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逸君
发表于: 2018-10-9 16: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逸君 于 2018-10-9 17:02 编辑

热烈祝贺雪鹰荣获中国当代诗歌贡献奖
/杨启运

在刚刚发布的第五届中国当代诗歌奖信息中,诗人雪鹰荣获中国当代诗歌贡献奖”。 在此,表示热烈祝贺!   

以他为社长的长淮诗社,主编诗歌公众号《长淮诗典》《安徽诗人》每天更新,至今已经推出一千多期,近2000位一线诗人、实力诗人、新锐诗人。为当代诗歌的推广、传播做出了重大贡献。长淮诗典公众号及其选本,已经成为当代诗歌的著名品牌。
   
组建团队将网刊与年选、纸刊相结合,编辑出版中国第一部微信公众号诗歌年选《长淮诗典 2016年选》”、2017年选《中国当代诗人100家》2018年选《中国当代诗人档案 典藏卷》。目前正在联合主编《江苏诗歌地理 2018卷》《中国70后汉诗年选 2018卷》《中国长淮同题诗选》。这些选本已经或者正在成为当代诗歌的经典之作。
   
组织编辑当代诗歌文丛《长淮文丛》第一卷(2017年)10本、第二卷(2018年)5《鸿泰文丛》第一卷(2018年)5本。均为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纯诗歌作品集
   
创办《长淮诗典》《安徽诗人》网刊、纸刊同时,还担任中国诗歌在线·安徽频道站长,最大限度地为当代诗歌做好服务。
   
他还主动做好诗歌普及与教育工作,组建长淮同题诗微信群、长淮诗院微信群,义务指导诗坛新人为多所大学做诗歌讲座,协助、主持举办首届东西方诗歌奖、三届长淮元宵诗会”、“ 婺源诗会等等。
   
雪鹰持之以恒地为中国当代诗歌做出了大贡献,有目共睹!所以,他这次“中国当代诗歌奖”是实至名归。作为“长淮诗社”的同仁,我们真心感到欣慰与高兴。

当然,他不但是一位虔诚的诗歌工作者,而且是一位真正的诗人。他的诗歌作品具有独特的风格,在诗界有一定的影响。

下面附雪鹰诗歌30首,以飨读者!

长淮诗社副社长、中国诗歌在线安徽频道副站长 杨启运
2018/10/9


雪鹰诗歌30

微信图片_20181009161138.jpg

雪鹰,安徽淮南人,现任常州鸿泰文化文学项目运营总监、常州工学院教育与人文学院兼职教授。诗人、作家、编辑。作品入选《新世纪中国诗选》《2017年中国诗歌年选(花城版)》《2016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6卷、2017卷》《华语诗歌双年展2015―2016》《2016中国网络诗歌精选》等百余种文集。出版诗集《雪鹰之歌》《白露之下》《穿膛的风声》等三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协会员、淮南市诗歌学会名誉主席。主编《长淮诗典》、《安徽诗人》、《长淮文丛》、《鸿泰文丛》、《中国当代诗人100家》、《中国当代诗人档案》等等





我是自由的植被


来婺源吧,融入这片植被。——题记


今天,我终于找回
遗失于前世的身份,我的
天然属性,基因
骨子里的叶绿素,血液里
汩汩流淌的山泉

我终于透过层层遮蔽
看到了血,翠绿的
草木一色的血。我知道
我是自由的植被
是大山深处,静静生长的
香樟,红豆杉,抑或
山涧里的菖蒲,苔藓

我被天覆盖
又覆盖大地,覆盖你
包括视线,和每一寸肌肤
我保持自己的多样性
丰富性,保持我
永不消逝的青绿

或许,我只是
一块自由的石头
击水有声,落地生根
生硬,而棱角分明

但是,我始终被天覆盖
一生想突破无形的重压
而终究只能匍匐于大地
或曰拥抱,深陷于你噬骨的
诱惑,我的大地
山水,我的挚爱
2018.10.6


刀客

鸣鸿已飞云天,寒月
也不知去向。青龙偃月的主人
被他的后代当做门神
新亭侯,斩了张飞的头
又凌迟了凶手。换来换去
刀客,已面目全非

扶弱惩强,或打家劫舍者
今天都换了行头,换了兵器
蒙面的黑布早已扔了
搞不清是在劫富济贫,还是
杀贫济富,今天的刀客
徒有虚名。早已被枪手取代
甚至不如龙门客栈的厨子
在民间,多少还有点口碑

三个火枪手死了好久了
而这里的枪手,不会留名
它们只是器官,留名的
将是指挥它们的,另一个
器官。它们脸色青紫
正在溃烂,像1918的梅毒
青霉素也挽救不了,一个罪恶的
时代

刀客,已经是历史名词
看到它你就看到了,重复的历史
刀,还在现实中
在菜板上斩鸡,所谓唐刀
苗刀早已锈蚀,斩玉的锟铻
应该流落了民间。金庸大师
不知宝刀老否?能否
找到可依之天,完成另一部
经典,让宝刀亮瞎
人眼
2018.9.15


花的规则

花有花的开法,从来
不与叶相干,不与蜜蜂
有半毛钱关系。花的规则
在花的心里,最初
只在风里,在泥土里
就像爱,无中生有

风吹来了讯息,无论
是寒是暖,花想开
她就开了。依着丑陋的
光秃秃的枯枝,在阳光下
风雨中,甚至苦寒里

心里喜欢,就张开笑脸
2018.3.31



学科系列(九首)

传播学

火药引爆纸筒
在我描述的时候,拟声词
一圈一圈从空中荡开
就像有人偷情,想到了车震

如果,你用的是新闻纸
遇到火之后,声波的分贝
比新闻本身,还要响

因为,那可能不只是偷情了

政治学

说说,都要注意
作为学问,不能涉及田埂
小麦,砖头,瓦块
养殖业很兴旺,支柱产业

应该,点赞泥人张的功劳
到处都是他的小人
毛冬瓜一样憨胖,歪头
鼓掌,念念有词

那不是艺术,是我
今天的同胞

动物学

风扬起柳条的时候
就开始编织链条了

然后才有老虎和苍蝇
大老虎和大苍蝇
最大的老虎和最大的
苍蝇

他们是战友,是宗亲
是哥们

是链条里的齿轮
传递代代占有的基因

植物学

与爱情有关,又无关
为了繁衍,要么忍受第三者
允许对方招蜂惹蝶,要么
自娱自慰,雌雄同体

最符合操守的
像柳那样,随便一插
生出一大片子孙

性学

只有到无性的年龄
才能研究爱情。否则
总会被洪水左右,让
哥伦布的帆船,失去方向

八十岁的男人,也有雄心勃勃的
当然,淹死在水里也正常

偶尔打开微博界面
各种做爱的画面,强行刺入眼帘
网管不管,可能是想
回归自然。因为
动物好养


生存学

过去的同事说,龟
以不动而长寿

在常州,我潜伏于九楼
曾连续三天不出门
唯一的动静,是微信里的冒泡

龟没有微信,只能缩着头
口问心

气象学

在99酒吧,老板娘
借酒发挥。准确说出了
几位朋友的卫星云图
甚至此刻的阴晴

她说我的天,过于阴沉
空旷,充满不屑
她哪里知道,那天的太阳
只有八两。再来一杯
就可能有日食,彩虹,流星雨

人类学

一个大标题,下面是
如蚁的文字。分拣一下
蚂蚁举起的牙齿,头盖骨
吃剩的玉米与大豆
转基因与暗物质
现世与隔世的报应

直到昨天的口号,写下
杀人的理由,吃人的理由
偷抢扒拿的理由,以及
坑蒙拐骗的理由
蚁穴被西风吹开,堤坝里
暗流涌动,泡沫
在自由飞翔的理由

所有观点,理念
成立与不成立的理由
都与,文字一般的蚂蚁
有关

修辞学

本质上是虚无的,但在
更多的时候,会将依托的树
绕死。你看到的只是朽木
包裹着鲜艳的藓
藤蔓此刻被电话打断
于是有一句素净的诗

凌霄花缠绕的树
永远低于她的颜色,就像水
也许只有等鱼
晾成了干,才知道
到底是谁养活了谁
谁修饰了谁

事实上,修辞的泛滥
正如道德的决口,将散落民间的
羞耻感,也冲得所剩无几
2017年8月定稿


我听到冰山炸裂的初响

任何模拟,都是水沟里的
泡沫,推演更是儿童的把戏

除非真聋了,这个世界没有什么
助听器,没有放不下声音的真空

除非真聋了,那裂帛之声
是霓裳羽衣,还是尘埃里蛇的

脚步?悲喜注定充斥人间
主角的转换,其实只要一朵雪花

乌鸦与斑鸠,除争巢的聒噪
这震撼大地,狼奔豖突的初响
早已被淹没,被封在锅盖以下

混入一锅粥的沸腾,如口号
诵经,妓女对着牌坊的发誓

没人在意一朵雪花,轻盈的脚步
和深不见底的,裂隙
2018.8.30


关于诗

你可以不叫它诗,可以
叫它哑语。这个年代里
鸵鸟很多,有人用费拉骂人

大尾狼狗,未烹之前的叫声
也不比哑语作用大,闻者众

终究是语。哪怕你不叫它诗
它传递人的信息,人的思维

牛魔王的吼,也震过天庭
哮天犬也只是一个,吠字
哑语在此刻,尚未到那个境界

如千手观音的演出,是另一种
哑语的成功,如同某朝

道路以目
2018.5

寒蝉

春天的阳光已经登在枝上
那些君子,还在泥土里
忘了惊蛰,用所有的温度
保证心跳,这寒冷的大地

在宽松的季节里,拼命嘶鸣
蝉们,从不顾他人的脸色

但落叶是一面镜子
是风传递的信号,于是
缄默,便成了传统智慧
成了君子,或者蝉们
延喘的法宝。春风过后
六月里,寒蝉已是夏蝉
不知是否,还有争鸣的声音
2018.3.23



这才是秋天

才是你要的季节
到处挂着肥美的乳房
可以顺手采摘
直接而粗陋的风
剥去羞耻的外衣
留下一个赤裸的世界
从家禽到野兽,要么摆上餐桌
要么晃动屁股
秋风带着用之不竭的欲望
无孔不入
哪怕一场早雪
也盖不住一地的疼痛
一地的黄
2015.11.6夜


活着

所有的烟云,风声
都被称为过去
太阳的污染一直没能洗净
染在我的皮肤上

我看到的,仅是一瞬
你的苦与乐哭与笑

是的,不能把所有都交出去
今晨这口白气
不知要消耗我多少元素

前半生,风声灌耳
鬼主意遍地闪着磷火
滑稽又无稽的理论
耳膜几近穿孔
笑话哭笑不得

我被动得躲了三年半
从巨人的裆下
看到了后半生。一条路
我的小路,虽然天黑
2015.11.15


沧州的玉米

要在大雪之前
用最后的颜色,与大地一起
颤抖。巢在身旁摇晃
树叶与鸟鸣,已飞往他乡
乳房献给了爱你的人
只有墓碑和你并肩,西风扬起
白衣或者乱发

我以三百公里的时速
针一样穿透深秋的厚度
我们的姿态不同
生与死的观念
却惊人的相似
2015.11.16


老龙眼的冬天

芦苇是怀旧的,古典的
照片一样的水,也是沉静的
我与钓者心态一致
转了一圈又转一圈
等待想要的东西,慢慢上钩
动与静的表象掩盖不了
我们相同的企图
透过斑斓的树叶
阳光柔柔的涂上曲桥
像是金身过了年月
苇喳子,围着水中的苇林
伪诗者一般,为冬天的意象
争吵不休。此刻的闹腾
为老龙眼的傍晚
荡开了一小片,幸福的涟漪
一直未见泉眼在何处
小山脚下,一座城市
楼群染上芦苇的苍茫
汽车响起归巢的叫声
2015.12.12


谁拥有春天

刚听你说,要拥有春天
那只斑鸠就从草丛里飞了出来
芦苇也在诗经里变了颜色
换了腔调。淮南小山已经很老
从汉代流落到今天
但是诗人不老,诗人说要拥有春天
这个有关风月,无关生民的诗人
整天打着酒嗝醉眼朦胧的诗人
与富士康跳楼的诗人
到底谁真谁假,谁能在诗歌里
拥有春天呢?海子春暖花开了
山海关成了切割春天的刀手
朱湘拥有了长江里的春天
茨维塔耶娃,有着白银般的骨头
还有卧夫,山上的一卧
断了“卧夫制造”的春天
还有你,野心在寒风里发颤
而春天一直在说,它拥有自己
2016.2.23


凛冽

所有刀,不杀人的时候
都是安静的。那嚯嚯的声响
是磨刀石,在虚张声势

而此刻,你的沉默
就躺在鞘里,霜落在眉宇
安静的等着
一颗心,往上蹭
2016.11.11


绝顶

身后那些高度,已经不再是高度
唯一的参照是天,是炼金的太阳

在山风里酣睡的时候,请不要喊醒我
一个个熟悉的名人,或者人名
在这秋天的阳光里,镀上了铜色

众山免了,山里红也免了
唐以来的摩崖开始说话
最耐风雨的是孤独

而在此刻,谨以此刻而言
还有谁的梦,在更高处
飘荡玉皇庙以外的香火
2016.9.25 于泰安站


2016

这一年,曾经被砸烂的药罐子
又箍上了金圈,摆在庙堂里供着
药罐子里的秘方说:四个数相加为九
为离卦。为火,为丽,为南,为夏
为浮华,为依附,为离别,为纯阳
或者,刚过之数

于是,这一年,嘴上燎泡如灯
无人不知,又无人敢戳

这一年,兄弟在外油头粉面
在家,却鬼脸百变。幻象常现

这一年,西子湖畔的光影空前绝后
黄土坡上的母亲辞去了母亲的职务
这一年,洗脚屋里的防空武器终于被揭秘
在一张纸上,有人重新活过来
这一年的口罩,不仅防霾,更要防川

我在这一年,拥抱所有的风
让你听到了“穿膛的风声”

春天,我加固了腰椎。夏天,我逃离了火炉
秋天,我成了孤儿。冬天,我浪迹江南

玄帝庙里,王道士解卦——
富贵坎中寻,求财向西行
南方寻失物,从此皆好运。

我信了第三句。南方为九
为离,为火,为丽,为依附
为浮华,为纯阳,为刚过之数
为2016
2017.1.28


徽州府

有青山包裹,馅
才得以封存保鲜,烟雨腹地
所有驯化的手段
都被称为教化

被切割的意图
若隐若现,有人担心
新的教化,难以深入

想到已成气候的徽州府
几百年的传统被肢解
总有一种隐痛时时发作
开放以后,又改名换姓
以致一个省份,从名义上
断了一条腿。那些官员
如何站得稳脚跟?

今天这攒动的人头
烈烈的导游旗,一批批
进出大儒,和名臣巨贾的家里
是否想过这遗产,是无奈的
疼痛的徽州府的
而后,才是世界的


沉陷

感觉触底,反弹几乎无望
这代人命该如此,只要喘息
阳光就依然温暖。因为你可以戴口罩
戴耳机,不看所有屏幕
包括公交车站,甚至村头的厕所

夜明珠,其实是沼气的泡沫
每一只蚂蚁都能听到的,其实是
叫驴在发情。故土历经数十代
而今摇摇欲坠,在风中
在修辞里数易其名

最终不知所云,不知所终
我只能屏息,闭目
撑一天算一天,眩晕
和憋闷,是急速下坠的恐慌
悄然消失的一切
如故乡


苍茫

高举火把的人,仿佛
照亮了前路,照亮了夜空
遍地的萤火虫,蜂拥
在火把的烟雾里,欢欣鼓舞
真正的光明,在抵达人间之前
已被雾霾在空中分解
遗下一堆昆虫的眼睛。黑而无光
无助的看大地沉浮


一念之间

从这头到那头,究竟
有多远。三生三世
十亿光年?恐怕不止

擦肩也算交叉,胜过
硬币的两面,我以为
那就是,闪电

光束划过的瞬间
你或许是一张笑脸
一个远逝的背影,抑或
混沌,犀利的眼神
或者其他。谁
又能说得清呢

甚至,没了好人坏人
只有某人在某刻,干了某事
犹豫,后悔,或者得意过
像蓝光下,无法停留的风或雨

不再回头的雪痕
未来的一切,从此
都在睫毛相触的,路上
2018.3.15



邂逅

至少,我不是董永
林冲也只有豹子头

你听到的回音
正是我着地时的呐喊
物理学早已定了传播的方向
还以分贝代表高低

恰好此刻,你从天上路过
翅膀是耶稣给的。玉皇大帝
只想着把羽毛插在自己的头上

但我不知,这回声
是如何撞击了,你的双翼
和你翎羽里,裹着的心
2017.6.10


左右

一生中,不知道给自己
出了多少难题。就像这首诗歌
至少左右我两个星期,或者更早

总是在锯齿上来回,以致于
脚印刻满了曲线,书上留下了颜色
或者空白。一来一往的锯子,留下了口号

从满脑的线头里,我想捋出一汪清水
左边是蠕动的肠胃,右边是游走的灵魂
如何用一生,去趟过一颗心的幽深?是啊

这一生,不知道为自己出了多少难题
也不知,穿过多少蜘蛛网,蜥蜴场
就像面前这首《左右》,其实
它磨砺了我,整整一生
2017.4

健身北路

丁字竖钩的焊接点
正在常工院旧址的大门口
锦绣路一笔横画,像碑体
布满立体意象

我们从西向东,从东向西
发现东半横,封闭的一边
凹进一段狭长的路面
正对着一大片时尚建筑

这新建的文化中心,它的重量
压在丁字的右上角,钉帽
塌了一边,健身北路
深深的订在常州的地图上

来自一侧的重力,让它
在深入城区的时候
难免,出现一些弯曲
2017.6.30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逸君
发表于: 2018-10-9 16: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喜可贺,安徽诗人的骄傲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诗人雪鹰
发表于: 2018-10-9 17: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当代诗歌奖组委会!
感谢启运老弟和中诗在线安徽频道的同仁们!

无论诗歌写作还是诗歌服务,摆在面前的依然是路途迢迢,共同努力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中子
发表于: 2018-10-9 19: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大作,佩服!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占东海
发表于: 2018-10-9 19: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学习问好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凡夫
发表于: 2018-10-9 19: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你老同学,为你自豪。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张军
发表于: 2018-10-9 20: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雪鹰兄!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20: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情祝贺
诗观:诗就像鱼竿,在寺庙钓木鱼。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小园
发表于: 2018-10-9 22: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获奖,拜读好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安徽

安徽

主题:290 | 回复:406

精彩直播
中诗在线诗人访谈——采访天津频道每日好诗

【中诗在线访谈录】采访天津诗人胡庆军 近日,中诗在线——天津频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1388

月光雪

诗歌主题:6793

石梅

发帖数:10084

月光雪

发帖数:6793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2924

缘圆阁主

发帖数:2680

孙国福

发帖数:1743

木月星光

发帖数:1402

丰车

发帖数:1388

劳士诚

发帖数:1227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1086

李贺(四平)

发帖数:1086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