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59210 | 回复: 4

发表于: 2019-1-15 20: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微信图片_20190115204520.jpg
王郁晓笔名钗钏金、简简、满径等,诗人,资深媒体人,、
原巜财富故事》总编、巜少年与法》社长兼总编辑。新媒体巜越读中国》总编辑。
原贵州省民族文化学会副会长,贵州省作协会员。
1983年发表处女诗作。创作报告文学作品30余万字,诗歌作品散见于巜贵阳晚报》、巜贵州都市报》、巜诗刊》、
巜贵州作家》、巜贵州文学》、巜贵州日报》、《星星诗刊》、巜深圳特区报》、巜珠海特区报》等。

【中诗在线推荐语】不得不说,令人惊叹的诗句!刚强和柔弱的一体,灵魂里有大火喷薄而出,穿透力是一种天生的气质!读一遍就可以记住:王郁晓。   --赳赳老秦

1
时间己经不多了

时间己经不多了
来接我走吧
随便哪一只鸟儿 我不怕黑
如今这漆黑是我的唯一爱人
它用暗夜的宽厚
忠诚地将命运的羞辱遮掩

我不怕黑  这神秘
将那些失语的疤痕一一装饰
将生命赏赐的疼痛
印上古老又妖艳的纹章

我只是怕黄昏
怕夕照穿过林子倾洒在肩头
怕黯淡己久的眸子熠熠
怕余晖镀满我的宽袍大袖
怕光艳 怕辉煌

好吧  我只是怕  
怕温柔的晚风
穿过我枯干的长发
就象穿过茂密而忧郁的森林
怕跋涉者迷失在疲惫的求索

你走吧  走
随便哪一双脚
时间己经不多了
让我留在这宽厚的黑暗里
成为宽厚  
成为无尽沉默的夜


2

风 雪

南方的风雪总是似是而非
雪痕潦草
悲怆的林冲没有雪夜
他只有蓬发豪饮
千钟难浇的忿愤
被塞进老土罐子
在烈火上熬煎沸腾
任一千个林教头饮一千壶烈辣
长枪  从眯缝的醉眼迸射
掷地无声

南方潦草的风雪中  夜奔
不过是枪头在凝冻的土地上
砸出的两个小白点   
义无返顾的梁山
不过胸中郁结的两汪殷红
襟袍徒染
今夜的林冲手无寸铁
不见梁山
只有蘸血的笔

微信图片_20190115204530.jpg
3

离 开

我离开只是为了捕获自己
捕获一场从未抵达的飓风
熟悉又陌生的女子
征服她  又纵容她
任由她放浪行骸胡作非为
洪水一样地肆虐   萌生又行毁
我离开只是为了给自己
跳一支舞  比狂风惊艳
我离开一定不是为了归来
就是单纯地
从透明的日子里离开
从一眼就望得到底的生活里
离开   到漆黑的
深不可测的明天里去
像没有明天那样
和自己狠狠地相爱


4

领 地

之后  你将领地遍种鲜花   
你需要这浅薄虚伪的美艳
遮盖脚下厚重的黑土
你惧怕咆哮的黑色困兽
更惧怕黑色的沉默
那些妖艳的花儿
它们是你绝望又感激的大麻
你怕地气打湿你纳了百年的千层底
多少年了  天亮了又黑
可是  你不泅过那个凌晨
就只能在魔霾里徙自挣扎
而河流横于野    越来越深
你不安  你假装忘记
所有令你绝望又感激的大麻
盛开着索命的饥馑
你以为你别无选择
你和佃农一样
眼睛上都长出了耳朵
伏兽低吼   
又是一年春雷不响的交替
翻一翻板结的黑土地吧
翻掉浮土上乱人江山的艳物
这是最后的春了
只有往深处翻腾过的土
才种得下希望


5

故里

翻过山坡时光便老了
连同我丰收的果园
浓荫里弥漫着溃败的酒
那些熟透的浆果
一树一树的风铃烂醉成泥
倏自在唱着寂寞 绚烂  垂死  
时光老去  时光年轻过来
时光又老去
我早己翻过山坡
想起青春的树林  想起酒
年轻时满山坡荒于收获的成熟
所有阳光下无暇采撷的路过
早年被遗弃的故里啊
犹为猛烈呛喉
一经开启我便踉跄迎风


6

我想一步跨过悲欢

我想一步跨过悲欢
花开的虚幻
无所谓生无所谓死
不过是走过
从逆光到逆光
我想一步跨过生死
不过是黑土上洒落黑土
一个人到一个人


7

我晓得北风怎样呼啸而过

把繁花似锦的日子
过得百孔千疮
或者把百孔千疮的日子
过成繁花似锦
往事分住在每一个窟窿
所有的名字我都记忆犹新
我晓得北风怎样呼啸而过
怎样把你一次次撕裂
挂在暮春的荒野  眺望
我晓得海风怎样噙着泪眼
越过重洋
爬上群山粗犷的脊梁  极尽缠绵
我们曾怎样躺在沉默的山巅
听尽前世风的叹息
我晓得
被命运捅满窟窿的生命
也被命运缀满繁花

微信图片_20190115204537.jpg
8

梵净天书

你在害怕什么 姑娘
今生以前一切就已装订入册
没有一片域外的落木
可以飘坠其间
可以簒改宿命的诗文
我相信来生 相信尘缘
相信前世早已书就的相遇与离别
我相信某一页一定记载着末日
山洪 烈焰 巨石如雨

在海拨二千七百米的山巅
夜寒浸染天书万巻
书页上每枚苔青都藏着人生的暗语
神灵将它们码放在
风云际会的净土梵天
来生被罡风捻成极细的线条
每一根都系着因果
将凡俗的命运绑缚

你以为某些记号
会被镌刻在黑冷坚硬的岩石深处
你以为神佛会一页页悲悯地翻阅
会细细思忖一场
将暮未暮的悲欢离合
你握着我的手抚过所有的线索
却只读到砂砾风化了的粗砺

英雄啊   你错赠我以唐刀
我却只能刻你不相识的荒枝
刻它在崖缝里倔强地独舞
刻起风时一阵紧过一阵的痛
命运如此荒芜我早己一贫如洗
何来一缕青丝割赠于你
英雄 你错赠我以唐刀
我却只想挥断这一脉流水
挥断来世与今生


9
秋天的情歌

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待我
这个初秋  
你要让我自如地翩飞
你要轻柔地抱我  轻柔地
将我放在金黄的山谷
你要变作风  在无人的山冈
微凉又缓缓地抚弄

你要扬起我的每一根发丝  
让它们笑  
你要变作秋阳
变作高爽的蓝天
让我一寸一寸地煦暖
一遍遍地飞  
你要让我缓缓地落

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待我
一指一指爱怜地读
这寂静又美丽的山林
低沉的吟颂一浪一浪涌过  
层林染尽
你要把我放在掌心
轻轻地揉   
让我一片一片温柔地碎


10

失眠

亲爱的 此时
只剩下一页书的宁静
一枚线装的月上柳梢
可我却偏偏翻到
兵荒马乱的爱情
一径的纵横交错马蹄纷沓
淡墨书就的山重水覆
破碎了又破碎的不堪

此时我只想抚慰一页锦书
用指尖一字一句贴近
一段文字的温度
生命里那些华丽的裂隙
金弋隐隐尘缘寸断
亲爱的 你是铁青着脸的骠骑
在子时的河山上叱咤风云
恣肆来去

微信图片_20190115204601.jpg
11

自画像

你这野蛮的深渊
噬吞烈焰的素色
痛饮是唯一的正确表达
闭上眼睛你才能嗅到你
烧酒涡旋中顽抗的一粒
血脉贲张亿万粒中的一粒
蒸不透晒不干翻不动的一粒
你伪装成一粒高梁
一粒饱满的红色沉醉
你吞下黑火吞下原形
不要招惹前世不要接引来生
更不要信仰烈酒书经和你
一枚石子从血管里越狱
有时  它想伪装成一滴水
向俗世俯首


12

写诗

车潮起起落落
远远地来  远远地去  
一遍遍
音乐 不安 咖啡和诗歌
女子困在繁华的玻璃崖
听空城鼓躁的夜

子时的每一个路口
人生被来回辗了好几遍
车轮下躺着谁与谁的约定
不只出走和出走
有人在夜未央吟诗
嚼一些尖利的欢喜

水晶杯 红酒 半寸沉香
香艳了女子的执卷独坐
写诗 蘸一指风月
温软的指尖捻意犹未尽的句子
精妙处并不落在花笺上


13

天堂

你可钟爱这滇沛流离的生活
远离天堂
在人迹杳无的地方
在我钟爱的黄昏的山冈  
我只呼喊着你的名
行走  不需要方向

流浪远方的姑娘  
脚踝上盛开着美丽的悲伤
一株风信子在路旁哭泣
或快乐地尖叫
你可钟爱这肆无忌惮的风
钟爱这越来越黑的夜
狂野和温柔在长裙里涨

不羁的长发暗夜里飞扬
被亲吻的脚趾一粒一粒
迎风散落
山冈上疯长出一片海
哭着笑着  湮没星光
你可钟爱这越来越深
越来越远的夜
远远的 远离天堂

微信图片_20190115204546.jpg
14

我是暂且停歇在你掌心的疾风骤雨

不  这时候  
我是你迷恋漂泊疲惫的女儿
独自涉过大海
是一泓没有欲念的水镜
借你空阔的山谷静憩
我是暂且停歇在你掌心的
疾风骤雨
被温存抚挲的野马
所有拍打过岁月的惊滔骇浪

不  这时候
我只是你呼入胸口的一缕
微弱气息
你握在指缝间无意抵抗的
柔顺纠结
是千里之外和风的最末梢
此刻拂过你心尖的最细微的痒
是垂垂老矣的流光里
轻触的 疼   


15

北京依然没有下雪

(一)        
这好像让很多人不安
其实也无所谓
不过是些闲人无病呻吟
尤其诗人  他们争相吟哦
北京北京雪雪雪⋯⋯
其实也就是在纸上
暖气空调都开得很足
紅酒绿茶也正好
有雪没雪关上门都是春天
雪不敢下也是好事
哪能都那么无法无天呢
让你亮出天际线
你以为你是雪就可以抗命不从
雪不忍心下当然是件好事
人都走光了
坐飞机走的坐高铁走的坐客车走的
哭着走的骂着走的爱的恨的
昂首的低头的
下不下雪都不用再生炉子取暖了
省了买煤球的钱
也省得把北京又搞个乌烟障气
当然   如果下了更好
落下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二)
只有不劳而获的寄生虫们
真心感激不下雪的北京
瘸老头拋弃的那只八哥最典型
先说了几句好听的,不见好处
没吃没喝中整整骂了两天脏话
现在偃旗息鼓奄奄一息
我误以为它是诗人
差点儿心生同情
看来光说好话是不行的
叫骂更是万万不行
北京若下雪它必死无疑
更多以大黄为代表的寄生虫
则徘徊在垃圾堆旁
雪一遮蔽就再别指望找到免费的午餐
其实不下雪它们也指望不上了
制造垃圾的人都走光了
再是牲畜也咽不下这断墙残垣
它们上不了飞机高铁
包不起小车搭不起顺风
也没钱住小旅馆
它们不是王健林
它们没有麦克风它们对天狂吠
它们   是真的一无所有

(三)
其北京的雪情商比智商高
雪花动了阶级感情
它也是一无所有
虽然大黄命中注定死在这个冬天
但只要不下雪它们就能晚死几天
这么大这么繁华的都市    几天
几天就有可能发生很多奇迹
大黄 旺仔 咪咪 小黑⋯⋯
说不准谁的主人会偷偷潜回
他的心还没被砸玻璃的撬棍击碎
他想起了被他遗弃的老狗
他决定回来带上它一起浪迹天涯
当然更多的狗会在清晨被凌空铲起
僵硬的尸身会被铲进垃圾车
但谁又敢否定
大黄中不会出现舍身取义的英雄
它毫不避让任砖头橇棍砸爆狗头
它选择躺进炖锅温暖某一户穷人家的冬天
这样   或许下一个严寒来袭
会有人提倡狗道主义精神
猫不行  它不能享有这份殊荣
猫太瘦太小  肉少 只有广东人喜欢
北京人不吃龙虎斗


16

怪 兽

我看透了生活看透了你
热望挑挂在犄角   
血液一样的鲜红
挚爱挑挂在犄角   
一千个忠烈的肝胆
我的痛恨也挑挂在犄角   在讪笑
讪笑这头被岁月洗白的怪兽
安伏在体内竟不再想出逃
牠鬓毛蓬起爪牙锋利
声势虚张却无心搏击
我说   兄弟  你好歹来一嗓子
比如勇猛  壮烈  豪迈  杀机
再比如压抑  狂躁  欲望  嚣叫
牠比个漂亮手势   清嗓
你好  美人
请允许我为你效劳

微信图片_20190115204610.jpg
17

我苦痛的何止是山河失色

留一段残山剩水
请务必书写一些残酷的物语
锦词能描述的从来都是光艳
所有被隐匿的真实
皆是不堪直视的小心翼翼
时光一隙温软一隙锋利
气势和山河早已被蚀割殆尽
只有你苍凉的断喝
驱赶着烈风在卷轴里奔突
我苦痛的何止是山河失色
悄然气短的英雄啊
将最后的淡墨涂得满纸易碎


18

我只是爱过爱本身

我何曾爱过自己  爱过你
我只是爱过爱情
薄雾 清音 远方的远  以及
比旷野还要空旷的空
比微尘还要微小的微
我只是痴迷于
暗夜里轮廓模糊的群岚
凌晨四点时分
窗外隐约的车声和渐渐的
天白   
只是爱过坚毅又悲伤的眼眸
一丝若有若无的  叹息
我只是爱过静静河面下
湍湍奔腾的大水
爱过满山野荒凉的静穆
爱过初冬时呵在指尖的
一息热气
我何曾爱过你
我只是爱过爱本身
曾令我寒风中  热泪滚滚


19

2018年末的路人

你  尽可折腰
不必羞惭
人间的面孔从来惊骇
你无处可遁
所有的谋略都不如暗夜
我原谅你一事无成
寒风中茫然的路人
借暗夜没有五指
没有黑的黑  白的黑
你捱过沉重无声的自诘
又借尘嚣的仗仪䠀入来日
这人间,谋生的
令我心酸
谋爱的,令我心疼
谋名的,令我失笑
谋利的,令我叹息
二零一八年末的路人啊
我原谅你一事无成
不如暗夜
从世俗穿过又迎向世俗


【温馨提示】本栏目打造诗人的代表作,沿用古诗19首的传统,但“新”是指语言的灵动与精神的自由,可以发古体诗,也可以发新诗!欢迎广大诗友发帖支持!

关注中诗在线,欢迎诗人们回家!


扫描关注,中诗在线微信公众号!








写的不错,打赏鼓励一下!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凝WuNing
发表于: 2019-1-15 23: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加油! 您是我的偶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一壶江山
发表于: 2019-1-16 09: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仙一样的美女
  神一样的写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悟道空空
发表于: 2019-1-16 09: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敏感的体验和观察造就了诗人独特的表达,郁晓的语言是成熟而深刻的。有的时候,诗歌中不说什么比说到什么更重要,但是我们一旦说出,这世界就成为我们眼里的真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梦丽来
发表于: 2019-1-22 20: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风格的诗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汉诗19首

新汉诗19首

主题:346 | 回复:2199

精彩直播
晨曦《初冬·假象》现代诗一首

初冬·假象 文/晨曦 寒意越过天山,停留桃花岛 曾经的妖娆,经不住秋刀 ……

点击参与往期回顾
诗人榜
丰车

诗歌主题:5329

月光雪

诗歌主题:7211

石梅

发帖数:10264

月光雪

发帖数:7211

丰车

发帖数:5329

缘圆阁主

发帖数:5079

南岛(青衣童生

发帖数:3602

劳士诚

发帖数:2850

洗涤心灵的雨

发帖数:2561

孙国福

发帖数:2514

木月星光

发帖数:2105

心静(喜娟)

发帖数:1487

关注中诗在线
微信扫一扫,关注中诗在线

© 中国诗歌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1600号-1 技术支持:壹网

联系邮箱|手机版|小黑屋