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77385 | 回复: 12

劳士诚
发表于: 2018-12-24 15: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680179585.jpg

作者简介:劳士诚,笔名石沉,上海人。
新闻专业大专学历,曾在大型冶金国企工作,做基层党群工作和行政管理工作。
曾在外企做制造、技术工艺管理工作。现系上海市奉贤区作家协会会员,理事。

新汉诗十九首     

1.雨中摄影
心情和细雨一样
一滴一滴落在风景里
化开了许多心结
没有阳光
自己开放了
不就是一轮太阳吗

风的镜头从这里摇过
无意间发现水珠里有去年写的一首小诗
只写风景
没写心情

雨的镜头从这里移过
故意将去年的不经意忽略
一组组画面里
都是别样的风土人情

雾的镜头将远方拉近
捕捉那雾里看花的心境
将世界看小一点
原来也不过如此

水的镜头将长河推远
尽头处是浩瀚的海
用心海来命名
有多少世间的事装不下?

2.出发,去离心远一点的地方
早早的出发
天有些灰蒙蒙的
或许心情可以把它抹亮

送它一片绿叶
拿在手上当作风车
吹散一些云

拉来一丝风
系在树梢上
为季节做一个标记

看一路翠色
脑海里有一只翠鸟掠过
飞去了,飞向可以唱歌的地方

远处的远处
尽管远无止境
离心更远的地方一定有更远的风景

心也可以放飞的
只是你愿不愿意让它变成风筝
虽然有线牵在手里
高点,可以高点心境

3.往事经过的地方
回首往事,如雨
那是一缕缕缝补胸襟的线
回首往事,如风
是擦拭记忆的一块手绢
回首往事,如山
跋涉的路已经伸到遥远的天边
回首往事,如水
再也分不清有多少岁月在这里被淹

往事经过的地方
我用犁耙翻开过广阔天地
寻找过太阳种下的日子
结果只找到一把鼻涕一把汗

往事经过的地方
我用赤脚将月亮涂亮在梯田
远远望过去的
都是长不高的季节

往事经过的地方
还有多少往事可以成为往事
还有多少记忆可以成为记忆
还有多少回首可以回首

4.父亲不是诗人
父亲不是诗人
他是个农民
只会为一行行稻秧断句
只会为菜花修饰词语

父亲不是诗人
他是一名“三五支队”的战士
只会用子弹写一串串警句
只会在风餐露宿时把饥寒交迫编成俚语

父亲不是诗人
他是土地革命时代的农会主席
马蹄曾踏碎过他的岁月
血雨腥风他挥舞过手中的笔

父亲不是诗人
大炼钢铁的炉火里有他的热血被煮沸
云在脑海里一行行排列
溅出的汗就是他写出的一颗颗字

父亲不是诗人
他为“三线”建设用天当被子地当床引用成语
在风的刀尖上修改诗一样的日子
在雨的缝隙里用通感感受着四季

父亲不是诗人
他带走了许多人生的诗句
去了每个人都要去的地方
或许在那里他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诗人

5.父亲的吻
父亲的吻,只是一种记忆
记忆中是像太阳一样的唇印
在我幼年的睡梦里
以迅雷不及掩耳一闪而过

父亲的吻,已经有些年份了
在胡子拉碴的缝隙里
透出来,从他的绉纹里移植
到我装睡的眼睛里

父亲的吻,一直弥漫着劣质的香烟味
幼小的心灵呛醒在每一个早晨
给我的感觉他的人生烟雾重重
穿过来的是太阳的风景
穿过去的是月亮的眼神

父亲的吻,没有言语只是唑着
我还没能懂得的声音
这种意思可能一直藏在他的心里
不需要其他人听懂

父亲的吻,后来越来越少了
哪怕我醒了还继续装睡
还是眯着眼睛
等着,以前的早晨到来
父亲的吻,我抬头看着一片白云似曾相识

6.长江边上的采石匠
叮当,叮当
石头哪有这般美妙的声响
哦,采石匠在敲打
他们是另一种啄木鸟啊
敲打着地球这棵古老的树桩

他们是在筑路还是在开山   
还是在采摘千万年才结出的文明之果
沿着石器时代的路
攀缘在挂在云端的山边
他们不是在破石
而是在修饰长江号子的每一个音符
古老的歌
让古老的大山不分昼夜热烈地开怀

他们渴了,是那一种高悬的渴望
喝一口穿越长江峭壁长了翅膀的水
他们累了,是一种横亘在三峡的日夜
就在石板上躺下

星星落在水里

星星落在山里
是一种金属与石头与日月
落在石化的精神里

7.在春季里相逢
不用问候
只须招招手
鸟语就作为我们邂逅的礼物
握一把
看看爆出了几个芽儿

秋季里珍藏的那颗种子
长绿芽了吧
随着你的眼波
我好像听到了绿意油油的歌

一圈圈漣漪
荡荡  漾漾
就在你的脸上
游来了一条美丽的鱼

在春季里相逢
河边的小路没尽头

8.工地上的吊塔
云在清早拐弯抹角的地方
已经刷白,被片片吊起
脚手架里的钢筋水泥
失去了天天长高的记忆
庄稼地里曾经的庄稼汉
种了一棵大大的塔吊
掠过云的顶端
天天从这里到那里抓着不一样的日子

白昼,日光常常被提上吊下
黑夜,月亮提心吊胆怕吊塔钩住她的心事
当流星从那里和泥水匠的汗水一起滑落的时候
有许多睡意被吊塔一一提醒
风平躺在云下
人矗立在风里
迎着吊塔递过来的春秋
将冬夏蔓延成高楼四起的季节

9.日子
挂在墙上的时候
天都很薄
撕下一张
写不下一句豪言壮语
你是一本挂历

站在地里的时侯
土都很厚
种了许多希望
顶破过死了心的卵石
你是一粒种子

走在路上的时候
季节很长
风怎么也量不准长长短短
曲曲折折的长路
你是没有归期的游子

落在沙滩的时候
帆影婆娑
海鸥衔一缕早霞
飞落在吊塔的长臂上
让它与朝阳握手
你是飘过海港的一片云

落在山涧的时候
星星沉没在小溪里
那些钻机挖空心思寻找着什么
将山的壮志叩响
你是钻探奥秘的钻塔

日子,我们握在手里的时候
我们可以握住命运
日子,我们敞开胸怀的时候
命运可以在这里迈过

10.秋天的日子
山上的果树终于有时间沉思了
开花结果意味着什么
当时花言巧语迷住过
蜜蜂的眼睛现在沉甸甸的心情
该与谁来诉说

田里的稻子弯着腰
已经头重脚轻
梯田上的云托着两腮
在寻思
晒谷场
谷粒直叙平铺它们的心意

雨成了一种情怀
无意中弄湿了游子的眼睛
倒没有什么大不了
日子还是那种日子
就是泪湿的黑夜,映在枕边
留在眼角的皱纹里
就是雨湿了白天
挂落在有诗可写的屋檐下面

果子摘了
再摘些什么呢
稻子收了
再收些什么呢
要么摘一些风吧
铺在地上
让树叶席地而坐
讲讲它们打发日子的感慨

11.木刻是这样的
其实,木刻不一定是木头刻成的
其实,农民工早就这样说
钢筋还有他们的筋骨也可以做成木刻

他们天天雕刻着
诸如眼神,青筋,颧骨
额头有风刻过的纹路
太阳也被他们刻出许多耀斑
月亮也被他们刻成思乡的船
把日子刻成一粒一粒的,成了飞扬的尘土

其实,木刻不一定是木头刻成的
或许是用爹妈的血肉刻成的
用风用雨拓印出的祖宗的风骨
刻成了城市的脚手架
刻成了城市的斜拉索
刻成了城市的摩天楼
刻成了城市的海岸线

飞过来的云
也被刻成花朵状
让岁月随意摘取

12.郊外的车站
郊外的车站
站着
风走过来又走过去
不见有车

离下一站还有多少路
站牌说不出
路长路短似乎与它无关
只有外乡人捋着纷纷过往的雨和脸

太阳西下
鸟儿回家
翅膀挽起夜色落在树丫上
摇晃着侧身过来的炊烟

路灯不忍心,低着头
不说话
天天如此
等车人的影子成了路灯的影子

车站是路的影子
路是外乡人的影子
拉长了多少个季节
季节里的影子长得比季节还长

13.天空
风是我送给你的飘带
但我看见系在了燕子的翅膀上
在春天的屋檐下

雨是我送给你的弦乐
但我听见有雷电的伴奏
在夏天的人潮里

霜是我送给你的面妆
你却送给了大雁
让它们粉饰归途

雪是我送给你的乡愁
你却送给了腊梅
让它当作披风

你能送我一粒星光吗
我用心血把它化开
流遍我的全身

14.远处的农村
远处的农村老了
几张老脸相互看着
还看着门前的一块地
他们说着:看着你慢慢老去
小溪里的水把他们的话捎往很远的地方
纵横的风顺流而下在村口拐了个弯
只看见
有一个长胡子的稻草人站着

远处的农村变皱了
夜被老汉卷旱烟时卷了进去
吐出的烟圈皱皱巴巴的
夜很长,离明天早晨很远
时间也走得弯弯曲曲的
老汉统统把它们折叠起来
这是他的指望
指望把季节都折叠起来,只剩大年三十

远处的农村模糊了
那些山那些水都老眼昏花了
把村口的路都看成了归来的游子
看了一年,只有归雁和云作陪路过

15.青春,如果
如果你的青春被冶炼过
那融化过的岁月一定流过血
一直无法凝固,在脉管里沸腾

如果你的青春被煎熬过
那把白天熬成黑夜的身影
一定忽前忽后、鞍前马后颠簸着命运

如果你的春春被忽略过
那些写不出文字用省略号代替的年代
只能用汗液润滑没有刻度的时钟

如果你的青春被诅咒过
风斜着走过的世界
雨一定打过结在某一个路口

如果你的青春被憧憬过
当你老了的时候
青春的路上有落叶书写的长卷

16.夏天
这是坦诚的季节
阳光不需要藏着掖着
尽管会刺痛许多势利的眼睛

那些影子在树下斜着
神叨叨地
说着并不风凉的风凉话

蝉鸣,披着禅意的外衣
鼓噪着,生怕别人不知道
蝉翼下的伎俩

实际阳光还是阳光
只是想证实这季节里它的身份
热辣的,直截了当的
燃烧着本该燃烧的生命
夜里落下的黑色拖着尾巴,是它
依附在萤火虫上的灵魂

17.折扇
日子无法折起来
有许多不能折的东西
比如工作,比如爱好,比如朋友
路很长,折不起来
太阳很大,折不起来

折扇折起的时候
风,成了折痕
还有过去残留的岁月
也折了过去

折扇折起的时候
月光被灯光折了起来
回家的路被树影折了起来
看不清的脸色被地铁掠过的影子折了起来

折扇折起的时候
生活一直折不起来
摊开着
像折扇里的字画,有路有河有山

18.有灯的地方
有灯的地方
黑暗缺了一角
马路上多了一些倒伏的人影

有的被拉长了,从这个季节到那个季节
有的被缩短了,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
在熙熙攘攘的脚步声里和深深浅浅的眼光之中

灯光甚是感慨
它的光也是向太阳借来的
为何夜了夜了还有这么多人
趁着夜色在此向它借光

有灯光的地方
看不见没有灯光的地方
那没有灯光的地方
能看见有灯光的地方吗

灯光甚是感慨
尽管自己也是黯淡
总还是有一丝光线
牵着夜晚牵着夜行人
入睡的入睡,思乡的思乡
那一头,也有一盏相同的灯
19.写给未来诗歌的信
你好:未来的诗歌
我写给你的信不知能否收到
信封上没有地址
因为我不知道你将来安家在哪里

当你拆开这封信的时候
人们或许正在讨论二十一世纪的诗歌
一百年的风雨
风一直掀着你的衣角
嗅着你诱人的体味
可他们都非常自恋
雨一直洗着他们洗不清的口水
一行行的
除了没有标点其他什么都有
泛滥着他们的梦呓

当你拆开这封信的时候你会觉得纳闷
诗歌像百花一样齐放了
可蜜蜂在嗡嗡地飞
是百家争鸣吗
隔世的诗歌或许还会困惑你一百年的光阴

我,不知道未来的诗歌是用什么写的
用心写的吗
要么我现在就将心掏出来寄去
我,不知道未来的诗歌还叫诗歌吗
要么我现在就将时间封存寄去
我,不知道未来写诗的人还叫诗人吗
要么我将他们的自画像寄去

你好,未来的诗歌
如果你能收到这封信的话
我愿意写你的人
懂你,不在乎你的身世
这封信,看过以后就卷起来吧
把它当成捻子,点亮世纪的灵魂


【温馨提示】本栏目打造诗人的代表作,沿用古诗19首的传统,但新是是指新时代的精神,可以发古体诗,也可以发新诗!欢迎广大诗友发帖支持!

关注中诗在线,欢迎诗人们回家!

扫描关注,中诗在线微信公众号!


写的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缘圆阁主
发表于: 2018-12-24 15: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洋洒洒,眼花缭乱。绝妙好诗,拜读欣赏。

点评

谢谢缘圆阁主老师来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4 15: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劳士诚
发表于: 2018-12-24 15: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缘圆阁主 发表于 2018-12-24 15:52
洋洋洒洒,眼花缭乱。绝妙好诗,拜读欣赏。

谢谢缘圆阁主老师来读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丁少国
发表于: 2018-12-24 18: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石沉老师的好诗!

点评

感谢丁老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4 19: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劳士诚
发表于: 2018-12-24 19: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丁少国 发表于 2018-12-24 18:54
拜读学习石沉老师的好诗!

感谢丁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定琴
发表于: 2018-12-24 21: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会龙寺参加报恩佛七,因为这里子女为父母立了功德牌。寺院叫功德堂。四天前是爹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十八年了。过十一天是爹爹98岁的生日。为哥哥新汉诗中对爹爹忆念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5 09: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

点评

谢谢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5 10: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劳士诚
发表于: 2018-12-25 10: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木昜
发表于: 2018-12-25 20: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石老师佳作集锦。

点评

谢谢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6 08: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劳士诚
发表于: 2018-12-26 08: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昜 发表于 2018-12-25 20:28
拜读石老师佳作集锦。

谢谢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汉诗19首

新汉诗19首

主题:354 | 回复:2214

精彩直播
首届《芳草》年度诗歌奖在汉揭晓,3位诗人

首届《芳草》年度诗歌奖在汉揭晓,3位诗人获奖 长江日报-长江网12月7日讯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387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69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387

缘圆阁主

发帖数:5181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29

劳士诚

发帖数:2903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563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15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