史迁的五大分别是曹沫,豫让,聂政,专诸,荆轲!从道义上讲,曹沫才是真正的为国为公的刺客,而且兵不血刃,达成盟约!而另外的四大刺客只是为了报答所谓的“知遇之恩”,以身赴死!但他们,为后世立下了千秋的规矩!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与曹沫有类似经历的还有唐雎,毛遂,也都是人中豪杰。史迁不录要离,因为他的整个故事太过诡异,难入正史。

    我的五大,把曹沫换成了要离,因为他才是真正传奇中的传奇!曹沫是喜剧,而要离是悲剧,作为故事,悲剧的价值远在喜剧之上,至少在我这里是这样!

    深夜读史,常常为古人的气节,坦荡,知天乐命的精神所震撼。春秋,是这个民族的源头,那是一个智慧的时代,诞生了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是一个英雄的时代,侠客,辩士,名将,智囊纵横天下的时代,是言必信,行必果的时代,是扬善惩恶的时代,令人无限向往!

    致敬,为这些书写历史的刺客!!这个民族已经衰败的没有了血气,我们呼唤荆轲,呼唤新一代的聂政!                                                            ----赳赳老秦


《荆轲》
    文/赳赳老秦

这一剑我必刺
我王。十步一杀的绝技
你懂

注定的胜负
两百个春秋。虽然
我不在那时

你先人定下的规矩
在一个族群
血管里种下的铁

从此天下大赦
帝国大厦的灯火辉煌
他们说,人民
有权推翻暴君的统治
无论何时

不要说江山如画,天下
太平。一个失去祖国的人
只合,遍地流浪
在西市痛哭,烂醉
弹剑而歌

邯郸美妙的猫步,我学不会了

不要说秦祸,那君临四境的铁甲十万
割地,赔款。肉食者鄙

你砍杀我的长城。李牧将军的头颅
死不瞑目。
你欺凌我姐妹,鱼肉我父老
你慈祥的高坐,庙堂之上的
贼子。你们可耻的顶戴花翎

有种,你去拆了咸阳,拆了纽约
拆了自由女神的头像

你割的是谁的地,赔的谁的款
十万血泪啊!十万不死的魂冤

月光如水,残阳如血
在这个堕落的世纪

一个白袍书生
何为?剑客何为

总得说说,断了归路的易水

那个飘雪的冬天多美
大家都穿白
太子丹像一个真正的公子一样潇洒
高渐离把筑击出了陈年老酒的味道
而我的美人抚琴
就像抚着我一再破碎的心
梨花在风雨中飘飞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天下的英雄都来践行
就在水的对岸

共工氏怒
刑天执铁剑而舞

世贸大厦就要化为灰烬了
而我流血

这一剑必刺
会是谁的喉咙啊
我王保重


《要离》
    文/赳赳老秦

终究要来的
那夜的明月迷人
那一阵突如其来的妖风

你的长矛准确的刺入
我孤独已久的胸膛
兄弟。你身躯瘦弱
把握,兴许是世间唯一的一瞬
你成就一尊雕塑的极致

我用最后的热血
用世间第一勇士的威名
令世间所有勇士胆寒的
威名。我,庆忌
为你加冕

兄弟,你这传奇中的传奇
我拥抱你。我让位

我是否也该骂你
我唯一敬重过的兄弟

你巧言令色
以黎民百姓,人间大义的名义
你站在第一卑鄙小人
公子光之后
在第二卑鄙小人
伍子胥之后
做小人中的小人

你忍,你在那样的夜里用刀
割自己的心。你忍
你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无辜的鲜血和眼泪
你夜夜梦见,你无处藏身

我似乎看到
吴国。血流成河的民

我看到大雨瓢泼
死无葬身之地的你

《豫让》
    文/赳赳老秦

草和水滋养的石碑。千年不倒
不在乎深埋,他是为士立碑的人

士为知己者死。他用剑
把字深刻在天空。他走的是末路

他刺的不是赵襄,他报的
不是智伯。他是为刺客立传的人

他只说了两句。砸在地上
的声响,千年后不绝于耳
并狠抽某些人的脸

沧浪之水有回声兮!有人说
他真傻,有人说,他是对的

他是真正活过的人

《聂政》
    文/赳赳老秦

在市井屠狗
侍奉老母
为她送终,并
守孝三年
把姐姐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这是一个男人
在交出生死之前
能做的一切

春秋。一片静谧的夜空

铁甲卫士
众多
也抵挡不了屠狗者的
一喝
一击

高坐
庙堂之上的当朝宰相
不能再面露微笑里的慈祥了
茶凉是必然

大风起兮
一轮照着九州的明月
魂不归兮
侠士死节,无人收尸

姐姐来
为你收尸
并将你的故事
刻在石上
刻在永不泯灭的时空

《专诸》
      文/赳赳老秦

悠游只是传说
钓钩与刀俎
注定不期而遇的大网
命若悬丝
鱼知道

深秋。在现场
见证一场凶杀
铁甲也护卫不了的
馋虫
色香味触法

王崩
成就一段玄铁的传奇
命名曰“鱼肠”
鱼知道

布衣之怒,彗星袭月,长虹贯日
弱水三千,以刺
作梗,守你的喉

逍遥于天地之间
他改写历史
鱼知道


【史料】要离

  公子光阖闾登王位后,得悉王僚的儿子庆忌逃往卫国。此人有万夫莫当之勇,在吴国号称第一勇士。现在卫国艾城招兵买马,结连邻邦,伺机报杀父之仇,便成为阖闾的心头之患。


  一日,阖闾与伍子胥计议,寻找勇土谋刺庆忌。子胥便推荐友人要离前往。传说,要离家在今无锡鸿山之北,大河头火叉浜口南岸,以打渔为业。生得身材瘦小,仅五尺余,腰围一束,形容丑陋,但智术非凡,有万人之勇,是当地有名的击剑能手。今鸿山十八景之一,东岭山上的“磨剑石”,相传就是当年要离磨剑的石块。


  要离尽忠义之心,献用苦肉之计。据民间传说,一日在朝与阖闾斗剑,先用竹剑刺伤公子光的手腕,再取真剑斩断自己的右臂,投奔卫国找庆忌去了。要离走后,阖闾还依计杀掉了他的妻子。庆忌探得事实,便对要离深信不疑,视为心腹,委他训练士兵,修治舟舰,常在左右,同谋举事。


  三月之后,庆忌出征吴国,与要离同坐一条战舰,顺流而下,偶得胜利,便在太湖战舰上庆功,要离乘庆忌坐在船头上畅饮之机,便在月光下独臂猛刺庆忌,透入心窝,穿出背外。庆忌则倒提要离,沉溺水中三次,然后将要离放在膝上,笑着说:“天下竟有如此勇士敢于刺我!”左右卫兵举刀朝欲杀要离,庆忌摇着手说:“这是天下勇士,怎么可以一日杀两个天下勇士呢?”又说:“还是放他回国,成全他吧!” 说完庆忌便倒地而亡。


  要离回到吴国,阖闾金殿庆封要离,要离不愿受,说:“我杀庆忌,不是为了做官,而是为了吴国的安宁,让百姓能安居乐业。”说完便自刎于金殿。

【史料】豫让

《史记·刺客列传·豫让》



    豫让者,晋人也,故尝事范氏及中行氏,而无所知名。去而事智伯,智伯甚尊宠之。及智伯伐赵襄子,赵襄子与韩、魏合谋灭智伯,灭智伯之后而三分其地。赵襄子最怨智伯,漆其头以为饮器。豫让遁逃山中,曰:“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说己者容。今智伯知我,我必为报雠而死,以报智伯,则吾魂魄不愧矣。”乃变名姓为刑人,入宫涂厕,中挟匕首,欲以刺襄子。襄子如厕,心动,执问涂厕之刑人,则豫让,内持刀兵,曰:“欲为智伯报仇!”左右欲诛之。襄子曰:“彼义人也,吾谨避之耳。且智伯亡无后,而其臣欲为报仇,此天下之贤人也。”卒释去之。



    居顷之,豫让又漆身为厉,吞炭为哑,使形状不可知,行乞于市。其妻不识也。行见其友,其友识之,曰:“汝非豫让邪?”曰:“我是也。”其友为泣曰:“以子之才,委质而臣事襄子,襄子必近幸子。近幸子,乃为所欲,顾不易邪?何乃残身苦形,欲以求报襄子,不亦难乎!”豫让曰:“既已委质臣事人,而求杀之,是怀二心以事其君也。且吾所为者极难耳!然所以为此者,将以愧天下后世之为人臣怀二心以事其君者也。”
豫让既去,顷之,襄子当出,豫让伏于所当过之桥下。



    襄子至桥,马惊,襄子曰:“此必是豫让也。”使人问之,果豫让也。于是襄子乃数豫让曰:“子不尝事范、中行氏乎?智伯尽灭之,而子不为报雠,而反委质臣于智伯。智伯亦已死矣,而子独何以为之报雠之深也?”豫让曰:“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至于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襄子喟然叹息而泣曰:“嗟乎豫子!子之为智伯,名既成矣,而寡人赦子,亦已足矣。子其自为计,寡人不复释子!”使兵围之。豫让曰:“臣闻明主不掩人之美,而忠臣有死名之义。前君已宽赦臣,天下莫不称君之贤。今日之事,臣固伏诛,然原请君之衣而击之,焉以致报雠之意,则虽死不恨。非所敢望也,敢布腹心!”于是襄子大义之,乃使使持衣与豫让。豫让拔剑三跃而击之,曰:“吾可以下报智伯矣!”遂伏剑自杀。死之日,赵国志士闻之,皆为涕泣。

【史料】聂政

《史记.刺客列传.聂政》

    聂政者,轵深井里人也。杀人避仇,与母、姊如齐,以屠为事。


    久之,濮阳严仲子事韩哀侯,与韩相侠累有却。严仲子恐诛,亡去,游求人可以报侠累者。至齐,齐人或言聂政勇敢士也,避仇隐於屠者之间。严仲子至门请,数反,然後具酒自畅聂政母前。酒酣,严仲子奉黄金百溢,前为聂政母寿。聂政惊怪其厚,固谢严仲子。严仲子固进,而聂政谢曰:“臣幸有老母,家贫,客游以为狗屠,可以旦夕得甘毳以养亲。亲供养备,不敢当仲子之赐。”严仲子辟人,因为聂政言曰:“臣有仇,而行游诸侯众矣;然至齐,窃闻足下义甚高,故进百金者,将用为大人粗粝之费,得以交足下之驩,岂敢以有求望邪!”聂政曰:“臣所以降志辱身居市井屠者,徒幸以养老母;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许人也。”严仲子固让,聂政竟不肯受也。然严仲子卒备宾主之礼而去。久之,聂政母死。既已葬,除服,聂政曰:“嗟乎!政乃市井之人,鼓刀以屠;而严仲子乃诸侯之卿相也,不远千里,枉车骑而交臣。臣之所以待之,至浅鲜矣,未有大功可以称者,而严仲子奉百金为亲寿,我虽不受,然是者徒深知政也。夫贤者以感忿睚眦之意而亲信穷僻之人,而政独安得嘿然而已乎!且前日要政,政徒以老母;老母今以天年终,政将为知己者用。”乃遂西至濮阳,见严仲子曰:“前日所以不许仲子者,徒以亲在;今不幸而母以天年终。仲子所欲报仇者为谁?请得从事焉!”严仲子具告曰:“臣之仇韩相侠累,侠累又韩君之季父也,宗族盛多,居处兵卫甚设,臣欲使人刺之,终莫能就。今足下幸而不弃,请益其车骑壮士可为足下辅翼者。”聂政曰:“韩之与卫,相去中间不甚远,今杀人之相,相又国君之亲,此其势不可以多人,多人不能无生得失,生得失则语泄,语泄是韩举国而与仲子为雠,岂不殆哉!”遂谢车骑人徒,聂政乃辞独行。杖剑至韩,韩相侠累方坐府上,持兵戟而卫侍者甚卫。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所击杀者数十人,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


    韩取聂政尸暴於市,购问莫知谁子。於是韩县之,有能言杀相侠累者予千金。久之莫知也。

政姊荣闻人有刺杀韩相者,贼不得,国不知其名姓,暴其尸而县之千金,乃於邑曰:“其是吾弟与?嗟乎,严仲子知吾弟!”立起,如韩,之市,而死者果政也,伏尸哭极哀,曰:“是轵深井里所谓聂政者也。”市行者诸众人皆曰:“此人暴虐吾国相,王县购其名姓千金,夫人不闻与?何敢来识之也?”荣应之曰:“闻之。然政所以蒙污辱自弃於市贩之间者,为老母幸无恙,妾未嫁也。亲既以天年下世,妾已嫁夫,严仲子乃察举吾弟困污之中而交之,泽厚矣,可柰何!士固为知己者死,今乃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绝从,妾其柰何畏殁身之诛,终灭贤弟之名!”大惊韩市人。乃大呼天者三,卒於邑悲哀而死政之旁。晋、楚、齐、卫闻之,皆曰:“非独政能也,乃其姊亦烈女也。乡使政诚知其姊无濡忍之志,不重暴骸之难,必绝险千里以列其名,姊弟俱僇於韩市者,亦未必敢以身许严仲子也。严仲子亦可谓知人能得士矣!”

【史料】专诸

《史记·刺客列传.专诸》:

    专诸者,吴棠邑人也。伍子胥之亡楚而如吴也,知专诸之能。伍子胥既见吴王僚,说以伐楚之利。吴公子光曰:“彼伍员父兄皆死於楚而员言伐楚,欲自为报私雠也,非能为吴。”吴王乃止。伍子胥知公子光之欲杀吴王僚,乃曰:“彼光将有内志,未可说以外事。”乃进专诸于公子光。


    光之父曰吴王诸樊。诸樊弟三人:次曰馀祭,次曰夷昩,次曰季子札。诸樊知季子札贤而不立太子,以次传三弟,欲卒致国于季子札。诸樊既死,传馀祭。馀祭死,传夷昩。夷昩死,当传季子札;季子札逃不肯立,吴人乃立夷昩之子僚为王。公子光曰:“使以兄弟次邪,季子当立;必以子乎,则光真适嗣,当立。”故尝阴养谋臣以求立。


    光既得专诸,善客待之。九年而楚平王死。春,吴王僚欲因楚丧,使其二弟公子盖馀、属庸将兵围楚之灊;使延陵季子於晋,以观诸侯之变。楚发兵绝吴将盖馀、属庸路,吴兵不得还。于是公子光谓专诸曰:“此时不可失,不求何获!且光真王嗣,当立,季子虽来,不吾废也。”专诸曰:“王僚可杀也。母老子弱,而两弟将兵伐楚,楚绝其後。方今吴外困於楚,而内空无骨鲠之臣,是无如我何。”公子光顿首曰:“光之身,子之身也。”

四月丙子,光伏甲士於窟室中,而具酒请王僚。王僚使兵陈自宫至光之家,门户阶陛左右,皆王僚之亲戚也。夹立侍,皆持长铍。酒既酣,公子光详为足疾,入窟室中,使专诸置匕首鱼炙之腹中而进之。既至王前,专诸擘鱼,因以匕首刺王僚,王僚立死。左右亦杀专诸,王人扰乱。公子光出其伏甲以攻王僚之徒,尽灭之,遂自立为王,是为阖闾。阖闾乃封专诸之子以为上卿。







写的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隽土
发表于: 2018-10-5 09: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情怀的一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小园
发表于: 2018-10-5 16: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强大侠这是快要成刺客盟主的节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赳赳老秦
发表于: 2018-10-5 21: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园 发表于 2018-10-5 16:15
小强大侠这是快要成刺客盟主的节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海棠
发表于: 2018-10-8 16: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赳赳老秦
发表于: 2018-10-10 10: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翰林有约

翰林有约

主题:97 | 回复:324

精彩直播

冷 水中石   从金陵到南京,从秦淮河到雨花台 一腔子仇恨 一段石子铺成的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1388

月光雪

诗歌主题:6793

石梅

发帖数:10084

月光雪

发帖数:6793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2924

缘圆阁主

发帖数:2680

孙国福

发帖数:1743

木月星光

发帖数:1401

丰车

发帖数:1388

劳士诚

发帖数:1226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1086

李贺(四平)

发帖数:1086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