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69510 | 回复: 26

静川
发表于: 2018-12-25 15: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静川 于 2018-12-25 17:45 编辑

静川新诗77


芦苇荡里藏不住人生的秘密

其实,我很怕
芦花的样子。它一开花
就逼迫我回头

秋天里的故事很多,不知道是谁编的
骗得芦花
白的苍老

我想知道,秋风为啥替季节
想入非非。是它撩起你的头发
动情的,深情的,虚幻的……它把我这一刻
表述得非常紊乱

我想和风一起,与你擦身而过,不与你相识
是芦花开的太浓
白色深处,白色深处
好多秘密,苇荡是装不下的
风一吹,就露了出来


你和桃李一起,吐气淡香

我无法忽略,女人如花的细节
粉白的名词在诗意里交错
每一片花瓣,都在飘进
我的构思

烂漫的山花,想把你吞没
或隐藏在诗中
我当然拒绝

我必须让你和桃李一起
吐气淡香
我恍惚也挤在你们中间
不敢眨眼
就为看这一幕——
女人与四月
争俏风景


离海远了很久,想她

离海远了很久,想她
又看见海的时候
我还是想起了,海边,黄昏的云

看你身边的海,潮退了,盐花
在贝壳的平仄上
咧着嘴笑

你的红妆
让我掰开大海的蓝色
大海接纳你的到来
也接纳了
我的诗


是我纠结五月,舍不得折断一枝芳翠

我估计是栀子花站在五月里
等着与你合影
这个夏天,美丽与美丽相拥
羞得蝴蝶,都躲开你的浅笑
不管你的旅途,有多少花开花落
这眼前的围栏,绝对圈不住
小院古朴的回合
花枝与你的臂膀交叉。花瓣
与你的衣衫
芳菲
我在五月里一直纠结,舍不得
折一枝芳翠
修饰我的文字


我发现,时光就在河流深处

我发现,时光就在河流深处
石头的年龄
不变;我和你
逐渐黄昏
如果不是秋风推你一把
烟灰不落
你就不会突然走神
你的目光一直像把刀子
划破水,划破倒立的云
你看见石头和鱼
我看见
从云缝里掉落的阳光


其实,树和人都有自己的内心平面

树木的年轮可以假释
刀痕愈深,展开愈大,背后的林子
就更加原始
事实上我见到很多树
它不到百年,就被选上才子
锯断骨头
这一次你替我背靠大树的伤口
即使是雕琢的风景
我喜欢树
它把一生的沧桑
埋藏在骨头里


我开始梦想有一条小船多好

这确实像一次大潮,花海的浪
可能带着高原的秋色
一浪接着一浪,打湿北方的小镇
格桑花,我无论在哪遇见你,我都会想起
你在青藏高原的名字。你的寓意
就是让看到你的人幸福
那你就开吧——我会一朵一朵地
爱着你,就像
我爱着喜欢我的女人一样
花海真的如潮
我不想让秋风,推你上岸
我开始梦想有一条小船多好
在大潮退去之前,在你没有离开叶赫那拉古城之前
划过去,与紫红色的海浪
一起合影


为死去的庄稼遮风挡雨

秸秆卸下一生的负重
躺在秋风中,又被绕子捆起
它们渴望相互依靠
就是死了,庄稼依然是庄稼
我也想成为它们中的一员
靠在它们最北的方向
默默地站着


我只能用朴素雕琢女人的浪漫

纵容我沉溺十二月的临夏
你,玉米,我远来的
目光,以及隐匿黄河附近的文字
就这一秀,锁定我滴出的
眼泪
西部的山河质地
人也带着才气,我只能用朴素
雕琢女人的浪漫
我曾路过西部,读你
同样令我不安
那时我带着虚妄
离开甘肃
我从无数人的诗歌里
找到我的月亮和玉米
它现在靠近你的故乡
以朴素、瓷实、坚硬的品格
它曾为我诗歌的语言
蓄积已久的厚重和内敛
木制的挂架,周围飘忽风雨
仿佛来自更远的相逢
我们,只需要点击一下微信的表情
就已经是
与诗有缘的人


冬天的阳光透过玻璃

冬天被一片玻璃隔在窗外
我允许阳光
朗照我的一切
我的小屋不大,有江南江北的芳菲
有榕树冒出的
语言
芭蕉撑开手掌,它只为探头探脑的绿蔓
遮尘;老竹已是子孙满堂
它喜欢接受
无数次比邻的相拥
几朵黄花开的朴素
冬天的阳光透过玻璃
它就是有心触摸
一个小家的生活


如果你带我走过小桥

让春天的记忆,保留
心灵里的城市
江滨在北方的江南
小桥,河道,还有堤坝石缝里的草长
都能让我忘记寒冬
你可以替我,转身漫桥而过
前面一定是蓝天附映于水
水可修改,内心的寒意
放下生活与尘埃的负重
草坪上的云朵,江水上的云朵
它们没有世俗中的利欲
和喧嚣
对岸向东,我看不清教堂的身影
也听不见,朝圣的歌咏
江水是辽阔的,我喜欢背后的空旷
有时间的风声
你与我很近,江城之美
大于诗里的风景,我
开始渺小了
如果你,带我走过小桥
一定会有更多的记忆
在你的身边停留


我对初秋的伤感

当树叶的颜色接近麦子
它会缓缓落下
我的羡慕,你比我与它们缘分
相遇村庄的小路
秋风站在高处,摘下片片疼痛
像止不住眼泪的词
描述红尘和衰老
多动容的美
也取代不了我对初秋的伤感
我只在你和落叶之间
请求季节的原谅
与宽恕


我把你立在故乡的雪中

你是繁花中的一束,开的简单
四季的位置随意
不管南方北方
有你,我就不信北方的雪它就是雪
在你面前,它覆盖不了冬天
我把你立在故乡的雪中
雪地——也就是
一片月光


我以为是春天来了

我以为是春天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逼迫柳树开满花朵
我抚摸嘴边冻僵的胡子
才知道,腊月还是腊月
美,有时候也是昙花一现
就算雾霾把清晨的江岸装饰的再好
阳光嗅不到花香
也会揭穿冬天的秘密
有花瓣被风吹落江中
它们没等顺流而下
就魂归故里
这时我才明白
美丽是存在的,也是虚无的
我只相信住在江岸的几块相邻的石头
它能让我坐在身上
看够真实的江水和树木
春天近的咫尺
我眼前的梨花,桃花,杏花,李花……
只是这北方冬天里的
蜃楼海市


一场雪接近浮生的蔓延

十二月的冷,把乡下的月光
冻僵了。我被夜色搂紧
西北风它刮不走
曾经我们留在村子里的
是是非非
我一直惦记,有你去过的地方
说不清楚,蓼花黄了以后的菊
总和陶渊明的诗
有缘有份
那一年你也喜欢养菊,养的窗外的阳光
都是冷黄色的
水流后来枯瘦
无数黄花变成雪花
黎明,或黄昏,你是我不该丢失的
一片花瓣
初冬的雪,美不过你。父亲,母亲,妹妹
都这么描述你
你走的那一天,你把歌声唱的很低
你一定想着我们,一起在屋檐下
听风听雨的事,听塑料唱片里
跳出的二胡
和琵琶
眼前的雪还是同样的雪
我捋不直炊烟
你也弄不明白
我们背靠在雪地的身影
是怎么分开的


去孔子的故乡

谁能迫使时光的车轮
再慢点
让我和你看够
鲁城的厚重
和汉字的魅力
在曲阜,我只能用浮浅的诗意
靠近一棵柏树
它的古朴,却代言不了曲阜
和儒家的学识
鲁城的巷陌,不该有你身边的
繁杂和喧闹
我只想让你,一直穿着红色的汉服
把那些村庄的晚霞
映的更红
看着你的惬意,我也很想
去孔子的故乡,榨出我的灵性
我也想坐上,这一趟
从汉时发出的
专列


海是它们的故乡

与大海相伴,不管是石子还是月亮
都会被海水
洗净自己的光芒
海是它们的故乡
就像我
离不开家乡的石板路
我羡慕你,能与大海有缘相遇
我的诗只能是虚拟的海潮
打湿你的裤脚
洗刷海边的
石头


我与荷花相看不厌

一定要借荷叶的绿
与你相识。清晨的雾霭散了
我只想透过一池荷花
耐心看着一朵红莲开放的过程
我与荷花相看不厌
我知道岁月会带着秋风欺负我们
花瓣会一片一片摘掉
我就这样看着
眼前的荷塘,它会让你再次服下身子
尘世的繁华:一池凄美
再不堪回首,我也会留在花魂旁边
陪着你和岁月
即使隔着寒冬和春意
我就守在丢失意念的老地方
等待惊奇
和发现


冬天,不仅是酷寒细心雕琢了北方

宁静,圣洁,布满你的周围
抬起手,但不能触碰
你身边的雪
你是我的意境和想象
冬天,不仅是酷寒细心雕琢了北方
还有河流,水质,你,才有我一路说出的
感动
而我看着你的帅气,云朵矮下来了
它也想细看你,这一刻
你就是我,留在雪地里的
平仄
如果有风吹过来,松散的雪
会像梨花一样
一朵一朵地飞起
再一朵一朵地
飘入我的
诗里……


你与壶口在一起

黄河的水
是虔诚的
水不需要那些无用堤坝堵截
黄河的理想
是自由的
你和壶口在一起
是与祖国合影
我也想去,看黄河的宣泄
那不是水声,那是
光末然的——
交响乐


这辽阔对于我

我对海的心事很重
忽然引我入一面大海
这辽阔对于我
是一种宽恕
海燕、海鸥和海风
都在你的身边翱翔
你看着它们飞
我看着你的安抚
你给我的
是纯蓝色的天空和波涌
还有,无言的凝视
此刻,也许你心潮澎湃
也让我——
闭目享用


你在这要埋下多少伏笔

暖冬令空山起了春意。我以为
是冰凌花破雪而出。紫色
刷新黄色。阳光一眨眼
顺山而下
删除时光里的累赘、积垢
想纳入你的简洁和诗意
雪,陪着你,你们都是北方寒冬里的
花朵
此刻旷野好静
你在这,要埋下多少伏笔
才让大地和我的诗
更有深度


黄昏的巷陌

从城市。回乡。我想在屋檐下
让葫芦藤返回春天
草屋。树木。鲜花依旧
青石围墙挂满雨痕
时光,你的身影
都是我旅途中的缺失。或许你不该
拿一段诗歌
挟持雨季
石板路如古朴的书集
拾阶而上。或而归
一页页的情感不能亵渎
无论你停留在哪个季节
从黄昏的巷陌,深陷自己的
初识


透过回忆,秋天还留在那个花海

透过回忆,秋天还留在那个花海
你画过春草青青,宣纸溅上泥水
那样温暖地环抱你,是你画好的群山
估计是九月或是十月
花絮和语序有点凌乱
该丢的就丢了吧
每一年的季节
真的没法回头——
想念让人不安
我相信蔓延在桦甸与吉林之间的往事
早被纷纷扬扬的雪花
覆盖了


此刻拒绝繁杂

向大海索要快乐
这是个秘密……
我和你一样,都钟情于海
让一朵朵浪花
在脚下开放
我的锦言不必说了
我看见你的手势
此刻拒绝繁杂
暂离红尘


是你以红色铺展晚霞

在辽源,这些荒凉是极致的美
季节轮班上映自己的色彩
芦花站在雪里,枯萎
也留下倔强的身影
众生之间的步履需要相互伊随
你拂去我的灰暗
我替你找到逸美
不管是苇花,雪花,纷纷而落
使世界密布迷宫和壁垒
北风会和我一起迷路
是你以红色
铺展晚霞


你的背影也是城市的诗意

深藏不露的风景
除了你惬意的笑还有桥的筋骨
江岸的石头是你前生的缘分
它为你立住
留在水岸上的美
风在你的身边
为我寻找藏匿在季节里的想象
事实,你的裙裾涟漪、发丝流动
清清绿水倒映你的眼神
波纹之上
是你留给这个城市的
诗意


察关古桥

透过桥孔,青山、绿水、稻田、村庄
都在画里装着
察关,婺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落
我真想伊在你的身边
以桥祭酒
你的美
终究是我的觉醒,水牛如耕
你牵扯小村的风景
也为婺源代言


你,就是映在水岸的红霞

我钟情于那些木凳连成一体的桥
那些木头的身体,在为我
试探婺源的水
流水以清澈的方式,留住你
也留住云的脚步
木筏拱起乌篷船的样子
等待游人的野渡
一盏红灯就像漳村偏西的太阳
你,就是映在水岸的
红霞


你和漳村板凳桥

我是幸运的,在一张照片上
抓一把江西的景色
尘世被风吹走
村庄隐隐,一段段木头
被历史捆成木凳,连接成桥
婺水湛清,两岸绿草相望
一座长长的小桥
它用古朴和简约
保留漳村的回忆
你有幸走在板凳桥上
桥上一定有风,与你相遇
你可以在右,风可以在左
我很想在你们中间
擦肩而过


韶光执意远去

可以物取象,借半个世纪之前的放映机
回顾青春和往事
那时候,我栖居于乡下
你栖居于
母亲的梦
抚摸它,你就像我抚摸河流
指尖在水里
流动我们的春天
一台老式放映机,它一定有
不可预测的储量
藏匿芳华
和我隔年隔月回忆
韶光执意远去,大雪
就在屋外
那年那月的路上,你让我
偶然相逢
每一次怀旧,都有你神秘的
身影。你只允许在我的内心
化诗为雪


再摸,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秋风与我
拨开芦苇,寻找
散失多年的村庄,牛羊,亲人
我终于摸到祖籍,家谱里的旧名
再摸,我的眼泪
就流了下来
我闻到豆角锅里
烙一圈玉米饼子的味道
妈的腰弯下,掀开木锅盖
细节还是老样子
我仿佛还在山道上
赶着羊群
跑到家
乡音还在,炊烟还在
母亲和父亲
却去了远方


你真像城里走散的麻雀

寒冷,不止于北方以北
风走过去的地方,你还站着
群山太远,你把空旷的原野复述了生死
你不低头,不屈身,不谄媚
你可以代替树木,鸟群,云朵,及庄稼……
北方有你,春天,河流,落日,村庄
它们都在
在这些想象存在以后
你真像,城里走散的麻雀
在大雪来临之前,天要黑之前
我把你黑亮的眼睛
置于诗里.......


断 岭

秋天用千树万树的忧伤
给我美丽
大山也有从前的旧痛
夯土不被结痂
几百年前的满清帝王
一门心思挖坏
吉林的风水
康熙和乾隆
两手空空地走远
他们会不会用自己的羞愧
补好我们的
龙脉


在南天门

我又来到这里,龙潭之巅
秋风一再提及我
叶子红了
蓝色的喇叭花
爬满栈道
我只掐了一朵
雪花就离我越来越近
秋天我留不住了
但我能留住
与秋天一起拍下的合影



在这里,飘飘渺渺的
不一定是落叶
此时,闭上眼睛的人
真不想睁开
栈道两旁的树木披着寒露
高过了太阳
落叶不是被风撒在半空中的
是你的创意
留在我的诗里……


白桦林

我曾经背靠,哈纳斯河边的
白桦树。在一张
很旧的唱片里
听过一首俄罗斯民谣
白桦林
白桦树一棵一棵的
笔直,它多像
二战期间为正义而捐躯的战士们
唱民谣的姑娘早已不在了
那歌声,一定藏在你的照片里
你深沉的影子
让我想起——
潘尼卡科


西湖往事

不用怀疑,我们是不是许仙与白娘子的化身
一把桃花伞,藏不住
西湖这边,断桥那头的景色
江南的初冬无雪
我用白堤的残阳
画得老荷初霁,一秋烟雨
那一年的十一月,我与你在西湖上
策划一出新版《白蛇传》
情节素裹长堤,横亘烟柳
我们可以相互触及斑驳的桥栏
让西子湖畔的故事,也有我们的情节
断桥不断。雪影迷离
我想与唐朝张祜一起
禅心静听北林的钟声
古老的湖,还在潋滟古人的思索
眼前的雷峰塔,它是否留住了
这前朝后世的佳话?
古往今来,关于爱情的故事悲剧太多
盼着死去的法海你复活吧
在我们同游西湖时
你来水漫金山
我们划过一条很大的船,它可以载上
每一个人瞬间的缘分
断桥人来人往
而我们为诗相处
只有短短的
七日


此刻,我安如静土

许多回我从梦里,追逐落叶和鸟群
你俯瞰的那片林子
秋意不深
我爱看你虚化的脸颊
像一朵花瓣
让风随意你闲散而恬淡的浅笑
我的视野之外
就呈现一片
花明
如果没有春风或秋雨
你会一直保持
含蓄的样子
一片花瓣,一片花瓣
雪落河边
此刻,我安如静土
迎接你的
飘落


月亮还在

现在,不用绿叶怂恿相思
你一直是我的月亮
一生
跟着我
尽管时光的门楣已经褪色
连同青春背叛了我
不怕
我的月亮还在
,你是我半生的秘密
我们用普通的情感
打造了爱情


一道篱笆,隔不开尘世

一道篱笆,隔不开尘世
远处是虚幻的
你是我,真实的晨曦
阳光滴着露水
它所暗示的物语
我们的青春还在
潦草的字迹是我缺乏熟练的写作
在某个秋日的午后
你用最逸美的注视
留给我诗意


海风一动,我们就成了诗人

你,面对大海
我,站在远方
悄悄诗意你的背影
海对于我,是勾引情思的
大屏幕
你,画一样藏匿在
我的诗里
是你让我想起:怀来、六渡、杭州、沈园
和鲁迅的家乡
时间,在我们的梦里长满黄叶
我总想在黄叶飘落之前
为你,摘来一首小诗
小诗里有我们
非常的日子
就像这蔚蓝的海
海风一动
我们就成了
思念的人


我是落叶,你是我诗中的动词

春天。夏天。秋天
——一棵树,做梦也不想知道
下一个季节
我想停泊在这个秋天
读你与树
相互的纠结
树让我匆匆,有了你的
依靠。我成了
秋天的一个隐秘
凭什么
树就不能——爱上你呢
落叶让我动容
俯瞰它们的远逝
才有了,我眼前的开阔
我可以学你,靠在一棵树上
这回可以落叶是我
你是我诗中的
动词


你以秋天最美的化身,做我青春诗集的封面

霜降之时,我的爱意
因你复杂起来
一场雨或雪,无论是哪一年的
都与你有关……
一眼陌上,亲爱的、庄稼
用我一生浓缩的时光
相会你一身的
红色
像莲花的季节
已远。但你为北方的寒冷
盛开起来
我长久的秋天
谁说它会枯落了……
乡路伴随错失的偶遇
仅一张旧照
潜藏我梦里的
真实
都拿去吧——
虚幻化成河流
你以秋天最美的化身
做我青春诗集的
封面


我想留住你的影子

秋风一再提及我
叶子红了。我与你
有缘在秋天相逢
蓝色的喇叭花
爬满栈道
我掐一朵叼在嘴里
你离我,愈来愈近
又愈来愈远
在这个秋天我留不住你
但我能留住
你的影子
龙潭山的石板路
或木制栈道
我忘不了你偶尔的一步倾斜
比秋天留给我的印象
更深。此刻,落叶在空中飞舞
让闭上眼睛的人
不想睁开


只揣着酒,去你背靠的海岸

站在你曾经看海的地方
我想让这些蓝,接近我
和你一样,我们要比它们干净、自然……
我猜测你,知道我的浅显
在海潮到来之前
我会掩藏好,我无法挽救的忧伤
阳光下,我看到的海岸,栈道
陌生,也熟悉
风,一直是我看不见的
老朋友,它一路跟着我
细小的凉意,我也没有察觉
目光触摸大海之滨,因为有了你的身影
我完成了对海的修补
与秋天的和解。我把梦
藏在重阳身后的花丛里
只揣着酒,去你曾经背靠的
海岸


梅家坞与你

梅家坞遇见你,惊呆了
百亩茶园花开一束,江南
少不了,有你的景色
我知道,梅坞茶山叠嶂
你不藏不掖
一下子把三千里的绿色
勾引过来
茶的叶子愿意与你互动
这里的茶农,想收藏你的香郁
在梅坞的山上种植
我开始相信,你一定是
梅坞村落里采茶的女子
茶树围着我的羡慕
你娴熟的手,在陆羽的《茶经》里
掐下鲜嫩的茶语,晾晒、筛选、炒制
龙井的每一道程序
都能让你爱上梅坞的村落
你精制的绿茶
藏匿西湖的文化
我的诗如雨,可盛杯盏
但必须把龙气
从每一片卷曲的芽叶里
唤醒


我们都是看海的人

原以为,大海是我的风景
你来到海岸,我发现海已褪色
洁白的浪花,在你的衬托下
才显得更美
你脚下的海滩,细砂柔软
落日和大海与你愈来愈近
你像海岸的贝壳
让我发亮的眼睛不敢眨一下
我怕这一瞬间,你不见了
徐徐海风,扭动你的衣衫
我不怨大海,故意涂抹你的脚印
海潮退后,我就像沙滩上的
漂流木,你走的时候
能不能也把我
带上


落叶与诗人

我们都是从大漠深处走出来的人
你来了,盛夏刚走
一片树叶也有淡淡的忧伤
它飘下枝头
你伸开手掌


八达岭与你

隔着你的美丽,我必须将
投向远处的目光
收回
是你的背影告诉我
长城有两个长度
一个是“秦”
一个是“明”
多少年过后
我可以试着把今晚的月光
塞进八达岭的砖缝
等着你
一张旧照,它替我记录下了
你扶墙的手,摁痛了
历史埋在城墙里的
蛐蛐声……


麦田里的意象

这条路,不一定是通往故乡的
它通往哪里,不可预知
也许,它通向
《圣经》中的伊甸园
平原的秋风喜欢在麦芒上行走
蚂蚱小有心机,它悄悄窥视身边的声音
藏匿叶下
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子,一定是为我的饥渴
才手提陶罐,渐行渐远。她像田园上
流动的风景
我愿意碰上秋天的媒婆
把她,嫁在我的诗里
远处的村庄
隐约其辞。唯有你,顺着无垠的麦浪
给我起伏的曲线
与动感


等你坐在家乡的海岸

晨风,还没有拨开远处的云霞
你就坐在海岸,印尼的海
因你的到来,意象鲜活起来……
与辽阔的海相比,海鸥太小
它低飞划过你的视线,它是大海之上
流动的风景。
渔船或许还在远方
藏在雾霾深处,或被海风磨伤的渔民
还没有出海,他们在梦里
为我搭建意境。
海水是自由的,它不想拥有国度
我想准备一个秋季的传说
等你带回异国的海浪声
一起装订成册


双河镇的野雏菊

有故事的女人,她会藏在野雏菊里
为自己埋藏心事
夏天和秋天拉拉手
片的野菊花就开了
也许是秋风喜欢替你翻书
一页一页的相思
被我写在诗里
我舍不得为你撅断一把野菊花
我怕把它插在罐头瓶里
很疼
盛夏的阳光被秋风带走
它和我穿过零乱的叶子
离开了
双河镇


一个熟悉的背影

我可以随意找的借口
说是楼宇推搡我,和清风搭伴
造访你住的小镇
一个熟悉的背影
我企图绕过匆匆时光,让秋风迟到
我来不是为了
陌上花开
小村。庄稼。草帽下的女子。都可以藏匿在
我的诗里
一处若有所思的地方
往事像大鸟飞过村落
想与你俯身吻遍金色农华的秋季
挟持一部分回忆
带回城市


芦苇里的故事

北疆的南公园,岔路很多,一岔
就把三十八年的青春,迷失在那里了
我在时光的夹缝中
发现了你的旧照
岁月流逝,缘分一直不让我碰到你
你就藏匿在这片枯草中,瘦成
芦苇的样子……

呼伦湖,你一定要替我记住她的样子

如果我是呼伦湖,我在等,一次无缘的
相认。如何在湖水面前,完成
诗的表达
说遗憾,我与大草原太远,我听不见
你对呼伦湖的祈祝,内心的灵犀
只能暗达
水岸的互望
清晨啊,我感谢阳光
还在雾霭里做梦
我祈求晨雾,替我
悄悄靠近你那的湖岸......
其实,我该叫你:大呼伦贝尔的风景
你脚下的石子
被湖水散逸的洗刷,我不是
单单的羡慕,它们用身体
立稳你的身姿
风,扯动你单薄的裙裾
湖水,一定在端详你的模样
而我诗中的一言一词
早被呼伦湖
打湿了
我对呼伦湖
只有简单的祈求:你一定要替我
记住
她的样子


我先修炼成树

试图 你走到密林之前
我先修炼成树
棵树其实无法与你结缘
但可以倾斜身体
你在我面前
可以随意作秀、撒娇,或摆开一个
女人想拍照的姿势
我看着你满目的古典
会把你当作古画一样卷起来
放进我的怀里……


棋盘上的禅意

把佛学搁浅在象棋盘上,你就不是卒子
卒子过河之后
不许回头。你杂念丛生
合掌之间
你会听到古时的战马、车轮
或是火炮
传来隔山的战事
沿着楚河汉界,就像沿着你的脊背
经历向上的刀锋
杀戮、喧闹,三招过后
你与对弈者,必有君子之分
向佛之人,你就是将帅,你必须内心静于莲瓣
双手合十,为卒子普度
过河之后的魂灵


石椅

也许,你一生只来一次这里
缘分,我就是一块石头
我借工匠的手
打磨三生的理由
才等到你在我身边
稍息一会


我小心翼翼,将目光放在绿叶上

我小心翼翼,将目光放在绿叶上
求求轻风,别把我推下去
打扰你的思考。
自己的小秘密。我也有
我想让你做我的诗模
绿叶之外
你就是七月的莲花。
我含羞于词,你羞涩于心。
热爱就用指尖碰碰季节,不屑
也戒掉诗人的虚伪
慢慢靠近,花的暗香——
是一朵花瓣,或无数朵花瓣
风绕过你的细腰
是绿叶上滚动的雨点
滴落你,袭香的骨缝。
秋风抬高鸟鸣的音乐
入火的内心,已经开始凉爽
我的诗意突围叶子的绿色
与你洁白的衣衫
汇合......


阳光迎着你

我喜欢冷艳的阡陌,荒草只是回顾
阳光飘在雪上,轻抚一个女人的
内心世界。只有雪圈,它已不再是静物
那些你喜爱的村庄或者城市
适合离开你的追忆
多年之后的某一时刻
是你仆仆风尘,为家搭起
温暖和幸福
往事浮云
听说塞北的大雪滑道
一次出奇的颠簸,将要你
改变新生活的起点
情人节仍然赶上
有雪花的正月,清晨的天幕
阳光迎着你,它让快乐交出
苦闷的部分


舟子,是你的父亲

你打小,就想背上行囊
春植于岸,你植于天涯
往事从船头回到船尾
你父亲曾用诗告诉你:“儿子,要走
我们就走的很远......”
你生命的大迁徙,早在童年
就开始了
你是小艄公
舟子,是你的父亲


是风推着苇秆相拥你

回忆幽深,芦苇愈加浩荡
是风推着苇秆相拥你
不再孤独
清明的雨微冷,画面感到很凉
你的秀发飘不过长衫
长衫色深,是你留在四月里的重笔
看上去芦花老了
其实,每一棵芦花的根
都复活在沉默中
沼泽从不解释什么,就像你
那一年送我去彰武
就与我芦花相隔
我们都是消逝的声音
找不到被人朗诵的环境
假设这片芦苇是绿色的
那么我不会,置身于风景......



原以为,一次相逢
只是偶然的萍聚。我们跟着春风
揣着愿望,跑过
冰封的
汤汪河
我十四岁那年
也不知道,你是我
后来的相爱
你在悠车里的浅笑
仿佛知道后来的我
有你相依
......静静的
深山老林
是我如约而来?还是缘分?
我们背靠大山,像比翼的鸟
我想把她带出
静溢的森林
也许真是我们有缘
她把春天交给了我
在汤旺河对岸
我们攀爬陡峭、险峻
我用一把雪花
交换你的青春
站在汤旺河西岸
这里看不见
鸟与鸟初恋的遗址
这座幽静的
林城。我的挚爱
原来就在那间坍塌的老屋里
成的
正果


我一回头,你就是我 青青的海岸......

大海的浪花,永不凋谢
而我深陷于困惑
我与时光里的人面对大海
既不能相爱
也不能分离
想让你多留一会海岸
一场秋雨,逼迫你
走出我的诗外
抬头看见的云影,想念你
低头默念岩礁
还留有你的体温
海鸥与阳光又一次醒来
我们忘记了背叛,或根本就没背叛
沙滩里的两行脚印
就像两行歪歪扭扭的
省略号


我在感谢海风

浪花一朵一朵地绽开,祥云
一朵一朵地抒情
想舍弃以往的秘密
一群轻佻的鸥鸟
飞离海雾,它们不懂
我指尖上的琴韵


你被秋天轻率地带走了美丽

深蓝色的海
我在辨析曾经的誓言
我的每一句诗
都和大海的每一朵浪花一样
我把它们种在海岸上
风把它们,种在大海里
面对记忆——
我一回头,你就是我
青青的海岸......


坐在窗前看雨的人

坐在窗前看雨的人 是我
唐朝转世的兄弟 或许是杜甫
或许是李白
或许是白居易和孟浩然......
我书房的竹子
枯了 天目山的竹子
比雨味浓郁
你的烟灰 飘出窗外
你的眼睛 藏有雨声的
平仄


湖边的向日葵

当内心比湖水还平静的时候
云霾再厚,眼睛也能找到
远处的光亮
风有点微冷,薄衫潮湿。
是谁?把你定格成
梵高的油墨画
在我诗外,有只敛翅的蝴蝶
欲飞水岸


退潮后的海岸

也许是一只蚌
吸落了海潮
海水把沙滩捏出纹理
让风颠簸
黄昏和你都背着行囊而来
你站在褐色的云霞之上
我隔山重水
你咫尺海岸


你与辽南小桂林

你让我知道,大连的庄河
藏匿一处山水。我的炼句
陪伴一季秋雨
绿水沉寂山色。缠绵缠绵的往事
大山把你抱在怀中
像英纳湖圈养的明月,雨水滴落
发丝上
挂满遗落的星星


不是我故意与你相约

沿一条寂寞的小路
找到内心的安静
在一面镜子前,坐下
不是我故意与你相约
秋天就像迷人的狐狸
不知道是谁?荡起你的秋千
生活,有时候也会倦怠自己
也会埋怨别人。一场秋雨过后,据说
花儿有花儿的落寞
离开喧嚣,时间让你留恋于水岸
坐在秋千上,它不爱,载着忧郁徘徊
某些情况下,我们还是需要
自己理解自己
或许这个时候,是风站在你的身边
轻轻推动,黄色的锁链


大连海岸的黄昏

晚霞迫使大海
交出蓝色。大连
不枉我一天的等待
浪花淡定
黄昏压低海鸥的翅膀
它们愿意留在海岸
陪我看海,琢食晚霞


琴 韵

阳光替我,勾画你的心事
我记下,你指尖留在琴弦上的
舞蹈。我想有风吹过
让思念的音符飘回故乡
装饰
你母亲的梦


松花江听着我的诉说

几只水鸟,从雾霭的江面上
飞起,落在栈道上。
羽毛上驮着
几片雪花,作为冬天的证据。
脚下的铁船
露出刺骨的寒意,告诉我眼前的水,
其实是液体的冰。
想起八十年代的旧梦,与你
背靠城垣,在如锥的天主教青墙一侧,
一起去过三道码头。


松江两岸,你别怨我弄丢了

船营街姑妈和我表姐的故事。
卖冰果的老太太
推着小车去了另一个世界。
秋月春花,好在我的指纹里
洇开旧梦。我不相信历史
不再想念她们。
是啊,那时候的诗人很少,
与我形同陌路。
我只是喜欢老街旧巷的乡下人,
后来才知道,老街旧巷是多好的诗炼词。
这条江,还是从前的江水吗?
它恩养城市,恩养我。
只是北方很冷,春天,迟迟不来。


咖啡屋里的半小时

幽暗推开灯光,月亮也远了
苦味,从巴西咖啡里飘来
夜色偏沉,经典咖啡屋一角
你迷上眼睛
我看你抿一口苦味
钢琴声开始陪伴你
我不想触及欧洲情调
碰一下风铃,碰一下小星星
再碰一下无眠和时代隐藏的暇疵
窗帘落下来了,灯光远了
月光更远了


作者简介:于江龙,笔名静川,当代浪漫主义诗人。小说、散文、诗歌及评论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芒种》《绿风》《兵团日报》《吉林日报》等省级以上期刊。95年由长江文艺出版文集《隔世的忧愁》入选文集多部。92年在鲁迅文学院作家研习班进修,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协会员、吉林市作协诗歌委员会副秘书长、吉林市昌邑区作协主席、《长白岛》文学主编。

地址:吉林市昌邑区四川路一建六栋32号昌邑区作家协会《长白岛》编辑部于江龙收
邮编:1320011   电话:13689880688


谢谢支持
跳转到指定楼层
写诗除了情怀之外就是找乐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孙国福
发表于: 2018-12-26 08: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静川老师入驻吉林频道,吉林频道因您的到来而更加精彩~好厚重的一组,先提起,然后再慢慢学习,欣赏~国福问好,恭祝冬安,遥握~

点评

谢谢雅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7 09:17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青花雨
发表于: 2018-12-26 10: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大的一组诗哦,占座欣赏。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青花雨
发表于: 2018-12-26 10: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静川老师  ,静大侠!

点评

原来 青少侠也在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6 15:53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孙国福
发表于: 2018-12-26 15: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花雨 发表于 2018-12-26 10:29
欢迎静川老师  ,静大侠!

原来 青少侠也在呀~

点评

你是猴哥派来的孙大侠吗?咿咿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7 15:22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7 07: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哥,你这是一个旅的兵力啊?祝贺哥

点评

哈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7 09:19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思想者
发表于: 2018-12-27 08: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想透过一池荷花,耐心看着一朵红莲开放的过程。

点评

谢谢赏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7 09:19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静川
发表于: 2018-12-27 09: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国福 发表于 2018-12-26 08:41
欢迎静川老师入驻吉林频道,吉林频道因您的到来而更加精彩~好厚重的一组,先提起,然后再慢慢学习,欣赏~国 ...

谢谢雅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静川
发表于: 2018-12-27 09: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死鸟高士杰 发表于 2018-12-27 07:56
川哥,你这是一个旅的兵力啊?祝贺哥

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静川
发表于: 2018-12-27 09: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思想者 发表于 2018-12-27 08:49
我只想透过一池荷花,耐心看着一朵红莲开放的过程。

谢谢赏读

点评

我捋不直炊烟  发表于 2019-11-29 17: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国际诗歌

国际诗歌

主题:1047 | 回复:2122

精彩直播
金凤凰文学诗社覃修明老师现代诗专辑2019年

金凤凰文学诗社覃修明老师现代诗专辑2019年第〔101〕期 儿时的伙伴 文/覃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389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69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389

缘圆阁主

发帖数:5221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29

劳士诚

发帖数:2927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585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39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